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秘法得手(第二更)

第六百二十八章 秘法得手(第二更)

  勿乞的问题问得近乎于白痴,旸丘王愤怒的望着勿乞,眼睛里能滴出血来。

  从通天塔中冒着天大的风险将自己掳了出来,弄到了这个黑漆漆充满海水腥臭味的洞穴中,用无数的恶毒手段禁锢了自己的行动,甚至连魂魄都用不知名的法器配合一种散发出可怕气息的火焰绑定了,让自己根本连拼死一搏的力量都没有了,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你居然问自己是什么人?

  勿乞一本正经的看着旸丘王,他颔首笑道:“对,你是什么人?”

  旸丘王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勿乞毅然一耳光抽在了他脸上,狠狠的竭尽全力的抽在了他脸上,借以提醒他不要拖延时间。玉鴣随时可能发现旸丘王被人掳走的事情,以玉鴣相当于太乙金仙的修为,以大虞祭司各种匪夷所思的秘法手段,玉鴣随时可能找到旸丘王的下落。

  不要看勿乞用三千六百重隔绝气息的禁制封锁了这个洞穴,但是他真没信心能隔绝玉鴣对旸丘王的感应。勿乞倒是不担心自己被玉鴣锁定,先天混沌灵体已经脱离这个世界天地之道的束缚,已经在很多层面上超脱了许多天地法则的约束,玉鴣的实力再强,也难以找到勿乞的任何蛛丝马迹。

  但是旸丘王何等人物何等身份,他身上也不知道被加持了多少稀奇古怪的神通秘法,玉鴣随时可能找到他。

  所以勿乞用尽全部的力量,狠狠的给了旸丘王八个耳光。如今的勿乞一掌能够击碎一颗小型星辰,巨大的打击力撞击在旸丘王脸上,他的巴掌和旸丘王的脸蛋碰撞时甚至溅起了大片的火光。嘹亮的撞击声宛如大钟轰鸣,震得这个洞穴都在嗡嗡作响。

  旸丘王讥嘲的望着勿乞,他低声笑道:“太始盘古天巅峰的修为?这等修为,只能为本王挠痒痒!本王真的很好奇,你是用什么手段将本王掳来此处的?本王可是一元盘古天七星天境巅峰的修为,你能将本王从玉鴣眼皮下带走,还能让本王动弹不得,你很不错啊,是个人才!”

  勿乞无语,一元盘古天七星天境巅峰的修为,这家伙的**强度,足以和体修的上位金仙相抗衡。体修的仙人本来就不多,能够修炼到金仙境界的体修仙人更是廖若星辰,但是如果能够将**修炼到金仙境界,那几乎已经到了万邪不侵的地步,就算是虚空中的那些恒星,也能轻轻松松的在恒星的核心中沐浴嬉戏,那等**的强度,实在是令人绝望的强。

  不要看勿乞制住了旸丘王,但是以两人之间修为的绝对差距来看,勿乞就算用星鲨宝刃劈砍,也不见得能杀了旸丘王。虽然勿乞同样制住了旸丘王的魂魄,但是勿乞真不敢胡乱出手!大虞那些祭司的各种歹毒手段勿乞见了无数,天知道旸丘王的魂魄中是否绑定了某些恶毒的同归于尽的诅咒?若是勿乞真的毁了旸丘王的魂魄,也许他的神魂也会立刻崩解。

  恼怒的望着有恃无恐的旸丘王,勿乞眼珠子一阵乱旋,寻找着炮制他的主意。

  旸丘王嘴角一扯,淡淡的说道:“你的手段很不错,是一门很高深的遁法吧?你手上还有能够让本王都昏迷不醒的秘药,否则本王不可能被你掳来此处。你是人才,本王麾下正好缺少你这种人才,认本王为主,本王保你荣华富贵。”

  勿乞站起了身体,二话不说就开始解裤带。

  旸丘王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沉声喝道:“你要做什么?”

  勿乞一边褪下裤子,一边冷笑道:“好,好,好,我拿你没辙,你的**如此强横,也肯定不会害怕什么酷刑之类的东西。嘿,弄不死你,我给你一泡尿让你试试滋味!”

  旸丘王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绿一片,他瞪大了眼睛望着慢慢脱下裤子的勿乞,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只是过了万分之一个弹指的时间,旸丘王已经低沉的怒吼道:“本王旸丘王,乃大虞阳山王之子。”

  面对勿乞近乎无耻的威胁,自幼就高高在上受尽万千呵护,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挫折,更是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的旸丘王只能俯首认输。他可以容忍自己在正面战斗中被刘邦暴打一顿,这是因为他的实力不济,未来他还有机会找刘邦报复。但是被勿乞在自己脑袋上洒一泡尿,旸丘王宁可自己死掉,也绝对不愿意受到这样的屈辱,这样的磨难。

  他乖乖的将他的祖宗八代都报了出来——他的父亲是阳山王,当今大虞皇朝最高贵、权力最大的十八名亲王之一,是当今人皇同父异母的弟弟。旸丘王自身在有熊原东方又一块相当于中州百倍面积的封地,又兼任了良渚禁东大将军,手掌大虞皇家禁军百万,领地上更有一支规模庞大战力极强的私军。

  旸丘王今年刚刚年满三百,寿命远远超过了盘古大陆上平均百岁左右的普通百姓。他在十八岁的时候,顺利融合了一条成年蒲牢的兽魂,拥有了庞大的魂魄力量并且继承了那条蒲牢七成的血肉精气,故而他的修炼进度一曰千里,两百多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一元盘古天七星天境巅峰的水准,修为足以和四品金仙抗衡。

  噼里啪啦的,因为勿乞的尿水威胁,旸丘王将自身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了他的一个正妃,数百名侧妃,一百多个孩儿之类的事情。面对勿乞的尿水威胁,深感屈辱的旸丘王咬牙切齿的讲述着这些事情,身体气得直哆嗦。

  勿乞一耳光抽在了旸丘王脸上,他冷笑道:“天潢贵胄,手掌重权,为何找汉王刘邦的麻烦?”

  旸丘王目光一闪,他冷笑道:“为父王出气罢了。本王父王当年在某处行事,汉王刘邦以及他的一群属下坏了父王的大事,大好形势一朝逆转,哼哼。如今他既然敢来大虞做使者,本王如何不能找他们的麻烦?”

  一听旸丘王的话,勿乞立刻能确定当年在地球上控制了燕丹等人的神秘黑衣人,就定然是旸丘王的父亲阳山王无疑。七国纷争,最终嬴政一统天下,但是最后赢了天下的人,却是如今的天庭钦封的汉王刘邦。这里面的恩怨纠缠以及各种勾心斗角的事情,那就不用多问了。看旸丘王今曰气势汹汹一点面子都不给的找上刘邦找麻烦,可见旸丘王对他的恨意有多少,可见当年阳山王在刘邦手上吃了多大的苦头。

  沉吟片刻,勿乞继续问道:“汉王刘邦接任天使之位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为何今曰来找他麻烦?”

  旸丘王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勿乞,他冷笑道:“无缘无故找天使的麻烦,岂不是给本王自己找麻烦?此次天使遇刺,才给了本王来月牙城的最好借口。”

  冷笑几声,旸丘王有点恼怒的低声喝道:“那汉王刘邦果然是伪作遇刺,嘿嘿,本王就算当场击杀他,事后也总有借口脱责,毕竟是他设计在先,本王大可以说他是万仙盟之人,就算将他斩杀当场也有话说。奈何汉王刘邦居然是如此修为,实在是可恨!”

  勿乞缓缓点头,旸丘王找上刘邦,感情是这个缘故?只可惜他还没能给刘邦好看,反而被人毒打了一顿。随后天庭的诏令和人皇谕旨突然降下,旸丘王也只能徒呼奈何,再也无法对刘邦做任何事情。

  双手提着裤带,勿乞夹七夹八的问了旸丘王翻来覆去很多的问题,甚至就连他小时候是否尿床之类的话题都问了一轮。一个多时辰里,旸丘王被勿乞千奇百怪的问题弄得是头大不已,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勿乞,看他那模样简直就是恨不得将勿乞生生嚼碎了吃掉。

  ‘啪啪’两声,勿乞又抽了旸丘王两个耳光,他淡淡的说道:“刚刚你说你在帐篷里制住那群女仙使用的禁法是‘黒眚禁神咒’,这门咒法真有你形容的那般神奇?”

  旸丘王傲然一笑,他冷声道:“刚刚那群女仙,如今从外表看来并无异样,但是她们已经是我掌控之人。”

  勿乞目光一闪,他轻笑道:“好得很,这门咒法不错,将这门咒法传授给贫道,你就能安然离开,否则……”

  旸丘王一愣,他讶然望着勿乞摇头道:“仙人的仙力无法驱动这门法咒!”

  勿乞扯了扯嘴角,他强行控制了自己的心跳,低沉的喝道:“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交出这门法咒的全部口诀和符印,贫道让你安然离开,否则的话……”

  星鲨所化的七条星光一闪,一缕禁律神炎在旸丘王的魂魄上微微烧灼了一下。旸丘王痛得失声惨嚎,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他咬牙望着勿乞看了好一阵子,这才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了关于黒眚禁神咒的口诀和符印以及各种秘法。

  旸丘王没把黒眚禁神咒当做一回事,但是勿乞却是差点没欢呼出来。有了这黒眚禁神咒,他能做多少事情?只不过这旸丘王也是当断则断,居然这么痛快就把法诀交了出来。

  旸丘王发现了勿乞细微的表情变化,他目光闪烁,突然问道:“你是章丘王的属下吧?”

  勿乞一愣,讶然看向了旸丘王。

  旸丘王自顾自的说道:“章丘王一直怀疑本王用黒眚禁神咒控制了他麾下人手,故而他一直想要得到这门咒法,但是黒眚禁神咒来自于本王父王供奉的外域魔神‘黒尛’,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弄到手。”

  看到勿乞惊愕的表情,旸丘王更有把握的说道:“他能给你的东西,本王百倍给你!做我的属下,你这样的人才,本王定然重用!”

  勿乞越发惊讶得无法形容了。

  *****************猪蹄子抽筋了,!

  爬起来码字了。哎!

  昨天拔了个火罐,弄得浑身肉抽筋,这叫做一个纠结难受啊!……

  肩膀上乌黑黑的两块,肩膀的肌肉最近酸得厉害,这是很纠结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