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滨海之州(第三周)

第五百八十四章 滨海之州(第三周)

  …………,时值正午,yu家大宅正中大殿前的〖广〗场上,三十条长里许的蛇形飞舟正悬浮在离地数丈的空中。yu槐、yu葛等三十名yu家新鲜出炉的州牧,正衣冠华丽的带着大群扈从站在飞舟前方,静静的望着大殿正mén前,正围绕着祭坛起舞的数十名yu家长老。

  森森yin风从祭坛上不断扩散开来,原本阳光明媚的正午时分,却好似深夜进入了墓园之中,让人无端端的mao骨悚然。一些若有若无的虚影在祭坛上漂浮,隐隐有光彩不断的从这些虚影身上扩散开,逐渐的注入了yu槐、yu葛等yu家子弟的〖体〗内。

  数日前,yu家以决斗的方式选出了三十名州牧人选,几近六千名低阶祭司和战士的死亡,换取了家族供奉的鬼神极大的欢喜,赐下了极其强大的力量。可惜这些力量一半的份额被勿乞一人独占,让他天地真身诀的修为飙升到了太始盘古天九星巅峰境界。其他yu葛等子弟和他们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分导了剩下的一半力量,结果只是让yu葛等人修为略微增加了一筹,甚至连一品的境界都没提升。

  没奈何,以yu葛等年轻子弟的修为想要掌控一州还是太勉强了一些,故而在他们正式启程赶赴自己领地时,yu家的诸位长老只能再次耗费血本,举行一次大规模的祈福祭祀仪式,给自家的子弟再增加一份底气。

  前次决斗,牺牲了六千低级祭司和战士的xing命,换取了鬼神的极大欢喜。但是yu家也不可能无限制的牺牲低级祭司和战士。前次是yu、家诸位子弟用重利许诺,这些祭司和战士都是自愿加入血腥的决斗,就算死伤再惨重,也没人能说闲话。但是这次摆明了是yu家主动献祭,若是还这样肆无忌惮的行事”说不得就会招惹天大的麻烦。

  故而这次献祭,yu家在大殿前一次屠杀了三万头黑羊,三万头白马,三万头青牛,以及其他牺牲不计其数。屠杀从天没亮时就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四五个时辰。幸好yu家在中宁城外就有大片的牧场,蓄养的牲口无数,如此巨量的祭品,还比不上那六千名祭司和战士的灵hun和鲜血给这些鬼神带来的愉悦感,但是相差也不大。

  祭坛上显身的鬼神越来越多”虽然高空阳光炽热,鬼神们极其不喜欢阳光,但是血祭的气息太浓烈,由不得这些鬼神不从他们安身的世界溜了出来。他们疯狂的抢夺那些被杀戮的牲口的jing血和hun魄,大量血浆高高飞起,其中裹挟着无数呈兽形的牲口hun魄,纷纷没入了鬼神的嘴里。

  大殿mén前”一滴血都没留下,所有血浆都没入了鬼神的嘴里。

  但是也许是前几日的血祭,那些祭司和战士的jing血和hun魄更得鬼神的欢喜,故而杀戮了这么多的牲。”yu家负责将牲口送上祭坛宰杀的甲士都累得气喘吁吁了,那些鬼神依旧没有1u出丝毫的满意神sè。

  正在祭坛上主持祭祀的yu炑眼看这等情景,不由得脸sè微微一变。他咬咬牙,低声喝道:“将那些牺牲送上来,杀了将尸体火化!”

  随着yu休的喝令声,大队甲士从附近的几座偏殿内冲出,如狼似虎的他们押送出了大概四千名衣衫褴褛面容惊慌的男nv。不容这些男nv反抗,他们就被甲士推上了祭坛,钢刀呼啸落下,将他们的人头一一斩威几个老年男子嘶声吼叫起来:“你们简直是胆大妄为,人皇三令五申,严禁血祭”你们……”

  他们的话没能说完,yu逊已经冲了上去,一掌一个击碎了这些人的心脏。yu逊tian舐了一下手上沾染的血迹,目光yin邪的望了勿乞一眼,他低声笑道:“人皇禁令?就你们这些违背人皇旨意被流放的罪官罪民,也有资格说人皇禁令?”

  四千男nv被分批杀死”他们的鲜血hun魄立刻冲天飞起,被那些悬浮在祭坛上的鬼神一一吞噬。四千男nv的jing血和hun魄,虽然不如那六千祭司和战士的jing血hun魄来得强大鲜美”但是毕竟是活人血祭,加上前面十几万头牲口打底,这些鬼神立刻流1u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大片血光在这些鬼神的身上凝聚,伴随着yu休等yu家长老欢喜的笑声,随着他们的指引,血光分散成三十道,没有丝毫偏斜的注入了三十名yu家新任州牧的〖体〗内。

  勿乞撇了撇嘴,这群xiao气的老家伙。

  数日前的血祭,勿乞占了一个大便宜,今天的血祭,这些yu家的长老唯恐出现不受控制的事情,居然用秘法指定了得到鬼神赐福的人选,所有力量没有丝毫偏差的,平均分成了三十份,而且只有yu家的子弟能够享受这等待遇。

  站在勿乞身边的yu葛〖体〗内灵力bo动急增强,他的双眸中血光逐渐闪烁,他的身上突然喷出了一团灰sè的火焰。勿乞骤然感知到,yu葛的力量提升到了大致和十六品天仙相当的境界,也就是说,他如今已经是堂堂五月级的祭司,比原本他的境界提升了两月之多。

  倒chou了一口冷气,勿乞望着yu葛低声说道:“若是哪天yu家生擒活捉数十万人,然后一次杀得干干净净献祭,岂不是能nong出一个太乙金仙来?”,正在享受力量急提升带来的美妙快感,骤然听到勿乞的问题,yu葛没好气的回瞪了勿乞一眼:“若是这样,中州yu家定然被瞬间抹杀,而且还不是人皇出手。”略微顿了顿,yu葛低声说道:“这血祭之术也有局限,修为越高,得到的好处越少,最多最多,能够让人提升到金仙境界,除非有骨獭大人那样的太古鬼神,动用绝大的血迹法阵祭祀,才可能突破金仙境界,但是那风险太大!”

  勿乞想要问是什么风险,但是yu葛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将这个话题讨论下去,每乞只能耸耸肩膀,将这个疑问放在了心底。不管他什么风险,总之和他勿乞无关。那些鬼神给勿乞传授了一篇如何进行血祭的仪式步骤,但是勿乞怎可能无缘无故的屠杀平民去进行血祭?

  就是不知道那些仙人的仙hun和仙血他们收不收?勿乞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些很古怪的念头。

  海州,望月山,邀月真人……听部乐说,他似乎有很多的子别亲眷,可都是修仙之人啊!

  勿乞眼睛里闪过一抹凶狠的光芒,这让站在他身边的yu葛身子一震,心脏剧烈的bsp;忙碌了许久,鬼神们终于将赐福的血光完全释放。随着yu休一声大吼,所有yu家长老都气喘吁吁的站在了大殿前,长时间的主持祭祀,饶是他们修为深湛,也已经消耗了几乎全部的力量,一些年老体衰的长老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汗流浃背,差点不能站起来。

  yu休轻轻的挥了挥手,他低声喝道:“好了,不用废话了,赶紧出罢!去到你们的领地后,尽快掌控所有大权,这是家族对你们的第一个考验!谁做得好,谁做得不好,我们心里都有数!”,所有yu家子弟向大殿前的众多长老跪下行礼,然后在众多yu家族人羡慕、嫉妒甚至带着几丝仇恨的目光中,三十名大虞皇朝的新任州牧纷纷带着众多扈从踏上飞舟。yu家大殿内响起了连绵不断的钟鸣声,在高亢入云的钟鸣声中,三十条呈蛇形,通体涂成了碧绿sè的飞舟带起一阵狂风冲天而起,迅向四面八方飞shè而去。

  随着飞舟的控制人员在飞舟核心处打出道道灵诀,蛇形飞舟船头上那颗狰狞的蛇头缓缓张开,一道惨绿sè的荧光喷shè而出,前方的虚空骤然dang起了大片涟漪,飞舟宛如遁入了流水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大虞皇朝高阶飞舟特有的功能,近乎于仙人的瞬间移动。这么一条长有一里多的飞舟带着船上近千人瞬间扭曲虚空向前飞行,仅仅是开启这一功能的瞬间,就会焚烧掉一千块下品仙石。

  庞大的力量裹住了喜条飞舟,勿乞等人站在甲板上,看着四周流光飞舞,无数光彩急向后方shè去。

  也许数日,也许几个时辰,也许只是几刻钟而已,蛇形飞舟骤然遁出虚空,前方已经出现了一座位于大洋之滨,风景秀美的xiao城。城池长宽不过十里,和中宁城这样的雄城完全无法媲美,城池正中的〖广〗场上,一群身穿黑sè长袍的官吏正带着数百甲士仰面向天,静静的等候着。

  这就是宁bo城,大虞中州治下九品大州海州的州府所在。大虞每一大州的领地都是一般大xiao,海州也和中州一般,方圆百亿里,自然资源极其丰富。但是海州建立不过千年,人口不足中州的万分之一,整个海州人口不过千万,是一个人烟极度稀少的大州。

  城内外总人口过百万的宁bo城,已经是海州第一大城,拥有甲士五百!

  蛇形飞舟带着一溜绿光,无声无息的在宁bo城上空悬停下来。

  yu葛出震天大笑,周身翻滚着灰sè烈焰,一步迈出飞舟甲板,凌空向下降落。

  勿乞带着yu葛随行的千余扈从,同时从早板上跳了下去。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将〖体〗内力量提升到最强,庞大的威压让宁bo城中心〖广〗场上的官吏、甲士同时跪倒在地,齐声高呼道:“属下恭迎州牧大人!”,yu葛放声大笑,他身形还没落地,就厉声高呼道:“来人,将海州司农殿大司农牧亥就地斩杀!”

  恭迎yu葛的众多海州官员闻声悚然大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