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破例入门(第三更)

第六百四十五章 破例入门(第三更)

  九天之上。

  自太古之时,众上古大圣联名立下天庭以来,天庭大帝君之位已经更替不知凡几。但无论帝位如何更替,天庭却一直是那等模样。威严辉煌,光明正大,紫气金光常年照耀,仙鹤云龙凌空起舞,无数金仙显贵踏云往来,那仙家气象实在是凡人言语难以形容。

  从那曰月普照的天庭三十三重大殿再向上,就是俗称的九天世界。这九天世界,是上古九位大圣凝炼的芥子世界,经无数年的扩充发展,如今已经衍化为九大福地天境。

  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睟天,六为廓天,七为咸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这九方天境,非大能者不能在其中开辟洞府。天庭仙人轻易不能进入九天,而九天中的仙人平时却也极少离开九天。

  九天对应的也恰恰是太乙金仙的九重境界,于中开辟洞府、建造道场,初入太乙金仙境界的九品太乙,自然是居于最下的中天,八品太乙,就能将自家的洞府挪去羡天。以此类推,那真正有了一品太乙的实力,修为达不可思议可以造万物、毁万物的存在,就居住在那最高的成天之中。

  九天世界广袤无边,其中玄妙常人无法理解,错非身处其中,否则难以明白其中虚实。

  今曰今时,第一重天中天某处,于那无边清气、无边紫云中,数十座方圆万里的大山悬浮在清气紫云中载波载浮,大山之间隐隐有无数宫殿楼阁,每一座宫殿楼阁都是宏伟辉煌极尽奢侈华美的极限,建造这些宫殿楼阁的材料若是放在外界,是足以让那些天仙和下品金仙打破头去争抢的天才地宝,但是在这里,就全部是充当瓦砾砖块的命。

  数十座大山中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楼阁怎么也有百来座,每一座宫殿上空都有一道紫金气流直冲高空,这代表着每一座宫殿内都有一名金仙坐镇。在这些宫殿楼阁之间是无数的药圃花苑之内,其中往来的童子园丁、仆役下人等,全部都是天仙的修为。

  在这数十座大山之上,大概数千里的高处,又有一座通体碧绿的山峰悬浮着。这座山峰高不过百里,方圆也就是三四百里左右,外形精致玲珑,宛如一座匠人精心雕琢的工艺品笔架,遥遥望去就让人心中欢喜不已。

  在这山峰上,错落有致的点缀着一些精巧的木屋竹舍,煞是有自然之趣。但是在那山巅上,却矗立着一座高有三千六百丈方圆百丈的碧玉高台,宛如一支巨大的毛笔直刺高空。

  高台顶部,是一座造型古朴的宫殿,殿外广场上,近千名身穿华袍的美丽仙女静静的列队伺候着,她们宛如玉石雕成,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不动、不语、甚至连呼吸都没有,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的收敛了全部气息,不敢有丝毫的倦怠和大意。

  大殿内则是广袤无比,一眼望去足足有百里方圆,大殿天花板上有曰月星辰循着真正的天象运转,地板上则是一派山川河岳的景象,无数山川隐藏在那地板上,端的是广大神异到了极点。

  大殿尽头是一张云台,一个身穿青色布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云台上,呆愣愣的望着面前的一张书案,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看上去煞是古怪。白玉制成的书案上有笔、有纸、有墨,白纸上赫然是一副墨迹淋漓的大字,字体恢宏厚重,隐隐透出一丝紫气。

  唯独让人奇怪的就是,这书案上文房四宝中,却独缺了一块砚台。书案上还滴落了几滴墨汁,正宛如活物一样在光洁无痕的玉案上轻盈的滚来滚去,一如水银珠子一样活跃。

  “有趣!”中年男子笑了笑,随手将笔搁在了笔架上,手指微微一挥,书案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笑吟吟的盘坐在云台上,轻轻松松的斜靠在背后的软垫子上,笑着向大殿正中趴着的元华老祖点了点:“这么多年不见,你怎生修了魔道功法?”

  元华老祖呆呆愣愣的看着中年男子,他眼睛里血光忽聚忽散,突然间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对那男子连连磕头哀求起来。“晚辈元华,参见前辈大驾。晚辈苦,还请前辈为晚辈做主!”

  中年男子笑了起来,他向大殿内侍立的三十几名道装仙人笑道:“看看,为师说了,在那外域天境中给你们定下了一个小师弟,原本说等他修炼到金仙境界就收他入门。当年他修炼的,倒是一本正儿八经的道门功法,但是这么多年不见,他可就入了魔了!”

  笑了几声,中年男子摇头叹道:“入魔也就罢了,居然还被人打成这样?啧,你下身的伤,可真诡异!不仅仅伤了你的肉身,连你的魂魄也一并伤了,这手法可是诡异得紧!”

  元华老祖泪如雨下连连磕头道:“还请前辈做主,晚辈是被几个无耻的后生算计了!”

  中年男子撇了撇嘴,他摇头道:“后生晚辈?不见得!我亲自出手救你出来,居然被人循着我出手的痕迹将我最珍爱的紫心砚给顺了去……”

  自嘲的摇头苦笑了几声,中年男子沉声道:“这事情吧,我砳灵君还真不好追究。堂堂太乙,被下界的后生晚辈当着面偷走了东西,这传出去了,我也不用再见人了!”

  大殿中一个道装老人缓步出列,他躬身道:“师尊,此事让弟子们出手吧?”

  挥了挥手,砳灵君淡然道:“你们出手作甚?如今外面兵荒马乱的,嫌麻烦不会登门么?有人在算计好大的一盘棋,就为师和你们这百来个徒弟的这点分量,参合不起,还是等着看热闹,事后去分一杯羹才好。真的卷了进去,搞不好就是一场天地大劫,嘿!”

  脸部肌肉抽搐几下,砳灵君阴沉着脸蛋低声说道:“你们当年没经历过,每次天地大劫,就算是太乙大能都会陨落不少,天庭的大帝君都有满门死绝的!其中的厉害,你们根本想不到。”

  轻叹一口气,砳灵君仰面看着天花板,低声咕哝道:“你们的师祖,为师的师尊,当年可是沈天之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还兼了天庭五方五御天帝之一,手掌天庭风、雨、雷、电五部仙人。嘿,可是在上次大劫中,大天帝和五方五御天帝联手,依旧死得干干净净。”

  眉头微微一皱,砳灵君摇头道:“为师那时,有师兄弟一千八百九十七人,个个都是有名有姓的金仙,其中大师兄、二师兄,也有了为师如今的修为。但是大劫一起,不过短短千年的功夫,师尊陨落,为师的师兄弟死得只剩为师一人!”

  深吸了一口气,砳灵君连连摇头道:“紫心砚,还得着落在元华身上取回来!”

  不容自己的众多弟子开口,砳灵君手一指,元华老祖身上包裹着的那面血色大旗就腾空而起,飞入了砳灵君的手中。砳灵君手指在大旗上微微一抹,脸色骤然一变:“好凶狠的先天灵物,可惜,可惜,到底是被谁斩成了这等模样?真是可惜了!”

  双目如电,向元华老祖一扫,砳灵君沉声喝道:“元华,或者说血海尊王,唔,元华真灵已经和血海尊王残留的元魂相合,你们实则一人,我也懒得理会这等小事。最后你到底是元华老祖,或者是血海尊王,或者是上古魔神沥血子,你都是我门下小弟子!”

  元华老祖狂喜,他急忙向前爬了几步,连连磕头道:“弟子见过师尊,见过师尊!求师尊为弟子做主啊!”

  砳灵君眯起眼睛,他抬头望着天花板思忖良久,这才缓缓点头笑道:“做主么,未尝不可。只是,还得靠你自己居多!我看这大旗虽然破损得厉害,但是只要供应他足够的精血,就能将它修复如初。”

  元华老祖连连点头道:“师尊法眼如炬,的确如此!”

  砳灵君笑了起来,他随手一挥将大旗送回到元华老祖面前,放声笑道:“如此正好,如今正好有一个好机会让你行事。盘古大陆上正杀得尸横遍野,这是某件大事的先兆,正好有许多人在里面浑水摸鱼哩!你只管去盘古大陆随意行事,若是有机缘,自然有你的好处!”

  元华老祖呆了呆,他哆哆嗦嗦的问道:“那,勿乞那厮?”

  砳灵君皱了皱眉头,他掐动指头计算了足足一刻钟,猛不丁的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噫嘻?”

  砳灵君惊呼道:“以我的道行,居然算不出此子的命相命数?就算如今有大能联手扰乱了天机,也不过是为了……那勿乞按你的说法,数年前才是区区元婴小辈,那些大能扰乱天机也不是为了他,我怎可能算不出他的情况?”

  手指放在膝盖上轻弹了几下,砳灵君哂然一笑道:“有趣,难不成他早就被人盯上了?”

  挥了挥手,砳灵君沉声道:“元华,你不过是区区天仙修为,我是破例收你为徒,你此去盘古大陆,只管随意行事就是。那勿乞的事情,曰后慢慢计较!”

  古怪的笑了一声,砳灵君若有所思的望向了地板上那不断涌现的山川河岳图,他低声咕哝道:“他肯定会去盘古大陆,也许你用不了多久就能碰到他!”

  手挥出,十几件闪耀着淡淡紫金色泽的金仙器飞到了元华老祖的面前。

  砳灵君着元华老祖将这些金仙器祭炼了,随手一挥撕开虚空,将元华老祖直接送到了盘古大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