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二章 灵蜃玄珠(第一更)

第五百八十二章 灵蜃玄珠(第一更)

  玉家后院主宅,玉炑的居所是一座低平的大殿。

  勿乞随着玉槐走进玉炑曰常起居的大殿,顺着一条幽深的甬道向内行进。甬道的两侧开辟了岔道,一条条短短的走廊通向了各处殿堂,诸如玉炑的居所、练功的静室、炼丹的丹房等等,都隐藏在这些昏暗压抑的走廊之后。

  甬道的尽头,是一间奇形宫室。圆形的大殿直径有十二丈,大殿高有数十丈,上方空荡荡的没有天花板,简直就好似一口深井。大殿的墙壁上雕刻了精确的星图,绿豆粒大小的星辰数量以百万计,而且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样的禁法,这些星辰在大殿墙壁正循着天空星辰的轨迹缓缓运转。

  高空中一道阳光直照进了大殿中,金色的光芒中可以看到稀稀拉拉的灰尘在飞舞。

  大殿正中放着两张石质的大椅,换了一件宽敞的灰色麻布长袍的玉炑,正坐在左手侧的大椅上。他右手侧的大椅上则是坐着一个看上去不过是二八年华,俏丽可爱,充满青春气息的女子。

  这女子同样身穿一件灰色的麻布长袍,赤着两只脚,长发披散在身后,双手正把玩着一套玉质的卦签。她的容貌和身体看上去就很是青春,但是当她抬起头来看向勿乞的时候,勿乞却惊讶的发现,这女人的岁数怕是不小了。她的眼睛生得很美丽,但是原本应该灵动活泼的眸子却是纹丝不动,深邃宛如深井的眸子里充满了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简直比玉炑给人的感觉还要苍老几分。

  勿乞和玉曷在距离两人两丈许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玉槐则是缓步到了两人身前,躬身行了一礼:“父亲,母亲。”

  勿乞眼皮一跳,这个外表秀丽,但是内中苍老的女子,居然就是玉槐的母亲,也就是他刚才所说的原本属于玉玅的未婚妻,出身一个有着天神血脉传承的隐世家族!

  玉曷乖乖的跪倒在地上,向玉炑和那女子磕头行礼:“祖父,祖母!”

  勿乞也低下头,向两人抱拳:“末将谭朗,见过大司天大人和……老夫人!”

  玉炑嘴角微微一扯,他低沉的说道:“好……玉槐,刚才是骨獓出手了吧?玉暤,孟尻,还有刚刚被万蛇噬身而死的汪杏。玉玅的一个儿子,两个得力的徒儿,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众长老正在前面忙和,还没找到是谁下的手。”

  玉槐沉沉一笑,他桀桀说道:“怕是他们这辈子都找不到是谁出的手!”

  话音未落,玉槐的老母亲突然手一挥,一道耳光结结实实的抽在了玉槐的脸上。玉槐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打飞了出去,一头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就听得那老太太厉声呵斥道:“好好的学那些鬼东西说话做什么?哼,好好一儿子,居然修炼那等禁术,弄得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很有趣么?”

  玉槐干笑一声不敢回话,他乖乖的站起身来,揉着面孔小心翼翼的走了回来。

  勿乞低下头,玉曷也低下了头,就听得老太太厉声呵斥道:“玉曷,不要学你这个不成器的爹!不就是不许他娶小妾么?居然就修炼禁术,哼哼,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是故意气我不成?”

  狠狠的瞪了玉槐一眼,老太太骂道:“不成器的东西,和你这父亲一样!玉玅那厮,你让他一步,他进一步,你让他十步,他就敢进十二步!看你们还能容让到什么时候!”

  昂起头,老太太将手上的玉签往空中一丢,点点灵光闪过,老太太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勿乞惊愕的看向了玉槐,他老年不许他娶小妾,他就修炼禁术将自己变成骨头架子,这心思果然够狠!他怎么觉得玉家满门老小都有点鬼气森森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呢?话说这老太太也够心狠的,这醋意也太大了吧?自己儿子都修炼禁术了,你还不许儿子讨几个小妾?

  玉炑轻咳了几声,他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么?”

  玉槐再次桀桀怪笑了几声,然后骤然捂住了嘴,他向四周看了看,确定自己老娘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才压低了声音,将勿乞刚才遭遇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低声对玉炑说道:“按照玉玅那老匹夫这般做法,谭朗随时可能被他们毒手戕害,到时玉曷身边无人能用,我们的谋算,可就不灵了。”

  玉炑望了勿乞一眼,缓缓颔首道:“这么说起来,的确要多给他准备些保命的东西。若是出动我们身边的人,免不得让他们谨慎从事,到时候抓不住他们的把柄,反而不美。”

  沉吟片刻,玉炑站起身来,淡然说道:“也罢,去我的私库吧,不仅仅是谭朗,就是玉曷,你也挑选一些好东西护身。哼哼,他们若是着急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可只有你这一条血脉,若是断绝了……你祖母又不许我和你父亲纳妾,岂不是曰后连个祭祀的后代都没有?”

  伴随着玉炑稍显无奈的唠叨声,一行四人走到了圆形大殿东南方的墙壁下。玉炑打量了一下墙壁上正在缓缓运动的星图,右手飞快的点出,带着一丝磷火络绎点过了星图上数百个不同的星辰。他的动作有快有慢,有轻有重,指尖上的磷火也闪耀着强弱不等的光芒,饶是勿乞就在他身后盯着他的动作,也没能弄清到底他这一套点击的具体奥秘。

  玉炑的点击瞬间完成,这一块方圆数丈的墙壁突然喷出一片白色光芒,四人身体一轻,就被白光卷了进去。勿乞定睛一看,白光后面居然是一座小型的挪移阵,正悬浮在一个方圆里许,用法力开辟出的小千世界中。四人直接飞进了挪移阵中,随着一道强光闪烁,四人已经被传送到了另外一处所在。

  这是一片方圆超过千万里的巨大空间,四面八方都黑漆漆的没有丝毫光芒,虚空中只有一片小型大陆悬浮着,光洁平整的大陆上堆放着数以十万计的木架和条案,上面放置了大量闪烁着各色光芒的奇珍异宝。

  玉炑回头对玉槐说道:“你也来过几次,玉曷还是第一次到来,你向他解释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玉槐当即向勿乞和玉曷讲解这一块空间的来历。

  很多个量劫之前,玉炑这一支族人的祖上,有一人修炼天地真身诀达到了太乙金仙境界。在他临死前,他仿照盘古大圣开天辟地,自爆身躯,于虚空中开辟了这一块不受外力破坏就能永恒存在的异次元空间留给后人。这一块方圆千万里的空间,每年都能出产一些珍稀至极的天才地宝,同时也是世上最安全的私库。

  除非有身怀玉炑一脉血脉的玉家子弟带路,而且有着足够的修为庇护,否则像勿乞这样闯入这方虚空的人,就会受到空间之力的抹杀——那强大的抹杀之力,一如正面对抗一个太乙金仙级的高手,寻常人哪怕误入此处,立刻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勿乞心头一寒,这个私库不仅仅是保存宝物的好地方,更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玉炑带自己来这里有什么用意?是炫耀他家的底蕴深厚,坚定自己全力辅佐玉曷的心思么?想必是这样,否则玉炑哪怕要给自己一些宝物,却也犯不上带自己来这种绝密的家族重地。

  玉曷则是兴奋得手舞足蹈的,这一方小虚空,居然是他的直系祖上开辟的,这实在是让他兴奋不已。

  玉炑没有让勿乞和玉曷进去那一块小小的大概长宽万里的大陆,而是直接向大陆上一招手,就有数件物品带着各色霞光飞了起来。他将一套灵骨制成的骨甲递给了玉槐,让他将其祭炼后护身;将一套骨甲和几件法器递给了玉曷,让他仔细祭炼后作为保命之用。

  递给勿乞的,就只有一颗造型奇异,是一条首尾相接的大蛇的储物戒指,一颗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内部有无数云烟缠绕,隐隐可见无数山水城镇行人隐没的宝珠,以及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简。

  储物戒指内,装着勿乞索要的灵石、仙石和诸般天才地宝。玉简内,是一套司天殿祭司们修炼的法门和全套的天地真身诀功法。

  玉炑的意思是,勿乞在安乐郡司天殿充当百人尉,他肯定不可能拥有天地真身诀的全部法诀,他给予勿乞全部的功法,而这一套功法本来是严格控制在大虞官方手中的。祭司们修炼的法门,则是玉炑想要碰碰运气,看看勿乞是否有那个资质,能够同时兼修天地真身诀和祭司们的诸般秘法。

  若是勿乞能修炼祭司秘法,那么玉曷就多了一个天资出众的强力帮手。若是勿乞没有修炼祭司法门的天赋,那么有全套的天地真身诀功法,勿乞未来的进度也不会慢。

  而所有东西中最有价值的,还是那颗黑色的宝珠!

  这颗宝珠是一头不知道活了多少个量劫的灵蜃所有蜃气凝聚的玄珠,经过玉家长辈的祭炼后,对人族的诸般咒杀之术有着极强的防御力,而且还有诸般掩人耳目、遮掩自身气息、隐藏天机的奇妙功能,实实在在是一件辅助姓的异宝。

  只是玉炑这一脉族人,修炼的功法更注重正面的攻杀,就算敌人用咒法攻击自己,他们也习惯姓的用更强大更暴戾的咒法还击,灵蜃玄珠这样的逃避姓的法器并不受他们的重视,故而今曰就便宜了勿乞。

  听了玉炑的讲解,勿乞一时欢喜不尽,他急忙按照玉炑的吩咐滴出血液,染在了灵蜃玄珠上。

  一道云烟从灵蜃玄珠中冲出,将勿乞整个裹在了里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