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零三章 宁波城毁(第一更)

第六百零三章 宁波城毁(第一更)

  直径百里的星体呼啸落下,三个金仙在短短两三个弹指的时间中,给这颗小小的星辰布上了三万六千重强大的禁制防护。地水火风、风雨雷电、毒雾瘴气,各种稀奇古怪的禁制密布在星辰四周,星辰穿透了一重重罡风天火,穿透了一重重极光雷云,和大气剧烈的摩擦,爆发出夺目的让人无法正视的强光。

  三个金仙推送这颗星辰一直冲到了距离宁波城不到三千里的高空,这才骤然闪身遁逃。从他们开始攻击到这颗星辰逼近宁波城不足三千里,总共就过去了三个弹指的瞬间。

  一如三个金仙在高空商议时所料,他们将星辰推下高空轰向宁波城,突然出现的星辰和强光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从星辰后方闪身遁逃,根本没有人的神识发现他们,也没有人出手拦截他们。

  或者高山之上端坐在石椅上的黑衣男子有那个实力拦截他们,但是那黑衣男子听闻到天庭派出的新一任驻良渚的天使是‘汉王’刘邦以及他麾下的三杰后,就心神失控化为黑烟远去。这高深莫测的黑衣男子离开,他麾下的三十六员大将也被星辰爆发出的强光吸引住,也没人能发现三名金袍道人的行踪。

  勿乞呆呆的望着从高空中带着逼人气息轰下来的星辰,只觉浑身僵硬,好似一只被眼镜蛇盯上的青蛙,勿乞浑身肌肉绷紧了,想要迅速的遁走,但是他的肌肉却僵硬得无法动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颗星辰一寸寸的逼近,不断的逼近,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逼近。

  直径三万里的星辰被压缩到百里大小,又是从那极高极高的外域虚空笔直的落下,这重量、这冲击力,足以瞬间击杀金仙以下的所有生灵!就是勿乞如今一品巅峰的肉身修为,也绝对不敢硬碰这颗呼啸而下的星辰。更加要命的是,那三个金仙在这颗星辰上加持了三万六千重禁制,这些禁制耗费了三位金仙体内八成的仙力。

  这就等同于三位金仙的全力一击附加在了这颗星辰上,饶是和三位金仙修为相当的人物,也绝对不愿意硬碰硬的和这颗星辰硬抗。

  三万六千重禁制防护中,有数千重禁制是专门吸附外界能量的奇门仙法。星辰从高空笔直落下,沿途经过的罡风天火、极光雷云、星沸玄冰、元磁罡煞等能量不断被这些禁制吸附进去,原本就被极大压缩,密度比水银还大了数十倍的星辰吸附了绝大的能量,更是变得坚于金刚,就连普通的上品仙器都不会有这么坚固的强度。

  金仙气息,加上星辰下坠带来的毁灭气息,勿乞这样拥有一品巅峰肉身强度的强者都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就不要说其他人。玉曷以及宁波城内的众多官兵黎民,全都僵硬的站在原地,呆呆的抬头望着天空急速逼近的星辰。

  宁波城校场边的一栋大殿内,九名袖子口刺绣着多少不等的金色太阳,最多有七颗太阳之多的玉家祭司簇拥着浑身僵硬冷汗不断流下的玉槐冲出了大殿。九名祭司同时望了一眼空中急速下坠的星辰,齐齐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啸。

  三名金仙蓄力已久的全力一击,这让九名强大的足以和金仙抗衡的祭司都一时间慌了阵脚。和仙人不同,仙人的力量就在他们体内,他们随手一挥就能发出强大的仙法禁制,能够有开山辟地的恐怖力量。而大虞司天殿的祭司们,他们更多的是借用外界的力量,借用来自天地鬼神诸般圣灵的力量,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爆发出他们最强的力量。

  给司天殿的祭司足够的时间,他们各种稀奇古怪的咒法秘术足以瞬杀和他们同阶的仙人。但是狭路相逢的情况下,仙人同样能够瞬杀并无防范的司天殿祭司!

  簇拥着玉槐逃出大殿的九名玉家祭司中,最强的七阳级祭司修为堪比五品金仙,但这是在他进行了充足的准备,将自己供奉的鬼神之力全部借调来的实力。如今的他修为不过和十七品的金仙相当,肉身更是脆弱不堪,根本没有那个胆量抵挡虚空中降落的星辰。

  但是毕竟他们还是有着相当于最低级的金仙的实力,无法对抗虚空降下的星辰,他们逃命总是绰绰有余。在玉槐尖锐的呵斥声中,九名祭司簇拥着他化为一道虚影向城墙上飚去,他们袖子里分别射出数十条黑烟,宛如大蟒一样将僵立在城墙上的勿乞、玉曷等海州的重要人物和玉家私军护卫中的精锐纷纷卷起,然后瞬间化为一道灰色长虹远去。

  金仙之力非同小可,九名祭司怒啸着卷起数百人飞射而出,瞬间就到了数万里之外。

  一声沉闷的巨响遥遥传来,那颗小小的星辰命中了宁波城。强烈的蓝紫色闪光统治了天地,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变得透明了,蓝紫色的闪光透过了所有人的身体,给所有人的五脏六腑都带来了剧烈的疼痛感。

  除了勿乞这种肉身强悍的人还能抵挡这光线的威力,其他包括玉槐之内的祭司齐齐口吐鲜血,他们的鲜血一喷出来就立刻化为青烟飘散,他们的体液在沸腾,若非他们都有鬼神之力随身,让他们的身体承受力远超凡人,就是这一道从数万里外射来的强光就足以杀死除勿乞等将领外的所有人。

  就连那九名强大的玉家祭司都没能承受这强光的侵袭,司天殿的祭司他们拥有的还是凡人**,他们的力量来自于鬼神,这些祭司的年龄极其老迈,他们的肉身已经趋于枯朽。强光透过他们的身体,给他们的身体造成了极其可怕的伤害,他们都被伤损了根本元气,多多少少都丧失了数十年到数百年不等的阳寿。

  原本这些祭司残留的阳寿就不多,如今他们更多的是依靠各种吊命延长阳寿的灵药支撑体内的活力。猛不丁的损失了这么多的阳寿,九个祭司齐声怒骂,冲天的怨气化为黑色的鬼影从他们体内扩散开,簇拥着众人更快的向远处逃窜。

  第一波强光照耀过来后不过一弹指的瞬间,可怕的蓝紫色冲击波挟持着无数的雷光、玄冰、天火、极光、元磁、罡煞之类的毁灭姓自然力量冲了过来。这道冲击波所过之处大地化为沙漠,山岭被夷为平地,江川湖泊全部干涸,沿途所有的生灵尽成齑粉,就连灵魂都被冲击波中的自然力量化为乌有。

  一弹指的时间,勿乞等人又遁出了十万里,几名玉家的祭司已经念诵完咒文,他们身上同时浮现出了一尊巨大的,身形和肉身无异,散发出恐怖气息的魔神。九尊巨大的魔神同时举起双手,伴随着沉闷的啸声,一套套骨甲、石甲、鳞甲等材质不同的甲胄披挂在了勿乞等人身上。

  冲击波从身后席卷而来,铺天盖地的冲击波将勿乞一行人卷了进去,一行数百人就好似飓风中的一团蒲公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冲了出去。巨大的石块不断撞击他们的身体,甲胄保护着他们,所有石块都碎成了沙尘。无数雷霆轰在他们身上,大团火焰环绕着他们,不时有寒冰煞气呼啸而来,更有元磁光线、多彩极光等灭绝姓能量乱杂杂的打了下来,但是有九尊魔神放出的铠甲,勿乞一行人虽然被撞了个头昏眼花,却没有受到实质上的伤害。

  在可怕的冲击波中飞滚了一盏茶时间,短短的一盏茶时间在勿乞等人看来却宛如一万年一般长久。在九尊魔神的保护下众人有惊无险的从冲击波中冲出,随后来袭的就是无边的光和热。紫红色的火焰围绕着众人团团燃烧,烧得勿乞等人身上的甲胄都有点消受不起,好些甲胄都被烧得‘咔咔’作响裂开了无数缝隙。

  那个七阳级的祭司大喝一声,他苍老干瘪的身体突然好似气球一样膨胀起来,骤然间他恢复了青春,肌肉一块块变得饱满光润,佝偻的腰身也变得挺直,他摇身变成了一个年富力强的昂扬八尺大汉。双手紧握拳头,这祭司骤然一掌向天、一掌向地狠狠一拍,四周虚空一阵震颤,他高声喝道:“世间火焰,不该有如此高温!”

  随着这老祭司一声大喝,直径千里内的法则力量被轻轻的扭曲了,紫红色的火焰依旧存在,但是它们的温度变得只有三四十度,算得上灼热,但是再也伤害不了勿乞他们一丝毫毛。

  扭曲法则,这是金仙级的高手才能有的力量。

  其他八个祭司也纷纷出手,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勿乞一行人就依靠着九个大祭司的保护,安然逃过了这颗星辰造成的致命打击。

  一个时辰后,灰头灰脸的勿乞一行人回到了宁波城。

  世上已经再无宁波城。

  原本宁波城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深入地下三千里,直径超过五万里的硕大弹坑。东方大洋的海水正顺着一条万里宽的缺口汹涌流进这大坑中。宁波城的一切,数十万黎民,三万新兵,玉曷的三千私军护卫,以及城内的中下层官吏,还有勿乞和玉曷耗费大量钱财采购的大量军械全部化为乌有!

  幸好海州的五个郡距离宁波城都有数万里之遥,星辰的冲击对那五个郡都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但是并无太多的人员伤亡!

  可是宁波城,却是实实在在的毁掉了!

  勿乞眼里喷涌着怒火,他仰天怒啸一声,一拳重重的向下方轰去。

  正汹涌注入大坑中的海水倒卷,万里海波腾空而起,在虚空中挂成了一片巨大的水幕。

  “万仙盟,某势必将你连根拔起,鸡犬不留!”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