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家族大会(第三更,求票票)

第五百七十五章 家族大会(第三更,求票票)

  玉家大宅正中的主殿让勿乞大开眼界,和大虞其他殿堂不同,玉家的这座大殿造型格外诡异,黑漆漆巨石搭建的大殿宛如生角的牛头,八支高高挑起的尖锐飞檐,大殿外围了一圈三百六十根巨型石柱,每根石柱上都雕刻了无数鬼神花纹,石柱上自然还有一个火盆,惨绿色的火柱冲起来有数丈高。

  大殿上,每一根飞檐中都是一座塔楼,里面有羽人值役。大殿正门前,一字儿排开了一百多名龙伯国人,每个龙伯国人都身穿纯金甲胄,周身金光闪闪煞是威武。四下里游走的私军士卒也有数千之众,个个身披重甲,步伐隆隆中透着一股子威压煞气。勿乞打量了一下这些龙伯国人和那些士卒,个个修为都在天仙之上,全部是精锐之选。

  以前的中州玉家,在中州这块地界上排名进不了前五,固然也是钟鸣鼎食之家,却没有今曰的这等气象。只不过玉炑果断的出卖了风泠泠,随后中州被大清洗,玉家得到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如今玉家隐隐然已经是新任中州牧伯仲孚之下的第一家族,故而无论是建筑还是私军等,都和以前大为不同。

  就说这大殿外的三百六十根石柱,每根石柱每天都要焚烧从鲛人、大鲸体内提炼的香油三百斤,以前的玉家可绝对没那个资产在自家大殿外竖起三百六十根石柱,平曰也不过是点起十二根石柱应应景。但是如今三百六十根石柱熊熊燃烧,油脂香气飘溢半座中宁城,富贵之气油然而生。

  在玉家一众族老长辈的带领下,勿乞等人行入了玉家大殿。

  这座大殿从外面看来,也不过是百丈长宽。但是和刚才玉槐的那座大殿一样,这座玉家的大殿内部也有极其高深的禁制,大殿内方圆百里,四四方方的大殿四周高,中间低,四面都是阶梯状的坐席,只有中间一块儿长宽五十里的平地,数十张坐席正漂浮在这块平地上空。

  大殿的墙壁上,用极其古朴的手法雕刻了无数巨型石雕。勿乞混沌神目扫过这些石雕,应该是对玉家先祖歌功颂德的石雕。有大战恶龙,围攻鬼神,粉碎流星,从恒星中采集诸般灵物之类的场景。其中几幅石雕让勿乞格外感兴趣,看那图案,似乎是众多人族联手仙人,与某些藏身在烟雾之中的敌人厮杀,却不知道记载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那些石雕缝隙中,大量石质火炬探出,碧绿色的火焰熊熊燃烧,所用的油脂也是外面那些石柱一般无二的用鲛人油脂和鲸鱼体内提取的珍贵香料混合而成的香油,大殿内灯火通明,香气四溢,所有人的面目都笼罩在一层惨绿色的光芒中,凭空给所有人都增加了几分诡秘气息。

  偌大的大殿,足以容纳数十万人聚会。和玉曷同辈的百多名玉家子弟分别带领了数百属下进来,也不过是数万人的规模,他们随意在大殿四周的坐席上落座,大殿看上去依旧是空荡荡的。

  勿乞望了一眼四周的玉家子弟,每一个玉家子弟和身边的兄弟之间都隔开了老远,摆明了一种生疏和隔离感。在争夺十六个九品大州的州牧大权的事情上,所有玉家子弟都是竞争对手,自然不会流露出什么亲热之心。

  大家族的子弟就是如此,所谓的亲情友情,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却是不值一提了。

  坐在玉曷身边,勿乞感受到了无数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过去。但是有大畀坴黑煞元神珠藏匿气息,勿乞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族战士,那些目光在他身上随意扫过,就再也没有人注意他。

  混沌神目张开,勿乞将整个大殿内那些和玉曷竞争的人都看在了眼里。

  难怪玉曷说有七个兄弟是他争不赢也不敢争的,有七个年龄看上去比玉曷大了十几岁的青年,他们袖子上都绣了六个到七个不等的弯月图案,显然他们的实力远超玉曷等同辈兄弟。这几个青年身边坐着的属下中,也有不少人袖子上有弯月图纹,对比玉曷麾下两百名星级的小祭司,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难怪玉曷不敢和他们竞争。

  其他的百多个玉家子弟,大部分修为和属下都还不如玉曷,但是也有十几人的修为和玉曷相当,身边的属下当中,也有好几个袖子上的图纹是弯月状。勿乞暗自点头,看这个样子,若非玉曷找到了自己做帮手,他还真的很难脱颖而出,争夺到一个九品大州的州牧之权。

  等得所有玉家子弟都带着人在坐席上坐定,大殿的大门轰然关闭,一阵阴风从地下席卷而出,大殿正中漂浮着的数十张石雕大椅上突然坐满了人。正中几张大椅上,分明就是中州大司天玉炑和左司天玉玅等玉家的长老。此时玉家的这些长老都是满面春风,显然心情好得不得了。

  目光向四周的族人子弟望了一眼,玉炑缓缓的举起了右手。顿时大殿内一片寂静,再无人敢开口说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玉炑缓缓说道:“今曰大会,是我玉家中州一脉的大喜事。废话也不多说,如今中州有三十大州州牧之权尽在我玉家之手,除开十四大州之权由尔等长辈分配,十六座九品大州之权,今曰当从你等当中选出。”

  轻咳一声,玉炑志得意满的说道:“一州之牧,何等要职,故而我玉家一定要挑选最精锐的子弟充任其职。第一步,测试尔等修为,最强的四十八名子弟,有权参与州牧大权的竞争。”

  玉曷和众多玉家子弟听了玉炑的话顿时东张西望起来,他们打量着自家本家的兄弟,看看有谁可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只有那七名修为最强的玉家子弟纹丝不动,对他们而言,州牧之权是稳妥的,其他的兄弟,根本不可能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威胁。

  玉炑点了点头,他沉声道:“自身修为不能代表一切,想要做好一州之牧,除了本身修为,自身识人、用人的能力也极其重要。故而第二步就是由挑选出来的四十八名子弟的属下决斗,无规则,无限制,不论生死,最终有属下留在场中的十六人,可以出任州牧之职!”

  玉炑的话音刚落,玉玅就开口补充道:“按照留在场中属下的人数多寡,决定尔等的挑选之权。十六座九品大州,也有人烟多寡、物产多少之别,留在场中属下最多之人,第一个挑选自己未来执掌的大州。”

  不容玉家的众多子弟开口,玉炑已经挥手道:“现在开始测试尔等修为,所有玉家子弟将自身气息放出,最强的四十八人分别派遣一百名属下进入决斗场生死决斗。”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望了玉炑和玉玅一眼。玉家的这些长老果然不是东西,居然想出了这么混账的挑选方式!挑出四十八名修为最强的子弟也就罢了,这些玉家子弟居然不需要参加决斗,而是让他们的属下生死搏杀!

  玉家的这等做法,分明就是不把人当人,玉家的子弟不会有半点儿风险,所有的危险都转嫁到了这些子弟的属下头上。只不过,勿乞却也觉得,这种挑选的方法倒也有点道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个人能力足够强的子弟,他身边的属下自然也都会是精锐。个人能力不够的子弟,身边也聚集不到什么可用的人物,这规则还是有点意思的。

  转悠着诸般念头,勿乞眯着眼,将玉玅的容貌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他还记得自己刚来盘古大陆,玉玅就给了勿乞一掌,那一掌差点打杀了他,这份仇是一定要报复的!

  就在勿乞出神的功夫,玉家长老们已经用秘法将四十八名修为最强的玉家子弟挑选了出来。除了那七名最强的玉家子弟,玉曷和另外十九名兄弟的修为相当,另外有二十一名子弟比玉曷等人弱了一筹,剩下的数十人则是不如他们,失去了竞争州牧大权的资格。

  玉炑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也不多废话,轻轻的拍了拍手沉声道:“很好,尔等都是我玉家后辈的精英之选,速速挑选一百名属下进入决斗场,三个时辰后,留在场中属下最多的十六位子弟,就能得到州牧大权!”

  玉玅轻笑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公平起见,尔等长辈给你们挑选的护卫,却不能参加决斗。尔等一举一动,都尽在吾等掌握中,必须是尔等在各自司天殿中培养、招揽的属下,才能参加决斗,可不许做出违规的事情来!”

  另外一名玉家长老更是补充道:“不仅是你们长辈赐下的护卫不许动用,尔等属下,也只能使用自己制作的符箓和法器,否则一律视为违规,剥夺获取州牧大权的权利。”

  玉玅的一番话,让四十八名得到了决斗资格的玉家子弟中,起码有十人的脸色骤然一变。勿乞心里好笑,这些人想必身边都准备了一些暗子吧?可惜玉家长老是真心要挑选一些精英子弟去担任州牧之职,这些玉家子弟的小手段,在这些玉家长老面前却没有用了。

  玉曷深吸了一口气,他扭头看向了勿乞:“谭朗,一切都靠你了!护着他们,多活一个人,我们就多一份把握!”

  勿乞点了点头,这种百人参加的决斗,要依靠最后剩下来的人数来决定胜负,他还真得照顾着玉曷的这些属下,不让他们死光了。

  玉曷又对身边的祭司交待了一番话,无非就是要他们全力厮杀,若是他们死了,玉曷会善待他们的家人云云;玉曷又对他们许诺,若是他们能够在决斗中活下来,等玉曷执掌了一州大权,这些祭司个个都能出任一郡的司天殿大祭司之职。

  玉曷一番话,让他身边的这些祭司一个个眼珠都红了,一郡的司天殿大祭司之职,足以让这些小祭司拼命。

  随着玉炑一声令下,玉曷等四十八名获得决斗资格的玉家子弟挑选出的百人队伍纷纷走进了大殿正中的决斗场。

  带领玉曷身边九十九名祭司出战的,正是勿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