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脉誓言(第三更)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脉誓言(第三更)

  尸骸如山,血流成海。腐烂的尸体堆积在地上,充气冲天。白惨惨的骨骼,五颜六色的内脏,银晃晃的筋节,还有乱七八糟盘成一团的毛发,哪怕是地狱也不会有这等景象。

  巨大的血池中无数大大小小的血泡不断的冒出来,好似下方有个火炉正在给血池加温。浓郁的血腥味堆积在四周,就算是风都吹不散。血腥气在空气中凝结成了淡红色的罡煞,隐隐有无数扭曲的身影在罡煞中扭动挣扎,还能看到一些惨白的面孔在里面不时闪过。这些惨死者的魂魄在疯狂的尖叫咆哮,却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数万龙伯国人僵硬的站在原地,身体丝毫动弹不得,元华老祖嘻嘻哈哈的将白雾仙子按倒在血云上,双手不紧不慢的撕扯着她的衣衫。白雾仙子面色惨白双眸通红,她猛的张开嘴吐出香舌想要嚼舌自尽,元华老祖却猛的伸出手按住了她的下颌关节。

  “真是不懂事的女娃娃!”元华老祖怪声怪气的笑了起来:“你是仙人之躯,和凡人能比么?凡人断舌会死,你断舌只会变得难看!在老祖我享用过你之前,你怎么能变得难看呢?”

  手指在白雾仙子面颊上一抹,一道血光渗入白雾仙子面颊内,白雾仙子的面部肌肉失去了所有力量,只能僵硬的躺在血云上任凭元华老祖为所欲为。一旁的江云老祖嘶声咆哮,他张嘴怒吼时用力过猛,嘴角都被撕扯开,大量鲜血不断从伤口涌了出来。

  元华老祖正待侵犯白雾仙子,猛不丁他回头看到了江云老祖脸上渗出的鲜血,元华老祖顿时桀桀笑了起来:“哎,怎么忘了这事?美人,美景,美事,得有热血调剂气氛才行呀!”

  手指一点,一百名身高体壮的龙伯国壮汉缓步走到了血云边,站成一个圆形将这亩许方圆的血云围了起来。这些壮汉僵硬的弯下腰,将头顶对准了元华老祖。随着一声尖锐的剑鸣声,高空中那柄盘旋飞舞的黑色飞剑呼啸落下,宛如利刀割豆腐一样将一百个硕大的头颅斩下。

  一百道血柱喷射而出,元华老祖、江云老祖、白雾、青霞乃至清神、清心、清意等老道,所有人都被滚烫的鲜血喷了一身。尤其是白雾仙子大半的衣衫都被扯了下来,白生生的皮肉被鲜血裹了厚厚一层,浑身上下血淋淋的,透着一股子血腥、狰狞、诡异的美丽。

  元华老祖兴奋了起来,他疯狂大笑着,忙不迭的解开自己的腰带,一件件的脱去了身上的道袍。

  一旁那个手舞足蹈放声哭喊的龙伯国人老祭司骤然举起双手,仰天长嘶道:“天地鬼神作证,祖先英灵作证,天地间一切有灵之物作证。今曰我族发下血脉誓言,但凡有人能斩杀、驱逐此魔,救我族脱离死难,保留我族苗裔,我族世世代代为奴为仆,忠心为其做牛做马!”

  元华老祖凶狠残酷的手段,让在场所有的龙伯国人都彻底绝望。在这灭族危机关头,老祭司顾不得许多,发下了最神圣的血脉誓言,用本族未来子子孙孙的前途发誓,只要有人能够救援本族,不让本族血脉断绝,他愿意付出最沉重的代价。哪怕是为奴为仆,在血脉的传承面前,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了。

  数万龙伯国人齐声放声哀嚎,他们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他们的脸部肌肉都不受他们的控制,但是这丝毫阻碍不了他们从胸膛中,从他们的心里面发出一阵阵宛如北风呼啸的哀嚎。悠长的嚎叫声带着森森寒气向四周扩散,所过之处那些凝聚的血气罡煞都被这绝望的嚎叫声冲得支离破碎。

  就在这老祭司发下血脉誓言,数万龙伯国人齐声哀嚎的关头,勿乞施展夸父追曰步一步就闪身到了血池边。怒视着面前方圆万里的血池汪洋,再看看那堆积如山绵延百万里的尸体残骸,勿乞系发的发带寸寸断裂,长发无风自动一根根的笔直竖起。强大的力量灌注在长发中,丝丝长发挥舞,发出宛如刀枪碰撞的清脆鸣叫。

  “老鬼,该死!”勿乞低喝一声,身形一横,团身向元华老祖撞了过去。这一击他用尽了全部力量,身形宛如一条发狂的蛟龙横贯虚空,竭尽全力用肩膀顶向了元华老祖后心。周身隐隐有紫气升腾,皮肤下大片大片的龙鳞不断涌现,勿乞将天地真身诀和天龙变两种功法都运转到了极致。

  元华老祖哪里防备居然在万仙星上有人暗算自己?万仙星本土的妖魔鬼怪都被他击杀,就算有零零散散的一些幸存者,也都不是他的对手,早就躲藏在了无比隐秘的地方不敢出头。万仙星上的所有生灵,就连那些蜉蝣虾米都被他杀得干干净净,怎可能有人偷袭他?

  全部注意力都被白雾仙子美丽的身躯吸引,魔姓大发的元华老祖正准备品尝美肉,骤然间勿乞宛如炸雷般发动,一肩膀狠狠的顶在了元华老祖后心。只听一声脆响,元华老祖的身体整个炸开,他的身子骨里面却没有什么骨肉,一炸开就是一片血雾漫天飞舞,滴溜溜尖啸着化为一道血虹直刺高空。

  恶毒的咒骂声从那一条飞遁的血虹中涌出,元华老祖咒天骂地,逮着一个就胡乱咒骂一个,各种狠毒话语一时也难以描述,只要是他如今想得起的人名,不管是他的儿孙子女还是他的门人弟子,他逮着一个就骂一个,没有一个幸免的。

  乌云中大片血光鬼火呼啸而来,下方血池中一道水桶粗细的血水直冲高空,元华老祖所化的血虹和那血水、血光、鬼火融在一起,不多时就变成了一颗直径丈许的血色茧子。勿乞冷哼一声,举手一道灰白色寒气劈面打去,寒气在虚空中凝气成刀,化为一柄长丈许薄如蝉翼宽不过三寸的玄冰刀凌空激射,带起一道白光劈在了那颗血色茧子上。

  这是玄**经注中的攻敌神通‘玄阴神刀’,以天地至阴之气凝气化形,以自身精纯的仙力凝化为刀,阴寒刺骨最能擅克制一些阴邪秽毒的法术,有鬼神辟易的强大杀伤力。长刀过处,茧子‘嘎吱’一声裂成两片,茧子里刚刚恢复人形的元华老祖闷哼一声,长刀从他胸口洞穿过去,他血淋淋的胸口顿时冻结了一大片,好大一块白惨惨的冰块冻住了他胸口,森森寒气泻出,将附近的血气罡煞都冻结成了雪花缓缓飘落。

  江云老祖一行被捆绑的人,以及元华老祖全都见鬼一样盯着勿乞,元华老祖嘶声怒吼道:“勿乞小儿!”

  江云老祖和白雾仙子两人被解除了禁制,倒是能开口说话,两人也是同时惊呼勿乞的名字。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当年离开时修为浅薄的勿乞,是怎么在短短数年内拥有这样的实力,居然一击就轰碎了元华老祖的法体。若非元华老祖修炼的魔功诡异莫测,他的法体和寻常仙体已经大有不同,仅仅这一击就能将他打得魂飞魄散。

  勿乞周身魔气翻滚,黑漆漆的魔气蒸腾而上,四周的血气罡煞被勿乞体内喷出的炼狱魔气触及后,血气罡煞纷纷没入魔气中,被魔气消化吸收变成了魔气的一部分。庞大的神识四散开,将偌大的尸山血海整个笼罩在内,勿乞一寸寸的盘查着这片尸山血海深处的一些东西,那些隐藏得很深的符文符咒。

  眼前这血池很有些古怪,元华老祖分出了一缕神念寄托在血池中,丝毫正在布置一些邪恶诡异的禁制。勿乞的神识毫不犹豫的钻进了血池中,和元华老祖的那一缕分神争夺起这个血池的控制权。

  不管元华老祖要做什么,总之将他全盘破坏就是,总不能让他成功!这么多的精血,万仙星上无数生灵的精血汇聚而成的血池,勿乞也不愿意白白浪费了,若是拿来献祭也是有天大的好处!

  背着手默默的看着元华老祖,勿乞一声不吭,只是一门心思的用神识和元华老祖的分神在血池中争斗。血池中已经有了元华老祖布置下来的诸般禁制,勿乞的神识冲杀了进去,顿时卷得血水翻腾起了滔天巨浪。

  元华老祖也是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他分明察觉到了一股比他的分神强大千百倍的可怕神念正在血池中一寸寸的夺取他对血池的控制权,元华老祖脸色一阵变幻莫测,他咬牙切齿的将自身全部的神识也投入了血池。他已经顾不得诛杀剩下的数万龙伯国人,他要立刻催发万灵血池!

  那手舞足蹈的老祭司望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勿乞,他突然跪倒在地厉声喝道:“那位仙人,我等已经发出了血脉誓言,若是你能救助我们,免去我们这一支族人灭族之灾,我等世世代代,为你奴仆忠心不二!”

  血脉誓言?龙伯国人的血脉誓言?

  正愁自己东海郡人烟稀少潜力不足的勿乞狂喜,他急忙扭头阿卡挪向了那老祭司,欢喜道:“如此甚好,你们忠心对我,我定然让你们一族繁衍壮大才是!哈哈,区区傀儡魔咒算得什么?”

  手一指,大片混沌灵光从指尖激射而出,化为无数太古神文轰在了那些龙伯国人身上。就听得无数密集的爆炸声响起,这些龙伯国人身上喷出了大片残破的黑色烟气,他们骤然恢复了行动力!

  勿乞大笑道:“今曰我就救了你们,看看谁还能杀你们不成?”

  嘴一张,一道混沌灵光喷射而出,数万龙伯国人身体一轻,同时被勿乞卷入了芥子世界!

  元华老祖气得放声大吼,一个龙伯国人的精血魂魄比得上普通数万百姓体内的精血总量,勿乞救了数万龙伯国人,就等于从他手上夺走了数亿凡人的精血魂魄。元华老祖顾不得许多,他身体化为一道血光就遁入了万灵血池,随后一尊庞大无比的血液凝成的魔像从血池中站了起来。

  这尊魔像高有百里上下,周身血腥气冲天,他一出现,就随手一拳砸向了勿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