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章 并肩御敌(第三更,求推荐)

第六百二十章 并肩御敌(第三更,求推荐)

  ‘呜呜~~~’一声怪响,一支硕大的巴掌凌空拍向了勿乞天灵盖。

  勿乞大叫一声,头顶凭空生成一块方圆丈许厚达三寸的玄冰晶壁,那一掌拍在玄冰晶壁上,大片浓密的黑绿色浓烟从掌心喷出,玄冰晶壁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好似冰水泼在了烧红的铁块上一样,那声音震得勿乞耳朵发酸心肝发痒。

  不过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那一掌内喷出的浓烟将玄冰晶壁腐蚀一空,那硕大的巴掌继续向勿乞拍了下来。勿乞大惊,他如今修为虽然只是天仙巅峰,但是玄**经注中玄冰晶壁乃是一等一的护身神通,能冻结各种毒气毒水,对各种阴邪之物也有极大的克制作用。这等玄妙的神通妙法居然被那黑绿色的浓烟反克,这三十六条散发出尸臭味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不敢硬接当头拍下的一掌,勿乞身形一晃,宛如游鱼一样避开了那一掌的拍击。

  就听得四周一声巨响,三十六条身缠白布的壮硕身影同时一挥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虚空中有一声极其尖锐难听的法咒声飘来,天知道有多少条丈许宽不知道有多长的白布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迅速缠绕成一个直径数十里的球形空间,将勿乞、韩信和三十六个怪物同时包裹在内。

  勿乞只觉眼前一暗,脚下一空,已经被困进了一个四周漆黑,只有点点磷光鬼火不断飘过的诡异空间中。混沌神目张开,却只能看出百里左右,再远处就是一片黑漆漆的雾气,饶是他用尽目力也看不透那黑气后面到底是什么。在他身边,身穿贪狼铠的韩信正警惕的放出了七杀刺和破军剑环绕周身,淡淡毫光照出了数十丈方圆。

  “大阵!”勿乞沉声对韩信说了一句。

  韩信警惕的向勿乞靠近了两步,他咬牙道:“你的仇人?”

  勿乞眼珠一转,立刻将黑锅扣在了韩信的头上:“放屁,贫道长年累月在王爷府内隐居潜修,从不和盘古大陆上那些散修勾勾搭搭,怎可能是贫道的仇人?倒是你韩信,身为天使副使,想要你死的人无数罢?”

  刚刚通天塔内那个通天大祭司误认为勿乞是某位王爷府内奉养的供奉,勿乞立刻就将这个名头扣在了自己头上,然后他很麻利的给韩信扣上了一个沉甸甸的黑锅——这些人,可是来找你的麻烦的,你身为刘邦的副使,刘邦遇刺,那么不可能没人找你的麻烦啊?

  韩信的面孔微微一变,他望了勿乞一眼,冷声道:“你也被困了进来!”

  勿乞沉吟片刻,他竖起一根手指:“给贫道一千块上品仙石,再给一些贫道用得上的灵丹妙药或者其他的天才地宝,贫道以心魔发誓,一定会全力配合你冲出大阵!”

  韩信一愣,他死死的盯了勿乞一眼,咬牙道:“冲出这里,某自然给你好处!”

  勿乞很顺溜的说道:“不见兔子不撒鹰,不给贫道好处,嘿,你就留在这里对付这座大阵吧!”

  韩信何曾见过勿乞这样趁火打劫的人物?他气得直咬牙,指着武器狞声道:“你,你……好罢,到底是哪位王爷派你来这里的?说出那人的姓名,其他的都好商量!”

  勿乞只是微笑不语。四周突然刮起了森寒入骨的阴风,狂风卷起了宛如蜘蛛网一样浓密的黑烟,逐渐向两人涌了过来。黑烟中人影绰绰,隐隐可见那些身形高大的怪物正一步步的向他们靠近。在这些怪物身边,还有一些朦朦胧胧看不清身形的,但是不断散发出一些阴寒邪气的物事存在,这些不知名的存在不断发出轻柔的呼唤声,这呼声一入耳,就好似孩童时自己母亲的呼唤一样,让人有一种忍不住要回应一声的冲动。

  “夺魄唤魂音!”勿乞飞快的掐了一道印诀,一道扭曲宛如灵蛇的太古符文在他之间成型,迅速没入了他双耳之中。勿乞望着韩信笑道:“千万不要回答他们的呼唤,否则你的魂魄随时可能被某个不知名的存在吸走,这些域外神魔有何等神通,不需要我解释吧?”

  嗤嗤一笑,勿乞对韩信摇头叹息道:“至于要贫道出卖王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韩信沉吟片刻,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勿乞立刻掐了一道印诀,将一道‘凝魂印’打入了韩信的耳朵里。凝魂印乃上古符文之一,能稳固魂魄,凝炼神识,避免神魂遭受外邪的动摇。太古符文之道玄妙无匹,以勿乞如今的法力使出来,就算是修为强过他百倍的人也难以用邪法吸走他的魂魄。

  感受到自己再也不受大阵中那若有若无的呼唤声吸引,韩信死死的盯了勿乞一眼,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储物锦囊丢给了勿乞。他沉声喝道:“里面有上品仙石三千,天庭兜率宫出产灵药百瓶,各种灵物数百有余,护我杀出此大阵,这一切都是你的!”

  欣然将这个闪耀着五彩仙光的锦囊收入袖子里,勿乞举起右手发了个一定竭尽全力保护韩信冲出大阵的誓言,然后喷出星鲨,双掌一挥,大片紫青色火焰不断喷了出来。禁律神炎宛如融化的琉璃一样向四周扩散了开去,紫青二色火焰所过之处,黑暗中那些朦朦胧胧若有若无的存在发出尖锐凄厉的嚎叫声,纷纷被禁律神炎化为乌有。

  庞大精纯的魂魄本源力量不断涌入体内,勿乞的先天神魂再次迅速增长,他很是舒坦的吸了一口气。

  混沌灵气不断转化为禁律神炎,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勿乞体内三成的混沌灵气全部转化为禁律神炎。勿乞突然在胸口掐了一个莲花状的手印,指尖一团直径丈许宛如实质的紫青二色火团熊熊燃烧,逼人的热力让一旁的韩信都不由得退后了几步。

  “该死,紫青二色,擅长伤害域外魔头,这是禁律神炎!”韩信死死的盯着勿乞指尖的这一团火焰,低声喝道:“就算是那几位大帝君,也没人能控制这等先天神炎,这厮何等来历,居然有这样的造化?”

  思忖片刻,韩信突然冷笑道:“果然出身大虞宗室,嘿嘿,除了盘古大陆,上哪里找这种可以轻松被人吸纳的先天神炎去?几位星君的情报果然不错,这大虞的宗室亲王中,有人奉养修仙之人,甚至有他们的人手混入了天庭!此言果然不假!”

  勿乞低沉的喝了一声,体内禁律神炎除了一丝火种,其他火焰全部逼出体外,在他胸前压缩成了一颗人头大小通体呈紫青色,没有一丝热力外泄,所有威力都凝结在内的火球。这团禁律神炎已经压缩到了勿乞如今所能达到的极限,自内而外,火焰明显的分成了三重,最核心的一重火焰,简直已经压缩成了液体状态。

  “死吧!”勿乞低沉的喝了一声,右手重重的一挥,这团火球激射而出,轰向了数十丈外的地面。一声巨响传来,大片紫青二色火焰狂暴的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出,一道道高达百丈的火柱平地卷起,将四周的黑烟阴风横扫一空。更多不知名的存在在火光中被化为乌有,庞大的魂念力量不断注入勿乞神魂中,勿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容易才承受住了神魂急速增长带来的剧痛。

  火光横扫方圆千里之地,那些不断发出若有若无呼唤声的神魔被清扫干净,但是三十六具高大的人影依旧在向勿乞他们一步步的逼近。这些诡异的人影外表缠绕着一层浓密的白光,紫青色火焰灼烧着这些白光,一层层白光不断碎裂,但是一层层新的白光不断生出。好些次紫青神炎都已经逼近了他们的本体,就有大片黑绿色的雾气冲出来,将神炎逼出了数尺外,随后新生的白光又一次的喷涌而出。

  韩信倒抽了一口冷气:“‘玄骨聚灵魔甲符’,这起码已经损耗了上百张!这绝对是曰级祭司制造的玄骨聚灵魔甲符!混账,混账,谁下这么大的本钱要杀某?”

  韩信被勿乞误导,这以为这些怪物是冲着他来的,而且眼看这些怪物身上不断爆出的白光,韩信心中一股杀意再也控制不住,他仰天尖啸一声,七杀刺带着森森寒光无声无息的激射而出。

  勿乞也看得是触目惊心!玄骨聚灵魔甲符,这种符箓在司天殿,从星级的小祭司一直到曰级的大祭司,乃至通天大祭司都会制造。但是制作人不同,所需的材料和发挥的威能都不同。曰级大祭司制作的玄骨聚灵魔甲符,起码能抵挡巅峰天仙全力数击,耗费的材料更是昂贵,而且制作这些灵符,曰级大祭司也要耗费不少的心力和体力,甚至要折损数曰的阳寿才能制作成功。

  故而这种等级的魔甲符极其罕见,就算有,也一般在那些大家族的长老手中作为护身之物。

  但是这些怪物被禁律神炎一烧,他们身上不断爆出夺目的白光,每一次白光粉碎就是一张魔甲符被焚毁。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怪物身上起码被焚毁了上百张曰级大祭司制作的魔甲符!

  这个成本,实在是太大了!

  眼看韩信宛如发狂的公牛一般冲了出去,勿乞不由得冷冷一笑。

  “这韩信怎么回事?他不是号称智将么?为何如今如此难以控制自己?”

  “嘿嘿,有韩信做打手,倒也不错!玉玅啊玉玅,是你的报复么?”

  “奇怪的就是,你怎么找到我的本体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