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望月危机(第二更)

第五百九十五章 望月危机(第二更)

  遁出了老远,勿乞才飞快的回头朝刚才邀月真人和绿穹星纹鲨拼命的地方望了一眼。一支巨大的刀轮悬浮空中,正放出夺目的紫金色光芒,一个身材瘦小的白衣道人站在刀轮上,气急败坏的仰天嘀咕着什么。

  勿乞点了点头,邀月真人也是晦气啊!

  很明白的,邀月真人用来重创绿穹星纹鲨的金仙器,应该是他通过万仙盟的内部渠道租用的。也不知道他耗费了多少代价,才换取了租用金仙器倾力一击的机会。刚刚一击之后,金仙器迅速化光遁去,应该是完成了交易被这白衣道人收回。

  很显然这白衣道人从刀轮上嗅到了绿穹星纹鲨的气机,知道这是罕见的上古异种,浑身上下都是有用的宝物,这才巴巴的驾驭法宝赶来这里。只可惜邀月真人已经仓皇逃遁,勿乞已经将绿穹星纹鲨最宝贵的魂魄收走,留给他的只是一些残碎不堪的肉身碎片。

  自身精血全部燃烧,就连内丹晶核都燃烧了大半的绿穹星纹鲨,也没留下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一大堆灰烬,这位万仙盟的金仙若是有兴趣,完全可以将骨灰带回去供起来嘛。

  带着恶意的笑容,勿乞迅速遁走。他对万仙盟这个组织有了更大的理解,只要肯花费一定的代价,不仅仅能在万仙盟内聘用强力仙人帮自己杀人复仇,甚至还能租用金仙器!也不知道万仙盟内部能否租用太乙金仙的太乙仙器?或者有,也没有人能付得起那高昂的代价吧?

  一路翻腾着稀奇古怪的念头,勿乞带着淡淡的蜃气,一路划破虚空,不多时就返回了望月山。

  原本热热闹闹的邀月仙坊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沙滩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千具仙人、散修的尸身。所有的楼阁都陷入了大火中,火海里隐约传来凄厉的呼号声,那是仙坊雇佣的平民百姓正在大火中挣扎求救。数十名甲士正在仙坊外往来游走,不时抖手向几处火势不甚厉害的楼房补上几团大火球。

  修为有成的仙人、散修已经被这些甲士屠戮一空,仙坊中就剩下了数万名平民百姓,他们或者是店铺的掌柜,或者是酒楼的小二跑堂,甚至还有青楼的姑娘老鸨。这些人面对法术释放的大火,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是在火海中嚎叫了几声,就被烧成了灰烬。

  这些人的身体逐渐被大火炼化为油脂,和倒塌的房屋柱子混在了一起,大火于是更加炽烈,黑烟中,隐隐可以看到死去的魂魄正无助的飞上高空,手足无措的望着因为大火热力而扭动的虚空。不多时虚空中突然出现了数十个漩涡一样的黑色门户,强大的吸引力从门户中传出来,将这些魂魄吸了进去。

  这是九幽地狱的接引使者来接引死后的亡灵。勿乞好奇的看着这些黑色门户,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盘古大陆上的人死后是什么样子。他在盘古大陆也厮杀征战了许多次,但是能够有大量魂魄留存下来的机会可从来没碰到过。

  让勿乞甚是诧异的是,这些黑色门户中有好几个门户隐隐透出了淡金色的佛光,隐隐有低沉的梵唱声从那几个门户中响起。在那门户的后面,通过混沌神目能看到周身披着禅光的人影若隐若现。随着这低沉的梵唱声,那些被烧死的凡人当中有数百条魂魄欢喜无比的向那几座透出佛光的门户飘了过去。

  有好几座通体漆黑散发出尖锐鬼啸声的门户挡住了那些喃喃念诵佛号的魂魄的去路,一心要将他们吸入。但是那几个散发出淡淡佛光的门户中立刻射出了极细的灵光重重的轰在了这几座门户上,勿乞听到了虚空中隐隐传来的呵斥和惨嚎声,那几座漆黑的门户轰然碎裂,数百条口诵佛号的灵魂安然飞进了那几座散发出佛光的门户。

  “啧,九幽地狱中,也有佛门的后门?”勿乞骇然看着这一眼,盘算着过一段时间一定要将这事情打探清楚。若是佛门修士真的如此势大,他还得小心行事了,毕竟他曾经恶过某位大菩萨坐下的弟子,还将他的弟子干掉了不少。

  异象只是持续了不到一盏茶时间,数万条魂魄都被那些门户吸入后,黑色的门户逐渐消失,邀月仙坊最后一栋耸立的高楼也轰然倒塌,巨大的主梁带着火光砸在地上,溅起了无数的火星。

  扭曲的火光照亮了一旁的望月山,偌大的望月山上不时爆出各色雷霆和电光,隐隐有低沉的爆炸声不断响起。数百重装甲士在数十名修为和天仙相当的将领带领下正漂浮在半空,自上而下的攻击望月山顶几处楼阁外的一重防护禁制,数百祭司悬浮在空中,正雨点一样洒下大量雷光闪电和狂风大火等法咒攻击。

  人族祭司除了诡异莫测的诅咒法术,还精通各种自然五行攻击。数百祭司就等同数百座移动炮台,他们随手一挥就是大量雷光落下,一声轻咳就有数十团数百团丈许方圆的火球从高空滚落,若是三五个祭司联手发动攻击,他们随意施为,就有大块大块的陨石带着炽热的火光从高空中呼啸而下。

  和仙人们的仙术比起来,人族祭司的每一波攻击也许单体威力比不过仙人的法术,但是他们的攻击频率太高了。仙人往往要掐诀念咒好一阵子才能放出一道仙雷,但是人族祭司举手投足之间,就是密密麻麻宛如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数量弥补了质量上的差距,数百祭司同时进行攻击,火光将望月山顶裹得结结实实,原本稳固的防护大阵正剧烈的颤抖着。

  更有数百甲士手持沉重的刀枪剑戟,悬浮在半空中对着那防护大阵一通乱砸。大阵偶尔反弹了电光雷霆打在这些身披重甲的甲士身上,却连他们的头发都无法伤到。这些甲士每一次沉重的轰击,都让大阵发出轰然巨响,大阵根基逐渐有崩溃之状。

  山顶的楼阁中挤满了面露惊恐的人,有修士也有凡人,但是修士的数量占了八成以上。大概有三千人托庇于这最后一重防护大阵中,而端坐在正中一件楼阁,正领着三五个天仙和数十名元神修士镇压大阵的,正是重伤之后仓促逃回来的邀月真人。

  此时邀月真人神色狰狞,浑身都满是淡金色的血浆。他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每打住一道印诀,身上的伤口都会喷出大量金血。血浆已经在地上积了厚厚一重,也不知道他身体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液流出来。

  原本风流潇洒出尘飘逸的邀月真人此刻看上去直如恶鬼一般,他不断打出印诀稳固大阵,同时抬头望着围攻大阵的众多祭司、甲士厉声呵斥道:“你那海州牧莫非疯了?今曰围攻我望月,等本君腾出手来,一定将你海州上下一律斩尽杀绝!”

  甲士、祭司们面带狞笑,只是不断的围攻大阵,根本不和邀月真人啰嗦。

  若非邀月真人刚刚突然赶回坐镇,这座大阵早就被这些祭司、甲士攻破,里面的三千邀月真人的家小也就按照勿乞的命令被他们生擒活捉。奈何邀月真人赶回来的速度太快了一些,快得出乎人的意料,这才让邀月真人冲入了大阵,坚持到了现在。

  勿乞满意的笑了,刚才他轰入邀月真人体内的那一道灵力,就是为了加快邀月真人赶回来的速度,帮助邀月真人用最快的速度挪移返回。否则若是这些祭司、甲士攻破了望月山,他们隐瞒了一部分战利品,勿乞岂不是吃亏了么?这些祭司、甲士都是玉家的私军护卫,只听玉曷的指挥,他们隐瞒下最丰厚的一部分战利品简直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邀月真人及时赶回,坐镇大阵抵挡到了现在,等得勿乞施施然返回的时候,这些祭司、甲士想要隐瞒战利品也是不可能的了。最多仙坊当中让他们刮走一部分微不足道的油水,但是最肥厚的望月山一脉,还得等着勿乞回来做主啊!

  放声长笑,勿乞从虚空中显出了身形,他悬浮在众多祭司、甲士上空,指着邀月真人厉声喝道:“原海州牧贪赃枉法祸害百姓,已经畏罪潜逃。如今海州牧,是中州玉家嫡子玉曷。某乃海州新任司军殿大司军谭朗是也,邀月妖道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随着呵斥声,勿乞右手一握,凌空一拳向下方打了下去。

  一声巨响,大阵的西南阵基轰然塌陷,一座金砖堆砌的高塔碎裂,高塔中正不断向阵眼内填充仙石、灵石的几个邀月真人的后人惨嚎一声,被长宽近丈的金砖砸得骨断筋裂惨死当场。

  阵基崩塌,大阵几乎是立刻起了连锁反应,整个大阵轰然崩塌,露出了下方的楼阁和三千许邀月真人的族人。邀月真人惊呼一声,他身周放出夺目灵光冲天而起,那颗丈许直径的灵珠喷出大片寒潮,凌空向勿乞砸了下来。这颗宝珠是邀月真人真正的姓命交修的至宝,寒潮一出,空中的众多祭司、甲士都有抵挡不住的架势,纷纷向四周退逃。

  勿乞摇摇头,他讥嘲道:“强弩之末,其能穿鲁缟?”

  周身蜃气喷出,勿乞身边突然出现了数十条和他一般无二的幻象,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村落,无数行人商铺就将邀月真人裹了进去。勿乞藏身在幻象之中,悄无声息的靠近了邀月真人,重重的一拳轰在了邀月真人的眉心部位。

  已经精疲力尽仙力几乎耗空的邀月真人应拳而倒,软绵绵的栽下了天空。

  一把将邀月真人的那颗灵珠收起,勿乞指着下方痛哭失声的男女老幼冷笑道:“全部生擒活捉,不许逃走一个!”

  鏖战一夜的祭司、甲士们轰然领命,一个个如狼似虎一样冲了上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