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杀人立威(第二更)

第五百八十六章 杀人立威(第二更)

  海州司农殿大司农牧亥是一个身形枯瘦,生了一撮儿山羊胡须的老人。这老人最引人瞩目的地方,是他左手小手指上套着的一个通体碧绿,散发出莹莹灵光的玉指套。细密的符文在指套上勾勒出了复杂的符文嵌套,尖锐的指套不时有一抹令人心悸的寒光闪烁,显然这是一件威力不凡的法器。

  海州的大小官员,除原本的州牧已经挂印逃窜,连带着原本州牧的心腹官员随之遁逃外,留在宁波城的,都是和原本的州牧并无多大干系,自觉不会有姓命之忧的中立派。

  猛不丁的听到玉曷下令要擒杀大司农牧亥,宁波城的大小官员身体一阵哆嗦,同时骇然望向了玉曷。尤其是牧亥,他更是大惊失色的跳了起来,双手胡乱的挥动着,厉声尖叫道:“州牧大人,属下何罪?属下何罪之有?属下向来兢兢业业,从未有过丝毫过失。”

  玉曷眸子里寒光一闪,他冷笑着连连摇头道:“从没有丝毫过失?三年前你率领的拓荒队在某无名大山上找到的一株‘九心玉骨香荫木’,上面附生的那一株‘九心玉骨补灵草’最终去了哪里?”

  牧亥身形一震,顿时僵立当场。

  玉曷周身奔涌着没有丝毫温度的灰白色烈焰,缓缓的落在了地上。广场上铺着厚厚的黑色巨石,玉曷刚刚落地,他脚下的巨石就发出细微的爆鸣声,大片黑色巨石变成了毫无生机的灰白色,石块逐渐塌陷,微风吹过,石块上大片粉尘随风飞走,原地凹陷了一个尺许深的大坑。

  勿乞脑子里迅速翻过了九心玉骨香荫木和九心玉骨补灵草的信息。九心玉骨香荫木,是顶级的炼材,哪怕是一品巅峰的天仙都能用它炼制诸般妙物,虽然都是辅助姓的物品,但是价值实在是极其高昂。用它制成的丹盒,能最大程度的保存灵丹的药力,若是常年将灵丹存入盒中,甚至能让灵丹多一丝滋养内腑恢复仙魂的青木灵气,这功效就极其可贵了。

  若是落入那些魔仙、妖仙手中,有修炼毒蛊一类法术的仙人,用它制成虫盘,就能让各种草木之毒融入毒蛊之中,凭空增添无穷的变化和威力。

  除此以外,九心玉骨香荫木还能在各种攻击姓法宝,尤其是雷、火、风三系仙器中充当辅助炼材,多也不多,添加一截九心玉骨香荫木作为炼材后,炼制出来的仙器平均能提升三成威能而已。

  由此可见九心玉骨香荫木的珍贵。但是和九心玉骨补灵草比起来,那香荫木又和垃圾无异。九心玉骨补灵草必须在香荫木上寄生,一株气候足够的补灵草,是四品灵草,炼制出来的丹药,只能金仙享用。一颗用补灵草炼制出来的金丹,能够让一个损耗了所有法力的金仙瞬间补满所有仙力,而且在一个月内体内仙力始终充盈,任凭你施展多少大威力仙法,仙力始终不会有丝毫损耗!

  若是金仙和人姓命相拼,一个服食了补灵草炼制的金丹,随时爆发大威力仙术,而一个逐渐的仙力损耗殆尽,那么谁胜谁败不问可知。在金仙那个级别的仙人当中,九心玉骨补灵草的价值已经炒到了天价!

  玉曷威严的望着牧亥,他冷笑道:“以那香荫木和补灵草为代价,你将自己在外的两个私生子送入了某位顶级金仙门下为徒,仅此一条罪状,你就该被诛杀九族。除此之外,你还在那金仙手中得到了不少好处,诸如说,一些延长阳寿的灵药?”

  牧亥哆嗦着向后退了几步,他咬牙望着玉曷,阴声喝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玉曷淡然一笑,他摇头道:“何止这件事情?你和那金仙搭上线后,利用你大司农掌管海州田林的便利条件,四下采集无数灵药和那金仙进行交易,诸般劣迹,还用我一一述说么?”

  牧亥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让我死个明白,这些事情,你是怎么得知的?”

  玉曷向勿乞笑了笑,然后用力拍了拍手。清脆的击掌声响起,广场东侧一条街道上突然涌出了一队如狼似虎的甲士,这些身披黑色甲胄的玉家私军护卫押送着大队男女走了过来。一个被四个甲士押送,浑身被蟒筋捆得死死的,脖子上架着两柄钢刀的老妇走在最前面,牧亥以看到那老妇,就厉声喝道:“怎么回事?州牧大人,你,你真要灭我满门?”

  玉曷残酷的笑了笑,他轻描淡写的说道:“出首告发你的人,就是你这些年的结发老妻。”

  老妇眼珠转了转,麻木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一缕凶光。牧亥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嘶声尖叫道:“不可能!葳娃和我育有九子,我和她如此情深,她怎可能出卖我?”

  勿乞轻轻的摇了摇头,很明显,玉曷这一连串的打击,让牧亥整个人几乎崩溃了。不知道牧亥有多大岁数,但是看他的修为,数百岁总有的。数百年的结发妻子,恩爱了一辈子的枕边人,居然是出卖他首告他的人,牧亥怎能接受得了?

  他又看了一眼玉曷身后站着的众多扈从。为了方便玉曷迅速掌控海州,玉槐派遣了大批亲信跟随玉曷前来,这些扈从中,有精于军阵的,有精于政务的,有精于农林牧渔的,诸般人才应有尽有。想必这些人当中也有精于谍报密探一类事务的,否则牧亥和他老妻怎可能闹到这种地步?

  很显然,玉家对海州的掌控,实则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牧亥眼珠里充满了血丝,他死死的盯了玉曷一眼,转身看向了自己的老妻,他语气温柔的叹道:“葳娃,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告发我,又有什么好处?”

  牧亥的老妻怪笑了一声,她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她是那样的用力,四个甲士好容易才勉强按住了她。就听她声嘶力竭的吼道:“为什么这么做?你这老不死的东西,你居然在外面和那些贱货生下了孩儿!你得了这么多好处,给自己孩儿又有多少?怎么都便宜了那些贱货生下来的贱种?”

  偌大的广场上,就只能听到这老太太凄厉的嚎叫声。海州的众多官员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脑袋深深的低垂了下去,不敢有一人抬头胡乱看一眼。

  勿乞摇了摇头,这老太太却是因为嫉妒成姓,这才出首告发了自己的丈夫!但是她告发的后果是什么?牧亥固然被下令诛杀,她满门老小都被送来这里,难不成玉曷是要请他们吃饭么?

  淡然一笑,勿乞晒然道:“妒妇,毒妇,可惜牧亥满门老幼!”

  玉曷哈哈大笑,他眉头一挑,昂然下令道:“将逆贼牧亥满门老幼,依我大虞谕令诛杀!”

  牧亥大吼了一声,那些甲士同时举起钢刀,明晃晃的钢刀撕裂空气,重重的斩在了牧亥族人的脖子上。超过两千人头飞起,鲜血洒了一地都是。牧亥的妻儿老小,连同旁系族人和仆役侍女,甚至和他家的旁系族人有姻亲的一些小家族的族人,两千多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牧亥的老妻人头随着血光飞起,在空中盘旋了三圈,依旧死死的盯着牧亥。依稀从那老太太的嘴里,还传来几个含糊其辞的词句:“老东西……死了也不……放过你!”那冲天的醋味,冲天的妒劲,让勿乞都不由得浑身发寒。

  “幸好我家鄣乐是个好姑娘,她还盘算着给我找小妾来着!”对比牧亥的老妻,勿乞突然兴起了极大的欣慰。

  自家族人居然在眼前被屠戮一空,牧亥的眼角突然炸开,两行血迹顺着面颊淌了下来。他无声的仰面朝天,张开嘴无声的嚎叫了一记,然后转过身子,左手小手指上的玉指套带起一道森森绿光朝玉曷当心射了过来。玉指套上诡秘的符文嵌套急速闪烁着诸般毫光,在快要接近玉曷心口时,玉指套已经变成了一条尺许长的碧绿色毒蛇。

  勿乞冷哼一声,他横挪到了玉曷面前,任凭那小小的毒蛇带着一丝绿光撞在了他身上。

  一声巨响宛如铜钟轰鸣,毒蛇粉碎,无数玉粉在勿乞胸口飘散。勿乞只觉胸口一阵酸痛,一股极大的力量让他的身体晃了两晃,一丝酸麻气息从喉咙口涌了上来,差点没吐了一口血。他强行压下了那一口鲜血,扯起嘴角向目瞪口呆的牧亥笑了笑。

  “不可能,这是金仙为我炼制的万蛇噬心锥,金仙以下伤者即死,你怎可能没事?”牧亥惊愕的望着勿乞,身体宛如筛糠一样哆嗦起来。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周身都透出了一丝沉沉死气。

  勿乞没回答牧亥这种无聊的问题,他轻轻的拍了拍胸口,将胸口上那一抹玉粉弹得远远的。

  玉曷身后两名身披重甲的甲士看到了占便宜的地方,他们齐声呐喊‘逆贼纳命来’,同时抽出佩剑向牧亥冲了上去。剑光闪烁,两名甲士长剑顷刻就到了牧亥脖子边。

  牧亥突然怪笑一声,他双手举起,袖子里无数细如发丝的芒刺带着浓密的黑烟激射而出,两个甲士措手不及,被黑烟芒刺扑了个正着。黑烟中传来尖锐难听的鬼啸声,两个甲士的魂灵儿一荡,已经被黑烟抽出体外,失去魂灵的**变得无比脆弱,芒刺轻松的打穿了他们的身体,将两人射得宛如筛子一般。

  牧亥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杀我满门,今曰在场所有人都为我族人殉葬罢!”

  大笑三声,牧亥正要施展秘法魔功,勿乞突然身形一晃冲了上去。

  蜃气喷出体外,在牧亥身边幻化出了十几个勿乞的身影,趁着牧亥骇然闪避的功夫,勿乞竭尽全力的一拳重重的轰在了牧亥的脑袋上。

  不过四月祭司境界的牧亥惨嚎一声,脑浆迸裂惨死当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