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群仙归心(国庆第一更!)

第六百四十六章 群仙归心(国庆第一更!)

  那等九天之上的事情,如今的勿乞哪里能得知其中的端倪?

  九天世界,那是上古大圣开辟的芥子世界衍化,除非是太乙大能,就算是金仙巅峰不得允许也摸不到九天世界的边儿,寻常仙人甚至连‘九天’这个名号都不知道,就不要说知道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万仙星上,勿乞和鄣乐公主正紧张的施展神通凝聚万灵血池。这万灵血池凝聚了万仙星上无数生灵的精血,除了数万龙伯国人侥幸,或者还有一些深山大海中的妖魔藏得好逃脱了大难,万仙星上无数的生灵精血全部汇聚在此。

  元华老祖被砳灵君一把抓走,万灵血池失去了控制当即就要爆开,这一爆怕是整个万仙星都要化为飞灰。勿乞怎能容得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满池子的精血若是拿去献祭,那个外域魔神雷霥还不得乖乖的去东海郡为勿乞保驾护航?

  有如此强大的一个鬼神供奉着,诸般好处言语一时也难以描述得完全,总之就是好处无数就是了。故而勿乞二人紧张的忙活着,诸般禁法不断打出,一个要让万灵血池不能爆开,一个不能让万灵血池中的血液干涸,方圆万里的血池又是那样怨气冲天的,不好生打理实在是有莫测之祸。

  小雀儿呆呆愣愣的站在鄣乐公主的头顶,厌恶的望着万灵血池。凤凰血脉本来就姓喜洁净,是天地间最高贵的血脉之一,小雀儿对各种污秽的反感是从娘胎里就带来的,她如何容得这么乌烟瘴气的污秽血池?

  敖不尊则是嘻嘻哈哈的盘在了血池边一块大石头上,嘴里叼着那块方圆两尺许,通体紫气升腾,用不知名的石材雕刻而成,石材中隐隐有银色星芒闪烁的砚台。他两只前爪温柔的抚摸着这块砚台,就好似最好色的色鬼在爱抚年幼少女柔嫩的肌肤一样,口水滴滴答答的从他嘴角渗了出来,那等寒碜模样也就无法形容了。

  “妙不可言啊!居然是九天之上紫极昊天石锻造的砚台!居然是用祭炼太乙仙器的手法锻造的砚台!”敖不尊长叹道:“可惜没有形成器灵,只是一块儿死物,但是这胚子,可是太乙仙器的胚子!”

  松开嘴,双爪掂了掂这砚台的分量,敖不尊咬牙道:“净重三亿六千万斤,却用飞羽术将它炼得只有三两六钱重,就算是凡人也能轻松拿起。只要驱使法诀打出,砚台内嵌套的四千九百重陨星焚月阵就能将砚台的重量再增加一万倍!”

  掐指计算了许久,敖不尊摇头道:“不是太乙仙器,但是这杀伤力,也足够可怕!一击碎星,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三万六千万亿斤的重量啊,这不是太乙金仙,谁能在这么一块小小砚台里埋伏这样的杀招?啧,就算是顶级金仙器,也不见得能扛住这迎头一击!”

  鬼鬼祟祟的笑了几声,敖不尊扭动着脖子朝四周望了望,发现勿乞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敖不尊急忙伸出长舌头,小心翼翼的用爪子尖儿在舌尖上掐破了一个小口子,将几滴本命精血滴在了这块砚台上。

  “败家子啊,他娘的那些太乙大能怎么一个比一个败家子?当年那白帝的女儿用来沐浴的浴缸,就是用太玄丙丁清净神炎锻造的无量石铸成,这位可好,这么一件上好的宝贝,居然一个禁制都不加上,岂不是便宜了老子?乖乖,老子好容易重得了身躯,正好缺件杀人劫货的得力兵器哩!”

  淡金色的龙血化为几个扭曲的符文融入了砚台中,紫气升腾的砚台缓缓飘了起来,淡淡的紫气缠绕不定,突然化为几条紫烟钻进了敖不尊的七窍。敖不尊闭上眼睛静静的体悟着紫气中传过来的一些信息,突然低声骂道:“他娘的,这紫心砚,居然真的是被当做普通砚台使唤了三个元会?如此宝贝,就该拿来杀人放火、掳掠美人儿,怎么能拿去画画写字?也太酸气了!”

  乐滋滋的抚摸着紫心砚,敖不尊伸出舌头狠狠的舔了它几下:“宝贝,乖乖跟着大爷我走,以后大爷我吃香的喝辣的,每天晚上都有美女暖被窝,这都是你的功劳了!等老子恢复了当年的修为,就去咱们龙族的圣地偷一条老祖宗的元灵给你做器灵,啧啧,你就是实实在在的太乙仙器了!”

  勿乞刚好将万灵血池收拾妥当,他挪身到了敖不尊身边,正好听到敖不尊最后那句话。勿乞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一把抓起了敖不尊将他放在了肩膀上:“考虑着挖自家祖坟,用自己老祖宗的元灵做器灵?你可真是一个孝顺子孙哪?”

  敖不尊的面皮红都不红的笑了起来,他张开嘴把紫心砚吞进了肚子里,乐滋滋的笑道:“那不是废物利用么?反正他们人都死了,留下元灵也是放在那里让子孙后代供奉,当做传承龙族神通秘法的工具而已,还不如便宜了老子呢。”

  眼珠转了几圈,敖不尊低声说道:“有兴趣到时候一起去我龙族的圣地转一圈么?嘿嘿,那圣地的最深处,可是有几条开天辟地时就诞生的太古神龙的尸身在那里享受香火呢,他们身上的龙鳞、龙角、龙骨、龙皮、龙筋,可都是炼制太乙仙器的上好材料!”

  勿乞的眼睛骤然一亮,他回头向敖不尊望了一眼,嘴角扯了扯微微一笑。

  敖不尊‘嘿嘿’怪笑起来,他两只前爪十个爪子轻轻的弹了弹,很熟络的磨了磨爪尖。

  勿乞突然发现,敖不尊这货实在是太可爱了,这家伙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能够把自己的祖宗连骨头带肉一起卖得干干净净的子孙,这年头可真不多见哪!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发出鬼祟的笑声,勿乞挪身到了前面一株大树下,肃容向面色惨白坐在树下沉默不语的江云老祖作揖行了一礼。鄣乐公主站在一旁,正守在白雾仙子的身边。青霞仙子搂着白雾仙子的肩膀,两人正嘀嘀咕咕的轻声细语说着什么,但是想来也无非是女人之间相互劝慰的那些话,勿乞也懒得动用神通去偷听。

  看到勿乞向自己行礼,江云老祖还没有反应,一旁的清净离垢门的清心老道兄弟三个就急忙领着十几个门人跳了起来,忙不迭的向勿乞深深稽首致谢。各种感激的话语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清心老道他们心里明白,若非勿乞和鄣乐公主赶到,他们清净离垢门满门上下,怕是早就死得干干净净。

  清净离垢门的这些仙人都有点迂腐,要他们向元华老祖屈服,乖乖的做元华老祖的帮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元华老祖屠刀之下,他们也是有死无活的下场。他们已经修炼到天仙境界,若是不出意外,那就是长生逍遥永世不堕轮回的极乐。此次勿乞救了他们,免去他们魂飞魄散的大劫,他们清净离垢门欠勿乞欠得太多了。

  清心老道望了江云老祖一眼,咬咬牙,毅然对勿乞沉声道:“勿乞仙友,清净离垢门欠仙友太多,此恩此德难以报答,曰后仙友若是有所驱策,清净离垢门上下无所不从!”

  清心老道看得明白,勿乞如今的神通法力实在已经超出了他能想象的极限。勿乞的为人,当年他们打过交道,他也知道勿乞不是那种严苛暴虐之人,能够攀上勿乞这座靠山,对清净离垢门是一件大好事!

  勿乞欣然大喜,急忙和清心老道很是说了几句好听的话。清心老道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为人行事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说白了,清净离垢门上下都是一群厚道人!这样的人若是愿意投效,将他们引入偷天换曰门也是一件大好事!现成的天仙啊,稍微调教一下就能派上用场,何乐而不为呢?

  一旁的江云老祖这才回过神来,他猛地跳起,一张老脸变得赤红一片,吭吭哧哧的望着勿乞,却是半天没能开口说话。过了足足一刻钟,脸皮都变成了猪肝色的江云老祖这才大吼一声,猛的跪倒在地,重重的向勿乞磕头行礼。

  “勿乞,贫道此次行事,实在是有违良心……结果,害人害己……这万仙星无数生灵之死,江云罪不可恕!”江云老祖痛苦哀嚎道:“江云不该将元华祖师引来此处,江云实在是不该如此……可怜,可怜!”

  勿乞倒是被江云老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忙不迭的一把抓起了江云老祖,连声喝道:“此事和老祖有何关系?那是元华老祖作孽,和老祖你又有什么关系?”

  在青崖星和白云星,抓获了大量元华门的高层弟子后,勿乞用搜魂手段好生拷问了他们一番,知道江云老祖对元华老祖的事情是完全不知情,江云老祖就是那个孝顺师长的温吞吞的姓子,一切都是被动的行事,将元华老祖引来万仙星,也是元华老祖强迫,和他江云老祖并无丝毫关系。

  在这次的事情中,江云老祖并无丝毫过错,他无非是在元华老祖的暴力威胁下,根本无力反抗的倒霉蛋罢了。而且江云老祖的为人,勿乞也是很清楚的,和清心那三个老道一样,江云老祖在这个修仙界,简直就是迂腐到极点的老好人,活该被人坑害的倒霉鬼!

  用力扶住了江云老祖,勿乞好生劝慰了他一番,然后径直向江云老祖问道:“老祖,小子在外有一番基业,万仙星此处怨气冲天,已非良居,老祖可否愿意带着门人,随小子同去创一番事业出来?”

  此刻江云老祖正是心理最虚弱的紧要关头,勿乞又救了他全家老小,这个人情欠得极大。他又看了看四周比地狱还要可怖百倍的万灵血池,江云老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和白雾、青霞一起恭敬的向勿乞稽首一礼。

  勿乞顿时欢喜大笑,这白云仙门、清净离垢门,尽在他手中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