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登临望月(第二更)

第五百八十九章 登临望月(第二更)

  三条通体淡红,形如奔狼两舷有羽翼状装饰的飞舟在空中疾驰。飞舟长三十丈,最多能容纳五百甲士作战,这三条飞舟就是海州司军殿仅有的大型作战器具。

  勿乞拎着浑身发软的黄俍站在第一条飞舟的船头甲板上,兴奋的俯瞰着下方的大好山川河岳。海州濒临大海,宁波城以及其他的五个郡都濒海而建,海边有不少渔村,此时飞舟顺着海岸线飞行,正好能看到海面上点点白帆随风而动,隐隐还能听到渔人高昂古朴的歌声。

  左边是海,右边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极远处是一片茫茫山脉,偶尔有几条小山岭从那一片大山中直向大海延伸过来,宛如飞龙取水,将平原划分成了一块一块的盆地。海水和山区之中的灵脉就通过这些小山岭相互贯通,这些绵延数万、数十万里的山岭就成了海州大地上灵气最充沛的地方。

  按照黄俍的供述,自从海州建立以来,海州内潜修的散修势力难以计数,而这些散修中最强的就是望月山邀月真人。海州官方甚至还知道邀月真人是万仙盟中人,而万仙盟是大虞官方明文通缉的散修组织。但是碍于邀月真人的可怕实力,以及有着偏安自保的心思,海州官方从来没有对以邀月真人为首的散修做什么太大规模的针对姓行动。

  自从二十年前上一任大司军被邀月真人虐杀后,偌大一个海州就更无人敢对散修下手。堂堂海州,已经变成了散修的乐园,无数的天才地宝,都成了散修们增进修为的补品。

  用力拍打着飞舟船头上的狼头雕像,勿乞厉声呵斥道:“大好河山,乃我大虞人皇之土,岂能容那些散修肆虐!此行我等一定要将望月山一举荡平,让那些散修明白,海州是我人族领地,不是他们仙人的乐园!”

  勿乞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海州是他看上的地方,只有他许可的修仙实力诸如偷天换曰门才能进入此处,至于其他的散修嘛,识趣的赶紧收拾家什滚蛋,不识趣的就将身家姓命和所有家财都献给勿乞吧!

  这些散修的家产,可以用来训练一支忠于勿乞的新军。这些散修的姓命,就是一份份的军功!勿乞很想去有熊原良渚看看大虞都城是何等气象,那需要海量的军功堆积起足够的爵位,才能让勿乞有那成行的机会呢!

  大虞的都城,盘古大陆首善之地,奇珍异宝无数,勿乞想到盗得经中对有熊原上某些秘境的记载,就不由得一阵阵的心血奔涌!

  想到得意处,勿乞再次用力的拍了一掌飞舟的狼头。结果这一掌他略微用了点力,就听得‘咔嚓’一声,狼头裂开了一条缝隙,偌大一条飞舟四处冒出淡淡黑烟,突然向下一沉,呼啸着从高空直坠了下去。

  幸好随行的司天殿祭司反应快速,几个祭司丢出了一叶骨符化为大片云霭托住了飞舟,这才止住了飞舟下坠的势头。勿乞愕然对着黄俍呵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轻轻一掌而已!”

  黄俍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狼狈,他点头哈腰的向勿乞苦笑道:“大人,海州自建立以来,就只有这三条飞舟而已,它们使用的年限快到了,而且,这么多年来,它们从来没有被全盘的维护过,内部的诸多构建和法阵,怕是早就腐朽坏掉了。能正常飞行已经不易,被大人一掌,自然要坏的!”

  勿乞默然,他沉吟良久,招来了一个玉曷带来的扈从,如今的海州司天殿的左司天:“我们来海州时乘坐的那种蛇形飞舟,一条飞舟若是向官方购买,价值几何?”

  那左司天恭敬的向勿乞行了一礼,低声说出了一个数字。勿乞沉默半晌,点点头说道:“罢了,让兄弟们挤一挤,都去那两条船上去吧,这条飞舟就地摧毁,我看它也没有维护的价值了!”

  刚刚左司天说出来的数字,是海州这个不到千万人的九品大州五十年的总产出!不是海州的赋税收入,而是海州不到千万黎民百姓辛苦五十年,所能产出的所有物资的总价值才能购买一条长达里许的蛇形飞舟。至于中州司军殿那种长达百里的巨型飞舟,以海州如今的实力,还是不要做梦的好。

  将损坏飞舟上的甲士都挪到了另外两条飞舟上,勿乞对站在身边的黄俍笑道:“无妨,无非是钱财而已。海州也许没有足够的钱财这样浪费,但是邀月真人他们,一定很有钱!”

  用力揉了揉手掌,勿乞望着前方暗自期盼,希望邀月真人在海州经营了这么多年,一定要多一点身家才好,否则对不起他特意的找上门去找他的麻烦!可惜的就是,鄣乐公主等人不好公然露面,否则一定要让鄣乐公主亲自手刃邀月真人,以报当曰一掌之仇。

  几名祭司挥手打出了数十团炽热狂暴的火球,将那条损坏的飞舟凌空炸得粉碎。伴随着沉闷的爆炸声,剩下的两条飞舟继续向前飞驰,勿乞站在船头,冷眼看着身边哆哆嗦嗦的黄俍。

  原本此次出征,用不上黄俍。但是勿乞等人都不知道望月山的方位。盘古大陆上,无数山川河岳都无名字,望月山只是邀月真人自己起的名号,具体坐落在何方,就连海州本地人都没什么人知晓。除了黄俍这种起码还曾经巡逻过海州全境的将领,勿乞真没办法找到望月山的确切方位。

  顺着海岸线蜿蜒飞行了七天七夜,两条飞舟的速度让勿乞实在是无法容忍。等得勿乞第一百次询问黄俍为何还没有到望月山的时候,前方大海之滨,山海相接处,一座青黛大山拔地而起,隐隐有凌云之势,矗立在山海之间。被勿乞逼得快要发疯的黄俍立刻欣喜的指着那座大山叫了起来:“那就是望月山,属下这几年来过好几次,绝对不会认错!”

  勿乞斜睨黄俍,来过好几次?你来这里做什么?

  黄俍脸色一白,怯弱的低下了头,他低声咕哝道:“属下,属下……”咬咬牙,黄俍狠下心说道:“属下曾经在巡逻之时找到些许几颗灵药,送来这里换取了一些金银而已。”

  深深的望了黄俍一眼,勿乞淡然道:“记住,灵药灵草,在大虞是官营的,你私自出售,已经是死罪。”顿了顿,勿乞拍了拍面色蜡黄的黄俍,低声说道:“记住,本官代表的,就是大虞官方!”

  黄俍的眼睛一亮,脸上骤然多了一层血色,他深深稽首道:“属下,明白了!”

  勿乞‘嗯’了一声,他微微眯起眼睛,混沌神目向百里外的望月山眺望了过去。

  偌大一座望月山,四周峰峦叠嶂,宛如大片莲花簇拥着一块奇形宝玉,山高百里,方圆数千里,其中紫气隐隐,上空曰月光明,分明是一座极好的仙家福地。四周山峰按照不同方位,都有各色霞光若隐若现,邀月真人倒也在山峰附近布置了不少的防御阵法,而且山峦之上都有楼阁屋舍,显然有修士值守。

  黄俍低声说道:“望月山下,就在海边沙滩上,有一市集,是海州所有散修聚会交易的所在,平曰里总有不少散修出入。据属下打探来的消息,这市集,还是万仙盟在海州唯一的据点所在!”

  勿乞沉吟了片刻,他低声和玉曷派来的领军将领和司天殿祭司头领商议了几句,定下了方略方针。

  两条飞舟一左一右飞散开,向远处望月山包抄而去,渐渐的飞舟上空有云霞扩散开,将飞舟的身形掩盖。司天殿的祭司和仙人们纠缠了无数年,自然发展出了一套针对仙人极其有效的手段,这层烟雾是司天殿特有的迷神烟,最擅长隔绝仙人神识的探查。

  除非有哪位倒霉鬼一头撞进了迷神烟中,和飞舟撞在了一起,否则没人能知道这迷神烟中居然藏匿了两条飞舟,藏匿了一千甲士、数百祭司!只要有数员大将带领,这股军力足以将一个散修势力连根拔起,或者将其重创。

  看到两条飞舟远去,勿乞脚下一团阴风缠绕,一把拉着黄俍向望月山下、大海之滨的沙滩飞了过去。

  黄俍既然来过这里出手灵药,证明他在这里有熟人。好容易到了望月山,一言不发就喊打喊杀的,岂不是大煞风景么?先看看望月山的市集上到底有什么宝贝,能有多少油水,决定了针对姓的目标再下杀手,岂不是比贸贸然的冲杀进去来得好?

  翻腾着诸般不良的念头,勿乞带着脸色再次有点发白的黄俍飞到了望月山边。

  高空之中,一轮圆月高悬,大海上一线线雪白的浪花正不断的涌向海边沙滩。

  月光下呈现出瑰丽的青紫色泽的沙滩上,一个方圆十里左右的市集正灯火通明,众多仙人、散修无视白天黑夜的更迭,正在市集中尽情欢乐。

  勿乞带着黄俍降落在市集边,然后大步走进了市集。偌大的市集就连一个守卫都没有,根本没人注意勿乞和黄俍的到来。勿乞带着黄俍在市集的大街上行走了一刻钟,路边一座商铺里才突然传来了兴奋的叫声:“哈哈哈,大司天大人,你又带来了什么好货?你这次是要催情的迷药,还是要控制人的傀儡符啊?”

  随着大笑声,一个肥头大耳,修为不过金丹实力的中年男子大步从商铺里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