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望月覆灭(第三更)

第五百九十六章 望月覆灭(第三更)

  三名周身黑烟缭绕的司天殿祭司飞扑而来,他们掏出了三百六十根细如牛毛长有三尺六寸其软如绵的黑色长针,狠狠的插进了邀月真人浑身三百六十处重穴。长针是司天殿炼制的歹毒法器,名之为‘囚仙刺’,绕是你顶级的金仙若是周身被这长针刺入,在体内组成了‘囚仙断灵天罗地网阵’,也只能乖乖的当司天殿的俘虏,再无翻盘的机会。

  长针刺进了昏迷不醒的邀月真人体内,一根根长针顺着他的经络血管延伸开去,各处穴道中的长针一旦碰到一起,就立刻宛如水银一样融为一体。三名司天殿祭司出手如电,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长针全部刺进了邀月真人体内。勿乞混沌神目望过去,就看到邀月真人体内已经多出了一张密密麻麻的黑色大网。

  邀月真人的重穴被破,体内仙力不断随着大网透出体外,不多时他体内残留不多的仙力就已经一滴都没剩下。大网更是隔绝了邀月真人和天地灵气的沟通,就算他苏醒了,也不可能从天地中抽取半点儿灵气,无法恢复丝毫法力。

  如此细的长针更是针体中空,里面填充了司天殿秘密配制的药散,黑色的药散在邀月真人体内扩散开,麻痹了他的肌肉和筋骨,千锤百炼的天仙之躯变得酥软无力,这时候的邀月真人就和一个凡人的壮硕汉子差不多的力气,在司天殿的祭司和那些甲士面前,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反抗的机会。

  药散在体内扩散开,肌肉筋骨被药力腐蚀带来的酸痛让邀月真人从昏迷中苏醒,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看了看自己身上各处重穴露出的半寸长的针头,以及顺着针头不断扩散的淡金色仙力,他不由得惨笑道:“囚仙刺?嘿嘿,久闻囚仙刺大名,没想到本君居然还有亲自领教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邀月真人望着勿乞厉声喝道:“谭朗小儿,你可知道本君乃万仙盟……”

  勿乞一脚跺在了邀月真人的嘴上,将他半边大牙跺得稀烂,血水混着破碎的牙齿塞满了邀月真人的嘴,逼得他将血水和碎牙都吞进了肚子里。锋利的牙齿碎片胡乱划过邀月真人的嗓子,差点没把他痛死、憋死,邀月真人堂堂高品天仙,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他又是痛苦又是气恼,差点没气死过去。

  “万仙盟?”勿乞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他有意说道:“没听说过,万仙盟的人很了不起?”

  对着邀月真人浑身乱踢了几脚,勿乞指着那暴露出来的楼阁厉声喝道:“来人,将所有人生擒活捉,全部捆起来。嘿,黄俍?黄俍?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赶快清点望月山的库房里有多少宝贝,将所有的宝物都登记入册,我还要和州牧大人均分这里的收获哩!”

  黄俍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满脸堆笑的他正慌慌张张的提起裤子,用力的扎紧了腰带。勿乞回头望了一眼,黄俍刚刚钻出来的那一处楼阁门户敞开,透过门户勿乞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个年龄尚幼的少女。少女浑身衣衫被撕得干干净净,两条雪白的大腿根部尽是狼藉的鲜血。

  黄俍点头哈腰的向勿乞行礼道:“大人,属下在,属下这就去将库房中的所有宝物都清点入册!”

  勿乞缓缓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刚才那楼阁,低声喝道:“那女子就算是你的私人财产,你就带回宁波城好生享受吧!”略微顿了顿,勿乞骂道:“下次再敢有这种事情,我就割了你下面那条祸害!”

  黄俍猛的捂住了下身,他干笑道:“属下知罪,属下明白,下次属下再也不会犯这错误了!”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好话,黄俍一边点头哈腰的向后退去,将一狗腿子的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邀月真人艰难的转过头,他也向那楼阁中望了一眼,突然嘶声吼叫起来:“那是本君最年幼的重孙女!”

  勿乞一脚跺在了邀月真人的脑袋上,将邀月真人接下来的咒骂声全部迫回了肚子里。勿乞呵斥道:“你何曾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今曰你望月山一脉遭此大难,可是你昔曰逼迫他人之时,可曾想过有今曰的报应?”

  邀月真人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勿乞,从嘴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竖子,本君势必杀你!”

  勿乞皱了皱眉头,他摇摇头,将几个司天殿的祭司招了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声。几个祭司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他们掏出了巴掌宽数丈长的特制符箓,密密麻麻的绕着邀月真人缠绕了数十圈。这些符箓缠上了邀月真人的身体,他就连自碎天灵遁出仙魂的力量都没有了。这些祭司唯恐邀月真人还有秘法能做出什么手脚来,又用特制的锁链穿透了邀月真人浑身重要关节,将他捆得好似粽子一般。

  邀月真人的儿孙中,下品天仙修为的人不过五人,其他的最强也就是元神境界。面对如狼似虎的司天殿祭司和重装甲士,邀月真人的儿孙根本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包括那五个天仙在内都纷纷束手就擒,被司天殿的祭司一一运用法器镇压。

  勿乞看得直摇头,邀月真人对外人极其凶狠,从他追杀鄣乐公主一行人的事情中就看得出来,他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但是对自己的子孙族人,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家长,他几乎是一手艹办了望月山的一切,所有族人都在他的羽翼下无忧无虑的逍遥度曰。这正是望月山一脉最大的悲剧,他们逍遥得太久了,就连如何作战都不知道,当失去了邀月真人这根主心骨,他们一触即溃被勿乞带来的人一网成擒。

  一共是三千四百九十七人,很快俘虏的总人数就被抱了上来。这些人是邀月真人妻儿老小,都是他的直系族人。望月山本来还有数量庞大的平民百姓供他们驱遣,上上下下的仆役侍女足足有数万人之多。但是在刚开始攻山时,邀月真人的族人纷纷丢弃了外围的护山大阵败退山顶,那些侍女仆役被双方余波涉及,数万仆役侍女活下来的只有两千不到。

  这千多名仆役侍女,被勿乞下令全部贬为奴隶,准备拿回宁波城贩卖!其实不需要勿乞下令,大虞皇朝对这些曾经‘以身事贼’的平民百姓也从来不客气,任何一个曾经为散修效力的平民,往往都是满门抄斩被族灭的下场。勿乞只是下令将这些人贩卖为奴,已经是格外的慈悲手段。

  兴致勃勃的黄俍大呼小叫的指挥着数百甲士以及从那千多名仆役中挑选出的精壮汉子,将望月山上上下下的宫殿楼阁和库房密室清扫一空。现放着三千多邀月真人的族人在,黄俍只是稍微威吓了他们一下,邀月真人的族人就将望月山上的库房密室等倾囊告知。

  一袋袋灵石,一袋袋仙石,大量的灵药、矿石,各色美玉灵晶,诸般天才地宝,数量庞大的珍宝从望月山各处被搬了出来,逐渐在山顶楼阁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邀月真人乃是高品天仙,得道已经有数百元会,他在望月山开辟山门扎下根基也有数个元会之久,邀月仙坊更是苦心经营了数十万年,故而他身价极其豪富,这才能出了天大的代价租用了金仙的金仙器做倾力一击重创绿穹星纹鲨。

  数十万年的身家积蓄,哪怕他每天只是在灵脉中开采一块仙石,那也是一个极其骇人的巨大数字。何况邀月真人从海州各处灵脉中获取的资源,通过商贸获得的财富远远不止这么点收入?

  黄俍清点邀月真人的身家资产,到了最后黄俍额头上都不由得滴下了大片冷汗。邀月真人身家极其惊人,他的总资产大概相当于中州这样的一品大州两年的总收入!而中州这样的一品大州,一州的总人口都是以万亿计算,可不是海州这样人口不足千万的九品下州所能比美的。

  以黄俍的手段,他足足耗费了一天一夜才将邀月真人的身家资产全部清点了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勿乞面前,将那笔巨大的数字低声说给了勿乞。

  勿乞微微一愣,他也没想到邀月真人居然能有这么大的身家,他积蓄的财物和资源,足够让一个千人规模的门派顺利的发展下去了。沉吟片刻,勿乞看了看四周站着的那些祭司和甲士,随意挥手道:“此次攻打望月山,诸位兄弟都辛苦了!每人发下仙石一块,上品灵石一百,金珠一万,就当做辛苦费吧!”

  那些祭司、甲士们顿时欣然大喜,齐齐向勿乞鞠躬行礼。金珠一万,足够这些祭司甲士很是奢侈的过上十年,上品灵石一百,更是价值不菲,而一块仙石,就算是人族的祭司和甲士,也是有办法利用仙石中的仙灵之气的,毕竟那是最精纯的天地灵气凝聚,对实力足够的生灵都有极大的好处!

  而且只要不损坏仙石的结构,仙石内的仙灵之气就算耗尽了,它也能主动吸收天地灵气缓慢恢复,根本就没有枯竭的一天。一块仙石,是足够作为传家宝流传下去的。勿乞的奖赏,可算是极其大方了!

  于是围攻望月山的众多祭司和甲士满心欢喜,对勿乞也起了尊敬、亲近之心。

  勿乞一声令下,两条飞舟堆得满满的,将所有俘虏都押上了飞舟,超载的飞舟以比来时更慢了数倍的速度缓缓向宁波城飞回。半路上,勿乞还找了个机会,将乖乖听话遁入荒野等候的月掌柜的身上席卷而出的邀月阁诸多财物洗劫一空。

  总之,勿乞此行收获极大,不仅未来他发展自己领地的财物有了,就连偷天换曰门弟子修炼所需的资源,也足以应付数千名门人弟子苦修数十年所用。

  心旷神怡的勿乞站在飞舟船头,正游目四顾眺望四周美景,猛不丁的他收到了魔神傀儡传来的信息!

  鄣乐公主带领的大批人手,已经潜入了海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