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出示证据(第三更,求推荐票!)

第六百一十一章 出示证据(第三更,求推荐票!)

  勿乞将酒爵中的烈酒一饮而尽,和大帐内的过千将领一起望着刘邦,看他怎么处理眼前尴尬的局面。焚神血这种烈酒,可不是刘邦这个修为只有区区三十二品,仙体更是孱弱的天仙能承受的。酒液入腹,就是穿肠破肚的惨祸。仙体被毁,哪怕仙魂还依旧存在,那得多少年才会恢复啊?

  刘邦眯眼望着面前的酒爵,慢条斯理的用左手挽住右边的袖口,很是小心翼翼的端起酒爵,慢吞吞的将满杯子的酒水倾倒在地上。他淡淡的笑道:“第一杯酒,敬这苍天!苍天有灵,天道护佑而滋生万物,这酒岂能不敬苍天一杯?”

  勿乞愕然,伯云霆的脸缩成了一团,他怔怔的望着刘邦,看他那模样,显然恨不得扑上去一拳把刘邦砸死。咬牙发了一阵呆,伯云霆冷笑着给自己满上了一爵烈酒,然后又举起了酒杯长声道:“天使大人远道而来辛苦!哈哈哈,再进一杯,我们才好谈正经事!”

  伯云霆和满帐将领将第二杯酒饮尽,刘邦则是端起酒爵,又将酒水倒在了地上。他笑盈盈的看着伯云霆说道:“第二杯酒,敬这盘古大陆。若无这后土之恩承托万物,万物生灵又如何能繁衍生息?如此恩德,我们不敬是不行的!”

  伯云霆眼角直跳,他咬牙又向刘邦敬了第三杯酒。

  结果刘邦依旧将第三杯酒倒在了地上,他笑呵呵的对伯云霆说道:“第三杯酒,敬这天上地下的鬼神,敬这祖先的灵魂。若无他们庇护指引,天地万物又怎能在这世间生存?第三杯酒,是一定要敬给他们的!”

  勿乞摇了摇头,这刘邦怎么就和涂了油的泥鳅一样,根本抓不住他半点儿把柄,完全就不受力,想要给他一点难看,还真的是很困难。苦笑一声,勿乞端起酒坛子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咕咚’两口灌了下去。

  刘邦将三杯酒倒在了地上,然后对伯云霆欣然笑道:“三杯烈酒饮尽,今晚本王还要洞房花烛,乃是赏心悦目的好事,可不能喝醉了。换点温柔芬香的好酒来吧,这等男儿汉上战场前才适合痛饮的好酒,可不适合让本王多饮呢。”

  伯云霆眼珠发绿,死死的瞪了刘邦一眼,这才冷笑道:“洞房花烛,果然好借口!”

  刘邦只是微笑着上下左右的打量大帐中的诸般陈设,根本没把伯云霆的话听进耳朵里。伯云霆咬牙,面对刘邦这等老歼巨猾近乎不要脸皮的人,他也没了办法。狠狠的一拍掌,伯云霆叫来了麾下士卒,给刘邦送上了酒味淡薄没有什么花招在内的上好米酒。

  刘邦这才欣然大笑,主动的给自己满上了酒爵,反宾为主的连连举杯向伯云霆敬酒不迭。萧何、张良两人也换上了淡酒,两人满腹经纶,天文地理诸般妙事随手拈来,诸般助兴祝酒的言辞一套接着一套,他们的酒水味道极淡,不要说是仙人,就是寻常武者都能喝下去十七八斤而不醉。

  用这种淡薄的米酒和大帐内的中州将领们拼酒,焚神血的酒精度数按照勿乞的估算起码有七十度开外,尤其是酒味浓烈,里面的药力极其强大,短短半个时辰,大帐内就有数百名将领支撑不住,浑身通红的被抬了下去。这些将领身上的毛孔都绽放了开来,有浓烈的酒精味和奇异的热力不断从他们体内散开。

  勿乞也觉得脑袋一阵阵的眩晕,饶是他**已经达到了一品天仙巅峰的境界,但是在大帐中又不好运转混沌灵气吞噬酒水,只能依靠肉身硬撑着,等他喝下了五十几斤焚神血后,他的皮肤也都变成了火红一片,浑身毛孔张开,似乎有小火苗不断的从毛孔内喷出。勿乞只觉自己的肌肉筋骨都好似融化了,正在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

  酒意直冲脑门,勿乞是好容易才强撑着坐在了条案后。刘邦作为天庭天帝派遣的天使,是来中州调解战局的,勿乞想要看看刘邦到底想要做什么,这种好戏不亲眼目睹,要是就因为一点美酒就醉倒了过去,岂不是可惜了?

  “妈的,这焚神血果然霸道!”勿乞擦了擦额头上淌下的汗水,偷偷的骂了一句。他一品天仙巅峰的**力量都承受不住这酒意的侵袭,换了寻常仙人绝对是喝一口死一个,这根本就是毒药嘛!幸好刘邦歼猾用那等无耻手段倒掉了三杯酒,否则刘邦现在已经挺尸了。

  等得大帐内只剩下勿乞在内的百多名将领时,被怒气冲得心神不定的伯云霆好容易平复了心境,他放下酒爵,皱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大帐,淡淡的说道:“酒过三巡,也算尽兴了。天使履新已经一年之久,此次还是天使首次使用天使职权,不知来我中州有何贵干?”

  刘邦喝了大概百把斤米酒下去,他也没有用仙力化解酒意,而是很享受那种醉醺醺的感觉,有意将自己弄得半醉不醉。斜靠在站在身后的樊哙大腿上,刘邦望了一眼大帐内还在轻盈起舞的羽人少女们,嘻嘻哈哈的笑道:“上任已经一年了呀?哎,这不能怪本王,盘古大陆的女子极好,极妙,极佳,极美,本王只是在良渚勾搭了几个绝色,给本王添了几个侧妃而已!”

  深吸一口气,刘邦扳着手指笑道:“良渚地价极贵,本王在良渚买了一块地,修建了长宽百里的一座‘长乐宫’,这就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不建造宫殿又怎能行?本王身为天使,任期万年,在良渚就要居住万年之久,没有一座自己名下的宫殿,本王新收的妃子怎么办?”

  勿乞愕然,大帐内的其他将领也都一个个面面相觑的作声不得。身为天使,刘邦到任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居然没有忙着处理公务,而是忙着买地皮建宫殿收小老婆?勿乞微微一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极品人才!若是当年的刘邦也是这副嘴脸,真难为项羽怎么和他争斗厮杀了这么多年!

  只不过,能够建立起大汉的刘邦,他真是这么副嘴脸么?

  勿乞看到伯云霆脸上流露出的不以为然的神色,他微微的摇了摇头。伯云霆已经开始看不起刘邦,那么伯云霆就真的上当了!刘邦这人本姓就是这般无耻下流,但是你真的当他是个无赖地痞,用对付无赖地痞的手段去对付他,那么吃亏的一定是你!

  冷冷的一笑,浑身皮肤同样发红的伯云霆双手按在条案上,用力的挥了挥手。大帐内起舞的羽人少女们纷纷退去。伯云霆冷哼道:“原来天使忙着在良渚经营家业呢?那么天使此番来我中州,真的是公文上所说的那样,为了调解这次的争斗而来?”

  用力的摇了摇头,伯云霆不等刘邦回答,已经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万仙盟胆大妄为,居然催动星辰毁掉我大虞两百余州城,死伤黎民以亿万计,人皇已经下了诏令要各州出动大军围剿万仙盟所属,天使应该在良渚和陛下商议此事,实在不应该来我中州!”

  刘邦懒洋洋的挥了挥手,他长叹道:“你们陛下太难打交道,在他面前老子……本王连话都说不出来,还商议个屁啊!”长叹一声,刘邦掏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宝珠,他软绵绵的说道:“所以,本王只能来和你们这些各州领军作战的人好生商议了。唔,其实万仙盟做出那种事情,实在是被逼无奈啊!”

  手指一弹宝珠,大片云烟从宝珠中喷出,云烟中有光影图形闪烁,勿乞认出了那正是被摧毁前的宁波城的模样。勿乞冷哼一声,直起了腰杆,皱眉看向了这一片光影,想要看看刘邦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光影中图像变幻,先是出现了邀月真人一家老小从城外被运进宁波城的情形,然后是三位万仙盟的使者进入宁波城的场景。随后光影一变,幻化成了从高空俯瞰的场景——勿乞领着数十名将领,正在追杀数十名狼狈逃窜的天仙。

  随后光影戛然而止,刘邦将宝珠收起,懒懒的笑道:“这是万仙盟给本王提供的证据。一切证据都表明,中州治下海州宁波城被摧毁事出有因!若非海州出动兵马剿灭望月山一脉,强掳了邀月真人一家子,万仙盟也不会和海州起正面冲突!”

  摇了摇头,刘邦望了一眼正襟危坐死死盯着自己的勿乞,淡然笑道:“万仙盟派出使者要求海州释放邀月真人满门老小,结果三位使者被当场毁掉了一个。随后万仙盟派出了数十名道友好言相劝,要海州放人,却被海州司天殿大司天谭朗将军全部杀死!”

  用力拍了一下条案,刘邦大声叫道:“触目惊心啊!三公子,触目惊心啊!海州这等行为,逼得万仙盟不下重手啊!堂堂万仙盟,若是连自己的盟友都无法保护,万仙盟的盟主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逑!”

  勿乞张了张嘴,就待出言呵斥,刘邦的这一番话说得……事情的经过倒是这般,但是被他偷梁换柱的将里面的言辞换了几个,怎么就变成海州无理了?按照刘邦的说法,万仙盟用星辰撞击毁掉宁波城,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怒哼一声,勿乞一掌拍碎了面前条案,一骨碌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