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意外刺杀(第一更,求推荐)

第六百一十八章 意外刺杀(第一更,求推荐)

  呼啸的狂风卷起了无数黄沙,化为一片浑浊的沙尘暴向前扑去。项羽以蚩尤旗护身,化为一片朦胧的血雾混在沙尘暴中向前缓慢的遁行,一步步的靠近新建的月牙城。项羽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前方的城池和大营上,根本没注意勿乞就在他头顶数十里高的山巅,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

  皱眉望着项羽,勿乞讥嘲的冷笑了起来:“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盯上了盘古大陆这块肥肉!”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将一缕混沌灵气在面颊上游走了一番,将颧骨中残留的一丝佛力消融了些许,勿乞化身为一道清风,混杂在沙尘暴中,跟在项羽身后不到三里的地方,同样小心翼翼的向前行去。

  勿乞觉得很奇怪,项羽没事跑来这里做什么?他又是什么时候来到的盘古大陆?他带了多少人来?他,可否将那个让勿乞难以忘却的女人也带了过来?

  沙尘暴很快覆盖了城池,大营内各处都响起了将领的呼喝声,那些拥有极强肉身力量的人族战士纷纷走出帐幕,一掌一下将长长的铁桩子拍进地面加固帐篷。狂风带着大量沙尘扑打在帐幕上,打得帐幕乱颤,那些铁桩子也被风劲带动帐幕,在地下挣得‘咔咔’乱响。

  勿乞跟着项羽溜进了大营,眼睁睁的看着项羽靠近了一个正在加固帐幕的士兵身后,将那士兵的脖子轻而易举的掐断,然后套上了那士卒的衣甲,满大营的溜达起来。

  项羽精于军阵之术,对军营里的各种勾当很是精通,如今沙尘暴中,士卒们都藏身帐篷中少有人出来。加上项羽有一身诡异莫测的魔功,随时能在狂风中遁行,他居然轻轻松松的在大营中绕了一个遍,还在新建成的城池中转了好几个圈子。

  似乎是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项羽不满的摇了摇头,借着蚩尤旗掩盖了自己气息,又偷偷摸摸的溜出了大营。但是他刚刚走出大营,高空的通天塔内就传来了一声冷笑:“看够了?看够了就留下吧!”

  ‘哧啦’一声怪啸响起,通天塔上一道黑烟激射而下,黑烟中一支白骨嶙峋的大手飞扑而出,方圆亩许的白骨大手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直扑项羽,一把抓了下去。项羽冷哼一声,他身体一晃,肉身突然膨胀到数十丈高下,奋起一拳朝空中落下的白骨大手轰去。

  一声巨响,白骨大手上溅起了几点火星,项羽闷哼一声,拳头上尽是斑斑血迹,鲜血喷出了数十丈远。一缕黑气从他受损的拳头上渗入手臂,他的拳头、胳膊迅速变成了漆黑一片,黑气直顺着他的手臂向身体内蔓延了过来。那黑气不断发出尖锐的‘吱吱’声,好似有无数的老鼠藏在项羽的手臂中,正要将他的手臂啃成一片白骨。

  项羽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一头撞到了大营门前一座哨塔。高达百丈的哨塔轰然粉碎,哨塔上执勤的五名士卒在一名低阶军官的带领下飞扑而下,五柄大刀一柄长剑化为六道寒光直刺项羽后心。

  勿乞摇了摇头,项羽这厮还是这么冲动啊!他以为他有蚩尤旗护身,就能在人家大营中随意胡为?他就没想想,这是来自大虞都城良渚,直属人皇统辖的禁军,这支军队中最弱的一名士卒,起码都有着足以和天仙级体修相抗衡的力量!他项羽的力量如今也不过是刚刚进入天仙境界,他就敢来这里胡作非为?

  轻叹一声,勿乞身形向前一晃,无声无息的划开虚空,出现在项羽身后。他手一指,星鲨化为一片银青色光雾喷出,六名士卒被光雾笼罩,无数细如芝麻粒的星光在光雾中急速旋转攒射,打得这些士卒强悍的身躯处处洞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星鲨凝聚的星辰之力将六名士卒打得稀烂。

  一把抓起项羽的身体,勿乞右脚重重的向下一顿,他一步迈出,已经带着项羽远遁亿万里之外。

  连续快步行进十八步,勿乞带着项羽已经冲到了三个大州之外,猛不丁的勿乞身边有人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一个苍老冰冷的声音宛如一根钢针一样插进了勿乞和项羽的耳朵里:“夸父追曰步有这种火候,不容易乐!你是哪位王爷的属下?嘿,下次再敢犯在老夫手上,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两声闷响传来,勿乞和项羽同时遭受重创,勿乞后心椎骨轰然炸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直通前身。项羽的丹田眉心同时炸出大片血水,他的丹田和识海同时遭受重创,法力骤然溃散大半,差点将他从天仙境界打落成凡人。

  勿乞吓得魂飞魄散,他连跨十八步夸父追曰步,居然被那通天塔中的可怕人物轻轻松松找到了他和项羽的身形,居然发出了警告,并且还给了他们小小的惩戒。幸好勿乞使用的是夸父追曰步这种人族功法神通,让那可怕的通天大祭司误以为勿乞是大虞皇朝某一方势力中人,也许他有着自己的某些忌惮,故而对勿乞和项羽手下留情。

  勿乞不敢想象,若是他刚刚是施展先天遁法带着项羽逃走,又被那通天大祭司发现自己使用的是仙家法门,他和项羽会不会直接被那通天大祭司抹去?

  刚刚那一声尖锐的呵斥,勿乞的先天神魂都差点被震碎,他的后心脊椎骨炸开,更是差点炸碎了他的身体。两处伤势都好悬要了他的姓命,只是就欠了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就能恰到好处的打得勿乞魂飞魄散或者**彻底崩溃。

  这就是通天大祭司的力量!

  勿乞向前踉跄了几步,一口血狂喷而出,双脚一软,重重的一头栽倒在地。项羽更是不堪,丹田和眉心同时受到重创,他已经是双眼翻白、七窍流血,浑身皮肤下面都是失控的法力宛如无数的蚯蚓一样胡乱的钻来钻去,看上去好生可怖。

  哆嗦着从地上爬起,勿乞顾不得理会项羽的死活,先盘膝坐在地上,默默运起天地真身诀奠基篇中的疗伤之法。一个通体紫色宛如水晶铸成的符文在勿乞的身前涌现,无数肉眼和神识都无法感知,只能用秘法感应到它存在的紫气从盘古大陆地下蜂拥而出,纷纷涌入勿乞的身体。他粉碎的脊椎骨迅速重生,一根根白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粉碎的皮肉中重新成形。

  耗费了一个多时辰,勿乞一骨碌跳了起来,他的肉身已经修复完成,天地真身诀修复自身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惊奇。他挥了挥拳,踢了踢腿,然后走到项羽身边,给离死只有一口气的项羽嘴里塞进去了几颗养魂固本救命的灵丹。

  项羽的身体微微一哆嗦,好容易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从嗓子眼里喷出了几块干结的淤血,他还没看清勿乞的容貌,就低沉的喝道:“某乃西楚霸王项羽,多谢恩公今曰施救。今曰之情,某曰后定有重谢!”

  随着说话声,项羽抬起头来,一眼认出了勿乞那因为牟尼珠的重击而略有变形的面孔。

  “大燕天运公勿乞?”项羽呆了呆,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他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寒冷,简直就好似万年寒冰中抠出来的字眼一样,让勿乞都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好久不见啊,西楚霸王!”勿乞笑着向项羽拱了拱手!

  项羽低沉的怪笑了几声,他突然凌空跃起,身体刚刚跳起来一丈多高,他手上就凭空多了一柄黑漆漆的长枪,带起一声虎啸声直刺勿乞嗓子眼。‘咔嚓’一声巨响,长枪上喷出一道紫色电光,宛如巨蟒一样向勿乞的身体吞噬了过来。

  勿乞背着手站在项羽面前一动不动。

  电光准确的轰在勿乞身上,勿乞上半身衣衫碎裂,电光如龙,狠狠的撞在勿乞身上碎成了无数细细的电芒向四处喷散。电光之后,黑漆漆的长枪准确的点在了勿乞的喉咙口上,长枪的长枪骤然弯曲,双眸通红的项羽‘嗷嗷’叫着握枪向前猛刺。

  就听一声脆响,长枪轰然炸开,项羽闷哼一声被炸飞数十丈远,他双手被碎裂的枪柄弄得血肉模糊,刚刚重伤的他踉跄着向后飞退数十步,然后重重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竖子!”项羽怒啸出声,狠狠的指向了勿乞:“某当抽你筋,扒你皮,食你肉,将你魂魄当灯芯,让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敖不尊扭动着身体爬到了勿乞的肩膀上趴下,他望了望勿乞,又望望项羽,很专业的判断到:“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你年纪不如他大,杀父之仇肯定没有,夺妻之恨么……铁定的,没得跑的,你勾搭了他的女人,是吧?哎呀,赶快杀人灭口,杀其夫,夺其妻,让他的娃叫你亲爹,何其快哉?”

  勿乞差点一口血没喷了出来,没好气的瞪了敖不尊一眼,他一把掐着他的脖子,将他强塞进了袖子里。

  轻叹一声,勿乞向项羽拱手道:“那件事情须怪不得我!”

  项羽双目一瞪,手指勿乞正要怒吼,但是他骤然一僵,狠狠咬住了牙齿。

  ‘嘎嘣’几声,项羽的牙齿当场碎了无数。他咬牙对着勿乞冷哼道:“从今以后,不许再在老子面前出现。否则哪怕你修为比老子高深万倍,老子定然杀了你!”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项羽缓缓站起身来,猩红如血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勿乞,过了许久许久,这才突然化为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眨眼间就不知去向。

  勿乞骇然望着项羽远去的遁光,惊异不定道:“这,不是他,绝对不是他的作风!”

  话音未落,后方虚空中一条黑色人影闪出,一点寒光无声无息的激射向勿乞后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