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佛门大德(第三更,求推荐!)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佛门大德(第三更,求推荐!)

  佛门修士!

  勿乞远远的看着这些身披袈裟,手持锡杖,一个个宝相庄严的大和尚,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和宝胜罗汉等一批和尚打过交道,这些和尚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物,他们的道场都在域外天境,和那些仙人一样,佛门修士在盘古大陆也受到了大虞皇朝的强力镇压。

  如今万仙盟还有其他仙人、散修和大虞皇朝打得不亦乐乎,兵火连绵民不聊生,而佛门修士居然钻了出来,勿乞觉得这里头铁定有鬼。混沌神目张开,望着空气中冉冉而起的信念之力,勿乞嗤鼻冷笑。

  那些大和尚行走在跪倒在地的黎民百姓队伍中,他们不断的口诵佛号,周身隐隐有淡金色的佛光洒出。佛光所过之处,这些黎民身上的创伤迅速愈合,原本枯竭的体力迅速补满,伤心、悲痛、迷茫、麻木的心情逐渐平复,他们心中只有一片暖意,一片祥和,好似来到了极乐天堂,永生再无轮回悲苦。

  一时间数十万百姓跪倒在地,随着那些佛门修士长颂佛号不止。他们身上有大量精纯的信仰之力涌出,不断注入这些佛门修士的体内。那些佛修脑后的佛光逐渐变得凝聚凝实,经过他们的佛法转化,这些信仰之力转化为极其精纯的佛力,大概有七成的佛力留在了这些佛门修士体内,另外三成佛力则是化为肉眼无法看到的金色祥光冲天而起,迅速没入高空不见。

  勿乞感受到有一股宏大玄妙,让他隐隐心惊胆战的可怕力量覆盖了整个盘古大陆的高空。他混沌神目向四周一扫,隐隐祥光扫向四方,他瞬间看清了方圆百亿里内一切气息的变化。不仅仅是剑锋城周边,在极其遥远的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金色祥光冲天而起。看那祥光的数量,起码有数十万名佛门修士正在人、仙的战场上招揽信徒。

  倒抽一口凉气,勿乞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万仙盟近乎孤注一掷的对大虞皇朝发动攻击,大虞官方立刻做出了最强力的反弹,两相交战牵连到了那些隐修的仙人和散修,于是本来万仙盟和大虞皇朝的争端立刻衍化为整个盘古大陆上仙人势力和大虞皇朝的全面战争。战争让无数的黎民百姓流离失所时,佛门修士趁虚而入,以他们口灿莲花的三寸妙舌,蛊惑黎民百姓成为佛门信徒。

  佛门修士对信仰之力的需求极高,无论是凝聚舍利子还是凝炼佛门不坏金身,信仰之力都是极其重要的资源。平曰里佛门修士哪里可能在盘古大陆大张旗鼓的传教?但是在这全面战争爆发时,大虞皇朝的注意力都被万仙盟和那些仙人、散修吸引过去,佛门修士的所作所为,自然就没人注意了。

  甚至刘邦在各个大州往来奔波调解纷争,与其说他是为了消泯战火,还不如说他就是在糊弄人。他摆出一副全心全意调解纷争的架势,甚至可以麻醉大虞皇朝内部的不少人,将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他的身上,吸引到他代表的天庭身上。

  “妙算啊!”勿乞冷笑了起来,果然是好算计,好心机。大虞皇朝的官员行事未免呆板呆滞了一些,面对这种机巧算计,反应也迟钝了一些。大虞身处局中,而勿乞却一直是局外之人,故而他看事情比那些官员看得更清楚。

  “该死的东西!”沉吟片刻,勿乞突然伸开双手,做了开弓射箭的姿势。蒙蒙绿气在他掌中凝聚成了一柄弯弓一支长箭,他低声念诵了几声咒语,眼角有一丝血迹渗出,宛如活物一样流入了长箭中,在箭头上勾勒出了一个诡异的宛如一支大眼睛的符箓。

  ‘血魄震仙弓’,这同样是大虞司天殿的秘法之一,以自身精血演化为恶毒的禁制,专门攻击修士的元神魂魄,有污人元神腐蚀金身的强大效果,不论是对仙人还是佛门罗汉,都有极强的杀伤力。勿乞在外征战一年多,闲暇时司天殿内的诸般秘法都参悟了不少,这种歹毒的咒法是信手拈来威力极大。

  长啸一声,右手一送,长箭无声无息的带起一道三十几丈长的绿烟激射而出。数百里外一名笑吟吟的正在为一名身体受了重伤的老人摸顶灌注佛门法力,为他治伤的大和尚胸口被箭矢命中,就听‘嗤嗤’几声怪啸,宝相庄严的大和尚脸色惨变,绿色的箭矢在他胸口炸开,化为无数细细的绿烟缠绕住了他身体,将他裹在了绿烟中。

  凄厉的惨嚎声传来,大和尚的法体迅速变成了惨绿色一片,他的法体干瘪萎缩了下去,很多地方的皮肉糜烂,大量脓水从他体内渗出,好好的一个相貌堂堂的大和尚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烂得浑身皮肉脱落,变成了一具惨绿色的骷髅架子。绿烟中一道灵光冲天而起,大和尚的舍利子想要逃遁,却被几丝绿烟缠在了舍利子上,一声惨嚎传来,舍利子骤然变成了惨绿色,天风一吹,拳头大小的舍利子突然化为一片粉尘脱落。

  勿乞晒然一笑,领着麾下十几条飞舟向那片原野急速飞去。

  那些佛修眼看自己同门被人一箭诛杀,纷纷口诵佛号怒气冲冲的向这边腾空而起迎了上来。双方在虚空中碰了个正着,一个身高丈二开外,生的是白白胖胖珠圆玉润的大和尚怒气冲冲的指着勿乞厉声喝道:“斗胆,为何用如此恶毒的咒法伤我师弟?”

  黄俍带着几个将领护在了勿乞身后,他们手里紧紧捏着骨符,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他们也不解的看向了这些大和尚,他们也弄不懂勿乞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些和尚出手。起码在黄俍看来,这些和尚帮忙安抚黎民百姓,能够多救几个人就救几个人吧?

  勿乞冷漠的看着那庞大佛修,他冷声道:“离开中州辖地,其他地方不管你们佛门有什么古怪计划,在中州,不行!想要在中州发展信徒,你们做梦!”

  勿乞的立场很坚定,他深知宗教对黎民百姓的蛊惑力。他不想佛门在中州扎下根基,更不愿意佛门顺势进入海州,进入他的领地。当领地里的黎民都成了佛门的信徒,那到时候到底是谁听谁的啊?万一他在海州的军队中所有士卒都是佛门的信徒,那么军队到底是听他的还是听佛门修士的?

  尤其勿乞正在运作将燕丹等人迎来盘古大陆的计划,未来他的领地中有太多见不得人的东西,佛门势力若是在中州扎下了根基,就好似他身边突然多了无数窥觑的眼睛,他什么秘密都难得保守。

  所以,趁着这萌芽刚刚出现的时候将它掐死,省得这些佛门修士将信徒力量发展壮大后尾大不掉罢!

  那胖大和尚皱眉望着勿乞,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沉默了一阵,这胖大和尚才长颂一声佛号,低沉有力的说道:“贫僧乃小如意逍遥天境如意欢喜佛坐下传教弟子一珠,这位将军今曰杀了贫僧师弟,和我小如意逍遥天境已经结下了因果,若是将军肯俯首皈依也还罢了,否则定受天谴!”

  勿乞摇了摇头,因果?皈依?否则就天谴?这些口水话也就只能忽悠一下那些凡夫俗子,勿乞怎么可能被他吓唬住?讥嘲的笑了一声,勿乞沉声喝道:“天谴?你能代表苍天?你好大的胆子!”

  重重的上前一步,一股逼人的气势直轰了出去,惊得一珠和尚和他身后的那些佛门修士纷纷向后飘退了数十丈远,勿乞厉声呵斥道:“少说这些虚言诳语,招呼你们同行的秃驴,滚出中州,否则刚刚那贼秃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右手重重向前一挥,一道无形拳劲呼啸轰出,一珠和尚身边一个生得眉清目秀的俊俏和尚闷哼一声,胸口突然炸开了一个硕大的窟窿,金色的血肉喷出了数十丈远。那和尚的舍利子都被勿乞一拳的拳意轰碎,他的双眸迅速变得没有了光彩,沉甸甸的从空中摔了下去。

  一珠和尚气得浑身白肉乱颤,他指着勿乞怒啸了一声,然后突然举手向天,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直冲到了高空中,炸成了一团直径百里的金色光雨,构成了一个巨大的万字佛印。一珠和尚狞声笑道:“好凶残的孽障,正好本门有前辈大德在此坐镇,就让他来超度了尔等愚顽罢!”

  勿乞冷哼一声,沉声喝道:“黄俍,所有飞舟开启防护禁制,准备作战!”

  有佛门大德在此坐镇?勿乞顿时提起了警惕。

  一道若有若无的清香传来,伴随着淡淡的梵唱声,一汪清泉从一珠和尚身边荡开,清泉中生出了几茎莲叶,三团粉色莲花悄然绽开,一条笼罩在淡淡粉红色玄光中的人影在莲花上悄然出现。

  “一珠,为何如此着急召唤本尊者?”一个很是装腔作势的声音响了起来。

  勿乞的脸骤然一皱,这就是所谓的佛门大德?

  那张丑陋的面孔,满头的疙瘩疮疤,不是嫪毐的宝贝徒弟血疯子是谁?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