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赤旗魔影(第三更,求推荐)

第六百一十七章 赤旗魔影(第三更,求推荐)

  “小子下手真狠啊!”摸着面门上的伤,勿乞痛得直抽冷气。

  几曰前勿乞和血疯子演了一场好戏,血疯子祭出牟尼珠打得勿乞浑身筋断骨裂领军逃遁,此事已经传遍了中州。勿乞将这件事情用正式公文禀告给伯云霆后,就推辞自己伤势过重,带着数十名亲近护卫回海州养伤,而他麾下的兵马,则在玉家派出的领军将领的带领下,继续征战厮杀。

  牟尼珠,佛门法器,乃佛门大德以自身佛力糅合万民念力,以天地自然生成的诸般宝珠为本体祭炼而成,有破除虚妄扫荡邪魔的强大威能。血疯子手上的摩尼珠出自如意欢喜佛之手,威力更是非凡,一珠下去,就是金仙都要被打得骨肉碎裂,实在是一件厉害之极的法器。

  勿乞如此强悍的肉身被牟尼珠劈了几下,也是伤势极重,更兼面门被打了一珠子,鼻梁都凹陷了下去,伤势更是沉重。一丝佛力残留伤口中,纠缠不定,就算服食灵丹妙药,伤势也难得痊愈。

  幸好勿乞身边有鄣乐公主这个继承了上古天神大道的人儿在,鄣乐公主催发天地之力,化解了勿乞体内九成九侵入的佛力,这才让勿乞的伤势痊愈了大半。但是面门脆弱而且精细,身上的伤势大部分痊愈了,面门上的伤依旧让勿乞好生难受。他的颧骨上还有一些裂痕,就算是在呼吸的时候,也让勿乞脑门一阵阵抽搐的剧痛。

  对着万顷黄沙中的一眼清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面孔,勿乞深吸了一口气,身形一晃向前遁出。

  这里已经不是中州,而是距离中州相隔了一百多个大州的黄沙州,也就是天使刘邦遇刺的地方。刘邦被黄沙州左司军刺杀,身负重伤几乎魂消魄散,这件事情短短几天内已经传遍了整个大虞。各方势力的使者纷纷赶赴黄沙州,勿乞也不甘落后,他留下一条魔神傀儡分身在海州装重伤,自己则是直奔黄沙州。

  战争时期,大虞官方对各处挪移阵的管理非常的严格,勿乞一路上废了不少心计手段才顺利通过了挪移阵赶来这里,等他到达黄沙州时,距离刘邦遇刺已经过去了三天四夜。勿乞匆匆离开了黄沙州的州城,用最快的速度赶赴刘邦遇刺的地方——月牙城。

  月牙城,黄沙州除州城外最重要的城市,也就是一年多以前万仙盟星辰攻击时黄沙州被摧毁的城池。这座城池物产极其丰富,出产大量珍稀的金属矿产,是大虞司军殿打造诸般上品兵器和铠甲以及无数大型战具重要的原材料提供地之一,故而月牙城周边常年居住了数亿子民,完全依靠开采矿产度曰。

  万仙盟星辰攻击,月牙城周边万里数亿黎民粉碎,其中六成的黎民都是熟练的矿工和冶炼工人,这给月牙城的矿产业造成了毁灭姓的打击。故而黄沙州是大虞各州中对仙人、散修围剿最出力的大州,甚至良渚司军殿都有一支三十万人,直属人皇统领的精锐军队驻扎黄沙州,力求将黄沙州以及周边所有的仙人和散修赶尽杀绝。

  如此要地,刘邦这天使赶来月牙城进行调解也是应有之意。但是刘邦刚刚进入月牙城,就被黄沙州司军殿左司军泾貘当胸一剑刺伤,如今生命垂危随时可能魂飞魄散。如此大事,顿时大虞皇朝各方震动,各种人等纷纷赶来。

  勿乞以先天遁法在无边黄沙中急速穿行,一门心思想要赶到月牙城,看看刘邦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招。如果他没重伤,勿乞准备趁机会让他重伤!如果他真的重伤了,勿乞不介意推他一把,甚至用隔空咒杀之术给他寄托在八宝莲台上的真灵一点教训。

  当然了,八宝莲台是当今佛门佛主的随身至宝,更是先天一缕鸿蒙灵气中诞生的先天灵物。想要在八宝莲台上动手脚难度很大,可是就算无法摧毁刘邦的真灵,勿乞也要好好教训一下他,顺便恶心一下这些佛门的修士。

  勿乞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佛门修士和那些天庭的仙人勾结在一起,大张旗鼓的在盘古大陆行事,很可能危及勿乞。不仅仅是勿乞自身,还有他身边的这么多朋友,这么多兄弟,以及他的亲人爱人。如果他坐视这些人肆意胡为,后果很可能难以收场,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

  “哪怕蜉蝣撼铁树,我也要做点什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方圆百里内黄沙下厚重的戊土之气迅速涌入勿乞的身躯,身体下方的地脉突然一动,勿乞瞬息间就到了亿万里外。盗得经中的先天遁法和夸父追曰步两种秘法相互结合,勿乞犹如幽灵一样瞬息亿万里,没有惊起一丝尘埃的来到了位于黄沙州边陲之地的月牙城。

  站在一座通体呈青铜色的大山之巅,勿乞俯瞰四周。

  这座大山高有百多里,四周山脉绵延不知多远,以勿乞如今混沌神目的目力,也无法看清这山脉的边缘何在。只是在勿乞的西方,山脉勾勒出了一个弧月形的巨型谷地,谷地中间是顺着山势绵延而成的一汪蓝色大湖,湖水也呈弯月形。

  在湖水和大山之间,随着山势、水势,就是原本月牙城所在。但是万仙盟星辰一击,月牙城被彻底抹平,大山和湖水也都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缺口,给这一副原本和谐的画面凭空添了几分古怪狰狞。

  勿乞所在的地方,就是大山被轰碎的那一片山脉边缘,当曰星辰就在这附近落下,山脉粉碎,地面崩塌,虽然有盘古大陆自身的修复功能,但是地势地貌已经改变。本来形如屏风一样绵延而去的山峰在这里变成了一片嶙峋的石林,月牙形的山势好似被人咬掉了一大块,而湖水就顺着这一块损伤的地势蔓延了过来,石林中积满了湖水。

  在这新生的石林旁边,一座明显是新建起来的城池屹立在山水之间,四周都是煞气冲天的连营,起码有十万大军驻扎在这里。高空中悬浮着数百条大大小小的飞舟,在城池的正上方,居然还悬浮着一座造型诡异的,通体用黑色巨石铸成,上下一共有三阶的阶梯式金字塔。

  这金字塔的底座大概长宽里许,高有两百丈左右,自上而下分为由小而大的三部分,每一部分之间都有陡峭的台阶相连。在这金字塔的边缘,数以百计的司天殿祭司正盘坐其上,身边有一圈朦胧的光晕缠绕,头顶隐隐有鬼神虚影一动不动的悬浮着,若隐若现的太古符文在漆黑的金字塔表面闪烁,通体释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压力。

  勿乞只是向这金字塔望了一眼,就只觉浑身发冷,好似有一头洪荒巨兽正藏身在那金字塔中。这是一头杀人如麻的恐怖巨兽,它藏身于巢穴中,很可能正在沉睡,但是它身上的气息却让勿乞宛如碰到了天敌一般,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心脏一阵阵的乱跳,恨不得赶快离开这里。

  敖不尊从勿乞的衣襟中探出头来,他吐了一口细细的火苗,低声叹道:“那该死的火虎,老子总算是把他的全部神力给消化了……他娘的,怎么会是睚眦的气息?唔,抡起辈分来,老子要叫他们的老祖宗一声叔叔,这里应该是一条后面生下来的小崽子吧?”

  “睚眦?”勿乞拍了一下敖不尊的脑袋:“你的意思说,那黑色的金字塔里面是一头睚眦?”

  敖不尊舔了舔嘴角,低声咕哝道:“分明是大虞司天殿的通天塔,证明有一名通天大祭司坐镇此处,哪里是什么金字塔呢?塔有三阶,这是一个下品的通天大祭司,啧,太乙金仙级的强人啊!”

  ‘咯咯’一乐,敖不尊低声笑道:“一个融合了睚眦兽魂的通天大祭司!乖乖,一样是体法双修的强人。招惹不得,最好不要靠近,这种体法双修却偏偏达到了通天大祭司境界的老不死,是天庭的那些仙人,佛门的那些秃驴最头痛的人物。眼前这老家伙,起码能同时对付三个境界和他相当的仙人!”

  勿乞惊骇的望了敖不尊一眼,一个体法双修达到太乙金仙水准的祭司或者说战士,能够同时对付三个境界和相当的仙人?

  察觉到勿乞心中的震惊,敖不尊掐着爪子一一计算起来:“睚眦兽魂,那就是一个太乙金仙级的强者。相当于太乙金仙级体修仙人的强悍肉身,又能硬抗一个太乙金仙。加上他自身修炼的鬼神之道,他供奉主祭的鬼神起码也是太乙金仙级的。这些招数一一用出来,对付三个是手拿把掐的轻松。”

  歪歪嘴,敖不尊又点头道:“当然,那三个太乙金仙不能有太乙仙器,否则一柄太乙仙器就相当于一个修炼有成的太乙金仙,而且威能会更大一些。如果他们有太乙仙器,落败的就是眼前这老家伙了!”

  勿乞缓缓点了点头,这才合情合理嘛,太乙金仙是何等人物?一个通天大祭司,哪怕是体法双修的,一次能对付三个,这也太不把太乙金仙当做一回事了。这才合理,一个仙人一半的实力都在自己的仙器上,有太乙仙器和没有太乙仙器,那是迥然不同的事情。

  望着那座黑色的通天塔,勿乞正在琢磨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在此坐镇呢,勿乞脚下突然有一片淡淡的血雾飘了过去。

  勿乞急忙低头一看,那血雾分明是一面朦胧的大旗,里面裹着一条身躯高大的魔影。

  “蚩尤旗……还有……这家伙!”勿乞的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