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旸丘王至(第一更!)

第六百二十四章 旸丘王至(第一更!)

  萧何一语未完,刘邦手上的白玉酒鼎已经神奇的消失无踪,他嘴角挂下一条血迹,胸口有大片鲜血渗出,翻着白眼就倒在了云床上。郦阳真人如丧考妣一样扑了上去,双手用力的握住了刘邦的肩膀大叫道:“陛下,陛下,您一定要挺住!贫道这里有上好的灵丹,您一定不会有事!”

  掏出几颗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捏成的,卖相也不怎么好的丹药塞进刘邦嘴里,郦阳真人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个玉瓶出来,咕噜噜给刘邦灌了好几口清水。丹药滚入刘邦腹中,刘邦惨白的脸蛋多了一丝红晕,胸口微微开始起伏,好似恢复了呼吸。

  萧何、韩信也飞扑到了刘邦云床边,两人连连掐诀念咒,手中洒下大片仙光覆盖住刘邦的身体。这是秘法‘回灵咒’,能够稳固伤势,令仙人的仙魂和仙体不至于分隔,不会损伤到仙体本源。萧何、韩信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两人额头上大片汗水不断流下,身体哆嗦着压榨出了体内最后一点儿仙力,努力为刘邦稳定神魂、稳固伤势。

  张良则是手足无措的大叫起来:“来人啊,速速将药材送来,速速将药材送来,吾要为陛下炼丹救命!”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手持盾牌短剑,身披重甲,宛如一堵钢铁城墙的樊哙大步从帐篷内进闯了出来。宛如一声雷霆响起,樊哙厉声喝道:“还没找到那该死的泾貘全家老小的下落么?某要将他全家老小剁成肉馅喂狼,要将他们的神魂用天雷地火祭炼,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藏在韩信的肩膀上,勿乞看着刘邦等人的表演,真的是叹为观止。

  萧何放出的异力骤然内敛,全部缩回了他体内。帐篷的门帘子一动,两个人缓步走了进来。勿乞收敛了全部气息,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向了走进来的这两人。

  当先一人是一个身高六尺左右,生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黑不白不丑不俊,五官气质都是普普通通,就连头发都是寻常老人那样花白斑斑,白色黑色几乎维持了一比一比例,一切都给人一种稳固、和谐之感的老人。这老人穿着一件灰白色的粗麻布衣,腰间缠着一条麻绳,脚下踏着一双麻纤维编织的草鞋,就这么不快不慢稳稳当当的走了进来。

  这老人周身上下没有任何气息流露,看上去就是一个无比寻常的老人。但是他的眼睛一睁开,两颗眸子却让勿乞吓了一大跳——这老人的眼眶里没有眼珠之类的器官,只有两团拇指大小的鬼火在急速滚动。黑漆漆深邃的眼眶里,两团惨绿色的鬼火急速旋转,鬼火中隐隐可见两颗极其凶残的血色凶眸死死的盯着前方,隐隐有凶狠暴戾的龙吟声从这两团鬼火中传来。

  勿乞也无法从这老人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生气活力,这是一个阳寿已经到了尽头,完全依靠灵丹妙药吊命的老人。他的**给勿乞的感觉就只剩下了一张皮,他的五脏六腑很可能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失去了正常的机能,只是因为他外用灵药吊命,内有强大的兽魂滋养魂魄,让魂魄继续留在体内,故而他还活着。

  达到这种境界的老祭司,定然就是头顶悬浮着的那座通天塔的主人,坐镇月牙城的通天大祭司。也就是刚刚勿乞带走项羽时,以神念追上勿乞和项羽,并且给了他们一个惨痛教训的通天大祭司。

  星级、月级、曰级,然后是超越曰级的通天大祭司,这是实力足以和天庭的太乙金仙相抗衡的强者,大虞人族中真正的擎天之柱。勿乞小心翼翼的向他看了一眼,不敢再多打量他,急忙将目光挪到了他身后的那人身上。这种积年的老祭司,哪怕已经收敛了全部的气息和神识,但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他们灵觉极其强大,也许勿乞多看他一眼,都会让他产生某种心血来潮一样的征兆。

  目光也是有压力的,勿乞多看一眼,也许就会暴露自己。

  勿乞看向了后面跟进来的那个身穿黑色锦袍,腰缠玉带,长发披散,额头上系着一条发带,眉心镶嵌着一颗拇指大小紫宝石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给人的感觉古板、迟钝、麻木、僵硬,行走之时宛如木头人一样一板一眼的,甚至他的每一步的长短都是一模一样。除了骨板、迟钝、麻木、僵硬,这男子给人的感觉更是高高在上,宛如一尊寺庙中泥雕木胎的神像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给人一种极大的威压和威迫感。

  勿乞知道这种人的来路,大虞那些最传统最保守的世家,他们调教出来的子弟都是这等模样。自幼接受最残酷的,宛如地狱一样的训练,从小就掌握了极其强大的力量,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一言能定千万人的生死,天下所有任他予取予求,却对红尘世故没什么了解,不通事理人情的那些大虞世家豪门的公子哥,一般而言都是这等模样。

  但是勿乞看着这男子的面孔,总觉得他的面容非常的熟悉。

  在记忆中翻拣了一阵,勿乞的身体骤然一哆嗦,脸色突然一阵的青白不定,他死死的盯着那男子的面孔,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当年在大燕皇宫中,燕丹向勿乞讲述他们如何去到万仙星的经历时,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的面容绘成了画像让勿乞记在了心中。那时候燕丹只是抱着万一勿乞能够在外游历的时候碰到那个神秘的强大的黑衣人,但是没想到,在这里勿乞又看到那张脸。

  或者说不是同一人,但是两人肯定有极其亲近的血缘关系。这黑衣男子的面孔和画像上的那张面容有九成五以上的相似度,画像上的人略老成一些,似乎年纪大了不少,而眼前的这黑衣男子则是稍显得嫩了一些,比那人要年轻了许多。可是勿乞能确定,这两人的确有直接的血缘关系,甚至两人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僵硬死板得就和一块棺材板一样。

  勿乞想起了自己和鄣乐公主离开万仙星的主要目的,替大燕皇室寻找破解那元神禁制的方法。他望了那中年男子一眼,也许这法子就着落在这人的身上了。

  正忙成一团的张良等人看到这两人,张良立刻向两人行了一礼:“玉鴣(gu)大祭司!还有这位道友是?”

  玉鴣大祭司摆了摆手,一言不发的走到刘邦躺着的云床前,皱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好似随时都会死掉的刘邦。他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木瓶放在了云床边的几案上。他语气沙哑的说道:“这是老夫秘制的‘黑血散’,能除剧毒,能生肌止血,更能护养魂魄。若是不怕,就服下,若是怕,随便处置就是。”

  冷哼一声,玉鴣缓步走到旁边一张云床边坐下,然后一言不发的闭上了眼。

  跟着玉鴣进来的黑衣男子则是干巴巴的说道:“大虞,旸丘王,兼良渚禁东大将军。听闻天使遇刺重伤,本王正领军在附近剿灭乱党万仙盟,特意过来探视。”

  不等张良做出反应,旸丘王一把抓住张良的肩膀,随手向旁边一翻,张良很是狼狈的踉跄着向一旁退出了十几步,差点将屋子里的陈设撞倒一大片。旸丘王阴沉着脸缓步来到刘邦所躺的云床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好似随时可能掉气的刘邦。

  韩信、樊哙本能的横挪了一步,拦在了旸丘王的面前。

  旸丘王抬头望了一眼韩信和樊哙,淡淡的说道:“本王只是想要看看天使的伤势!”

  韩信淡然说道:“陛下伤势严重,还请旸丘王不要靠近,省得血气触犯了贵人!”

  旸丘王抿着嘴,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这就是他的笑容。他沉声道:“无妨,仙人的血气是本王的最爱,本王此番领军剿灭乱党,征战三十六州一百七十五处散修聚集地,亲手斩杀万仙盟仙人四千五百余,这血气,本王最喜欢不过了!”

  樊哙深吸了一口气,他蛮横的一肩膀撞向了旸丘王怒喝道:“滚开!”

  旸丘王冷哼一声,他同样蛮横的一肩膀向着樊哙撞了过去。只听一声闷响,樊哙身上厚重的铠甲爆出大片光雨,好好的一件仙甲被巨大的力量轰成粉碎,樊哙闷哼一声,身体打着转儿向后倒退了数十步,一头撞碎了两个陈列了无数珍宝的架子,怒吼着撞碎了帐篷一头扎到了帐篷外面趴地不起。

  “敢冒犯本王的人,向来只有一条死路!”旸丘王冷眼望着拦在面前的韩信,沉声道:“本王,只是想要看看天使的伤势!顺便打听一下,刺杀天使的黄沙州司军殿左司军泾貘何在?可是真的被你们当场诛杀了?若是没死,把人交出来,本王要重用此人!”

  韩信气得脸皮发白,他咬牙喝道:“王爷是来挑衅的?”

  沉吟片刻,旸丘王颔首道:“本王对你们天庭的仙人没好感,今天的确是来挑衅的!”

  又是那样扯着嘴角动了动当做笑容,旸丘王冷笑道:“最好的仙人,就是死掉的仙人,你们以为呢?”

  韩信怒极,他双手紧紧握拳,看样子恨不得一拳打死旸丘王。

  旸丘王冷笑一声,突然一拳向韩信劈面打了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