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章 后果严重(第二章,求推荐)

第五百八十章 后果严重(第二章,求推荐)

  玉槐那间让人不安,阴风邪气覆盖了一切,还摆放着一百零八具棺材的大殿内,勿乞、玉曷并肩坐在了玉槐面前。三人身子下面都坐着一块还灵草编成的蒲团,不时有点点滴滴的灵气从蒲团中流入勿乞体内,这种蒲团是人族的祭司们最喜欢的物事,从还灵草中滋生的灵气,能有效的减缓他们身躯的老化,抵消他们的身体被鬼神阴气侵蚀的程度。

  勿乞怔怔的看着玉槐,玉槐面前漂浮着一团人头大小的灰色火焰,几块惨白色的灵骨正悬浮在火焰中,被毫无温度的火焰逐渐溶解。玉槐只剩下骨架子的手掌不时伸进火团中,手指轻轻的点动这些灵骨,将它们逐渐铸造成了小人傀儡的模样。

  一共是三个灰白色灵骨傀儡,等得傀儡最终成型时,玉槐望了勿乞一眼,沉声道:“三根头发,连根拔下给我!”

  勿乞迟疑了一下,人族祭司诸般狠辣法门层出不穷,天知道玉槐要自己的头发做什么?就算是鄣乐公主继承了太古鬼神之道,如今的人族也繁衍发展了无数更加狠戾凶残的法门,其中许多法门是鄣乐公主都不知晓、都无法破解的可怕玩意。

  但是勿乞很快就扯下了自己三根长发递给了玉槐。不管怎样,勿乞如今还是玉曷身边最得力的帮手,玉槐再蠢也不可能对勿乞做手脚。而且这三个灵骨傀儡的模样看上去很是眼熟,应该是一种替形之物,而不是杀人害人的禁物。

  黝黑发亮的三根长发递给了玉槐,狰狞如鬼的玉槐接过长发,将发丝凑到鼻子面前深深的嗅了一下。他惊讶的望了勿乞一眼,沙哑着喉咙低声说道:“妙啊,你好充沛的血气精气。唔,就算你今曰没有得到祖神们的赐福,你也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太始盘古天九星境界!玉曷有你相助,我很是欢喜!”

  玉槐双眼中突然有血泪滴下,一共是十八滴血泪,每一滴粘稠的血水从他下巴上滴落后,都轻盈的飞起,化为扭曲的黑色符文悬浮在三个傀儡小人的上空。玉槐低声的念诵着咒语,将勿乞的长发绑在了三个傀儡身上,他身后有灰白色的气流冲天而起,一条若隐若现充满威压的鬼神虚影逐渐出现在他身后。这鬼神也和玉槐一样,通体没有半点儿血肉,只有一副灰白色的骨架子。

  这鬼神双手缓缓挥动,玉槐滴出的十八滴血泪所化的符文骤然扭曲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十八个小小的黑色骷髅头,迅速的飞向了三个傀儡。每个傀儡体内都飞入了六个黑色骷髅头,原本惨白色的傀儡也变成了乌黑色。随后勿乞缠在傀儡上的发丝同时燃烧起来,绿色的鬼火将他的发丝烧成了灰烬,在傀儡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惨绿色烙印。

  深吸一口气,玉槐不断的念诵着咒语,手指在三个傀儡上划来划去。勿乞逐渐觉得自己和这三个傀儡有了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联系,而且他察觉到,在那三个傀儡体内隐藏着一股子极其邪恶凶厉的力量,宛如被困在玄冰中的恶龙,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伤人。

  而这一股邪恶力量的源泉,就来源于玉槐身后漂浮着的那个鬼神。勿乞清楚的感知到那个鬼神体内拥有着和三个傀儡体内一般无二的可怖力量,似乎三个傀儡只是三个小小的通道,那三道邪恶的力量只是三个引子。当傀儡被摧毁的时候,会立刻开通三个通道,让那鬼神的力量出现在人间,对某些人做致命的一击。

  玉槐终于完成了最后的步骤,随着他之间的点点鬼火没入傀儡中,他将三个拇指大小的傀儡抓起,一骨碌的塞到了勿乞手中。他低沉的笑道:“藏好他们,三个夺魄傀儡。若是有人敢用咒术攻击你,他们就会受到我本命鬼神‘骨獓’的攻击,他们的魂魄血肉也将成为骨獓的食物。”

  勿乞紧紧的抓住了三个夺魄傀儡,这可是三个保命符啊!

  他望着玉槐,沉声问道:“玉槐大人为何如此肯定会有人对我下手?”

  玉槐歪了歪脖子,他的颈椎骨发出了可怕的‘嘎嘎’摩擦声。他低声笑道:“用屁股想都能知道,玉玅那老杂种,被你当场暴打,据说连他传宗接代的宝贝都被你轰碎了,他不报复你才有鬼!”

  怪笑了几声,玉槐也不忌讳什么,干脆的将玉家内部的一些东西给勿乞说了出来。

  勿乞听得一阵头大,世家豪门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也能猜测出不少,但是像玉槐所说的这些事情,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简直就是乱七八糟到让勿乞都叹为观止。

  简单的说起来,中州玉家的家主玉炑不是玉玅的亲兄弟,两人是堂兄弟的关系。玉炑出身大虞都城良渚玉家,是大虞玉家的本宗。玉玅才是中州玉家这一分支的嫡系子弟,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嫡长子。按照常理来说,玉玅应该是中州玉家的家主,中州司天殿的大司天,应该是玉玅才对。

  但是很久以前,就连玉槐都说不出是什么变故,玉炑突然受良渚玉家指派,直接空降到了中州,接替了玉玅的亲生父亲,那时候的中州大司天玉蛉澪的位置。玉蛉澪和天庭某位金仙争斗重伤,等他一死,玉炑就接掌了他的职位,成为了中州玉家的掌权之人。

  玉炑接掌了中州大司天的职位还不算,他居然连那时候年纪尚轻的玉玅的未婚妻也接掌了过去。玉玅的未婚妻,一个有着天神血脉隐居家主的嫡长女,她不仅代表了一份强大的臂助力量,她身怀的天神血脉势必拥有一份先天气机,能够帮助人突破瓶颈,成就强大的力量。

  玉玅不仅仅家主的位置落空,大司天的高位化为泡影,就连未婚妻都成为了别人的妻子。玉玅暴怒,很是闹出了一些血雨横飞的事端来。但是在良渚玉家的[***]下,在那隐居世家直接出手干涉下,玉玅的反击最终让忠于他的玉家族人遭受重创,他不得不臣服于玉炑之下。

  碍于玉炑的强大背景和掌握着的强横实力,玉玅只能接掌中州司天殿左司天之位,成为玉家的首席长老,无论是家主中的影响力还是在中州的实权,都落在了下风。

  但是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玉玅终究还是在族中掌握了极其强大的力量。玉炑为了整个中州玉家不受到太严重的影响,不时的对玉玅做出一定的让步,结果玉玅步步紧逼,虽然奈何不了玉炑本人,玉炑的儿孙,却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最让玉炑无奈的就是——他的发妻,那个拥有天神血脉的女子,玉槐的亲生母亲,繁衍后代的能力极其低弱。这么多年来,玉炑和她只诞下了一子,就是玉槐。而玉槐也受到了母亲血脉的影响,他耗尽了心思,也只生出了一子,就是玉曷。

  玉炑的发妻更是嫉妒成姓,若是玉炑敢招收小妾,那小妾连同自己娘家人,都会在三五天内消失得无影无踪,故而玉炑子嗣稀少,就只有玉槐独子。

  而玉玅却是广收妻妾,如今玉家门下,第二代族人中,有一成是玉玅的亲生儿子。和玉曷同辈份的第三代族人中,已经成年的最精锐的一百多嫡系子弟中,有三十七人是玉玅的孙儿。

  故而玉炑牢牢的掌握了如今中州玉家的大权,但是玉玅在第二代和第三代的竞争中占据了全面的优势!所以玉槐和玉曷在玉家的权力受到了极大的倾轧,哪怕他们是玉炑亲生子孙,却也竞争不过人数众多的出自玉玅一系的兄弟、叔伯。

  更可怕的就是,玉玅一直到如今都还在生孩子!他最小的一对儿双胞胎儿子还七个月大,他如今还有好几个妻妾怀有身孕,他的那些孩子也宛如播种机器一样在努力的耕耘繁衍,他的孙儿中都有十几人拥有了自己的后代!

  玉槐神色古怪的望着勿乞,他低声咕哝道:“你那一脚弄碎了玉玅老匹夫的两颗子孙宝贝,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子孙众多,彻底压倒了父亲。所以,他不报复你,是不可能的!而父亲对他又众多容忍,要父亲为了你而出面和玉玅翻脸,不怎么可能!”

  ‘啧啧’,勿乞吧嗒了一下嘴,然后抽了口冷气苦笑道:“也就是说,我将玉玅长老最得意的宝贝给毁了?”

  玉槐盯着勿乞缓缓点头道:“你毁掉了玉玅长老人生最后一点尊严!他或许拉不下面皮再次亲自出手杀你,但是各种报复定然接踵而来,毕竟他有这么多的子孙!”

  沉吟片刻,玉槐皱眉道:“不仅仅是他的亲生子孙,外域天境中,中州玉家的众多旁系族人,九成九与他交好受他指派。别的不说,仅仅外域天境中,出自中州玉家的卫土护民侯,就有百人之多,他们麾下军力何止数十万,高手如云啊!”

  玉曷突然抬起头来怒声道:“父亲,难不成就只许那老匹夫一步步的紧逼,一步步的设计暗算你我父子俩,却连我们一点点反击都不许么?父亲直到今曰都在族中不掌实权,孩儿直到年前才出掌一郡司天殿……长久以往,等得祖父阳寿耗尽,你我父子俩安身何处?”

  玉槐眉头微微一周,脸色骤然一沉。

  勿乞则是挺起胸膛,他傲然一笑道:“玉槐大人放心,任何报复,由得他们来就是!某,还不惧怕他们!”

  勿乞话音未落,他身上揣着的三个傀儡小人就突然无声无息的溶解了一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