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魔焰滔天(第一更)

第六百三十九章 魔焰滔天(第一更)

  万仙星。

  曾经生机勃勃的万仙星已经近乎空无一人!除了深山老林深潭幽谷中,除了汪洋大海无底海沟内,除了这些绝险的地方还有一些侥幸逃生的妖魔鬼怪藏身外,其他生灵已经全部化为皑皑白骨。

  曾经的大燕都城蓟都凭空地陷百里,方圆万里尽成深坑。偌大的深坑边缘,堆积了无数的尸骸,大量血浆从这堆积如山的尸骸中流淌出来,将这么一个大坑填得满满的。密密麻麻的尸骸白骨铺开,方圆数十万里的地域尽是一片尸山血海,就连一寸儿土地都看不到。

  这些尸体中不仅仅有人类的尸骨,更有无数野兽飞禽、海鱼海兽的骨骸,甚至连那些一寸长的小虾米、三分长的蜈蚣、半尺长的小青蛇、手指般大小的毛毛虫,无数的生灵尽堆积在这里,一些已经成了白骨,一些已经是半腐烂,还有一些则是刚刚被杀死,各色血液正不断的从他们体内渗出流进那巨大的深坑内。

  高空中,黑压压的乌云直迫了下来,距离地面只有百多丈高,黑漆漆的乌云厚达百里,方圆数十万里,好似天空距离地面也就只有这么点距离,这一方天地给人的感觉压抑到了极点。乌云中不时有血光、魔焰一闪而过,红色的血光,绿色的魔焰带着呼呼风啸声急速掠过,带起了刺鼻的血腥味。

  这一片地狱一样的土地上,没有苍蝇,没有秃鹫,没有野狗,没有蛆虫,没有那些喜欢在尸体堆上活动的生灵。因为所有的生物,包括苍蝇、秃鹫、野狗、蛆虫都已经被人诛杀,变成了这一片尸山血海的一部分。

  “天哪!你开开眼罢!难道你真的要绝我这一支苗裔么?”

  随着一声凄厉的长啸声,一柄通体漆黑没有半点儿光泽的飞剑腾空而起,将一个身高百丈的龙伯国人的头颅斩下。粗大的血柱喷出去数十丈远,滚滚热血注入了那一个巨大的血池子里。粘稠的血池中翻腾起一片细细的水泡,很是欢喜的接收了这一股新的血液。

  发出那一声凄厉长啸的,是一个老态龙钟,老得浑身皮肤宛如松树皮一样裂开,距离死只有一口气的老龙伯国人。这个老人身高数十丈,手中杵着一根木杖,正双手朝天仰天狂呼。他眼角裂开,一些淡淡的血迹从他眼角滑下,没有泪水,也没有血滴从中流出。这个老人太老了,身体机能已经干涸,就连血液都不剩多少。

  在老人的前方,一队队的龙伯国人正在被那凌空飞舞的飞剑屠杀。在老人身边,大概还有五六万名龙伯国人正排成整齐的队伍,踏着堆积如山的族人尸体,一步步的走向那巨大的血池。只要他们靠近血池三丈之地,那飞剑就会盘旋而下,将他们的头颅一剑斩落。

  老人嘶声尖啸怒号,但是苍天无语,并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嚎叫声。那些列队前进的龙伯国人目光清明,脸上表情又是愤怒又是恐惧,他们清楚的知道身边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股邪恶的力量控制了他们,逼着他们缓步走向那口血池。

  这些龙伯国人,是万仙星上剩下的最后一个族群。拥有强悍实力的龙伯国人,在突如其来的袭击降临时,他们唤醒了沉睡在族中的几位耆老,那些有着天仙修为的耆老联手,一次又一次的击溃了窥觑龙伯国人族群的敌人。

  但是一次次的战斗耗尽了这些耆老的力量,耗尽了他们的精血,而来袭的敌人变得越来越强大。当最后一个耆老被敌人用一柄散发出高温的上品仙剑斩杀后,龙伯国人就和万仙星的其他族群一样来到了这个噩梦一样的地方,一步步的走向死亡。

  仰天狂啸的老人,是万仙星上龙伯国人最后一个祭司,眼看自己的族人一个接一个被杀死,所有族人的魂魄没能升天,而是连同血液一起注入血池,老祭司明白敌人想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的部族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老祭司燃烧自己的魂魄挣脱了禁锢他身体的那股邪恶力量,他仰天长啸,想要寻求天地间鬼神的帮助,救助自己的族人!

  苍天无语,鬼神失声,在那黑漆漆的乌云笼罩之地,并无任何一个鬼神回应老祭司的呼唤。

  还幸存的数万龙伯国人同时大哭,泪如雨下,泪中含血。他们痛哭流涕,为自己族人的死而悲泣,为自己的命运而哭泣,同时为自己这一支龙伯国人将要彻底灭亡而伤心不已。

  万种人类种族中,龙伯国人也许是最团结,最传统,最保守,最顽固的人类族群。在人类种群中,只有龙伯国人从来不攻击自己的同族。所有龙伯国人情同手足,虽然有部族之分,但是所有龙伯国人都情同一体。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族人被残酷的斩杀时,所有还活着的龙伯国人心都碎了。

  血泪滚滚而下,巨大的哭嚎声甚至将天空的乌云都冲起来数丈高。

  ‘桀桀’怪笑声从远处传来,虚空中正在急速挥击的飞剑突然停下了动作,一团血云从云端降下,身穿黑色道袍,胸口绣了一个白色骷髅的元华老祖手持一柄通体散发出高温火焰的仙剑,疯狂大笑着驾驭着血云向这些龙伯国人飞了过来。

  “哭什么?哭什么?”元华老祖摇头晃脑的笑道:“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灵就死剩你们,能够陪着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灵一起去死,你们有什么不高兴?你们死后能够化为老祖的仙力,能够帮助老祖冲击金仙境界,你们有什么不开心的?”

  得意洋洋的往哪血池一指,元华老祖狂笑道:“借助这万灵血池,老祖的血海玄功大有突破金仙境界的希望!嘿嘿……”

  笑了几声,元华老祖眸子里血光一闪,他皱眉道:“奇怪,为什么我会血海玄功?为什么我懂如何建造万灵血池?哎,我是谁?我是元华老祖?不,我是血海尊王?错,我是上古魔神沥血子?不,不,我是谁?”

  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元华老祖突然用力的拍了一下脑袋,他桀桀怪笑道:“管这么多做什么?等老祖我修成了金仙大道,前辈许诺自然会有使者来迎接老祖成道拜入前辈门下!嘿,当年前辈千金一诺,辛苦这么多年,老祖总算是有进入前辈门下的机缘了!”

  得意洋洋的看着面前众多痛哭失声的龙伯国人,元华老祖得意的摇晃着脑袋,突然放声大笑了三声。笑了三声后,元华老祖突然一愣神,他原地转了几圈,突然朝头顶乌云招了一下手。

  一片血云从乌云中喷出,方圆亩许的血云被绿色鬼火缠绕,血云上一字儿排开了数十根石桩,每一根石桩上都雕刻了无数的恶鬼形象,江云老祖和青霞、白雾两位妻子,以及清心、清意、清神三位老道,外带白云仙门和清净离垢门的一批核心门人都被捆在了石桩上,七窍被石桩上恶鬼头颅中喷出的鬼火锁定,浑身动弹不得、也无法开口说话。

  元华老祖笑呵呵的飞到了江云老祖面前,笑着对江云老祖说道:“江云,你是老祖的门人!乖乖的从了老祖,亲自艹刀将剩下的这些龙伯国人都宰了,老祖得成金仙大道,你也能有一份好处!”

  手一挥解开江云老祖头面上的鬼火,元华老祖笑问道:“你可愿从了老祖?”

  双眸神光散乱,精神趋于崩溃的江云老祖呆呆的看了元华老祖许久,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不,不,不,贫道哪怕是魂飞魄散,也绝对不会从了你这魔头!你不是元华老祖,你是外域魔头,你是……血海老妖!你这畜生,你杀光了万仙星上所有人!”

  元华老祖皱了皱眉头,他一耳光抽在了江云老祖的脸上,低声骂道:“不识好歹的东西,不就是杀了几个人么?我当然是元华老祖,否则我能是谁?血海老妖?啧,这名字真熟悉啊?是我么?不是我?那上古魔神沥血子又是谁?再传恩师?我是沥血子的再传弟子?”

  叽里咕噜的嘀咕了一阵子,元华老祖摇头叹息道:“管这么多呢?我就是我?我当然是我!”

  冷哼一声,元华老祖看向了清心、清意、清神三个老道,他笑着说道:“江云不从,你们也是不从的了!”

  清心、清神、清意三个老道动弹不得,也不能开口说话,但是他们目光中神光熠熠,透着一股子宁死不屈的坚定劲儿。元华老祖摇了摇头,他也懒得浪费力气解开三个老道面门上的禁制,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活路不走,你们非要走死路!所谓的道义,所谓的天理,有这么重要么?”

  说着说着,元华老祖突然狂笑了起来,他一把撕开了白雾、青霞两位女仙的胸衣,放声笑道:“妙哉,管这么多?我就要是金仙了,我就要成就金仙正果!嘿,江云啊江云,你的两位道侣,就让我好生消受一番吧!反正你们都铁了心求死,死之前让我好好的享用一番,也省得浪费了两个美人儿!”

  白雾、青霞两位女仙脸色巨变,江云老祖则是疯狂的扭动挣扎起来,他厉声呵斥道:“元华老祖,你这个猪狗不如的老畜生,你不是人啊!”

  吼声太大,江云老祖声带撕裂,从嘴里喷出了血来。

  元华老祖只是桀桀怪笑着,一把抓起白雾仙子,就要将她按在血云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