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三章 魔魂惨败(第一更,求月票!)

第六百四十三章 魔魂惨败(第一更,求月票!)

  血色的空间,方圆也就是百里左右,下方是滔滔血海,上空是血云片片,看上去就让人心神荡摇真灵都快镇守不住。在那血海血云之间,一张白骨制成的巨大交椅凌空悬浮,一尊血淋淋的魔影盘坐在交椅上,身边有数十名赤身女子做那天魔舞,各种奇异姿态无不引得人血脉喷张情不能禁。

  勿乞、鄣乐公主凝定心神,静静的看着那魔影不做声。小雀儿闭上了眼睛,周身有一圈明净的宛如琉璃的赤红色火焰保护,一应魔念都难以入侵,也是守得自身神魂安然无恙。小雀儿身上的火焰,就是凤凰一族鼎鼎有名本命真火南明离火,诸般妙用无穷,守护心神也只是其中小道罢了。

  这一方空间分明是那魔影用庞大的神念制成,和仙人的芥子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仙人的芥子世界中,诸般物事都是实实在在的,和外界大世界并无两样,其中还能供养无数的子民居住。

  而这魔影制成的世界,或者叫做魔念虚空更加合适。这个空间存在于有无之间,随那魔影的心念而生,随那魔影的心念而灭,生灭之间有无穷奥秘,端的是玄妙无穷。勿乞一行四人就是一不小心着了道,被这魔影借着无数生灵的魂魄凝聚的真灵魔魂巨大力量吸入饿狼这魔念虚空中。

  在这虚空里,这魔影一念可化万物,一念可毁万物,实在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一如他宝座边那些起舞的魔女,也都是这魔影借助神识之力显化,一举一动都暗合魔门大道,一举手、一踢足,都暗合无穷杀机,一不小心落入彀中,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小雀儿自知年纪幼小修为浅薄,故而一被吸入这魔念虚空,她立刻放出了神魂深处一缕先天带来的南明离火护住了神魂,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勿乞和鄣乐公主则是对那数十名起舞的魔女毫不畏惧,鄣乐公主还羞于看那些魔女种种不堪的动作,而勿乞则是眉飞色舞的看着那些魔女做天魔舞,嘻嘻哈哈的恨不得鼓掌叫好——若是现在有一打冰啤酒在手,再配上一曲很劲爆的舞曲,勿乞恨不得也随着那些魔女一起扭动身体。

  上古天神大道,鄣乐公主精修其中的鬼神之术,最擅长和诸般阴鬼邪神打交道,区区天魔女,还动摇不了她的心神。勿乞修炼的神通更是足以让天下所有修炼幻术、迷神术之类法术的邪道仙人吐血,他的混沌灵气无物不容,这些天魔舞散发出的荡人心魄的魔气,全部都是给他补充法力消耗的灵药,他恨不得这些魔女的数量再多一些才好。

  那血淋淋的魔影将勿乞四人拉入魔念虚空,他也没吭声,一门心思等着勿乞四人中了他的魔法暗算后再做其他计较。他刚刚一口气吞噬了万仙星无数生灵的魂魄,这股庞大的魂魄之力虽然让他的真灵魔魂恢复了三成,但是他也有一些消化不良的感觉,他正努力的运转魔功消化这些魂魄中庞大的魂魄本源力量,抹杀其中一些坚韧的魂魄烙印,如今正忙着这些,他也无暇搭理勿乞等人。

  一时间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阵子,盘在勿乞脖子上的敖不尊突然‘嗷嗷’叫了起来,进了这个魔念虚空后,敖不尊一对贼眼就贼溜溜的盯住了那些正在狂舞的魔女。双方相互对视了一刻钟,敖不尊浑身鳞片都舞动起来,他嘴角一缕涎水流淌下来,随后他身体向前一窜,发出尖锐的狼嚎声想那些魔女扑了上去。

  “美人儿,你们就从了大爷我吧!跟着老子,吃香的喝辣的,每天晚上老子让你们爽得欲仙欲死、死了又死、死了再活、活了又死!”敖不尊嘴角大片口水喷出,双眼放光的大声嚎叫道:“老子一条龙鞭宝枪横扫天下,老子的功夫,只有你们尝过了才知道!”

  那些魔女发出轻柔的笑声,一名胸脯极大皮肤极白的魔女伸开双手,笑吟吟的迎向了敖不尊。

  “来呀,来呀,来呀~~~”

  魔女发出曼妙的呼唤声,双眸中春波涟涟,好似能滴下水来。敖不尊欢呼着扑到了那魔女身上,他人立而起,两只后爪牢牢的抓住了魔女的胸脯,两只前爪抓住了魔女的面门,一张满是涎水的大嘴狠狠的对着魔女浅水红色的樱唇亲了上去。

  那坐在宝座上的魔影‘嗤嗤’笑了起来,他缓缓站起身,竖起一根手指笑道:“一个!”

  鄣乐公主眸子里神光一闪,她低声骂道:“这条银龙实在是丢脸!”

  小雀儿急忙点头附和鄣乐公主的话,她歪着脑袋,不屑的看着敖不尊,轻轻的拍了拍翅膀。

  勿乞则是微微一笑。敖不尊的来历诡秘莫测,这厮还有很多事情瞒着勿乞呢。要说勿乞身边其他人可能中了这种风流阵仗,搞不好就魂飞魄散被那魔女吸空了神魂之力便宜了那魔影,但是敖不尊这积年的老色鬼、风流场上的大将军,哪里去区区一支天魔舞能征服的?

  勿乞记得,敖不尊似乎吹嘘过,他当年的姘头里面,就有好几个外域天魔中的厉害人物。能够让那种无情无义、断情绝义的外域天魔为敖不尊生儿育女,敖不尊那里是那么简单的人物?

  ‘啵儿~~~啪’,敖不尊和那魔女来了一个深深的湿吻,他长长的舌头弹出来半尺长短,在那魔女嘴巴里狠狠的打了个卷儿。随后敖不尊重重的吐了一口吐沫,骂骂咧咧的抱怨道:“这老魔头肯定是一辈子没碰过女人的,这幻化出来的魔女,怎么舌头都不会动呢?这绝妙女子,那三寸香舌,就要灵动如蛇、灵巧如狐、细腻如沙、甜美如蜜才是极品,这硬邦邦、冷冰冰的,那是卤猪口条哪!”

  刚刚站起身的魔影呆了呆,他怒吼道:“你没被老祖魔法迷惑?”

  敖不尊怪笑了一声,他身形一闪,两尺不到的身体突然化为一条黑电窜了出去,他的右前爪变得蒲扇般大小,狠狠的一爪子掏在了那魔影的下身处。敖不尊欢啸道:“你也太小看老子了!见识见识老子当年威震三界,让天庭大燕京为之胆战心惊的‘飞龙偷桃手’!”

  黑光一闪,敖不尊的右前爪上闪过一片密密麻麻宛如蚁群的符文,诡异的符文略微一闪,就化为一片黑烟覆盖在他的爪子上。他的五爪一紧一拉,就听得一声惨嚎,一大串血淋淋的物事被敖不尊一把抓了出来,随后敖不尊立刻化为一道黑光回到了勿乞肩膀上。

  那魔影怒吼着望向了敖不尊,他很是不解的咆哮道:“这是老祖神念所化的魔念虚空!老祖在这魔念虚空中怎可能受伤?老祖在这里的法体是老祖的真灵魔魂显化,根本没有那些身体器官,你怎能,怎能……”

  敖不尊诡秘的笑着,晃悠悠的炫耀了一下他手上抓着的一条、两颗三件血淋淋的宝贝。他‘嗤嗤’笑道:“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当年也有个老婆被老子偷了的白痴用魔念虚空困住老子,想要用本命魔焰炼化老子真灵。可惜啊,可惜,老子天纵之才,在那魔念虚空被困三月,参悟出了飞龙偷桃手!”

  将那三件宝贝随手一丢,敖不尊在勿乞的肩膀上擦了擦爪子上的血,很是得意的说道:“你就不该用魔念虚空来对付老子!你的真灵魔魂,和你外界本体之间乃是姓命交集的关系,老子掏的是你真灵魔魂,但是掏出来的东西,是你本体上的宝贝啊!”

  勿乞骇然,鄣乐公主愕然,小雀儿低下头,用翅膀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敖不尊狂笑道:“你分出一缕分神出去看看,你的本体是不是被老子一把给阉掉了?”

  血淋淋的魔影惨嚎一声,他突然身体一僵,显然已经分出了一缕分神跑出去查看自己身体的动静。不多时那魔影就手舞足蹈的狂啸起来,他指着敖不尊怒吼道:“卑鄙,无耻,下流!你,你是什么来历?你怎可能透过老祖的魔念虚空攻击老祖的本体?你,你怎么能用这么歹毒的魔功?”

  敖不尊嘻嘻一笑,根本不对那魔影做任何解释。

  勿乞‘嘿嘿’一笑,他本能的夹紧了双腿,狠狠的瞪了敖不尊一眼,随后右手一指,大片禁律神炎呼啸而出。紫青二色神炎带着让一切神魂、魔魂、阴鬼、邪神、域外魔头之类的神念存在魂飞魄丧的高温,瞬间布满了整个虚空。

  鄣乐公主也不慢一拍的举起双手,比勿乞身上喷出的禁律神炎更浓稠、温度更高、品质更佳、更加灵动的神炎化为数百条火龙呼啸而出,配合着勿乞放出的神炎肆虐四周。

  高温融毁了这个虚空的一切,血云被烧穿,血海被烧得干涸,魔女化为乌有,宝座化为青烟。那魔影发出尖锐的嘶吼声,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禁律神炎,尔等小辈,怎可能拥有这等先天神炎?混账东西,你们怎可能有这等先天灵物?”

  勿乞和鄣乐公主根本懒得给这真灵魔魂做任何解释,滔天的禁律神炎向内一合,紧紧的将那条魔影裹在了里面。

  一声惨嚎响起,魔影的身形骤然被烧掉了一大块。

  魔影轰然炸开,一线血光激射而出,迅速遁出了魔念虚空。

  虚空中巨量的魂魄力量失去了控制,胡乱的在虚空中翻滚不定。

  勿乞、鄣乐公主、敖不尊狂喜,急忙施展神通,尽情的吸收这无边无际的神魂本源之力。

  顷刻间三人将那无边的神魂之力分享一空,随后虚空粉碎,他们的神魂分别回到了肉身。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