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狠辣报复(第三更,求推荐!)

第五百八十一章 狠辣报复(第三更,求推荐!)

  不是爆炸,不是裂开,而是融化。

  灵骨制成的傀儡,宛如冰块一样在勿乞怀中融化。勿乞一把撕开衣服将那一滩液汁丢出来时,傀儡融成的液汁已经变成了淡绿色,带着点点刺鼻的臭味。巨石铺成的地面爆出了一片细小的光晕,不断发出‘啪啪’脆响。这淡绿色的汁液带着极强的腐蚀姓,大殿地面的防护禁制主动开启,隔绝了腐蚀液对地板的侵害。

  勿乞浑身汗毛突然竖了起来,他察觉到虚空中,就在他身边,但是不是这个主空间,而是在平行的次元空间中,几个阴邪的存在正在小心翼翼的溜向他。这几个存在的实力很强,起码也相当于高阶天仙的修为,而且他们周身散发出浓烈的邪气,充满了嗜血杀戮的**,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气息。

  勿乞看向了了玉槐,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他也没想到,自己刚刚给勿乞做了三个保命的灵骨傀儡,刚刚向勿乞交代了一下玉家内部的利害关系,对头就直接大摇大摆的杀上门来。

  这完全不给他玉槐脸面,更是不给他父亲玉炑面子!玉槐的双眸中射出森森血光,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是谁,他是真的作死了!骨獓,尽全力杀了他,改曰我送上三百血气充沛的人族战士作为祭品!”

  玉槐身后又有灰白色勿乞飘了出来,周身白骨惨惨的骨獓发出一声满意的笑声,他伸开双手向勿乞的身边虚空抓了下来。凄厉的惨嚎声突然响彻大殿,勿乞身边的空间粉碎,六条扭曲的不诚仁形的白色虚影被骨獓从虚空中一把抓出,贪婪的骨獓兴奋的笑了几声,就将六条虚影塞进了嘴里。

  这些虚影也是鬼神一类,和骨獓这样的鬼神来自同一个世界。吞噬了他们,对骨獓自身有极大的好处,一如仙人吞噬了芝仙灵液一样,可以大补元气,稳固自己的根基。骨獓得意的笑着,十指上突然喷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磷光,数十支白惨惨的骨剑激射而出,绕着勿乞的身体旋转了三周,然后骤然没入了虚空中消失不见。

  猛不丁的,勿乞三人都听到了玉家大宅某处传来的一声高亢入云的惨嚎声。那一声惨嚎简直就好似在三人耳边响起,充满了惊骇,充满了绝望,充满了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的惊恐。随后到处都有乱糟糟的声音传类出来,好似那人的惨嚎声已经惊动了玉家的族人,让玉家大宅的人都动了起来。

  不多时,大殿的大门突然开启,两名浑身都笼罩在黑袍中,只有惨绿色的眸子散发出幽幽荧光的祭司缓步走进了大殿,五体投地的向玉槐跪拜在地:“大人,玉玅长老第九子玉暤大人突然身亡,临死时浑身宛如万箭穿心,所有精血和魂魄都被抽取一空,只有一具干尸留在原地。”

  玉槐阴恻恻的笑了几声,他挥手道:“是玉暤那杂碎啊?玉曷,两年前从你手中抢走安邑郡司天殿大祭司之位的,就是玉暤的第三子。嘿嘿,这次可算是出了一口气罢?”

  玉曷微微一笑,他有点担忧的看着玉槐身后的骨獓,低声问道:“不会被人查出来吧?”

  玉槐傲然一笑,他淡然说道:“除非玉玅老狗亲自出手,否则谁也别想查出到底是谁杀了玉暤那杂碎。哼,玉玅也必须在一刻钟内出手彻查,还要动用他那件本命的法器才有可能,否则一刻钟后,他也别想找到丝毫蛛丝马迹!”

  回头看了一眼悬浮在身后的骨獓,玉槐低声冷笑道:“骨獓,是良渚玉家供奉的祖神之一啊,威能岂是他中州玉家所能想象的!骨獓庇护良渚玉家,可是从轩辕大帝那时候就开始了!”

  勿乞骇然抬头,一个从轩辕黄帝时代开始存在的鬼神,他的威能想必比中州玉家的这些鬼神更强大吧?只不过,驱动他动手的代价可不轻,刚刚玉槐已经许诺了三百名血气充沛的人族战士为血祭的祭品,他准备从哪里去弄这么多的战士当做牺牲?

  玉槐挥了挥手,进来报信的两个祭司沉沉的应了一声,站起身来缓步走了出去。大殿的大门缓缓关闭,大殿内又变得昏暗一片。玉槐双手放在膝盖上,皱眉看了看玉曷,又看了看勿乞。

  “此次挑选十六名三代子弟出任九品大州州牧一职,是中州玉家壮大自身的重要策略!”玉槐沉沉说道:“一直以来,玉家在大虞朝堂上,都只是在司天殿一系中掌握大权,而此次玉家因为出卖前任中州牧风泠泠有功,故而得到了三十州的权力。”

  皱起眉头,玉槐低声说道:“这是玉家势力从司天殿一系向地方扩张的一次极好机会。玉曷,父亲和祖父,有意借助这次机会,让良渚玉家直接插手中州,三十大州的权力,起码要拿走二十五州。”

  玉曷震惊的望着玉槐,勿乞也不解的看向了玉槐。从中州玉家手中拿走二十五州的大权,这对于良渚玉家固然是有极大的好处,但是中州玉家会愿意?玉炑肯定心向良渚玉家,但是中州玉家会心甘情愿放手这么大的利益?

  就听得玉槐说道:“所以,你竞争州牧也好,未来去出掌州牧大权也罢,父亲和祖父不能太多的帮你,一切都要靠你和谭朗二人支撑。”竖起一根手指,玉槐沉声道:“一年,你们两个在外支撑一年,让玉玅身边的那些人多做一些针对你们的事情,我们就有机可趁!”

  勿乞一皱眉,这是要让玉曷和自己当做鱼饵,诱使玉玅一派的玉家族人出手对付自己。只要玉玅等人出手戕害玉家族人的证据被玉炑拿到手中,作为大虞玉家的本宗,良渚玉家就有了极好的干涉借口吧?但是在玉玅等人的强势打压下,玉曷也许不会有生命危险,自己却就尴尬了。

  玉槐也看向了勿乞,他沉声道:“若是没有谭朗,我只会让玉曷安心做一个州牧,为自己弄点好处就是。良渚玉家的谋划,就不会牵涉到你们。但是既然玉曷有了你这么一个强力帮手,我们希望,你们两人能够协助良渚玉家完成此事。”

  勿乞刚要说话,他怀中的傀儡骤然燃烧起来,森森蓝色的火焰烧得勿乞皮肤‘吱吱’作响,巴掌大一块皮肤骤然冒出了大片潦浆泡。勿乞吓得一把将那燃烧的傀儡丢开,他怒声道:“这还没赴任呢,又来了!”

  玉槐脸色微微一变,他右手用力一挥,骨獓又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燃烧的傀儡被骨獓一把抓在了手中,一道黑气从骨獓嘴里喷出,骤然间融入了燃烧的傀儡。小小的傀儡突然化为一丝黑烟激射而出,绕着勿乞盘旋了九周,然后蓦然没入了虚空。

  玉家大宅又是一阵大乱,不多时,刚才两个黑衣祭司又带着森森阴气走了进来,他们跪在地上低声说道:“玉玅长老新收的弟子,中州司天殿东天司主星祭孟尻大人突然身起鬼火,被焚烧为一滩骨灰而亡,他的魂魄也不知所踪。刚刚玉玅长老苏醒了一次,得知玉暤和孟尻身死,又气得晕了过去!”

  玉槐冷笑一声,他挥手让两个祭司退下,淡然说道:“倒是不依不饶啊?难怪,老杂种的儿子死了,他的徒子徒孙哪里有不心急的?嘿,谭朗,你尽管放心,此事有大风险,但是我们也会给你足够的报酬!除了玉曷许诺你的,我们会给你更多。”

  勿乞望着玉槐,他沉吟良久,才缓缓颔首道:“那,给我一个容量足够大的储物戒指,然后给我足够的灵石、仙石,足够的护身骨符和诸般法器,以及足够的金银珠宝,足够的保命丹药,再加一些修炼的典籍之类,这些先决条件,玉槐大人总能满足吧?”

  玉槐笑了起来,他颔首道:“甚好,我喜欢直率的人。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只要你扶持玉曷,将海州事务打理好,然后只要你们熬过了玉玅那老杂种的打压和报复,让他们尽量的蹦跶起来,等得事情办好了,你会得到更多!”

  略微沉思了片刻,玉槐笑道:“至于说你刚才要的那些东西,稍后玉曷带你去秘库中,你随意挑选。”

  话刚刚说到这里,勿乞怀中的最后一个傀儡突然凌空跳起,一条蛇形绿气缠绕着这个傀儡,狠狠的张口向这傀儡咬噬了下去。骨獓的反应极快,他一把抓起这小小的傀儡,随手将那蛇形绿气扯成了粉碎,然后骨獓身形一晃,一指头点出了一条骨蛇钻进了傀儡体内,随后玉家大宅某处又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

  勿乞的脸变得一片惨绿,他望着脸色同样极其难看的玉槐、玉曷苦笑道:“除此以外,这种保命的傀儡,能否给某千儿八百个?玉玅的徒子徒孙都疯掉了,他们随时可能对我下手啊!”

  勿乞真的有点毛骨悚然了,人族祭司的夺命秘法层出不穷,玉玅的儿孙和徒子徒孙盯死了自己,这种随时随地可能被人攻击的曰子,他真没办法过下去!

  当然,他自身也有保命的法子,鄣乐公主继承的鬼神之道也是高深莫测,可是有能敲诈的余地,他干嘛不从玉槐这里多敲诈一些好东西?

  玉槐牙齿咬得嘎嘣作响,他怒声呵斥道:“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把抓起勿乞和玉曷,玉槐低声喝道:“随我来,去找父亲,帮你和玉曷都讨要一件护身的法器,这么下去,谁受得了?我只有一个儿子,可不像他玉玅,孽种有这么多!”

  身体一晃,玉槐带着勿乞和玉曷冲出了大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