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零一章 旁观之人(第二更,求推荐)

第六百零一章 旁观之人(第二更,求推荐)

  宁波城校场上,一字儿十二具尸体横躺着。尸体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儿血污,每一具尸体都是左右太阳穴和心口有一道极细的伤口,就是这三道伤口夺走了这些士卒的姓命。

  原本在校场上训练的士卒已经全部赶去了城墙上,宁波城的城防禁制也已经全盘开启,一片灰白色雾气弥漫在距离城墙还有百里左右的荒野中,这些雾气中隐约有一些奇异的身影在行动,这些身影看上去大致和人相视,但是仔细看去,那就是一条条扭动的人形阴影。这一片雾气就是宁波城防御禁制的第一重——‘黄泉百鬼泣’!

  校场上只有黄俍带领的百多个战士,勿乞随着几个甲士赶来的时候,黄俍正好似一条猎犬一样趴在一条尸体的上方,鼻子急促的翕动着,发出清晰可闻的抽气声。他的手指麻利的在这尸体的身上一寸寸的抚摸过去,看他那全神贯注的模样,换了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黄俍是一个姓喜尸体的变态。

  勿乞大步走到了黄俍身边,低声喝道:“有什么发现?”

  黄俍抬起头来,平曰里的猥琐和油滑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股让人惊异的认真和严肃。他沉声说道:“所有人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被人瞬间斩杀。他们的兵器上没有血腥味,可见他们并没能伤到敌人。他们的体内所有鲜血都被抽空,被一种怪异的药水填充了身体。”

  脚步声响起,收到消息的玉曷也带着大群海州官员匆匆赶了过来。玉曷正好听到了黄俍的验尸报告,他厉声喝道:“所有外出哨探的队伍都起码有一名太始盘古天一星天境的将领带队,他们居然连一个信号都没能发回来就被人击杀?所有人的伤势都是一模一样的么?”

  黄俍正要说话,极远处的山野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难听的铜铃声。‘叮铃铃’的铜铃声宛如锥子一样扎进众人的耳膜,除了实力远超众人的勿乞,其他人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难受的蹲下了身体。刺耳的铃声绵绵传来,地上躺着的十二具尸体骤然一动,直挺挺的从地上弹了起来,双爪弯曲如钩,狠狠的撕向了身边的活人。

  刚刚这十二具尸体除了血液被抽走,故而变得肤白似雪外,其他看上去都还正常。但是那铃声刚刚传来,这十二具尸体就骤然干瘪了下去,他们的皮肤紧紧的包裹在腊肉一样干瘪的肌肉上,皮肤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肌肉的纹路。原本雪白的皮肤变得惨绿一片,骤然睁开的双眸也变成了吓人的赤红色,他们的爪子更是变得铁钩一般,漆黑的爪子上还带着一丝刺鼻的腥臭味,显然带上了剧毒。

  “大胆!”勿乞冷哼一声,他狠狠跺了一下脚,巨石铺成的校场地面宛如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一圈震波向四周扩散,其他人只觉得脚下一软就再无其他感觉,十二具突然暴起的僵尸却被震波一扫,腰部以下的骨骼发出密集的炸裂声,两腿骨骼全成了粉碎。腿骨断裂,十二具僵尸同时摔倒在地,只是两只手臂胡乱的挥动着,嘴里不断发出‘吼吼’的咆哮声。

  “有人在我们面前用祭炼僵尸之术哩!”勿乞低沉的笑了起来。他双掌上突然有大片灰白色雾气涌出,伴随着凄厉的鬼啸声,灰雾燃烧起来,绿莹莹的鬼火缠绕着勿乞的手掌燃烧,他的手掌血肉变成了诡异的惨绿色透明状,血肉中的骨骼却是清晰可见,正散发出一道邪异的黑光。

  “哟,冥鬼牵魂掌,已经是大乘的水准啦?谭朗,咱们可真没看错人,体法双修,果然妙哉!”勿乞双掌喷出大片灰雾绿火,正要对那十二具僵尸下手,一个低沉沙哑很是难听的声音突然响起。身披黑色长袍,浑身被黑布裹得结结实实,一丝皮肉都不外漏的玉槐带着几个同样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大步走了过来,一边走,他一边不落口的称赞勿乞,体法双修,这种人才实在是罕见。

  淡然一笑,勿乞摇头道:“玉槐大人过奖了,万仙盟的人居然用这种小手段,谭朗只是想要给他们一点教训!”

  玉槐寒恻恻的笑了起来:“教训那是一定要给的!但是冥鬼牵魂掌打在活人身上效果更好,用来遥空算计人,还稍微欠缺了一些。嘿嘿,居然是控尸之术,还是让老子来给他们一点教训!”

  勿乞抖手收起了冥鬼牵魂掌,好奇的看向了玉槐。

  玉家大宅中,玉槐就是藏身自己那栋大殿中祭炼一百零八具魔尸,这还是玉家的某种禁忌之术,可见玉槐对僵尸之类的法术是极其精通的。正如他所说,勿乞这些曰子参悟学会的冥鬼牵魂掌打在活人身上会对人造成极其惨重的杀伤,但是用来咒杀人,威力可就普通寻常了,还是让玉槐来施展他的手段,让勿乞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厉害的法子来算计人。

  远处山野中的铃声越来越急促,好似敲打铃铛的人很是心急的要这些僵尸出手伤人。但是这些僵尸腿骨全部粉碎,根本无法站起,他们只能在地上乱滚乱爬,哪里还有伤人的力气?

  玉槐来到这十二具僵尸面前,怪声怪气的笑了几声,黑色斗篷内突然有大片浓密的黑雾喷涌而出。黑雾宛如活物一样迅速覆盖了十二具僵尸,钻进了他们的七窍。十二具僵尸骤然一硬,它们的身体逐渐浮起,在空中迅速靠在了一起。在勿乞惊愕的目光中,这些僵尸宛如水滴一样相互融合,逐渐融成了一具通体漆黑和常人一般高大的身躯。

  掏出一柄漆黑的骨刀,玉槐走到了这具悬浮的身躯面前,低声念诵了几声咒语。重重的一刀刺进了这僵尸的眉心,然后玉槐依次用骨刀刺穿了这具僵尸的心口、小腹、双肋等要害。一共在这僵尸身上捅了十八道,玉槐这才阴恻恻的一笑,随手一掌拍在了僵尸的头顶。

  ‘唰’的一声,这僵尸消失得无影无踪。几乎是僵尸消失的同时,远处山野中骤然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数十道剑光从那山野中冲天而起,气势汹汹的向宁波城方向冲杀而来。而那尖叫就一直从那片山野中传来,高亢入云绵绵不绝。

  玉槐怪笑道:“一个好生生的仙人,体内突然多了十二具僵尸的血肉,而且这些血肉中都藏有了黄泉之上特有的冥蝶卵,冥蝶的幼虫孵化,要以他的血肉为食,足足啃食他三天三夜才能将他连同魂魄一起吃光!嘿嘿,区区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子面前卖弄?”

  勿乞倒抽了一口气,他幻想了一下一个仙人体内突然多了十二具僵尸的血肉,还有无数虫卵正在孵化,要以这些血肉为食破壳而出,这等酷刑实在是残忍。他浑身一股子冷气上下游走,对司天殿的诸般恐怖秘术又多了一份忌惮。玉槐能有这等手段,玉玅不见得就没有更凶狠的咒法,自己一定要小心又小心,否则哪天吃了大亏都不知道。

  数十道剑光飞射到了宁波城外,一个宛如钢针一样尖锐的女音传了过来:“简直是岂有此理,尔等居然用那恶毒魔功算计芲[***]友,可怜芲[***]友死得如此凄惨,尔等个个都是罪孽深重,都要遭天谴!”

  勿乞晒然一笑,他向玉槐抱拳行了一礼:“玉槐大人果然是神童莫测,那些万仙盟的杂碎已经找上门来,属下这就带人给他们迎头痛击!”

  玉槐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去吧,去吧,这里只是一群天仙,谭朗你完全可以一人收拾了他们,还不需要诸位供奉出手!唔,慢慢逗弄他们玩,看看万仙盟为了海州,到底能下多大的本钱!”

  玉槐和勿乞说这番话的时候,在距离宁波城九百里的一座山头上,一张黑漆漆的石椅端端正正的放在高峰之巅,一个身穿漆黑麻衣,头戴尺许高黑玉高冠,面无表情,周身死气沉沉宛如僵尸的男子正四平八稳的坐在石椅上。他眺望着宁波城的方向一言不发,身后一排儿站着三十六名身穿黑色重甲的大将,也同样是一声不发。

  远远的看到勿乞带兵走上了城墙和那些悬浮在空中的天仙对骂,黑衣男子这才缓缓说道:“体法双修……居然让玉炑找到了这么一个好苗子!他是叫谭朗?多注意一下他,若是可以,对他加以提拔。良渚玉家本宗已经尽在本王掌握中,这谭朗也算是自己人了!”

  他身后一员将领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然后那将领沉声问道:“王爷,这万仙盟的盟主被老王爷重创,正满天下收集灵药保命哩。他们大罗堂十八长老,被老王爷设计重伤了十三人,现在就该乖乖的藏起来养伤,干嘛四处煽风点火惹是生非?”

  黑衣男子皱起了眉头,他思忖了许久,才缓缓举起了右手轻声道:“总有他们的目标。除了海州,万仙盟此次在其他二百余个九品大州同时挑起争端,定然有所异动。不管他们要做什么,用最强的力量把他们全部干掉就是,传令下去,各处兵马,万万不能懈怠了!”

  身后三十六员大将齐声应了一声,黑衣男子正要吩咐些什么,一团狂风平地里卷起,一个身穿黑色劲装,浑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精悍男子从狂风中窜了出来,恭敬的跪倒在黑衣男子座前。

  “王爷,天庭派驻我大虞皇城的新一任天使已经到任!”

  黑衣男子抬起头来,好奇的问道:“是哪一位星君啊?或者,干脆是哪位仙王下界?”

  那精悍男子沉声道:“是……天庭钦封的仙王‘汉王’刘邦!”

  黑衣男子双手骤然一紧,石椅的扶手被他捏得粉碎。他咬牙切齿轻声喝道:“刘邦?”

  精悍男子不敢抬头,他急需说道:“还有刘邦身边三杰,张良、韩信、萧何三位天君为副使!”

  黑衣男子阴恻恻的一笑,突然大笑着化为一道黑烟飞上高空,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