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天谴之眼(第四更,求月票!)

第六百四十九章 天谴之眼(第四更,求月票!)

  勿乞、鄣乐公主急抬头,这才发现整个万仙星都已经被静谧如水的厚重电幕所包裹。言语无法形容那厚达万里粘稠如胶的电幕缓缓向地面逼近时的恐怖威压,勿乞只知道自己已经吓得浑身僵硬,先天神魂都僵直了,根本一点儿办法都想不出来。

  完全是出于本能,勿乞僵直的身体突然挥拳,无数雷霆、大片寒气、滔天魔焰、平地卷起的青色羊角飓风化为一团混沌能量呼啸而起,直向高空慢慢压下的电幕轰了上去。

  电幕没有半点儿动静,勿乞全力一击融入了电幕,就好似一滴水落入了汪洋大海,没有溅起半点儿涟漪。那厚重的电幕依旧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慢吞吞的向下滑落,一步步一寸寸的,宛如夜幕降临,抹杀了时间一切的希望。勿乞僵硬的站在那里,浑身冷汗宛如雨点一样淌下。

  神色惊慌的鄣乐公主发出一声清啸,她身后五彩神光骤然一阵旋舞,五色光芒冲天而起,化为一片明丽的霞光向高空落下的电幕刷了过去。只听一声若有若无的雷鸣声响处,鄣乐公主挥出的五彩神光轰然粉碎,鄣乐公主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七窍中突然有大量鲜血不断淌了出来。

  小雀儿和敖不尊同时睁开了双眼,他们望向了高空落下的电幕。

  小雀儿对这电幕并无多少认识,她只是和勿乞、鄣乐公主一样,为这电幕中蕴藏的可怖威力吓得浑身羽毛一根根的竖起,原本就圆成了一个球的身体更是变得肥肿狼闶。敖不尊则是差点没被自己一口口水给噎死,他嘶声怒吼道:“他娘的,老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有万雷天谴?”

  眨巴了一下眼睛,敖不尊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没事,没事,不是正儿八经的万雷天劫,他娘的是天庭雷部仿造的假货!嘿嘿,这一击最多也就相当于十二品金仙的全力一击,哈哈,和真正的万雷天谴相比差远了!真正的天道发动的万雷天谴,可是能够诛杀太乙金仙的!”

  勿乞一把抓住了敖不尊的脖子,他厉声喝道:“废话,十二品金仙的全力一击,我们这里有金仙么?”

  敖不尊长长的龙须‘叮’的一声绷得笔直,他嘶声哀嚎道:“苍天,老子忘了老子如今没有当年的修为了!凄惨落魄,这是天庭雷部仿造的天谴之眼发出的万雷天谴,当年老子当这玩意是个屁,但是现在老子要死在这里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敖不尊吓得浑身直哆嗦,而且这厮果然是品姓极度不端,他吓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下半身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响屁不断喷出,所谓屁滚尿流也不过如此。他失声嚎叫道:“老子不服!老子刚刚得回了肉身,老子的修为都还没有恢复,老子甚至还是一条童子龙!老子不心甘啊!”

  就在敖不尊歇斯底里的嚎叫声中,雷霥抓住了那枚飘落的雷纹,将雷纹送到了勿乞一行人面前。雷霥很是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是你们的仇家找上门来了么?唔,这枚符印当中蕴藏的雷劲可不简单,你们的修为也不甚高,怎么会招惹到这么厉害的仇家?”

  勿乞看着这雷纹没吭声,敖不尊则是双眼翻白差点没晕了过去,他声嘶力竭的嚎叫道:“不要把这东西放在老子面前,苍天啊、后土啊,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要命的玩意!”

  雷霥捏着那足以将万仙星以及万仙星上所有生灵一击荡平的可怖雷纹翻来覆去的搬弄了一阵,摇摇头张开嘴,一口将雷纹塞进了嘴里。‘嘭’的一声闷响,雷霥的身体表面突然黑云弥漫,电光雷霆暴涨了数倍。雷霥欣然赞叹道:“好味道啊,可比我百年苦修增进的法力!”

  勿乞瞠目,鄣乐公主结舌,敖不尊死死的盯着雷霥怪叫道:“怪物,你居然将雷部秘制的雷纹都给吃了?那,这位前辈,您把这漫天的雷霆都吃了罢?你看看这么多的电光,能顶你多少年的苦修啊?”

  雷霥欣然大笑,他颔首道:“说得有理,这里的电幕厚达万里,大致相当我三百年苦修的法力。嘿嘿,想不到这次,不仅仅是享用了一份血祭,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好处。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开嘴,雷霥对着高空缓缓落下的电幕死命一吸,就听得尖锐的‘吱吱’轰鸣声中,无数电光宛如流水一样没入雷霥的嘴里。勿乞张开混沌神目,看到这漫天的电光冲进雷霥的大嘴后,瞬间就被传送到了对面那个满天都是电光雷霆的荒原世界中,盘坐在那一片荒原上的雷霥本体正双手结成了一个古怪的法印,所有电光不断的注入了他眉心。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雷霥的本体上就是一片夺目的强光喷出,雷霥在万仙星上的投影也好似吃了大补丸一样凭空暴涨了一大圈,他双手中洒下的血光更是浓密了数倍。血光激射而下,不仅仅灌入了江云老祖一行人和敖不尊、小雀儿的身体,也带着巨大的轰鸣声注入了勿乞和鄣乐公主体内。

  勿乞和鄣乐公主相视苦笑,如今他们两个的法力修为已经到了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他们所需的不是法力的积累,而是道行境界的提升。雷霥给他们注入这么多的血光,转化为法力也是汹涌澎湃宛如大江注入体内,实则对两人并无多少好处。

  没奈何,这是雷霥吸收漫天雷光转化而来的对他无用的力量,勿乞和鄣乐公主都只能将得到的力量注入了芥子世界,将这庞大的血光能量化为芥子世界壮大生长的能源。有这一道力量相助,两人的芥子世界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刚才的气象却又是大有不同。

  雷霥吸收高空的电幕只耗费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轻轻松松的将漫天电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然后大手一抓,虚空粉碎,十几个道装仙人惊呼着被他从虚空中一把拎了出来。雷霥嘎嘎笑着将这些道装仙人里面几个生得面白皮嫩看起来岁数不大的仙人一口吞下,然后将决澂道人等三个长相最为苍老的仙人一把拍在了勿乞面前。

  狂笑一声,雷霥指着决澂等三个老仙人笑道:“就是他们在捣鬼,嘿嘿,若非有我在,他们这一道雷霆已经能将这里所有生灵击杀,就连这颗大星都保不住。唔,这三个是管事的,其他的我就不客气了,送上门的血肉,算是你们血祭的祭品罢!”

  勿乞双目喷火的瞪着决澂老道,他厉声喝道:“泼贼道,我和你们有何等冤仇,为何用这等雷法背后算计我?”想到刚才那电幕落下时的可怕威压,越想越是后怕的勿乞心中愠怒,狠狠一脚踢在了决澂老道的脸上。

  决澂老道和两个师弟被雷霥一把从虚空中抓了下来,又被重重一巴掌拍在了地上,正摔得头昏脑胀浑身筋骨剧痛,猛不丁的被勿乞一脚踢在了脸上,满口大牙都被踢得飞了出来。决澂老道又看到自己的师弟们被雷霥一口吞下,不由得颤声叫了起来:“诸位师弟……你们死得好惨!”

  满口喷血的决澂老道游目四顾,看到万灵血池内的血浆和附近皑皑白骨,不由得哆哆嗦嗦的惨叫起来:“血祭?你们杀了多少人对外域魔头进行血祭?天庭明令禁止严禁血祭外域魔头,你们真不怕天庭的惩戒么?”

  勿乞和鄣乐公主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星鲨宝刃飞起,决澂老道和两个师弟的头颅带着一道血光飞起。三条血淋淋的仙魂冲天而起正要逃窜,鄣乐公主指尖几道鬼火射出,将三条仙魂禁锢在了半空中。凄厉的叫声从决澂老道三人的仙魂中传出,鄣乐公主以鬼神之道中的搜魂之术,从他们的仙魂中压榨出了大量的记忆。

  除了他们仙魂中关于自身修炼法诀之内的核心机密被人下了禁制,无法用搜魂之术搜出他们师门的各种法典秘籍,其他他们的来历、他们的身份、他们此行的任务,全部被鄣乐公主拷问了出来。

  出身青城,是青城祖师的亲传弟子,在天庭巡天司下担任巡天使者一职。这巡天使者就犹如勿乞所知的锦衣卫一般,是大天帝派出的特权专使,在外域天境对任何仙君、天君都是见官大一级,有先斩后奏大权。

  他们此行,居然是携带了一颗雷部炼制的天谴之眼,专责摧毁十三颗妖邪盘踞的星球?

  勿乞和鄣乐公主对视了一眼,两人心知肚明,怕是旸丘王父亲的谋划泄了底子,有人通过天庭在对旸丘王动手动脚了!当年是青城的人坏了旸丘王父亲的一盘棋,如今又是青城的人来斩草除根!

  若不是有勿乞这个异类在,将万仙星的局势弄得天翻地覆,原本六国的君臣早就离开了万仙星去外界发展,决澂老道等人雷霆一击,万仙星上所有生灵尽成粉碎,旸丘王的父亲诸般安排也就全部化为齑粉。

  唯一值得考究的就是,谁探查出了这些机密?又是谁将这些机密送给了天庭?

  沉吟许久,始终猜不出背后那人的身份,勿乞和鄣乐公主互视一眼,同时苦笑摇头。

  雷霥则是在此挥手向高空一抓,将一颗周身乌云缠绕,隐隐散发出紫蓝色电光,晶莹剔透宛如宝石铸成的,长有三十六里的硕大眸子从空中抓了下来。雷霥随手一抓,也不知道他使了个什么禁法,就将这眸子压缩成了一寸多长,随手丢给了勿乞。

  “这宝贝还有点意思,能够吸收天地间一切灵气催发雷霆伤人!嘿嘿,我雷霥就是雷霆之主,天生有本命法器随身。啧,这宝贝我也用不上,就当是这次血祭的彩头,送给你吧!”

  勿乞捏着这颗天谴之眼,顿时半晌作声不得。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