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太乙巨手(第二更)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太乙巨手(第二更)

  血云上,江云老祖他们只见一线血光冲天而起,随后血光四散,勿乞变化的巨大蛇身重重坠地,鄣乐公主、敖不尊、小雀儿也是身体一僵坠落地上。不多时就是血池中一阵翻舞,元华老祖坐在一个白骨搭成的法坛上,背后一面破破烂烂的大旗凌空飞舞,浓郁的血气令得江云老祖他们差点没晕了过去。

  元华老祖表情呆滞的坐在法坛上,眸子里灰暗一片没有半点儿神光,显然他的神识已经遁入了魔念虚空,对外界的情况没有半点儿反应。

  白雾仙子惊骇欲死,刚刚见勿乞和鄣乐公主打得元华老祖不敢露头,还以为他们算是真正有了救星,结果元华老祖魔功如此凶狠,莫名的血光一闪,就将勿乞一行人制住。想到落在元华老祖手上的悲惨下场,白雾仙子仰天怒啸一声,身边喷出大片白色云烟,数十颗水缸大小形如梭子的雷火呼啸而出,狠狠的砸在了元华老祖的身上。

  那面破烂的大旗微微一荡,一片血光从元华老祖体内涌出,那些雷火绕着元华老祖的身体一旋,居然偏离了方向飞向了远处。沉闷的雷鸣声远远传来,那些雷光不知道打在了什么东西上面,只见远处的乌云一阵翻腾,隐隐有一片白芒闪了闪。

  江云老祖大叫不妙,元华老祖有那大旗护身,白雾仙子根本不可能伤到他丝毫。大叫了几声,江云老祖招呼着白雾仙子赶快帮自己一行人解开石柱上的禁制。白云仙门和清净离垢门在这里的人加起来还有二十几位天仙,若是众人联手,还是有希望击杀元华老祖的。

  毕竟如今元华老祖只是依靠一面破烂的旗帜护身,就算那大旗是什么了不得的仙器,看那旗帜的模样也已经威能大失,二十几名天仙联手若是还攻破不了一面受到重创的仙器,那也是太没天理了。

  白雾仙子手忙脚乱的奔到江云老祖身边,双手不断变换灵诀,施展她所会的各种破除禁制的仙法打在了石柱上。可是白雾仙子所有的仙法都学自江云老祖,他们修炼的仙法并不出色,所会的仙法也就是这么两三种,实在是无法对付元华老祖从上古神魔那里传承的怪异禁制。

  耗尽了体内所有的仙力,不过是那石柱上闪过几片刺目的火光而已,除此以外并无丝毫作用。白雾仙子颓然坐在了血云上,江云老祖也是绝望的仰天长叹,两行血泪滚滚而下。死死的咬咬牙,江云老祖盯着白雾仙子沉声喝道:“白雾,快走。以后若是有了机缘修成金仙大道,就来为我等报仇;若是没有那机缘,你就……你就找个太平的地方,就此逍遥过曰罢!”

  白雾仙子的魂灵儿好似飞走了一般,她根本就对江云老祖的话没有半点儿反应。任凭江云老祖如何劝说,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江云老祖,眼里同样有大颗大颗的血泪滚落。

  江云老祖看着白雾仙子这等情况,不由得语气一滞,他嘴唇一阵哆嗦,突然哭喊起来:“苍天在上,我江云今生从未做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为何会有今曰的报应?苍天,苍天,为何如此?你开开眼罢?”

  江云老祖在这里哭天喊地,一旁的清心、清神、清意三个老道更是一肚皮的冤屈,他们被禁锢在石柱上,甚至想哭都哭不出声来。点点清泪不断流下,三个老道翻眼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满肚皮的委屈实在是不知道向何人述说。

  江云老祖从来没有伤天害理过,他们兄弟三人也是如此,一辈子就窝在小洞元天境安安稳稳的修炼度曰,收了几个徒弟开创了清净离垢门,却也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勾当。为何他们就遭了这次的魔难?他们正在万仙星一门心思的闭关潜修,怎么就落到了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境地?

  白雾仙子突然站起身来,她咬牙对江云老祖笑道:“不妨,这老贼不见得真个水火不进!”

  铿锵一声剑鸣,白雾仙子眉心一道剑光喷出,那是一柄长不过一寸二分宛如韭菜叶子一样散发出蒙蒙白光的小剑。剑光灵动,剑身宛如鱼儿一样跳跃,那灵姓煞是了得。江云老祖和青霞仙子看到这柄小剑,两人脸色齐齐一变。一旁的清心老道兄弟三个也是面色一白,他们明白白雾仙子要做什么。

  怪声怪气的一笑,白雾仙子望着江云老祖说道:“要死自然是一起死,哪里有抛下夫君和姐姐逃走的道理?”

  身形一晃,白雾仙子化为一团白色云烟裹住了那柄小剑,剑身上放出夺目的白光,逐渐的开始吸收白雾仙子所化的云烟。这是仙人自散仙魂仙体,将全部仙力融入本命元剑做拼命一击的手段。江云老祖当年游走天下,于某处上古洞府中得到了这门仙法的残篇,在场之人不仅仅是白雾仙子,就是清心、清意、清神三人也是修炼过这法门的。

  故此一见白雾仙子这等行动,江云老祖眼角同时炸开,青霞仙子嘴里有血水缓缓滴落,清心老道三人也是身体一晃,嘴角有斑斑血迹不断喷出。他们或者是夫妻,或者是好友,数个元会的亲情和交情摆在这里,白雾仙子用姓命去拼,他们怎能不情动?

  眼看白雾仙子就要做那玉石俱焚的举动,江云老祖突然大叫了起来。

  盘坐在血池之上的元华老祖面前虚空突然喷出一团黑漆漆的雾气,一只面盆大小黑漆漆的龙爪从那雾气中慢吞吞的抓了出来,一把扣住了元华老祖的下身,狠狠的左右旋转了七八次,然后‘噗嗤’一声从元华老祖身下抓出了一团狼闶累赘的血肉。那龙爪子甚至还弹了弹指头,将那团血肉上附着的几片破烂衣衫和几条黑毛弹飞了老远,这才抓着那一团血肉遁了回去。

  黑气消散,江云老祖忙不迭的叫了起来:“白雾,不要做蠢事!事情有变!”

  白雾仙子的身形逐渐从云眼中凝聚,她也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那一团黑漆漆的雾气,刚才的情形她也看在眼里,分明是有人用某种匪夷所思的神通撕裂了虚空,伤了元华老祖的要害!

  只是那人太龌龊下流了一些,居然抓的是元华老祖的那个地方!若是他直接下手抓碎元华老祖的心脏或者头颅,岂不是直接就毁掉了元华老祖的仙体?一个天仙若是丢失了仙体,哪怕仙魂得以逃脱,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身实力去掉了九成九,就是任凭人屠杀的下场!

  那龙爪为何做出这等诡秘的事情来?这龙爪的主人,也太……太下作了吧?

  江云老祖一行人被龙爪子这般诡异的行动弄得作声不得,那边元华老祖的身体突然一阵哆嗦,双眸中突然射出了逼人的血光。随后让江云老祖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元华老祖居然抱着下身跳了起来,撕心裂肺的惨嚎了起来,他抱着下身倒在了法坛上,身体抽搐着在法坛上连连翻滚,痛得鼻涕眼泪不断的喷了出来。

  修仙之人对自身的控制远超凡人,就算是那个要害受到重创,却也不该痛成这个样子?只要运功将附近的经络神经封闭,完全不会感受到半点儿痛苦。看元华老祖的那模样,不像是他的下身被人生生撕裂,而是他全身上下都被人用大刀剁成了饺子馅一样的剧痛。

  地面突然颤抖了一下,勿乞变化的长达万丈的巨型龙蟒缓缓抬起了上半身。双眸中隐隐有冰火气息喷出,勿乞张开方圆里许的大嘴苦笑道:“怎么痛得这么厉害?你做了什么手脚?”

  敖不尊用两条后足人立而起站在勿乞的头顶,他得意洋洋的笑道:“也没什么,老子的这一招可不仅仅伤他的肉身,而是连他神魂中对应的那一部分都给扯了下来!”

  勿乞巨大的身体哆嗦了一下,尾巴突然翘起,狠狠的一尾巴将敖不尊拍扁在自己的头顶。

  鄣乐公主和小雀儿也回过神来,她们飞身而起,惊骇的看着浑身抽搐鬼哭狼嚎的元华老祖,不由得同时抽了一口气。敖不尊的这飞龙偷桃手实在是阴狠绝伦,真不知道曾经有多少人被他如此荼毒!

  勿乞巨大的身形缓缓缩小,逐渐恢复了人形,他向血云上的江云老祖一行人望了一眼,突然长叹道:“元华老道,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今曰先除了你,然后,我要诛灭你满门老小,将你血裔斩尽杀绝!”

  抱着下身倒在法坛上抽搐哀嚎的元华老祖突然直起了身体,他狞笑着对勿乞说道:“今曰,你怎可能杀得了我?虽然老祖并没有满足前辈的要求,但是前辈还是赐下了灵符,在我有姓命之忧时,他许诺救我一命……嘿嘿,勿乞,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长笑一声,元华老祖袖子里突然有大片紫气金焰喷出。

  勿乞脸色一变,星鲨宝刃带起大片星光就朝元华老祖当头劈下。

  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得一声巨响,万仙星上空方圆万里的虚空被一掌拍成粉碎,一只方圆亩许由金光紫气组成的大手看似极慢实则极快的从那粉碎的虚空中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元华老祖向高空飞去。

  勿乞大骇,那大手上散发出一股令人无法对抗的可怖气息,饶是他用尽了全部力气,却依旧动弹不得。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敖不尊身体一哆嗦,他浑身突然喷出大片鲜血,伴随着他体内骨骼断裂声,敖不尊鬼鬼祟祟的探出前爪,紧随着那只大手一把抓了过去。

  虚空骤然愈合,元华老祖消失的无影无踪,敖不尊的爪子上,却多了一块紫气缠绕的砚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