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零九章 流氓仙王(第一更!)

第六百零九章 流氓仙王(第一更!)

  干净利落的一剑,没有丝毫花招,甚至连剑风都没荡起半点,众人只是看到长剑劈下,带起一声凄厉的破空声,然后郦阳真人骤然向后一退,他身后的虚空骤然崩解,好似一个黑洞一样将郦阳真人的身体吸了进去。饶是郦阳真人退得快,长剑依旧划过了他的身体,从他的左眼角到他的下巴劈出了一条极细的血印。

  一条血雾从郦阳真人的脑后喷出,这一剑带起的剑意洞穿了郦阳真人的头颅,撕开了他的大脑,给他的脑袋造成了极其惨重的创伤。这样的伤势对一个金仙而言不算什么,耗费点仙力就能修复如初。但是剑意搅碎了郦阳真人的大脑,伤损了他的仙魂,毁坏了他的一些记忆,也就是说,郦阳真人的天道感悟受到了些许的折损。

  百丈外,郦阳真人的身体突然出现,他七窍中冉冉有紫金色的鲜血流下。他的气息骤然降低了一大截,他的境界从七品金仙骤然直降到了八品天仙。伯云霆一剑没有杀死郦阳真人,却给他造成了莫大的损失,让他平白损失了一品修为。

  低阶天仙想要提升一品境界,寻常的天仙往往要耗费十万年才有所得。普通的金仙若是想要提升一品境界,完全依靠自己参悟天道感悟妙理,动辄数个量劫不会有丝毫成就。

  郦阳真人背靠青城,自家祖师就是他亲爷爷,自幼就服用无数灵丹妙药,从小就有人将各种大道妙理宛如填鸭一样塞进他脑子里。等他成就了金仙,青城的诸多长老就时时刻刻耳提面命,将金仙需要知道的,他们这些长老已经掌握的所有妙理都传授给郦阳真人。

  故而郦阳真人很是轻松的就突破到了七品金仙的水准,进度之快只比当年的玄金水母慢了一等,也算是难得的俊彦之才。但是从八品天仙修炼到七品金仙,也耗费了他差不多一百个元会的漫长时间,耗费了青城不知道多少灵药,耗费了青城众多长老不知道多少心血。伯云霆一剑劈下,毁掉的不仅仅是郦阳真人的一品修为,也间接的毁掉了青城耗费的无数灵丹妙药和无数的心血精力。

  郦阳真人举起手,抚摸着面颊上那一丝极细的血印,突然歇斯底里的嚎叫起来:“好大的胆子,好大……胆子。你居然敢袭击天使扈从主簿!你这个胆大妄为的东西,你居然敢打伤我?”

  天使扈从主簿,勿乞冷笑了起来,郦阳真人看样子是攀上了高枝儿?这主簿嘛,就是帮忙天使打点各种文书文件,整理往来书信公函之类的事务,算得上是天使的亲近心腹。这一任天使是天庭钦封的仙王,那么郦阳真人的身份起码也算是堂堂仙王的近臣,在天庭的官衔足以和寻常天君相比。

  但是天庭的官衔在盘古大陆不好使啊!勿乞幸灾乐祸的看着郦阳真人,巴不得伯云霆再给他几剑,最好能把他的境界打落到天仙境界,勿乞不介意落井下石,立刻想法子把这家伙给干掉!

  伯云霆根本不看放声咆哮的郦阳真人,他冷酷的一挥长剑,将剑尖上一丝若有若无的血晕挥走,回剑归鞘朝空中的车辇冷笑道:“天使,管好你身边的狗,再敢乱叫,老子不介意把你的狗全给宰了!”

  “大胆!”一声爆喝从高空传来,勿乞抬头,看到一条身高丈二开外,体型就好似一块打铁用的铁砧子那样方方正正的壮汉穿着一套青金色的甲胄,手持两柄长九尺的磐虎戟,凌空跃了下来。

  勿乞眉头一挑,刚刚他的神识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壮汉,他有点狐疑的向前方那三条翼龙拖拽的车辇望了一眼。车辇旁有淡淡的云烟缠绕,很显然这车辇有些说不出的玄虚挡住了勿乞神识的探查,这壮汉就是从那云烟中窜出来的。

  神识向那壮汉身体一扫,勿乞皱起了眉头。壮汉身上的青金色甲胄很是不凡,在勿乞神识中,一共有九重仙光裹住了那壮汉,每一重仙光都由无量明光构成,任凭勿乞的神识如何努力,也无法穿透仙光的阻碍查探这大汉的实力。

  ‘嗖’的一声,好似一颗流星从高空坠下,那大汉手持两柄沉甸甸的大戟重重砸下。伯云霆长啸一声‘好’,他左手上多了一块半月形盾牌,右手拔出佩剑,反手一剑撩起,硬碰硬的向那大汉砸下的大戟迎了上去。

  ‘当啷’一声巨响,伯云霆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激荡得云台上大片云霞喷薄而起。那大汉则是怒啸一声,身形好似皮球一样被弹起来数十里高。勿乞眼力好,看到那大汉的两柄长戟上已经印出了一条深深的剑痕,差点没将他的两柄长戟拦腰截断。

  但是大汉的长戟显然是品质极佳的仙器,虽然遭受重创,却没有伤损元气,长戟正在缓缓的愈合,只是随着剑痕的逐渐愈合,长戟表面的霞光逐渐黯淡,长戟上的两头磐虎也从原本的龙精虎猛变得有气无力,好似被阉割了一般变得了无生气。

  伯云霆一个弹身站了起来,他右臂哆嗦着举起了佩剑。原本一汪清水一样光焰夺目的佩剑变得暗淡无光,长剑上明显有两处缺口,密密麻麻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密布剑身,眼看这佩剑已经彻底废掉了。

  大虞军方锻造的武器没有仙人的仙器那么多玄虚,只是无限的追求兵器的坚硬、柔韧和重量,极少有兵器会追加一些诸如风雨雷电之类的附属伤害。伯云霆的这柄佩剑被震碎了,只要将碎片收集起来,重新回炉锻造,又是一柄上好的利器。反而是那大汉的两柄长戟被切出了深深的剑痕,这两柄长戟受到的伤害不轻,需要将养许久才能恢复原本面貌。

  伯云霆丢下长剑,用力的拍打了一下左臂上的盾牌,他赞叹道:“好一条汉子,是个好汉,比那疯狗要强得太多!天使麾下有这般好汉子,倒是能让我高看一眼!”

  高空中四辆车驾缓缓降落,众多天兵天将和美貌少女簇拥着车驾降了下来。第一辆车驾前的珠帘缓缓分开,十几名花枝招展个个都是天香国色,有倾国倾城之貌,而且衣衫极其淡薄,几乎就是在身上裹了一片轻纱的女仙簇拥着一个身穿帝王装饰,生得相貌堂堂,但是那神色表情总让人觉得不对劲的仙王缓步行了出来。

  ‘咚’的一声巨响,刚刚被震飞的大汉落在了云台上,他收起两柄长戟,大步走到了那仙王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在一旁。那仙王‘哈哈’一笑,用力拍了那大汉的肩膀一掌,昂着头大笑道:“中州牧伯仲孚第三子伯云霆,你也是大虞有名的青年豪杰,但是老子……不,本王有樊哙这等虎将,也不惧怕于你!”

  伯云霆收起盾牌,死死的盯了樊哙一眼,他颔首道:“樊哙,某记住你了!”

  生得面容粗豪,脸上都是一块块不断跳动的肌肉,简直有如魔鬼一样的樊哙‘嘎嘎’一笑,他指了指伯云霆,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老子迟早要砍下……”

  那仙王刘邦轻哼了一声,打断了樊哙那凶狠的言语,他眯着眼向伯云霆笑道:“樊哙最喜狗肉,他说的是要砍下一条黑狗的脑袋,请伯将军吃汤锅哩!啧啧,大虞,大虞,哈哈哈,虞夏商周,这大虞的来由居然是在这盘古大陆上!妙啊,妙不可言!”

  挺起胸膛,刘邦旁若无人的朝身后招了招手:“三位卿家,来看看这盘古大陆上人族的军阵,比我等当年的军伍如何?嘿,好生雄壮的军伍啊!要是本王的可不是好?本王就能领着他们,把隔壁那两家老废物给抄家灭族啦!”

  勿乞眯起了眼睛,仙王刘邦,汉王刘邦,这家伙说话口无遮拦,他是有意如此,还是本姓这样?如果是有意如此,岂不是太浅薄么?不过,难道这真的是他的本姓流露?这个无赖流氓一样的皇帝!

  后面三架车驾中,分别走出了两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和一个身穿黑色甲胄英武逼人的青年。三人走到刘邦身边,他们身上的气息骤然和刘邦连为一体,浩浩荡荡竟然让伯云霆都骇然后退了好几步。

  勿乞深深的望了这三人一眼,那两个文士没有理会勿乞的打量,但是那身穿黑色甲胄的青年则是突然回头向勿乞反瞪了一记。那青年的目光宛如刀锋,让勿乞的双眸一阵阵发酸。

  皱了皱眉头,勿乞运足目力,混沌神目中一道寒光射出,毫不畏惧的向那黑甲青年回击了过去。那黑甲青年瞪大眼睛,狠狠的和勿乞对碰了一眼。就听得虚空中‘嘭’的一声巨响,勿乞和那黑甲青年同时抱着眼睛蹲在了地上,两人都是双眼红肿泪如雨下,看上去好生狼狈。

  刘邦诧异的望了勿乞一眼,他摇摇头,突然转过身子,向青凤岩上面招了招手。

  “凤仙华青凤是吧?本王见你身材不错,想来容貌也是极好,唔,本王乃天庭钦封汉王,本王的身份地位配你是绰绰有余的,你现在就是本王侧妃,今晚我们就洞房罢!”

  刘邦一言既出,在场众人悚然动容。伯云霆和勿乞等人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而刘邦身边的那些人却是习以为常,表情没有半点儿变化。

  站在青凤岩上空的凤仙华青凤呆了呆,骇然道:“仙王为何如此折辱下仙?”

  刘邦怪眼一翻,突然就变了脸。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