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探大营(第二更)

第六百二十二章 再探大营(第二更)

  韩信双手持剑,双眸中血光喷出足足丈许远近,他恼怒的向四周打探了一阵,向那干瘪矮小的老人怒吼道:“你要杀一个修炼天地真身诀的人?”

  那老人呆了一阵,上上下下打量了韩信许久,有点犹豫的问道:“你,真是天使副使?”

  一声宛如受伤猛虎的长啸声响起,韩信左手剑狠狠一挥,四周虚空震荡,高空中一道血色星光飞射而下,化为一条长有百里的弧形剑光激射而出。伴随着无数的鬼哭狼嚎声,剑光射出数十里,将远处一片方圆千里的山峦拦腰截断。

  大地一阵颤抖,无数山头崩塌,沉重的山岭撞击地面,给那一片土地上的生灵带来了毁灭姓的打击。无数生灵被崩塌的山岭压碎,点点魂魄灵光冲天而起,全部注入了韩信握在左手的破军剑上。顿时破军剑内更多的鬼嚎声响了起来,更有大口大口的啃噬吞食声响起。破军剑上一片血光闪过,剑锋似乎又明亮了许多。

  “该死!”韩信重重的跺了跺脚,他咬牙呵斥道:“老鬼,你要杀的人姓甚名谁?为何事杀他?”

  勿乞眉头一皱,这些问题可不能让你韩信问下去,否则泄了老底可就不好了。身形化为沙粒的勿乞无声无息的遁到了老人身边,慢悠悠的在草丛中化为一条通体银色的冰火龙蟒中的冰龙蟒。只是勿乞所化的这条冰龙蟒体型实在是太微型了一些,只不过是头发丝般细小,只有一寸多长。

  深吸一口气,体内所有混沌灵气都转化为冰龙蟒天生的龙蟒玄阴冰罡,勿乞骤然张开嘴,一道细如发丝的白光激射而出,带着森森寒气直射那老人后脑勺。勿乞距离那老人只有数丈远近,龙蟒嘴里喷射的本命玄罡速度极快,威力极大,白光瞬间到了那老人身后,势若破竹般洞穿了老人的身体。

  老人身体一僵,他眉心一道白光冲出,笔直的射向了站在他面前的韩信。

  韩信大惊,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袭了老人,他本能的举起双手,破军剑挡在了面前,拦住了白光一击。一声轰鸣传来,韩信发出一声难听的呻吟声,白光骤然膨胀到数十丈粗细,带着可怖寒气的白光裹住了韩信,强大的冲击力推着他向后急退,一路退出了千多里地还没能停歇。

  一路上韩信撞山碎岭,沿途一切都被韩信的身体撞成粉碎。盘古大陆的山峰也好,树木也罢,都比外域天境的同类坚硬了数百倍。这一路冲撞过来,韩信只觉得后心剧痛,眼前一阵阵金星盘旋,胸腹之中一股子热气直冲口腔,一口血已经到了嗓子眼。但是那白光中蕴藏的可怖寒气将他嗓子眼的这一口血气冻成了冰块,让他吐血都吐不出来。

  不提韩信被自己一击轰飞,勿乞在一旁惊叹冰火龙蟒这天赋神通的可怕威能,那干瘪老人的身体突然化为大片冰晶飘散,可是一缕黑气从老人的尸骸中飞起,化为一条扭曲的人影在虚空中厉声呵斥道:“无耻小辈,背后伤人,算什么本领!”

  话音未落,化身为冰火龙蟒的勿乞已经循着冰火龙蟒的本姓急窜而出,张开大嘴将那老人的魂魄一口吞进了肚子里。奇寒的玄罡一通乱搅,老人的魂魄被消化为最细小的魂魄本源粒子,他的所有记忆都被勿乞搜刮一空,他如何追踪勿乞来到这里的详情也被勿乞知晓。

  果然是玉玅出重金在背后收购勿乞的人头,而且玉玅准确的提供了勿乞的所在方位。

  这个干瘪老人修为和勿乞相当,但是他蓄养了一批法尸,更擅长各种迷神之阵,自诩为能够轻松解决勿乞,故而一得到勿乞所在的具体方位,就兴致勃勃的带着全部家当来狙杀勿乞。奈何勿乞正和韩信搅在了一块儿,这倒霉的老家伙根本没弄清自己要对付的目标是谁,就被勿乞和韩信联手干掉了他三十六条法尸,勿乞更是无比卑鄙的背后偷袭杀死了他。

  “玉玅怎能所定我的具体方位?”勿乞皱起了眉头:“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沉吟片刻,勿乞突然冷笑了起来,他修成先天混沌灵体,已经从这天地大道中掩去了自己的气息,不要说玉玅,就连更强的大神通者都无法确切把握勿乞的命数。但是玉玅还有一个办法卜算出勿乞身在何处——不能卜算勿乞的所在,那么就卜算勿乞身上某些具体物品所在的方位,这可不难!

  除非是勿乞祭炼过的本命法宝,气息和勿乞的气息相合,玉玅无法卜算出这些本命法宝的方位。可是勿乞身上各种零碎的物品,诸如说他的衣服、鞋子,甚至是他从某些人手上接过来的一块灵石、一块金锭银块,只要玉玅事先关注了这些零碎物品的存在,就能通过这些物品确定勿乞本人所在的方位。

  勿乞身为海州司军殿大司军,他不可能不和别人发生互动,这一年多来,他接受的来自中州各州其他将领、官员的礼物都不知道有多少,这些礼物全部都被他随身携带,被他藏在了储物戒指中。而这些礼物,都可能成为玉玅借以卜算确定勿乞所处方位的依仗。

  “幸好我也学习了卜算之术,幸好我也精通鬼神之道,幸好我还算聪明!”勿乞摇头道:“幸好这次来刺杀我的人修为不怎么强,若是一名金仙或者更强的人出手,嘿嘿!”

  冷笑了几声,勿乞迅速遁出了老远。遁行途中,勿乞将大量混沌灵气注入了储物戒指,用混沌灵气将储物戒指内的诸般事务全部清扫了一遍。一如勿乞所料,在里面有近千件物品给勿乞一种异样的感觉,但是当混沌灵气包裹了这些物品洗练一遍后,这种异样感觉就消失无形。

  “好一个玉玅,居然能用这种手段,布下这样的局让我钻!你厉害啊!呵呵,这些物品到底是怎么来到我手中的?你能指使中州这么多人为你所用,果然不简单啊!”

  冷哼几声,勿乞将其中数百件物品没有进行任何处理,而是一路向黄沙州月牙城遁行过去,一边将这些物品随意乱丢。他有意将这些价值不菲,来自于中州治下各州官员、将领赠送的礼物丢弃在了交通要道边。这些东西很快就会被往来的行人、商队带走,玉玅愿意借用这些物品去确定勿乞的方位,就让他浪费自身的法力和精血去吧。

  这种卜算之术损耗极大,当他一次次卜算,一次次不能确定勿乞的方位后,勿乞倒是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花招好玩。居然用这种手段确定勿乞的位置,然后用高价聘请杀手来刺杀勿乞,这玉玅果然是有点不择手段了嘛!勿乞不过是弄死了他的儿子和徒弟,而且还不是勿乞亲自下手的,他们有这么大的仇么?

  放声大笑了几声,勿乞化为一缕清风迅速向黄沙州飞去。

  刚刚飞出没有多久,虚空中星光一闪,一道惊人的杀气从勿乞的头上激射了过去,这飞行的速度比勿乞的先天遁法居然还快了百倍不止,星光闪过,人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勿乞骇然停下了脚步,这应该是被自己一道龙蟒喷射误伤的韩信吧?他用的是什么遁法,居然有这么快的速度?

  呆呆愣愣的望着韩信消失的方向,勿乞半天没回过神来。

  敖不尊从勿乞头发里窜了出来,他望着高空那隐隐留下的一缕星光懒洋洋的说道:“是不是觉得他的速度很快啊?是不是觉得他的速度快得吓人啊?是不是觉得你的遁法很慢啊?”

  勿乞连连点头,他抓着敖不尊问道:“到底是什么遁法?怎可能这么快?”

  敖不尊挑起了一根爪子,慢吞吞的说道:“任何一个受了天庭星君封诰,对应星辰的星君,都能借助星辰之力飞遁,这就是所谓的‘飞星遁术’,比同阶的仙人使用的遁法快了万倍以上!”

  吐了一口吐沫,敖不尊骂道:“老子要是有星君的封号,老子肯定比他们跑得快!啧,借助星辰之力行事算什么嘛!等你到了金仙境界,肯定比刚才那小子快得多!”

  勿乞恍然,这是天庭对那些投靠天庭的仙人的特别优待吧?飞星遁术,果然不凡呢。

  伸手在虚空中抓了一把,嗅了嗅空气中留下的杀戮气息极重的星辰气息以及一点淡淡的血腥味,勿乞颔首笑道:“难怪他能轻松的追上我……刚才他好像受伤了呢!”

  冷笑几声,勿乞继续化风前行,不多时就再次潜到了黄沙州月牙城外。

  眺望了一阵悬浮在城池上空的通天塔,勿乞不敢怠慢,他收敛了全部的气息,甚至连眼睛都闭得紧紧的,将身形缩小到比芥子还要细小千万倍的程度,小心翼翼的借着先天遁法溜进了城外的大营,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翻找起来。

  敖不尊也压缩了身体,大气都不敢吭的藏在了勿乞身上。他们都知道通天塔中有一位修为可怕的通天大祭司坐镇,他们哪里还敢有丝毫的大意。刚刚那通天大祭司误以为勿乞是某位王爷的属下,故而放过了勿乞,这一次可不见得人家也有这么好的心情了。

  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找了过去,最后勿乞在靠近东城门的一栋华丽大帐篷中,发现了刘邦一行人。

  韩信正站在帐篷内,骂骂咧咧的述说自己刚刚的遭遇。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