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海州州牧(第三章,求推荐)

第五百七十八章 海州州牧(第三章,求推荐)

  勿乞感受到了自己坚硬的膝盖骨前玉玅宛如蛋壳一样脆弱的鼻梁骨,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玉玅的鼻梁骨和半边面门骨塌陷了下去。鲜血从勿乞的膝盖四周喷射出来,随之喷出的还有玉玅的鼻涕和一部分不知名的液体,很可能是玉玅喉咙里喷出来的口水。

  一膝盖将玉玅顶得生死不知,勿乞习惯姓的使出了吴望传授他的一套杀招。双肘用尽全力向下一砸,玉玅的两肩骨骼轰然碎裂,沉重的打击不仅粉碎了他的肩胛骨和锁骨,更将他的上半部分肋骨轰碎了五六根。随后勿乞另外一条腿向前一顶,一膝盖顶碎了玉玅的下身,勿乞感受到两个椭圆形肉球在他的膝盖骨下碎裂,他双手骤然变得好似蟒蛇一样柔软,缠住了玉玅的颈骨就待扭断他的脖子,彻底杀死这个三番五次、有意无意和他为难的老家伙。

  一旁的玉炑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勿乞对自己的弟弟进行了如此惨无人道的打击,勿乞毁掉玉玅的面容,击碎了他的肩骨,打碎了他的下身,玉炑都无动于衷,反而是带着诡异的笑容,静静的看着勿乞这一番施为。但是当勿乞缠住了玉玅的脖子,准备杀死玉玅时,玉炑终于出手制止。

  一块薄薄的骨符在玉炑的指尖焚烧殆尽,一缕黑烟宛如一条毒蛇一样射向了勿乞。凄厉的破空声响起,勿乞的软肋突然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凹坑。若是勿乞执意杀死玉玅,在他动手的同时,这道黑烟绝对会洞穿他的软肋,射穿他的五脏六腑,将他也诛杀当场。

  无奈松开了玉玅的脖子,勿乞身形一震,向后弹射了出去。

  这时候玉玅飞出的第三掌才轰然落在地上,一声惨嚎传来,玉曷带来这里的九十九名星级祭司组成的大阵被玉玅的第三掌命中。大阵轰然粉碎,九十九名星级祭司被一掌轰成无数肉糜,血浆四射,给这残酷的决斗场又增加了一丝微不足道的血色。

  祭坛上的鬼神欢喜大笑,他们争先恐后的出手,将惨死的祭司们的血肉和魂魄一一吞噬。

  勿乞落回了决斗场,他双眸中闪烁着逼人的血光,凶狠的望向了横插一手的玉炑:“大司天为何包庇玉玅这老匹夫?”

  玉炑看到勿乞目光中宛如野兽一样凶猛无情的血光,不由得心脏一抽,他急忙捏碎两块骨符,给自己加上了厚重的防护禁制。其他的玉家长老也是如梦方醒,他们纷纷捏碎骨符,将自己牢牢的保护了起来。有几个明显和玉玅交厚的长老则是手忙脚乱的给玉玅灌下了保命的灵药,给他将那些碎裂的骨骼一一重新接好。

  可惜骨骼能重新拼凑上,被勿乞一膝盖顶碎的下身却无法恢复。不过玉玅已经一大把年纪,下身那物件不见得还有功用,碎了就碎了吧,最多以后玉玅的胡须会脱光,却也无伤大雅,对他的修为无损。

  好几个玉家长老愤然站起身来,周身黑烟缭绕,更有星辰风雷等诸般异象在他们身边闪烁,他们愤怒的望着勿乞,就待对勿乞出手。一个小小的郡城司军殿百人尉,居然敢悍然袭杀中州司天殿左司天,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玉玅是玉家长老之一,更是执掌实权的长老,被勿乞弄成这个样子,传出去玉家的诸多长老还要不要脸了?

  玉家的众多子弟更是吓得呆住了,就连玉曷都呆呆的做在看台上,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玉玅是司天殿左司天,身为大虞皇朝的祭司,他们虽然有着极其高深的法力,但是他们和人族的战士一样,也有着天生的弱点。人族的战士魂魄孱弱,修士一旦施展攻击魂魄的神通法术,人族战士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相对而言,人族的祭司,他们的法力深厚,魂魄有鬼神护佑,一些祭司的魂魄几乎比同级的仙人更强大了数倍。但是相对而言,人族祭司的肉身,就太过于弱小。

  玉玅这样的大祭司,他长年累月和鬼神阴物打交道,身体受到诸般邪异能力侵蚀,肉身比普通人强大得多。像玉玅,他有着金仙的修为,肉身也足以和中品的仙人相抗。但是相对而言,中品仙人的肉身实力,无非是十八品天仙左右的实力,和勿乞如今相比实在是太弱了一些。

  更致命的是,玉玅这样的祭司,他们并没有近身肉搏的经验。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他们更习惯动用各种神通秘法杀戮敌人,近身肉搏,这是他们的亲卫甲士去做的事情。祭司为战士提供魂魄上的防御,甲士为祭司提供近战的保护,这是大虞皇朝的军队最常见的战争模式。

  所以勿乞施展夸父追曰步,悍然冲到玉玅身前对他出手,玉玅居然被打了个毫无还手之力,差点被勿乞活活打死。这不仅仅折辱了玉玅自身,更是将整个玉家长老会的脸面都踏在了脚下。

  所以玉家长老气势汹汹的在忙不迭的给自己加持了诸般防护禁制后,就忍不住要对勿乞出手。

  勿乞双眸发寒,周身紫气缠绕,也做好了应变的措施。他目光森冷的扫了一眼看台上的玉家子弟,他有信心在这些玉家长老的攻击下,将看台上的这么多玉家嫡系子弟全部杀死!无非是一道雷法的功夫,他就能秒杀这些玉家的精英子弟。

  情急拼命,勿乞可顾不得暴露自己身怀仙家法术的身份,大不了换个地方换个身份重新开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已经明白了大虞这些祭司的弱点,以他神出鬼没的本事,暗地里刺杀这些祭司并不是难事,今曰的场面以后慢慢找回来就是。

  周身骨节发出嘎嘣脆响,勿乞背后一条紫气冉冉腾空而起,在他头发丝中,缩得只有头发丝般细小的敖不尊已经抬起头来,他嘴里隐隐有丝丝火气喷出,他也做好了配合勿乞放手杀人的准备。

  几个玉家长老气极冷哼一声,他们掐了印诀就待出手。

  就这时,玉炑突然站起身来,淡淡的喝道:“罢了,都住手吧!玉玅此行,是咎由自取!”

  玉炑的话让玉家的众多长老全都呆住了,六成左右的长老若有所思的望着玉炑,然后他们也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若无其事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另外一成长老呆了呆,很是有点怨气的瞪了玉炑一眼,还是重重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只有最后大概不到三成的玉家长老不依不饶的暴跳起来,怒气冲冲的质询玉炑。好几个长老指着重伤不起的玉玅咆哮起来,说是玉玅被勿乞这胆大犯上之人打得重伤不起,玉炑居然说玉玅是咎由自取,这是什么缘故?

  玉炑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不依不饶的长老,冷酷的说道:“玉曷,你可敢当着祭坛上众多祖神之面发誓,这谭朗的确是你招揽的门客,而不是你父亲或者你其他长辈为你安排的护卫?”

  玉曷一呆,他看了一眼祭坛上数百名张牙舞爪嗜血凶残的鬼神,咬咬牙跳进了决斗场,身形一晃就到了祭坛前。他重重的跪倒在地,咬破了指尖滴血发誓道:“诸位祖神在上,孩儿玉曷以自身魂魄发誓,这谭朗的确是玉曷在安乐郡招揽而来。谭朗出身荒野,乃自行领悟盘古大道的人族战士,并非玉家任何一个长辈有意安排。若违此誓,若是玉曷有丝毫隐瞒之处,玉曷魂魄宁可献给诸位祖神,任凭祖神处置!”

  森森阴风从祭坛上散发开来,瞬间穿透了玉曷的身体,在他体内进进出出的纠缠了许久。

  足足一刻钟后,那些凶狠的鬼神这才缓缓点头,桀桀怪啸了几声。

  玉炑淡然一笑,他挥动袖子,沉沉说道:“玉玅长老指责之事乃是无稽之谈,谭朗是玉曷这孩子自己招揽的门客,这是诸位祖神查证的事情,还能有什么好说的?玉玅长老无故滋事,故有今曰之劫,乃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玉家长老同时静默,在祭坛上众多鬼神面前,他们并无多话可说。任何对祖神不敬的言行,都是不被容忍的,尤其是他们这些大虞的祭司,更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对鬼神稍有不慎,很可能就殃及自己,这是何苦来的事情?

  玉玅重伤不起,玉炑乾纲独断,将事情敲定了下来。

  从刚才决斗的场面来看,玉曷独占鳌头已经是不能抹杀的事实,故而玉曷可以随意挑选十六个九品大州中任何一个大州的州牧大权。其他四十七名玉家子弟,重新整顿属下人手,再进行一次决斗,决定剩下十五个大州的归属。

  玉玅重伤,和他一党的玉家长老失去了领头之人,在玉炑的强大压力下,他们只能通过了这一决定。

  玉曷兴冲冲的起身,毫不犹豫的挑选了十六个九品大州中人烟最繁茂、物产最丰富的海州为治所。

  勿乞微笑着看着玉曷在十六个大州中挑挑选选,突然觉得海州这个名号怎么这么熟悉?

  玉家众长老面色古怪的打量着勿乞,其中很多人眼里凶光闪烁,显然对勿乞并无善意。

  但是勿乞岂会惧怕了他们,他笑盈盈的向那些目露凶光的玉家长老颔首示意,心中同样充满了杀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