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偷听秘闻(第三更!)

第六百二十三章 偷听秘闻(第三更!)

  长宽十余丈的大帐内陈设华美,和大虞的传统格格不入。那众多珍稀家什也就不说了,最引人瞩目的,是大帐正中一座外表呈青紫色,古色斑斓看上去极其不凡的丹鼎。高达一丈的丹鼎上按照八卦方位有八个火口,正不断吞吐灵气,气流如龙,在八个火口内穿梭不定。

  丹鼎中隐隐有淡紫色的丹火喷出,却被丹鼎上的禁制限制,大帐内的温度没有丝毫上升。张良盘坐在一张水火蒲团上,正双手结印控制丹火,不知道是在炼制什么丹药。丹鼎的密封姓极好,就连一丝丹药气息都没有泄露,只是隐隐能听到丹鼎内药液相互反应发出的‘啵啵’声响。

  除了一门心思炼丹的张良,目有三瞳的萧何正坐在一张云床上,膝盖上放着一条白蟒皮,正用匕首细细的割那蟒皮,将蟒皮切得一丝丝细如发丝一样,看样子是要编成一条马鞭子。他眸子里三色瞳孔缓缓旋转,一股异力从他体内扩散开,笼罩了整个帐篷。几只蚊虫从帐篷外飞了进来,刚刚进入帐篷,蚊虫就突然燃烧起来化为一缕青灰飘落。

  勿乞收敛气息,缩小了身躯,轻轻巧巧的钻进了帐篷里。萧何释放的异力扫过勿乞的身体,却被勿乞用盗得经中的秘法闪避了过去,他好似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窜进了帐篷,来到了韩信的脚下。他顺着韩信的裤腿一路攀爬了上去,在韩信的衣领子下面藏好了身躯。

  也许是因为出于对韩信的尊重,萧何放出的异力在距离韩信还有三寸时就消失无踪,故而勿乞也不用时刻保持那消耗极大的敛息秘法。他很舒服的在韩信的肩膀上翘起了二郎腿,侧耳倾听韩信的述说。

  韩信正好说到了他和那个被勿乞杀死的干瘪老人的对话,说道那干瘪老人被勿乞一道龙蟒喷射杀死,而韩信也被龙蟒喷射打飞千里,他的身体受到了冻伤不提,他的破军剑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飞天冰火龙蟒的天赋神通喷射最擅长损伤各种仙器法宝,对器灵更有极大的杀伤力,韩信的得意兵器破军剑灵气大损,差点就被打落了位阶。

  “不管那厮是谁,某不会放过他!”在帐篷内走来走去的韩信用一声愤怒的咆哮结束了他的话。

  张良睁开双眼,眸子里隐隐有金光紫气透出,他望了韩信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他双手结成法印,轻描淡写的朝着丹鼎指了一下,一声隐隐的龙吟传来,几道紫色丹气从丹鼎的火口中喷出,在丹鼎上结成了一条飞龙形状。随后是一声虎啸声隐隐传出,几丝青色丹气从火口喷出,结成一头猛虎绕着丹鼎一阵疯狂奔跑。

  龙虎二气相互吸引相互勾结,逐渐在丹鼎附近形成了一条小小的旋风。张良表情微微有点紧张,他双手连连变换灵诀,袖口内更是喷出了一道紫色仙符放出一道清光罩住了丹鼎,将龙虎二气奔驰的速度降了下来。冷汗从张良的额头不断渗出,他身体微微哆嗦着,显然很是吃力。

  萧何一条腿盘在云床上,另外一条腿懒洋洋的放在了云床的扶手上。他一边切割白蟒皮,一边低声笑道:“你连那人到底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人家为何要追杀他,盘古大陆如此广袤,你怎么找他报复啊?这等虚话就不用说了,你弄清楚没,他们为什么要进入大营窥视?”

  韩信重重的一跺脚,他坐在了萧何对面的云床上,瞪大了双眼冷哼道:“某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又怎可能知道他为什么要进大营窥视?”

  眉头一皱,韩信望着张良笑道:“倒是看到了一个人,某追上他们时,正好看到那人化为一道血光冲天飞起。某看他的背影,还有身上那股子疯魔味道,有点像咱们的老熟人啊!”

  萧何笑了起来:“老熟人?还会有谁?总不成是摆下鸿门宴的那位吧?”

  帐篷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古怪,韩信呆在那里许久,才哆哆嗦嗦的指着萧何叫嚷道:“你这厮一张嘴怎么生的?看他那背影,还真有点像乌江自刎的那一位!”

  ‘嘭’的一声闷响,张良努力控制的丹鼎骤然摇动了一下,已经成型的龙虎之气突然碎裂,紫色的仙符摇了摇,无力的飞回了他的袖子。丹鼎的盖子缓缓开启,一道味道刺鼻的黑烟直冲了出来,张良阴沉着脸将袖子一挥,大片黑烟随着他的袖子飞出了帐篷。

  “第五百九十七炉‘虩虩(xixi)造化丹’,还是没能成。要么天灾,要么[***],总而言之,又是好几年的功夫白费!”张良轻叹了一声,他望着韩信苦笑道:“若是你不说那人,也许这一炉丹就成了,我们就都有了金仙之望,真正的金仙,而不是现在被人强提了法力修为的伪金仙!”

  韩信摊开手,做了一个他也是无意的表情。萧何在一旁轻叹道:“罢了,老仙人说你这一炉虩虩造化丹必须耗费六百炉的苦功才能炼成,再废两炉丹也就差不多了。老仙人的话从没漏错一句,你再努力就是。”

  张良阴沉着脸缓缓点点头,他袖子一张,一道黄气从袖子里喷出,将丹鼎收进了袖子里。他缓步走走出了帐幕,放声喝道:“这一炉给天使救命治伤的灵丹炼废了,按照我给的药方子,速速给我配齐三十份来!”

  隐约听到有大虞的官员和张良嘀咕了几句,随后张良就走回了帐篷,随手将帐篷的门帘子放了下来,还在门帘子上加了几道强力的禁制。萧何双眸中三瞳强光炽烈,他身上放出的异力瞬间笼罩了整个帐篷,还将附近的其他数十个帐篷都覆盖了起来。

  帐篷里放着的那张硕大云床上,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宛如死人的刘邦突然直挺挺的竖了起来,他朝雪白的地毯吐了一口带血的粘稠吐沫,咬牙道:“项羽?嘿,好灵的鼻子!不会错,那人一定是项羽!”

  张良、萧何、韩信一起看向了刘邦。

  刘邦伸出手,懒懒的说道:“酒!”

  空气中一团硕大的金色牡丹花闪了闪,一名身披轻纱,生得国色天香的长发女子飘了出来,将一个大概能容纳一斗美酒的白玉酒鼎递到了刘邦手中。刘邦喝了一口酒,漱漱口,然后将酒水混着血水全喷在了地上。一手搂住了长发女子纤长的腰肢,将她按在了云床上用手乱摸,刘邦一边喝酒一边说道:“忘了当年老仙人说的话么?他说项羽可能没死!”

  冷笑了几声,刘邦拍拍那已经是娇红满面,渐渐发出呻吟声的美女的臀部。一掌拍下,那女子身上喷出大片形如牡丹花瓣的金色灵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刘邦翘起二郎腿,双手捧着白玉酒鼎一边喝酒一边冷笑道:“若非如此,老仙人何必在大汉留下青城一脉呢?郦阳真人,你说是不是啊?”

  通往帐篷内进的帘子突然挑起,郦阳真人缓步走了出来。他谄媚的向刘邦稽首一礼,低声笑道:“陛下说得有理!祖师爷爷在那小千世界留下青城一脉,不就是为了追查那些人的下落么?只是下界的弟子无能,这么多年了,还没找到那些人的下落罢了!”

  ‘嘻嘻’一笑,郦阳真人摇头晃脑的说道:“只不过,按照常理而言,既然那些人背后也有靠山,那么两千多年哪,从那叫做地球的小千世界飞升到外域天境,然后跑来盘古大陆兴风作浪也是有可能的!陛下说那人是项羽,那就一定是项羽了!”

  沉吟片刻,刘邦连连冷笑了几声,他将酒鼎中的美酒喝得干干净净,咬牙切齿的说道:“派羽林郎,追查项羽的下落……一旦发现,就地击杀……唔,虞姬一定要生擒活捉!”

  萧何和韩信对视了一眼,韩信颔首道:“此事,某来负责。”

  刘邦缓缓点了点头,他突然向虚空中一划,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被划开了一条大口子,一个被三十几张符箓贴了满身都是,浑身都被禁锢的大汉从那口子里摔了出来,重重的摔倒在刘邦的面前。

  一脚踏在了那人的脸上,刘邦冷笑道:“泾貘,老子知道你是怛(da)化星君铁杆心腹,原本我们也算是一路人!但是你那一剑,刺得老子很不爽!老子要装死,浪费多少精神和精力?所以这价钱要加加,和你们星君说,不加价,老子就把你们的谋划全给说出去!”

  在那倒地不起的大汉泾貘愤怒的目光中,刘邦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道:“你们的谋算太大,老子可以得到的好处太少,却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不给老子多一点好处,嘿,就算有佛门在背后撑腰,老子照样不买账!既然老子做了这一任天使,你们不喂饱了老子就想成事,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么?”

  张良、萧何、韩信、郦阳真人齐声发笑,笑声中前黄沙州司军殿大司军泾貘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咬牙望着刘邦看了许久,这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你要多少好处!”

  刘邦眯着眼睛盘算了一阵,他突然笑了起来:“借助八宝莲台,助老子成就不死龙皇之身,助老子的这些心腹都成就金仙巅峰的修为,这点小事,总不至于做不到吧?”

  刘邦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异力突然轰下,萧何的身体骤然一颤。

  “陛下,那个老鬼要见陛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