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兵者韩信(第二更,求推荐!)

第六百一十九章 兵者韩信(第二更,求推荐!)

  一点寒光激射而来,眨眼间就到了勿乞身后。勿乞修炼了天地真身诀后,肉身已经有了极其玄妙的神通感应。在他神魂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肉身已经自动一个挪身,反手一指点了出去。一指点出,指尖前尺许方圆的一块儿虚空突然裂开了无数缝隙,森森寒气从中激射而出。

  寒气凝成了七个小小的恶魔鬼头,带着撕心裂肺的尖啸声向那点寒光迎了上去。

  ‘咔咔’连续几声脆响,寒光击穿了勿乞点出的七个小魔头,划出一道弧线急刺勿乞心口。勿乞惊讶的轻咦一声,身形宛如狂风一样急速旋转,朦胧白气呼啸着喷了出来,白气中隐隐有无边雪原、无量冰山若隐若现,森森寒风飞泻而出,勿乞身周百里方圆立刻化为一片冰天雪地。

  一重重薄如蝉翼方圆数里的玄晶冰壁出现在那一点寒光面前,玄**经注上最强的防御神通玄晶冰壁一重重出现,却一重重被那一点寒光击碎。清脆悦耳的碎裂声中,寒光连续击碎三十三重冰壁,带着一股让勿乞骨髓都差点为之冻结的杀意直刺勿乞心口。

  冷哼一声,勿乞身体骤然化为一蓬魔气散开,寒光射穿了勿乞所化的魔气,滴溜溜在空中急速旋转了数十周,却再也找不到勿乞的气息,没奈何只能化为一线寒光急速射回,落入了那条从空气中突然冒出的人手中。

  黑漆漆的魔气向内凝聚,勿乞重新凝现了本身。在重新凝聚身体的时候,他已经将面容和身高乃至手臂的粗细、腰围的大小等细节进行了微不足道的改变。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丝丝改变,已经让他看上去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和勿乞本人完全没有半点儿关系。而且勿乞有意在体内释放出一丝诡异的气息,那是来自蜃珠的太古迷蜃的本命精气,充满了惑人心神的诡异力量。

  “这位道友,为何无缘无故袭击贫道?”勿乞望着那条黑影,发出了难听的笑声。

  黑影,的确是黑影,这人影就宛如一个人在阳光下的影子突然直立起来一样,黑漆漆的好似涂抹了无数的黑漆,根本就没有面容五官可言。饶是勿乞混沌神目厉害,他也看不透这人到底生成什么模样,显然他或者是有某种极其古怪的秘法,或者是用秘宝护住了身形和气息。

  黑影对着勿乞打量了许久,这才缓缓点头道:“无缘无故倒也未必,你……认识刚才那人?”

  勿乞故意装糊涂,他阴恻恻的反问道:“什么人?”

  黑影沉声道:“刚才化血光遁走的人,你认识他?”

  勿乞沉吟片刻,摇头道:“是否认识他,关你何事?”

  黑影掌心一点寒光闪烁,他指着勿乞冷笑道:“还就真和某有关。那人是否叫做项羽?嗯?刚刚某一路盯梢追来,看他的身形容貌似乎和某当年故人相似,他是否是项羽?”

  勿乞睁着眼睛说胡话,他一脸茫然的看着黑影皱眉道:“项羽?什么东西?”

  黑影一滞,他缓缓的绕着勿乞转了一圈,摇头道:“不可能是项羽!当年他在乌江自刎,被张子房以中央黄极镇魔天雷炼化了肉身魂魄,已经魂飞魄散,怎可能还在这里?倒是某多疑了!”

  怪笑一声,黑影摇头道:“虽然不是项羽,但是那厮夜探军营,所为何事?你又为何救他?前因后果,速速说来,否则某三尺青锋之下,定然让你骨肉成泥、魂消魄散!”

  勿乞望着这黑影,这人原来是从月牙城大营那边一路盯梢追上来的?那通天塔中的通天大祭司有各种秘法神通,又是太乙金仙级的大能者,能够以神识追踪而来倒也罢了,勿乞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气息,但是项羽却留下了一丝血腥味道,被人追来也是命该如此。可是这黑影居然也能一路盯梢过来,而且横跨三个大州还能准确的找到自己,这本领可就太强了!

  盯着黑影看了许久,勿乞突然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你能让我骨肉成泥,就真能杀了我不成?缩头缩尾的做什么?你没脸见人么?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何等厉害的人物!”

  黑影微微一滞,然后他突然冷笑了起来。覆盖他全身的黑气宛如流水一样从他身上滑下,化为一片淡淡的影子融入了他脚下的影子里。勿乞顿时一愣,这人身穿紧身黑甲,身长玉立生得俊美无比,正是数月前见过的刘邦身边的副使韩信。

  此刻韩信双眸如血,森森血光透出一尺多长,血色光幕中隐隐可见无边沙场,无数士卒正手持诸般兵器大步冲锋。勿乞站在韩信面前,只觉一股惨烈至极的杀戮气息扑面而来,好似有亿万雄师正向他冲锋攻杀,饶是勿乞到了如今的修为,也不由得身体一晃,差点没向后退去。

  韩信望着勿乞,低声喝道:“某,兵者,韩信!”

  杀气漫天,士气如铁,这凛凛军阵气息让勿乞浑身一阵阵的难受,他急忙默运炼狱魔经内诸般守护神魂的秘法,才让自身神魂稳定了下来。长长吐出一道白气,勿乞对韩信颔首道:“原来是韩道友。嘿嘿,从那黄沙州一路追踪贫道来此,倒是难为你了!”

  韩信微微一笑,他淡然说道:“某对血腥味特别敏感,你救出的那男子周身血气直冲九天,由不得某不追上你们!坦白说吧,为何侵入大营搔扰,某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勿乞摇了摇头,他冷笑道:“那大营是我大虞军营,和韩道友有什么关系?”

  韩信眯着眼睛,眸子里的血光越发强烈。他冷飕飕的说道:“何必装糊涂呢?你既然去了黄沙州,莫非不知道我家陛下在黄沙州遇刺,此刻正是生死不知的时候?你过去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何必要用虚言遮挡?”

  沉默半晌,勿乞缓缓的向后退了数十步。

  韩信眸子里传出的沙场厮杀气息越发的浓烈,隐隐有无数士卒的喊杀声、刀枪剑戟切割骨肉的撕裂声、战鼓隆隆震天声、马蹄呼啸宛如雷霆奔驰的声响传了过来。一股惨烈至极的血勇之气平地而生,韩信身边隐隐有一片血雾喷涌而出,在他身后突然有一颗通体赤红的大星浮现。

  勿乞只是向那颗赤红色通体都是棱角的大星望了一眼,神魂就好似被刀重重的砍了一刀。他闷哼一声,鼻子里一热,大量鲜血顺着鼻孔淌了下来,刚刚轰入体内的那一记凶狠绝伦的杀气顺着鲜血缓缓流出了体外。勿乞骇然望着韩信,他只是望了他身后血雾中浮现的大星一眼居然就神魂受创,这大星到底是什么来路?

  韩信缓缓的玩下身体,双手掌心都有点点寒光逐渐浮现。他低声冷笑道:“看来,你是不愿意说你的来意来历了!罢了,那就剁了你的四肢,收了你的魂魄,某自己来找答案吧!嘿嘿,你实在不该卷入这次的事情来!”

  狂笑一声,韩信身形一闪,双手喷射出数十道极细的寒光向勿乞扑面打了下来。寒光森森,无声无息,勿乞身边数十道玄冰晶壁不断涌出,却被那寒光一道道击碎。一时间宛如有那绝世琴手用轮指拨动琵琶一般,漫天都是清脆悦耳的脆鸣声,道道晶壁粉碎,大片寒气四溢,虚空中有无数巴掌大小薄如蝉翼的六角形雪片急速坠下,宛如一轮刀光箭雨向韩信的身形淹了过去。

  韩信只是绕着勿乞急速游走,身形在虚空中不断闪烁,宛如幽灵一般时而在此,时而在彼。数十条寒光绕着勿乞乱刺,玄冰晶壁不断粉碎,虚空中落下的雪片被韩信的身体一震,也纷纷炸成冰晶散开。

  寒光急速逼近勿乞,韩信低声喝道:“这是某取七杀星本源星华淬炼的‘七杀刺’,世间万物,无物能挡,好好享受这七杀之气入体的美妙滋味罢!”

  七杀星的本源星华淬炼的奇门兵器么?

  勿乞冷哼一声,星鲨带着一声凄厉的长啸声从他眉心射出,化为一条绿蒙蒙的巨型鲨影漫天乱飞。点点星光在星鲨带起的长虹中汇聚,星芒和七杀刺相互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勿乞祭炼的星鲨同样能汇聚星光,化为无坚不摧的星辰极光线喷射伤人。这等用星光淬炼的奇特神通和七杀刺相互撞击,正好是一对儿好对手。点点星芒粉碎,原本飞行绝迹的七杀刺也受到星芒重击,飞行的速度骤然下降了百倍不止。

  带着‘嗤嗤’的讥笑声,勿乞突然身化狂风,一道青色风影压缩成一柄长达十丈的横刀激射而出,重重的劈在了韩信的身上。这狂风压缩成的横刀飞行速度快得吓人,饶是韩信的遁法精妙绝伦,四处挪移宛如有令一般,但是横刀一闪就重重的斩在了他身上,硬生生将他劈出了数十里外。

  一声狼啸声冲天而起,韩信身上黑色的皮甲喷出大片杀气惊人的寒光,一尊狼影在韩信身后若隐若现,他急速冲向了勿乞,双手分别握着一柄奇形长剑向勿乞当头劈了下来。

  “此乃贪狼铠,破军剑,乃某采集贪狼、破军两星本源星华而成的奇兵,道人啊,留下你的姓命!”

  勿乞冷哼一声,星鲨腾空而起,狠狠的迎向了韩信。

  ‘铿锵’一声,星鲨巨颤,韩信也被逼回了数步。

  两人对望一眼,正要再次出招,四周虚空中突然有浓烈的腐尸臭味传了出来。

  三十六条身高三丈,通体缠绕着白色绷带宛如木乃伊一般,散发出浓浓尸臭味的高大身影凭空涌出,一声不吭的向勿乞和韩信扑了过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