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庭意志(第三更!)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庭意志(第三更!)

  极品黑玉制成的玉刀长六尺,呈弧月形,薄如蝉翼。玉刀上雕刻了无数鬼神真形,淡淡的黑烟缠绕着玉刀,那些鬼神宛如活物一样在黑烟中若隐若现,不时有几声低沉的啸叫从刀身中传出。

  玉刀的手柄上雕刻了一头匍匐在地的蒲牢,它正张开大嘴好似在放声大吼。蒲牢的两颗眼睛是用血色的宝石镶嵌,隐隐透出令人浑身毛骨悚然的寒意。

  旸丘王挥动长刀劈向刘邦,玉刀带起亿万魔神的咆哮挥砍下去,森森刀气席卷而出,方圆百丈内阴风平地而起,阴风邪气直冲进了众人体内,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就算是悍勇犹如樊哙这样的大将,也只觉浑身一阵酸软,一时间没力气去救援刘邦。

  浑身是血的刘邦望着同样浑身是血的旸丘王,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旸丘王,你真敢杀我?”

  旸丘王双腿骨骼发出密集的‘咯咯’声,他的骨骼正在急速愈合恢复。他一声不吭,双眼死死的望着刘邦,咬牙一刀剁了下去。这一刀旸丘王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不要说刘邦这个区区三十二品天仙修为的天使,就算是金仙当面,也会被旸丘王一刀剁成两段。

  玉刀发出的啸声让一旁的樊哙都无力动弹,更不要说战斗意志远不如樊哙的张良、萧何和韩信。他们手软脚软的看着旸丘王一刀挥下,几乎是同时大喊起来。尤其是双眸受到蒲牢嚎叫反震受了重创的萧何,更是双眼血箭狂喷,大有要把他体内没有流光的血都从眼睛里喷出去的架势。

  刚刚被太乙仙器全力一击受到重创的玉鴣面带狞笑,志得意满的看着旸丘王一刀劈向刘邦。玉鴣低声喝道:“劈了吧,劈了吧……容忍天庭这么多年,该和他们算算账了!劈了吧,区区一天使罢了!”

  眼看玉刀就要砍上自己身体,刘邦突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那个浮华浪荡和地痞无赖无异的刘邦消失得无影无踪!刘邦体表有淡金色的强光涌出,他挺起胸膛,他的身体似乎比刚才骤然拔高了许多,握拳一拳迎向了旸丘王劈下的长刀。

  强光喷涌,除开勿乞张开混沌神目望向了光芒涌出的地方,其他人都被逼得闭上了双眼。但是那光芒刺穿了所有人的眼皮,刺激得他们的眼球剧痛,不由得流出了大量的泪水。只有勿乞双眸中灵光闪烁,将那一瞬间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条高大魁伟的身影出现在刘邦身后,变得庄严、肃穆、霸道之气甚至比项羽更要强了数倍的刘邦右手握拳,拳头上隐隐有一条龙爪隐现,龙爪中更是抓着一颗通体赤红的宝珠,带着熠熠宝光迎向了旸丘王的玉刀。强光奔涌,刘邦的拳头碰上了玉刀,然后震碎了玉刀!

  一直是那样懒洋洋浑身带着一股子匪气,简直比地痞流氓还不如的刘邦全身都动了起来,宛如一条蜷缩许久,却被天雷惊醒的暴龙一样动了起来。他一动就宛如天崩地裂,好似天雷地火一样席卷而出。他周身有九条金灿灿的光龙凌空飞舞,带起高亢的龙吟声直扑旸丘王。

  一套金光灿灿的奇形甲胄覆盖了刘邦周身,这甲胄形如金龙,穿上甲胄的刘邦看上去就好似一条人立而起的金龙,右手握着一颗赤红色宝珠,左手握着一柄光芒夺目的金色长剑,左剑右拳宛如暴风骤雨一样打了出去。他身上的每一部分,无论是他的头,他的肩膀,他的手,他的肘子,他的膝盖,他的脚,都化为足以粉碎星辰的凶器,伴随着高亢激昂的龙吟声扑了出去。

  旸丘王做梦都没想到刘邦这个区区三十二品天仙居然有这样的实力,居然能做出如此暴虐的反击。此刻刘邦展示出来的修为那里是天仙应有的?就算是寻常的高阶金仙也不见得有他这样的力量!

  每一拳都能粉碎星辰,每一脚都能踏碎大地,每一次攻击都有将虚空撕裂的力量。措手不及的旸丘王被刘邦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卷了进去,一弹指的时间就遭受了数以万计的沉重打击。刚刚被萧何三瞳神通所困,身体受到重创的旸丘王实力已经折损了一半以上,此刻的他哪里是刘邦的对手。

  也不知道刘邦手上的那颗宝珠和那柄长剑是何等来历,宝珠过处,一切都被粉碎,长剑过处,一切都被斩断。旸丘王身上不断有各色强光爆发出来,以他大虞皇朝宗室亲王的身份,身上保命的灵物宝物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无论是灵符还是骨甲,无论是保命的替身傀儡还是其他的诸般秘法,要么被刘邦握着宝珠的手击碎,要么被他左手的宝剑斩断。

  沉重的打击密密麻麻的落下,旸丘王身上传出沉闷的轰击声,旸丘王修炼的是大虞皇族秘密传承的功法‘盘古真身’,他如今的**已经强横得令人咋舌。但是在刘邦的攻击下,旸丘王被打得骨断筋裂,身体好几处被刘邦手上的长剑洞穿。那长剑的锋利实在是令人无语,好几次若非旸丘王幸运的挪开了身体,长剑已经刺穿他的要害将他诛杀当场。

  刘邦低沉的笑了起来:“旸丘王,你凭什么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就凭你是大虞皇族?”

  一声高亢的龙吟声响起,刘邦长笑道:“老子也是人皇的身份,你在老子面前,算个球!”

  一记沉重的鞭腿狠狠抽出,正面拍在了旸丘王的面门上。骨骼碎裂声传来,旸丘王的面颊骨和上半身肋骨粉碎,大片血水混杂着被震碎的肉末喷出,旸丘王惨嚎着被打飞了出去,他宛如出膛的炮弹一样激射而出,在空气中撞出了一条肉眼清晰可见的白色痕迹,眨眼间就飞出去了数百里外。

  勿乞都看得胆战心惊,他估算了一下刘邦这一脚的威力,若是这一脚落在勿乞身上,足以将他的身体瞬间化为乌有,就连灰烬都剩不下一点。这一脚的力量实在达到了某种力量的极限,再进一步就到了某个让勿乞暂时都无法领悟的境界。

  金色的铠甲突然消失,刚刚还神威非凡的刘邦面色惨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失声尖叫道:“美人们,快来救命。哎哟,抽筋了,浑身抽筋了……混账啊!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法力神通过来不能乱用,每用一次都是浑身抽筋哪!哎哟,快来救命,蛋痛,那里也抽上啦!”

  刚刚那些被旸丘王用禁法控制的女仙摇摇摆摆的从四周废墟中站起来,蒲牢一声怒吼,不仅震碎了月牙城和整座大营,这些女仙也被震得口吐鲜血浑身伤痕累累。只是旸丘王方才没有真个对她们的仙魂下手,只是暂时控制住她们,故而听了刘邦的嚎叫声,这些女仙还能挣扎着站起来。

  一群浑身是血的女仙狼狈的扑到了刘邦身上,很是熟练的帮刘邦推血过宫、揉搓筋骨,刘邦痛得面皮发紫,浑身哆嗦着在那里嚎叫不休。

  玉鴣脸上凶光闪过,他缓缓举起了右手。高空通天塔上无数祭司缓缓飘下,四周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大量大虞士卒正列成阵势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高空中的飞舟纷纷挪开了甲板,露出了里面闪烁着强光的各色战具。有祭司开始念诵咒语,唱起了召唤鬼神的古老歌谣。

  低沉的狞笑声从远处传来,浑身骨断筋裂的旸丘王血淋淋的飞了回来,他狞声道:“天使刘邦,你到底在演什么戏?你重伤待毙?这是重伤的模样么?泾貘是你们的人?嘿,你瞒得过别人,可休想瞒过我!”

  大军合围,四面八方都被围得水泄不通,浑身抽搐的刘邦歪着眼睛望着旸丘王,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玉鴣的手逐渐握紧,他正要发号施令将刘邦等人全部生擒活捉,猛不丁的高空一道金光洒了下来。一时间仙音曼妙,无数金色花瓣宛如暴风雪一样从高空飘落,金光中一条朦朦胧胧紫气缠绕的人影手持一卷金色卷轴飘然而下。

  “汉王刘邦接旨!”那紫色人影悬浮在高空中,淡淡的说道:“大天尊法旨在此,万仙盟一事,由大虞自行解决,汉王刘邦身为天庭仙王,当维护天庭利益为上。大虞、万仙盟之纠纷,与我天庭何干?此事就此作罢,我天庭任何人不得插手此事!”

  紫色人影随手将那金色卷轴丢下,然后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小孩胳膊大小的黑色玉块丢向了旸丘王。

  “人皇诏令在此,凡大虞臣属,不得为难汉王一行,有敢违反者,满门诛灭!”

  旸丘王呆呆的接过那块黑色玉块,眉心射出一道灵光在那玉块上碰了一下,他骤然冷哼一声,转身就没入了高空悬浮着的通天塔。玉鴣老祭司也是目光闪烁的向那紫色人影望了几眼,最后实在是没有胆气违反人皇诏令,只能低下头,化为一道黑风遁回了通天塔。

  勿乞好奇的看着那条紫色的人影,天庭的反应很古怪啊,万仙盟和大虞的事情,天庭不插手了?那岂不是任由万仙盟的仙人被大虞屠戮么?万仙盟只是盘古大陆散修的集合体,怎可能和大虞官方对抗!

  刚刚痛得大呼小叫的刘邦却已经精神抖擞的跳了起来,他欢喜的举起双手大叫道:“大天尊圣明,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老子早就不想管了!趁早去良渚享受去,岂不是比到处奔波来得快活?”

  狂笑一声,刘邦用力拍手道:“樊哙,摆起仪仗,回良渚罢!”

  勿乞略微思忖了片刻,他身体轻盈的随着一阵清风飘起,直奔通天塔飞了过去。

  眼看勿乞如此大胆动作,敖不尊顿时吓了一大跳。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