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掳旸丘王(第一更)

第六百二十七章 掳旸丘王(第一更)

  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猪头睡觉去也!

  通天塔内,一如大虞司天殿、司军殿之类的重要建筑,灯光昏暗,空气闭塞,人影绰绰好似每一寸空间都挤满了各种亡魂。身穿黑色长袍,身形轻飘飘没有半点存在感的侍女仆役悄无声息的在甬道中行走,按照通天塔内诸位贵人的要求,送去各种物品。

  被刘邦一通暴打,面容被毁容,浑身骨骼断了七八成的旸丘王一进通天塔,就藏进了通天塔核心处一间密室中,跳进了一口散出刺鼻yao味的水池中。长宽三丈的水池用黑yu制成,池内液体黑漆漆宛如凝胶,旸丘王身体微微一动,整个池水都轻微的颤抖着。

  水池下方有火属极品灵石建造的灵阵,不断提供高温,池水无声的翻腾着细细的水泡,池内的温度足以将普通钢铁融化,躺在池塘中,就连面门都泡进池水里的旸丘王却是一脸的享受。他身体表面的伤口缓缓愈合,强劲的yao力冲进他的身体,他体内的骨骼、内脏的伤势也在yao力的帮助下逐渐恢复。

  一队穿着黑色斗篷,手捧黑yu盘的侍女缓步走进了密室,她们将yu盘上堆成一座儿xiao山的yao物投入了水池。黑色的池水吞噬了这些yao物,眨眼间所有yao草都被池水融化,一点儿渣滓都没剩下。

  旸丘王出低沉的呻yin声,新加入的yao物中所有的yao力都被这口神奇的水池中的池水提炼出来,直接将所有的yao力送入了旸丘王的身体,效果比他自己服食yao物然后将yao力炼化更快捷了许多。所有的yao物都是极品的伤yao,或者能大壮元气,或者能滋养血气,每一株都是价值连城,在修仙之人那儿,每一株yao物都能让他们红着眼下手去拼命争抢。

  一声咳嗽传来,旸丘王嘴里吐出了几块淤血块,他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绷紧的身体缓缓的放松了。

  yu鴣缓步走进了密室,挥手让所有的侍女都退了出去。密室的石门关闭,一道黑光覆盖住了石门。yu鴣坐在了水池边,低沉的问道:“伤势如何?”

  旸丘王叹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没想到,那刘邦居然还留了一手底牌。”

  yu鴣讥嘲的冷笑了起来,他摇头道:“不只是那刘邦,他身边的几个人,都不简单。就好似那个用瞳术制住你的人,他修炼的那一门神通‘天锻神术’,在天庭都少有人得到真传。至于那韩信,嘿,看他的模样,他应该只是三尸分身之一!”

  旸丘王睁开了眼睛,他好奇的问道:“那韩信,只是三尸分身之一?有趣,这可是天庭的后台靠山,那几个老东西看家的神通,居然也传授给了他?这刘邦,看来就是他们的嫡系心腹喽?”

  旸丘王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他摇头道:“当然是他们的嫡系心腹,否则当年怎么会是他们坏了父王的谋划?嘿,嘿,嘿,有趣啊有趣,大天尊将这么一位极品人物派来盘古大陆,却又不搭理玩万仙盟的事情,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yu鴣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你都不知道,老夫怎可能明白?天庭的仙人诡计多端,阴险狠辣,这次的事情后面肯定有无数的后手,老夫最步擅长权谋之道,他们想要干什么,还得你自己去琢磨。”

  旸丘王点了点头,他又闭上了眼睛:“yu老有事就去忙吧。等本王伤势痊愈,继续领军剿灭万仙盟就是。既然天庭摆明了不会cha手大虞和万仙盟的事情,那杀光他们,自然天下太平了。”

  yu鴣沉yin了片刻,站起身来点头道:“那就这样吧……王爷,我yu家可是跟王爷绑在一起了。”

  旸丘王慢慢的沉入了水池深处,他含糊不清的声音缓缓传来:“本王明白。本王得到的所有利益,自然有yu家的一份好处。帮本王传一条命令,叫学宫派遣几个得力的谋士过来,尤其派遣身上有项家血统的yu家后人过来。对付刘邦,还是他们更得力一些。”

  yu鴣点了点头,化为一道黑风钻出了门外。

  空气中,藏身在一颗灰尘内的勿乞慢吞吞的伸出手,将一缕来到盘古大陆后调配妥当的醉龙香撒向了水池。勿乞也没有用多少分量,一钱分量就足以将金仙级的真龙醉倒的醉龙香,他向水池中撒了三斤而已。

  神奇的池水挥了神奇的功效,醉龙香所有的yao力被瞬间消化,狠狠的注入了旸丘王体内。正在努力调息修复身体损伤的旸丘王甚至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这口神奇的池塘,将醉龙香的yao力瞬间传遍了旸丘王全身,比他自己用鼻子努力呼吸的效率还要快了百倍以上。

  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勿乞慢吞吞的向池塘降下,xiao心翼翼的将旸丘王从池塘中搬了出来。

  刚刚尾随旸丘王一路潜入了通天塔,勿乞是抱着一有不对立刻逃窜的念头来的。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通天塔内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禁制,里面的侍女仆役也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百姓,无非是男的俊俏女的秀美而已,一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俊男美女,除此以外,就连一个得力的侍卫都没有。

  不仅如此,最让勿乞忌惮的yu鴣进了通天塔后,也收敛了全部的气息,甚至神念都没有放出来。勿乞真个有如直入无人之地一般,轻轻松松的就随着旸丘王进了这密室。

  yu鴣收起全部的神通法力,甚至将神识都谨慎的藏于识海不敢有丝毫的泄露,这一点勿乞能理解他为何这样做——日暮西山,随时都可能蹬腿的yu鴣,他要随时随地的节约体力和法力,任何一点点耗费,都可能折损他的阳寿,他自然不肯将力气用在这种无用的事情上。而且刚刚他被张良用太乙仙器背后偷袭,自身也受了重创,他保养元气都还来不及,怎可能没事用神识四处探查?

  至于通天塔内的护卫如此松懈,想来也有它的道理。通天塔外有无数的祭司驻守,下方还有十万大军安营扎寨,而通天塔的威名也是人人皆知的——一座通天塔就代表着一名太乙金仙级的存在,哪个胆子生mao的人敢混进通天塔内胡作非为?有那个实力这样做的人,身份地位也都和yu鴣相当,他们做事讲究一个堂堂正正正大光明,又怎可能做出勿乞如今做的事情来?

  各种阴差阳错之下,勿乞轻轻松松的用三斤醉龙香放倒了旸丘王,施展禁法将他藏进了袖子,自己继续化为一粒尘埃,慢吞吞的顺着气流向通天塔外飞了出去。

  这一次勿乞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敢施展夸父追日步这种会留下明显痕迹的神通,而是收敛了全部气息,借着自然之力,任凭风力将自己送上了九霄云空,然后才摇身一变化为一头大风,在高空中借助罡风之力瞬息万里远遁。

  大风一族生活于高空之中,虚空之上就是大风的领地,勿乞化身大风在高空飞翔,就算yu鴣长了十八个脑袋,他也想不到会是一头大风绑架了旸丘王,更不要说yu鴣自己都承认他不擅长权谋之术,那么他的逻辑分析能力也不会很强,更不会怀疑一头从月牙城上空路过的大风有任何嫌疑了。

  化身大风在高空飞遁了数州之地,然后化身龙蟒钻入了地下,借着水脉游走了老远,最后又化身太古mi蜃在海洋中狼狈窜行了许久,勿乞终于胡1uan找了一个大海上的荒岛,将昏mi不醒的旸丘王拖进了荒岛海岸边一个泡在水下的礁石dong穴中。

  双手宛如闪电一样挥出,无数太古符文密密麻麻的从指尖挥洒,迅在身边勾结了三千六百重隔绝气息的禁制,勿乞飞快的掏出了三百六十根囚仙刺扎进了旸丘王的周身要穴,然后又用重手法轰击旸丘王的要穴,将他周身气脉打散。

  抓着旸丘王的身体一抖,伴随着闷雷一般的响声,旸丘王还是残破不堪的骨架上所有的关节全部脱臼,除了他的颅骨还保留完好,就连他的脊椎骨都被逗成了一截一截的。唯恐旸丘王修为过于强大,有秘法能燃烧精血魂魄迅恢复,勿乞又在他的所有骨头关节上打入了一丝禁律神炎,只要他敢将骨头重新接上,禁律神炎爆,就能将他的骨骼炼化。

  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勿乞还是不敢放心,他干脆祭出星鲨,将其化为七条细如丝的星光钻入了旸丘王的七窍,锁死了他的识海。点点禁律神炎附着在星鲨所化的星光上,缠住了旸丘王的魂魄。

  将旸丘王如此炮制了一遍,勿乞这才变换了容貌,用解yao将旸丘王唤醒。

  一睁开眼睛,旸丘王就出一声怒吼,他努力的想要挣扎,但是浑身骨节脱臼,七八成的骨头断裂,周身气穴都被囚仙刺所制的他,哪里还能动弹。

  勿乞一耳光chou在了旸丘王的脸上,他沉声喝道:“现在我问你答,若是不答,你死我走,明白么?”

  不等旸丘王回答,勿乞就重重的对着旸丘王bsp;一通耳光打得旸丘王昏天黑地,他的rou体强悍无比,这耳光打在他脸上也就是微微有点麻涨,但是这份羞辱却让旸丘王气得嘴角流血,他死死的盯着勿乞咬牙怒吼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勿乞干脆的又是一耳光打在了旸丘王脸上,他沉声喝道:“少废话,你是什么人!”

  旸丘王一愣,差点没被勿乞的问题气死。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