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气势汹汹(第二更)

第五百九十八章 气势汹汹(第二更)

  飞舟在高空急速飞过,大蟒造型的飞舟上除了必要的控舟人员,就只有巡风司两百精英。这些同样修炼了天地真身诀的巡风司战士身披重甲,列队在长达里许的飞舟甲板上往来游走,警惕的目光随时监视着四周的虚空。

  剿灭望月山一脉,勿乞和玉曷发了一笔横财,且不说玉曷拿了拿钱去扩建海州州牧府,大肆购买美貌侍妾、侍女之类,勿乞用这笔钱给海州司军殿购买了三大九小十二条飞舟,极大的增强了海州司军殿的战力。

  这条形如巨蟒,长一里零三十六丈,可容纳两千甲士作战的飞舟,就是三条大飞舟中的一条,如今被勿乞拿来做代步工具。两百巡风司精英控制着这条飞舟,勿乞则是坐在船舱中,小心的熔炼邀月真人那颗直径丈许的宝珠。

  一道禁律神炎从勿乞掌心喷出,缓缓的灼烧着通体月光闪烁释放出柔和的灵气波动的宝珠。这颗宝珠是邀月真人从深海某成精的大蚌体内采出,算是天生的灵物。大蚌本来就有吞吐星月之力的能力,这颗宝珠也能沟通月亮和星辰之力,转化为各种神通妙法攻击敌人。

  勿乞就起了将这颗宝珠炼入自己新兵器的念头。这颗宝珠虽然神异通灵,但是在勿乞看来杂质还是太多。他用禁律神炎提炼宝珠,就是只需要宝珠中最精纯的一缕精气,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抛弃。

  这三个月他忙着迁徙百万黎民构建东海郡的事情,所以没有太多的闲暇功夫祭炼宝珠。三个月时间,每天抽出一个时辰祭炼宝珠,如今宝珠内杂质已经被炼化了九成多,只剩下了一颗人头大小呈银青色的宝珠核心,正释放出让人目眩神摇的瑰丽光芒。

  飞舟在高空掠过,前方已经出现了宁波城的影子。一名巡风司战士来到勿乞所在的静室门前,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勿乞睁开眼,收了手上神炎,将宝珠一口吞入了腹中,慢慢的用自身精气滋养宝珠,增强自己和宝珠之间的心神联系。

  带着细微的破空声,飞舟在宁波城司天殿门前广场降下。

  宁波城司天殿四周都挖开了深深的土坑、沟渠,大量百姓正在忙碌着开凿巨石建造新的殿堂。勿乞在海州宁波城新招募了士卒一万,又购买了十二条飞舟,原本三座大殿的司军殿已经无法满足司军殿如今的需求,勿乞干脆大笔一挥,拨下了一笔巨款,准备将原本的三座大殿扩建成三十六座大殿,还要在附近建造一座足以容纳万人的军营。

  司军殿扩建,玉曷那边也在扩建州牧府,两个大工程同时动工,牵扯到的方方面面极其复杂。起码宁波城如今的范围就已经不够使用,玉曷也准备在原本的城墙外新建一圈城墙,准备圈起长宽四十里的一片区域作为新城。原本的老城未来只供海州的大小官员使用,新建的外城才是老百姓居住的地方。

  剿灭望月山,带给勿乞和玉曷庞大的资金和财富,这些资金和财富投入宁波城,立刻开始让宁波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了这个前提基础在,不要说勿乞,玉曷也不可能答允万仙盟提出的条件——无条件释放邀月真人和他的族人弟子,那要不要将他的家财也全部发还给他?钱都花了不少了,难不成要勿乞和玉曷自己掏腰包给邀月真人补上这笔钱?

  走下飞舟,两百名身披重甲的巡风司战士紧随勿乞身后。早就收到消息的黄俍已经带着数十名士卒殷勤而巴结的迎了上来,他点头哈腰的向勿乞行礼道:“大人,属下也听说了,那万仙盟的使者很是蛮横哩,今天在州牧府他大闹了一场,州牧大人都吃了点亏!”

  勿乞冷哼了一声,拍了一把黄俍的肩膀:“这些事情你不用艹心,司军殿扩建的工程归你负责,你将这事情做好就是大功一件!万仙盟的使者?哼哼!”

  黄俍浑身的骨头都轻了几两,他笑吟吟的弯下腰,连声说道:“大人放心,有属下在这里监督着,谁敢不卖命干活?嘿,您放心吧,活计肯定办得漂漂亮亮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力拍了拍黄俍的肩膀,勿乞打量了一下到处泥水四溅的工地,带着身后两百战士迅速向州牧府的方向行去。万仙盟的使者大闹州牧府,玉曷居然还吃了点亏?勿乞倒是有了兴趣,这万仙盟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有什么底气和大虞官方如此强硬的对着干?

  顺着大街向州牧府快步行去,沿途并不见行人,路边商铺也都紧紧关上了门户,勿乞能从那些紧闭的门户中感受到一丝紧张和惊恐的气息。快到州牧府的时候,大街已经被玉曷带来的私军护卫封锁,三千私军护卫和一千司天殿祭司将州牧府包围得结结实实,州牧府新添购的三条大型飞舟连同玉曷带来的那条飞蛇形飞舟正悬浮在州牧府上空,飞舟下方的甲板敞开,露出了飞舟内强大的战具。

  四条飞舟内部光芒闪烁,数百根晶莹剔透的多棱形晶锥对准了州牧府的某处,散发出让人心悸的强大灵力波动。

  沿途的州牧府护卫看到勿乞带人赶到,众多士卒将领纷纷屈身行礼。勿乞默不作声的走过去,在进入州牧府大门的时候,他将两百巡风司精锐留在了门外。这些巡风司的战士修炼天地真身诀还没多少时间,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接近天仙的实力,留在门外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若是和那万仙盟的使者交手,勿乞可不想自己的这点班底一下就被折腾干净了。

  州牧府内气氛紧张,不见侍女仆役,勿乞一路走到州牧府大殿门外,才看到了玉祢和几个玉家的族人带着三十名重甲将领和数名月级祭司堵在了大殿门口。见到勿乞走过来,玉祢和那些玉家的族人都好似有了主心骨一样,骤然间吐了一口长气。玉祢指了指大殿,向勿乞低声说道:“谭朗将军,当心些,这万仙盟升仙堂的人,可是嚣张得很啊!”

  勿乞点了点头,当着玉祢的面,他掏出一块骨符捏碎,一道若有若无的禁制波动覆盖了周身,勿乞大步走进了大殿。玉祢赞许的点了点头,勿乞捏碎的骨符是专门防御魂魄攻击的强力符咒,在进门前先对自己做好保护工作,勿乞行事如此谨慎小心,在玉祢看来一个合格的领军将领应该是这个样子。

  大殿内的气氛紧张,空气都几乎凝固了。玉曷背着手站在大殿尽头的火柱下,宁波城的众多官员紧紧的围绕在他身边,一个个面色不善的望着大殿正中站着的三个黑衣道人。见到勿乞进来,玉曷的面色骤然一喜,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

  勿乞还没说话,就听得一个黑衣道人厉声喝道:“最后半刻钟,不交出邀月道友和他的族人,休怪我们辣手无情!区区一九品下州,以你们这点实力,我万仙盟要铲平了,也就铲平了!”

  玉曷双眼一翻,无比倨傲的冷笑道:“这话,你们已经说了三遍!若是我海州执意要将邀约妖道按大虞律处死,你们万仙盟又待如何?铲平海州?你们万仙盟不怕惹祸上身么?”

  黑衣道人的语气变得更加的冷酷:“惹祸上身?嘿,就凭你们海州?”

  玉曷正要说话,勿乞已经大步走到了那三个黑衣道人身后。修仙之人神识如何敏锐,勿乞刚刚进了大殿,这三个道人就已经发现了他,故意不作理会,就是要等一个机会卖弄。勿乞刚刚走到一个黑衣道人身后,那道人就厉声呵斥道:“大胆狂徒,滚出去!”

  反手一拍,道袍长袖一动,一道青色雷光带着轰然巨响激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勿乞的胸口。这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五行掌心雷小法术,而且是倾向于青木属姓的掌心雷,雷光爆炸开不仅能炸伤人身体,更能麻痹人浑身经络,让人无法动弹。

  雷光轰然炸开,勿乞的身形纹丝不动,他一把抓到了那黑衣道人的脖子,用力举起这黑衣道人不过七八十斤重的身体,重重的向地面砸了下去。只听一声脆响,好似十几个鸡蛋同时粉碎了一般,这黑衣道人的仙体被砸得支离破碎,一道金色灵光飞起,黑衣道人的仙魂从粉碎的仙体中冲出,面带骇然的望向了勿乞。

  “你,你!”仙体被毁的道人和另外两个黑衣道人全呆住了!他们惊恐的望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一团物事,身体哆嗦着向后倒退了数步。三个黑衣道人都是十二品天仙的修为,在场的海州官员包括玉曷在内没一个人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十二品天仙在勿乞手上也就和婴孩无异,说打杀了也就打杀了!

  勿乞望着三个仙人,面色如常的淡淡说道:“邀月妖道在我手上,他的族人也都在我手上。三月之后的初九曰,是大凶之曰,天地之间煞气凌空,我要将他和他的族人当做祭品献给天地鬼神,到时候还请诸位前来观礼!”

  黑衣道人低头看了看那粉碎的仙体,咬牙望着勿乞冷笑道:“你给海州招惹了大祸!”

  勿乞沉声道:“试试看,你们万仙盟若是真有种,就屠灭了海州!屠灭一州的重罪,且看我大虞人皇是否会置之不理,是否会放任你们这样胡作非为!”

  三个黑衣道人齐齐色变,那仙体粉碎的仙人冷笑一声,当先化为一道灵光冲天飞出。

  另外两个黑衣道人也急速遁走,他们咬牙厉声呵斥道:“你等且等着,我万仙盟,不会就此算了!”

  勿乞和玉曷对视一眼,齐声笑道:“我们等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