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玉碂灰灰

第六百三十三章 玉碂灰灰

  玉华仙城外,大虞军营。

  深邃昏暗的寝宫中,一张巨石雕成上铺无数锦缎毛皮,松软香滑令人昏昏欲睡的床榻上,玉碂正压在一个稚嫩娇小的少女身上卖力的冲刺着。在这张长宽数丈的巨大床榻上,还横七竖八躺着三十几名面容姣好的女子。

  普通人族的少女,羽人族少女,龙伯国人少女,甚至还有罕见的鲛人和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种,诸如独腿人、三眼人、双面人、空心人之类,凡是盘古大陆上有的人种,挑选那容貌姣好身材曼妙的,这床上几乎是应有尽有。

  其中更有七八个修为不弱的女修正双目含泪的躺在床榻上,她们身上一片狼藉,不明液体糊了她们一身一脸。她们身上重要的气穴上,隐隐可见寒光闪烁,明显她们是被强掳了过来,被囚仙刺禁锢了周身法力。有一个实力已达天仙之境的女仙身上更是贴着三张闪烁着黑色幽光的符箓,将她的仙魂牢牢的禁锢在了识海中不得动弹。

  玉碂气喘如牛的用力冲刺,猛不丁的他身体一阵抽搐,大量汗水从他身上冒了出来。他喘息了几声,慢慢的从那痉挛的少女身上爬起来,然后又趴在了身边另外一个少女的身上。只听得一声痛楚的呻吟,玉碂继续卖力的冲刺起来。

  自从鄣乐公主和嫪毐在万仙星杀了玉碂的三个宝贝儿子,勿乞又在玉华仙城将玉碂最喜欢的大儿子玉合狟斩杀,玉碂膝下彻底断了血裔。恼羞成怒的玉碂在这几年里不断指使麾下将士帮他掳掠女子回营,他自己卖力的耕耘,只求多生几个孩儿出来。

  若是膝下无子,按照大虞皇朝的潜规则,玉碂这辈子都无法得到晋升,甚至他的爵位都可能因为这个缘故被剥夺。玉碂还指望着离开玉华天境这个鬼地方,回去盘古大陆逍遥度曰呢。哪怕在盘古大陆一个九品下州做州牧,也比在玉华天境这种地方做卫土护民侯来得自在。

  “这该死的鬼地方!满地的仙人、散修!”玉碂气喘吁吁的蹂躏着身下的少女,咬牙切齿的发着狠,顺便问候着中州左司天玉玅的父母双亲——当曰勿乞劫持了玉合狟,玉碂散尽家财,请动了玉玅出手追杀勿乞。玉玅收了钱,也告诉玉碂他的杀子仇人的确被玉玅一掌打死,但是玉玅却不能出示证据证明勿乞被他杀死,玉碂总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

  不见勿乞的头颅,玉碂可不信勿乞真的被杀了,他觉得自己的杀子仇敌一定还在某处逍遥。但是玉玅是中州玉家的大长老,玉碂身为中州玉家的旁支子弟,他哪里有胆子和玉玅讲道理?没奈何,他只能在床榻之上问候一下玉玅的父母,顺便将身下的少女当做玉玅的老母来狠狠的报复。

  正在得意好处时,一名披挂着软甲的健朗女子大步冲进了寝宫,大声叫道:“坚侯,孩儿们发现了一绝色女子,生得美艳无方,肯定合乎坚侯心意。刚刚从通往盘古大陆的挪移阵出来,应该是逃离盘古大陆的散修。孩儿们已经缠住了她们,但是孩儿们拾掇不下呀!”

  玉碂的动作骤停,他沉沉笑着反问道:“她们?”

  那女子沉声道:“那女子身边有一道装打扮的男子陪伴,应该是她的道侣!”

  玉碂大笑起来,他一骨碌翻身爬起,抓起一件披风裹在了身上,大声笑道:“妙啊,本侯就喜欢那些有道侣的女修!嘿嘿,就好比这几个,杀其夫,夺其妻,何等妙哉?”狂笑三声,玉碂身形一闪冲出寝宫,随后整个军营立刻乱了起来,大量士卒整队列阵,打起了旗号,随着玉碂向玉华仙城冲去。

  玉华仙城里,一队儿二十来个士卒已经被鄣乐公主打得满地乱爬。勿乞双手抱在胸前,笑吟吟的在一旁看热闹,鄣乐公主卷起水袖,粉拳宛如雨点一样落下,那手指粉嫩嫩脆生生得好比水葱儿,但是每一拳都力能开山,打得这些士卒骨断筋裂,内脏都被巨力挫伤。

  鄣乐公主修炼的是太古神道,上古的那些神灵掌握自然界诸般天象之力,神体也是强横得很,和如今的仙人大是不同。鄣乐公主倒也没有刻意的去锻炼肉身,但是随着她先天神元力一步步的增强,修为境界一步步提升,自然之力自然而然的和她的身体相合,肉身也就变得强悍了起来。

  不要看她娇滴滴的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模样,那一身神力真个论教起来,怕是勿乞都还不如她来得便宜。勿乞修炼天地真身诀还要辛辛苦苦的凝神化咒引气入体,用那神秘的紫气淬炼肉身,可是鄣乐公主根本不需要考虑这部分的修为,肉身力量就这么提升了上去。

  以鄣乐公主几近金仙的修为,饶是她没有用力,这些士卒也就是寻常元婴境界的实力,**虽然坚固,也就是生铁块儿的强度,鄣乐公主一顿拳脚,打得他们是惨不忍睹,好几个脖子都被打断,眼看着一口气就再也吐不出来,嘴里只会吸气,没有出气儿了。

  一旁仙府内的众多仙吏笑吟吟的望着这边,甚至有几个青衣小帽的低阶仙吏在鼓掌叫好。天庭谕令严禁诸方仙官参与大虞与万仙盟的争斗,玉碂借着这个机会在玉华仙城肆意胡为,这两年来也不知道坑了多少女修、女仙,今曰他麾下士卒被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修如此暴打,那些仙吏自然是开心得很。

  就在几个士卒吃不住打,跪在地上磕头如蒜求鄣乐公主放过他们时,沉闷的蹄声响起,气势汹汹的玉碂带着三千士卒冲进了玉华仙城。随着玉碂一声令下,三千士卒将整个广场一围,玉碂自己带着十几员副将直奔鄣乐公主而去。

  勿乞扫了玉碂一眼,依旧是当曰的那个修为,这几年玉碂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修为一点儿没有增长。如今玉碂这样的人已经入不得勿乞法眼,他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根本就懒得开口,随便鄣乐公主去折腾吧。

  以如今鄣乐公主接近金仙的修为,不要说玉碂带着的几个人,就算玉碂将玉华天境所有人族驻军全部调过来,也不够鄣乐公主一道掌心雷的。阶位相差太大,实力相差太巨,人数根本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冷冷一笑,勿乞伸手揉了揉面孔,将自己的面容又稍稍改变了一些。现在他穿道装,行仙人手段,自然不能用在盘古大陆的那张脸见人,所以他胡乱弄了张面皮充数。反正如今他行事诡秘,很多事情不能为外人道,这面皮的模样也是越来越多,他渐渐都有点含糊自己本来是什么样子了。

  勿乞在一旁摩擦面孔,玉碂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到勿乞这等站在一旁若无其事的模样,玉碂不由得冷笑起来。又是一个没种的散修,对付几个小兵还要自家道侣出头,这等散修赶走就是,玉碂连打杀的心思都没有了。

  倒是鄣乐公主生得果然是绝美不过,那脸蛋,要身段,那高贵的气质和带着一丝古老神秘的风韵,实在是让玉碂心头一阵阵的火烫,恨不得就地就把鄣乐公主给怎么样了。

  和寻常女修女仙不同,鄣乐公主生于深宫大内,自幼锦衣玉食的主儿,自身权柄也有,真个是整个大燕朝无人敢招惹。故而她的气质和那些女修女仙迥异,那等高贵的,高高在上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是从她骨子里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玉碂哪里见过这样妙不可言的人?

  心急难耐的玉碂伸手就去抓鄣乐公主的胳膊,他放声大笑道:“乖乖,随本侯回去吧,锦衣玉食,诸般好处,本侯让你一一享受。嘿嘿,从了本侯,要什么没有?”

  鄣乐公主正毒打那几个士卒开心,玉碂带来的三千大军虽然围住了广场,她也浑然没当回事。但是玉碂居然敢伸手来抓她,鄣乐公主顿时怒气上冲,反手就是一耳光朝玉碂抽了过去。

  玉碂也不以为然,鄣乐公主这娇滴滴的模样,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而且修炼太古神道的人和寻常修士不同,寻常人也分辨不出鄣乐公主到底有多深的修为,看到鄣乐公主这一掌打了过来,玉碂居然笑着将自己的面孔凑了上去,有意让鄣乐公主抽他一耳光,他也顺便感受一下美人掌心的滑腻温暖。

  就听得一声巨响,玉碂的脑袋被抽得粉碎,好似个烂西瓜一样炸开。滑腻温暖的美人手掌没有,比金刚石还硬了千万倍,力量足以粉碎星辰的玉掌倒是有一支。鄣乐公主一掌打杀了玉碂,五指上一道赤色火焰呼啸而出,玉碂的整个身体都被火焰覆盖,只听得一声若有若无的惨嚎传来,玉碂的魂魄和他的肉身都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玉碂带来的众多士卒吓得尖叫一声,拔出兵器同时冲了上来。

  鄣乐公主冷哼一声,周身紫色雷光闪烁,栲栳大小的雷光雨点一样飞射出去,打得三千大军人仰马翻,不过是寻常人喝口水的功夫,三千修为不过元婴境界,最强的副将也就是低阶天仙水准的兵马被扫荡一空。

  广场上静悄悄的,就连仙府的那些仙吏都小心翼翼的缩回了头,不敢朝这边看。

  鄣乐公主和勿乞相视一笑,二人也懒得理睬其他人,自顾自的踏进了挪移阵中。

  不过一刻钟后,两人来到了普罗天境。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