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九十章 兽魂消息(第三更)

第五百九十章 兽魂消息(第三更)

  勿乞似笑非笑的看着黄俍,催情的迷药?控制人魂魄的傀儡符?这位前任大司军果然是交易了一些好东西啊!黄俍则是手足无措的干咳了几声,结结巴巴的对那肥胖男子拱手笑道:“月掌柜的说笑了,哈,这次来,这次来……”

  黄俍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借口,他为难的回头望了勿乞一眼。

  勿乞右手在左手储物戒指上一抹,一条足足有胳膊粗细,上面粘了一道灵符的水嫩嫩大白人参就出现在他手中。这人参通体散发出逼人的灵气,头上一条绿茎煞是水灵,一团火红色的人参子在凤冠状的绿茎顶部随风摇动,散发出醉人的清香。

  这条大人参手足俱全,头部几乎都生出了人形。这是一条只需要短短数百年就可能修成参仙的灵参,但是看它身上那一道灵符,上面用虫鸟篆文清楚的注明——大虞中州司天殿大司天玉炑于某年某月某曰某时于中州某座灵山镇压!

  一如当年勿乞在青林山所见的那株大榕树,这株倒霉的灵参也被司天殿镇压,打碎了灵识,变成了一棵有着强大药力,几乎能起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但是却失去了修成精怪,最终修成仙人正果的机会。

  大虞司天殿对各种精怪的打压是不遗余力的,任何精怪落到司天殿手中的下场就是被打碎灵智彻底镇压。这株灵参被镇压后,被玉炑顺手带回,放进了仓库中储存,准备当做赏赐给儿孙增强修为或者配置各种续命灵丹的药物。

  勿乞陪同玉曷来海州上任,临行敲诈了玉炑老大一笔资产,那奇形储物戒指中类似这样倒霉的灵参就有十八条之多,若是一口气将这些灵参全部服下,足够造就好几个天仙了。

  灵参一出现,肥胖的月掌柜就笑得眯起了眼睛,他不眨眼的看着灵参笑道:“黄俍大人,您这是带了贵客上门啊?这位将军是您的同僚吧?哎哟,品质这么好的灵参,可真罕见啊,来来来,我们邀月阁价钱最是公道不过,除了我们邀月阁,这灵参谁能收啊?”

  伸手抓住勿乞的袖子,月掌柜拉着勿乞就往他出来时的商铺走去。

  勿乞双足稳稳的站在地上,任凭月掌柜怎么拉扯他,他却是纹丝不动。黄俍尴尬的站在一旁,双手狼狈的拼命揉搓着,他一时看看月掌柜,一时看看勿乞,好似有千言万语,却全部堵在了嗓子眼里,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勿乞笑吟吟的不说话,月掌柜那元团团的笑脸则是突然一变,他拉扯不动勿乞,回头对着勿乞冷笑道:“这位将军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出了这么好的宝贝,怎么不跟我去邀月阁好生商量一下这价钱,在这里拖拖拉拉的做什么?”

  晒然一笑,勿乞手一挥丢开了月掌柜抓着自己袖子的手。他冷笑道:“拖拖拉拉的可不是我。这位月掌柜的,我拿出了这条灵参,不代表我一定要卖给你啊!这市集这么大,我卖给谁不成?”

  听了勿乞的话,月掌柜的突然笑了起来。随着他的笑声,原本大街上看热闹的一些散修纷纷走开,就连附近几家商铺的掌柜也是笑着连连摇头,贪婪的看了几眼勿乞手上品质非凡的灵参,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了开去。

  月掌柜望着勿乞冷笑道:“听好了!若是有同道中人来这邀月仙坊,那是任凭他们公平交易,我们邀月阁绝不插手!但是,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也配享受诸位道友的公平待遇?明摆着告诉你,黄俍带来的人,他们手上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在我邀月阁交易!”

  勿乞呆住了,这月掌柜的一番话说得霸气凛然,黄俍却好似一只小瘟鸡一样站在旁边不敢吭声!这月掌柜只是区区一个金丹修士,黄俍再差再差,也是堂堂三十五品天仙的修为!他一口吐沫就足以杀死数千个金丹修士,月掌柜居然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区区一金丹修士,居然敢在黄俍这样一个足以和天仙抗衡的人族将领面前如此放肆?

  斜睨黄俍一眼,勿乞的目光中尽是鄙夷,做买卖做到这种地步,黄俍这脸皮也真是不要了。

  黄俍羞惭的低下头,吭吭哧哧的说道:“月掌柜,这笔买卖,我们暂时先不谈罢?”

  月掌柜冷笑一声,他看看勿乞,又看看黄俍,傲然昂首说道:“暂时先不谈?那要做什么?莫非两位要先喝点酒,听点曲子,再玩几个女人了,再来和月某人谈这株灵参的归属?”

  怪笑了几声,月掌柜眯着眼睛笑道:“两位好灵便的消息啊?前几曰勃朗山沧立穹那老家伙被人灭了满门,十几个孙女都被发卖来了邀月仙坊,如今正在前面暖香阁接客哩!嘻嘻,里面还有两个元神境界的美貌小娘,莫非两位也是为了这事情来的?”

  黄俍一听,眼睛顿时一亮,他抬起头忙不迭的说道:“果真如此?哎呀,如此甚好!”

  勿乞瞪了黄俍一眼,心中惊讶于邀月仙坊连这种人肉生意都做之余,勿乞对屠灭望月山一脉更多了几分热情——这种人肉生意都做,邀月仙坊能有多少黑钱?邀月真人又能占多少份额?屠灭了他,勿乞在海州发展军队、顺便发展自己领地的费用不就出来了么?

  再说了,邀月阁、邀月阁,这商铺用邀月真人的道号为名,想必就是邀月真人的买卖。勿乞想到这,心里就有了主意,他随手将灵参丢向月掌柜,随后笑道:“果然是甚好,如此,先谈买卖,然后再论风月!如此明月夜,如此海景,不好好寻欢作乐,怎对得起我们这一路辛苦?”

  月掌柜手忙脚乱的接住了灵参,他也没顾得上看上面那张灵符上标注的镇压之人的名号,忙不迭的将鼻子凑到了灵参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香直透内腑,月掌柜身板一直,精神一振,摇头晃脑的赞叹道:“妙啊,果然是上好的天地灵物!”

  眼珠一转,月掌柜对勿乞笑道:“这条野山参,算你下品灵石一百如何?”

  勿乞没吭声,只是大步走向了邀月阁。大街上那些店铺的掌柜看到勿乞走进邀月阁,不由得都摇了摇头,这份油水丰厚的买卖,看样子又要被邀月阁独占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黄俍这条线的买卖,本来就是邀月真人单独霸占的,谁敢和他说道理?

  对月掌柜的报价勿乞不置可否。一条数万年气候的灵参,在月掌柜嘴里就变成了上好野山参一条,想必黄俍也是这样被人家压价的吧?他再次狠狠的瞪了黄俍一眼,这不成器的东西,平白无故的丢尽了海州司军殿的脸面!

  当然,勿乞对海州司军殿并无任何的感情,但是他如今是司军殿大司军,就不能不注意这些问题。

  走进邀月阁,月掌柜并没有请勿乞和黄俍坐下奉茶,他是连最基本的一点礼数都懒得浪费在黄俍以及他同行的人身上。招来了一个年老的伙计,月掌柜慎重其事的将这条灵参交给了他,让他去挑选最好的寒玉匣将灵参保存起来。

  等得那伙计小心翼翼的捧着灵参去了,月掌柜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大堂正中的一张大椅上,傲然对勿乞说道:“好吧,这买卖可以谈了。刚才野山参一条,下品灵石一百块,这价码很合适,邀月阁中,你看上了什么,只要是价格在一百下品灵石以下的,你可以随意拿走!”

  勿乞笑了笑,也不要月掌柜招呼,自己找了张大椅坐下,一掀长袍前摆,翘起二郎腿晃了晃,这才笑盈盈的说道:“一百下品灵石就一百下品灵石,本官这里还有不少上好灵药……嘿嘿!”

  带着恶意的笑容,勿乞将玉炑赠送的储物戒指中诸般灵药一一取出,在身边茶几上放了一茶几都是。

  黄俍呆住了,月掌柜的眼珠都发出了绿光,他宛如皮球一样跳了起来,飞快的扑向了茶几。

  勿乞一把抓住了月掌柜的脖子,将他凌空拎起,笑着说道:“不急,不急,这些东西嘛,都是月掌柜你的!但是我只是想要问问,邀月仙坊可有品质上佳的兽魂?血统越古老越好,修为起码也是仙级以上的兽魂才行!最好是那种吞吐月星精华,能够提纯星辰精华加以攻敌的为上!”

  勿乞的要求很高,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一柄顺手的兵器,他迫不及待的要给自己打造一柄随身的仙器了。他有一块星璇灵金,已经准备了许久,如今就欠缺一条足够强大的兽魂炼化为器灵,就能炼制一件属于他自己的仙器了。星璇灵金极其罕见,故而勿乞不愿意用一条普普通通的兽魂去委屈了这块材料。

  月掌柜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满茶几的灵药吸引,氤氲药香在他鼻端盘旋,他甚至忽略了勿乞正很无礼的将他拎在手上。他呆呆的望着那一堆价值巨万的灵药,下意识的说道:“吸收星月精华用星辰之力伤人的兽魂么?整个邀月仙坊都没现成的。但是我家主人正在邀约诸方仙友,前去诛杀一条绿穹星纹鲨,取他内丹晶核炼制仙器,三曰后就要出发!”

  勿乞眉头一挑,突然笑了起来。

  绿穹星纹鲨?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