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前因后果(第一更,求推荐)

第六百一十五章 前因后果(第一更,求推荐)

  内衬月白色僧袍,外套一裘金色袈裟,脖子上挂着金光灿灿足足有拳头大小的七彩琉璃佛珠,左手上装模作样的挂了一串粉红色的材质不明的念珠,血疯子踏在莲花上,摆出了一副宝相庄严的高僧大德的嘴脸,正双眼朝天的望着天空。

  但是所谓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血疯子这一套行头怎么看都是一个佛门暴发户。尤其是他面颊上一团还没擦去的胭脂印,更是注明了他佛门花和尚暴发户的真实面孔。

  但是一珠和尚看到血疯子,却好似孙子见了爷爷一般,带着几丝谄媚的笑容,低声下气的弓着腰凑到了血疯子面前,低声笑道:“劳烦尊者大驾,实在是罪该万死。只是小僧带着几位师弟在此处传道,却碰到了这蛮横之人,要我们退出中州哩!小僧的两位师弟,可都被他毒手残杀呀!”

  血疯子大模大样的‘嗯’了一声,这才定睛看向了勿乞。

  勿乞似笑非笑的看着血疯子,血疯子一看到勿乞就立刻吓得哆嗦了一下。他又惊又怒的瞪了一珠和尚一眼,他正要发作,勿乞已经一步迈出了飞舟:“哪里来的妖僧敢来这里讨死!接我一拳!”

  凌空一拳砸向了血疯子,勿乞向血疯子挤了挤眼睛。血疯子大喝一声,周身有无数粉红色的莲花瓣喷出,他双掌一合,一道大欢喜禅光化为氤氲霞气喷出,恰恰和勿乞硬碰了一拳。勿乞的拳头看上去力道刚猛实则没有半点儿力气,血疯子的大欢喜禅光只是荡起了几丝淡淡的涟漪。

  “雕虫小技,也敢来本尊者面前放肆!”血疯子张狂的大笑了一声,他手指连连点动,‘嗤嗤’声中数十颗拇指大小通体散发出淡淡粉红色光芒的雷火带着淡金色的佛光激射而出。雷光打在勿乞身上炸开,每一团雷光爆炸的声音都是妙龄少女在达到那种巅峰**时的呻吟声,雷光的威力不大,但是那呻吟声却有着极其古怪的荡人心魄的神奇力量。

  勿乞微微一皱眉,这呻吟声对他没什么效果。但是旁边一珠和尚在内的众多佛修则是个个面皮通红,下体突然撑起了高高的小帐篷。勿乞低声骂了一句血疯子的雷法实在是荒唐下流,然后飞快的朝血疯子抛了个眼神,两人就一路打斗着向已经被烧成了熔岩湖的剑锋城废墟飞去。

  等得飞出了十几里地,勿乞才回头怒吼一声:“将这群贼秃都给老子留下!”

  黄俍如今已经是勿乞麾下最铁杆的狗腿子,勿乞已经用无数的金钱和美女喂饱了他,更用可怕的实力彻底震慑了他,听到勿乞的命令,黄俍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挥动手臂厉声喝道:“进攻!”

  站在飞舟甲板上的数百名司天殿祭司同时举起双手,无数骨箭带着黑烟向一珠和尚等人射去。骨箭闪烁着森森的寒光宛如狼牙一般锋利,黑烟腥臭味刺鼻,更有尖锐的鬼啸声从黑烟中传来,显然不是什么好路数。更有一些祭司引动了地火风雷的力量,漫天都是罡风、雷火席卷而去,空中更有大块大块的陨石呼啸着落下,劈头盖脸的砸向了这些大和尚。

  箭雨罡风中,更有勿乞带领的士卒射出的箭矢。这些用特制强弩硬弩射出的箭矢威力极大,一珠和尚身边的佛修一个不提防,当场就有是七八个和尚被箭矢射伤。他们的伤口处墨绿色的污血狂喷而出,所有的箭矢上都淬了剧毒,而且是连天仙修为的佛门罗汉金身都无法抵挡的奇门剧毒。

  一珠和尚气得浑身白肉直哆嗦,他看了一眼和勿乞越打越远的血疯子,咬牙怒吼道:“诸位师弟,超度了这群孽障!他奶奶的!还以为这次摊上了好差事,怎么还要咱们玩命啊?”锡杖一抖,一珠和尚放出了大片金色佛光护住自身,然后诸般佛法也暴风骤雨般打了出去。

  刚刚勿乞派出去救治那些村镇倒塌的房屋下被掩埋的黎民的士卒也赶了回来,他们眼看一珠和尚带着一群和尚和十几条飞舟打成了一团,这些士卒立刻组成了军阵,喊声震天的杀了上来。飞舟上的祭司们立刻挥动手臂念诵咒语,将大片光芒洒在了这些士卒的身上,极大的增强了他们的战力。

  两帮人打成了一团,而勿乞已经将血疯子带到了数百里外的剑锋城废墟内。

  藏身在一个被仙人本命真火融出的洞穴中,勿乞一把抓住了血疯子的光头用力的凿了一下:“啧,你们师徒两攀上了太乙金仙的高枝儿,就消息都不传回来一个?哼哼,你怎么又成了什么小如意逍遥天境如意欢喜佛的尊者?你们是玩什么花招呢?”

  血疯子愁眉苦脸的望着勿乞,秃头被勿乞凿得满脑袋都是包。他双手抱着脑袋,几声叫道:“被打,别打,小的交代,什么都交代!”

  血疯子叽叽咕咕的一番话说了出来,勿乞这才明白了这一年多来嫪毐和他到底做了什么。

  事情还得从妙应宫一事说起。妙应宫一案,勿乞得了天大的便宜,顺利获取了先天阳气炼成了先天混沌灵体,而风泠泠则是在勿乞的设计下倒了血霉。他窥破了白山王、章丘王父子俩和妙应宫主勾结的事情,不仅仅没立下功劳,反而被白山王、妙应宫主联合施压,一个在大虞朝堂上努力,一个动用了自己在天庭星君的身份,将风泠泠硬生生逼得不知死活。

  中宁城下,逼退了风泠泠后,嫪毐就回到了北溟无底深渊妙应宫,和妙心仙子勾搭在了一起。作为嫪毐的得意门人,血疯子也在妙应宫很是勾搭了数十个妙应宫的晚辈弟子,每天里利用这些女仙的元阴之气增强自身修为,嫪毐的巨阳**果然是邪异神妙,血疯子在短短数月内就晋为天仙修为。

  而嫪毐曰夜和妙心仙子双修,嫪毐得到的好处更大,妙心仙子是金仙修为,只要稍微漏点精元给嫪毐,就足以抵得过普通天仙数千年数万年的苦功。嫪毐的修为也就是一曰千里,在短短数月内居然攀升到了高阶天仙的水准。

  师徒两将妙应宫视为乐土,正是此间乐不思蜀的时候,突然有万仙盟的长老和天庭的某位星君以及如意欢喜佛等重要人物亲自登门造访。妙应宫主和这些人闭门秘议之后,就指派了妙心仙子带领一众门人配合万仙盟和如意欢喜佛行事。

  嫪毐、血疯子修炼的是巨阳**,嫪毐却又兼修佛门欢喜禅功,自身的本命法宝更是大欢喜宝轮这件邪而又邪的佛宝。如意欢喜佛在妙应宫只是短短逗留了几个时辰,却一眼看中了嫪毐,和妙应宫主只是提了一句,就将嫪毐收为亲传弟子,传下了高深莫测的佛门欢喜禅功,血疯子也就水涨船高,成为了如意欢喜佛坐下的传法尊者,在小如意逍遥天境也算得上位高权重。

  因为嫪毐和血疯子天赋异禀,师徒两都是九龙包玉柱的奇物,如意欢喜佛大是欢喜,亲自给嫪毐和血疯子摸顶传功,以醍醐灌顶神通,将嫪毐和血疯子的修为都提升到了天仙巅峰的水准。

  勿乞听得直咧嘴,自己这一身修为是摸爬滚打、偷蒙拐骗,好容易才让天地真身诀达到了一品天仙巅峰的水平,嫪毐和血疯子可好,只是改换门庭就得了这么大的好处。但是如意欢喜佛堂堂佛陀的身份,相当于天庭太乙金仙的实力,他只是造就区区两个天仙,实在是轻松愉快啊!

  狠狠的瞪了一眼走了大运气的血疯子,勿乞冷哼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血疯子知道自己师尊有把柄捏在勿乞手中,他也不敢隐瞒,急忙将万仙盟背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如勿乞所料,万仙盟近乎丧心病狂的灭绝姓袭击,就是为了跳起盘古大陆上大虞皇朝和仙人的战火,就是要让兵火连绵,让盘古大陆的百姓流离失所,方便佛门传教,方便佛门征收信徒。

  但是佛门修士在盘古大陆发展信徒,只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万仙盟更只是某些人手中的一个棋子,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引发争端而已。甚至万仙盟如此疯狂的袭击大虞州城,都已经提前许久找到了极好的借口——万仙盟主被大虞皇朝某位宗室亲王设伏重伤,万仙盟十几名长老重伤!

  重伤了那些长老也就罢了,万仙盟主真正的身份,是天庭某位大人物的子侄,他如今重伤,却没能找到可以治疗他伤势的灵药,他随时可能彻底陨落!天庭重臣的子侄,太乙金仙级的存在,这样的要害人物一旦陨落,牵扯就极其的严重。

  从道理上而言,万仙盟实则是占了道理的,他们对大虞皇朝的攻击,也是有理有据的!

  甚至他们用星辰攻击宁波城等两百余州城的事情,也因为他们提供了诸般证据,他们也是占理的!

  而天使刘邦不在良渚和人皇协商此事,而是故意的游走于各个大州,轻飘飘的调解战火,更是有心让这场战火烧得越猛烈越好!而且一定要让大虞皇朝占据绝对的优势,杀得盘古大陆上的仙人、散修越惨烈越好!

  勿乞骇然望着血疯子:“他们疯了?他们有意让这些仙人、散修送死?”

  血疯子翻了个白眼,向勿乞苦笑道:“谁说这些仙人死了呢?”

  勿乞心脏骤然一抽,一把抓住了血疯子的肩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