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鬼神契约(第一更)

第六百五十二章 鬼神契约(第一更)

  黑雾喷出的时候,大殿内众多大燕君臣的身体同时一阵颤抖,不管是燕丹还是荀况,或者大殿内伺候着的那些大燕宗室的晚辈、大燕各世家门阀的后代,所有人都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大殿内也只有勿乞一行人能稳稳的站在原地,至于那几个抱着婴孩出来的宫女,她们虽然没有中黒眚禁神咒,只是民间选拔的普通女子,但是那黑雾中寒气袭人,有一种专门侵蚀人魂魄的邪力存在,几个宫女抵挡不住那寒气,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不多时就没了气息。

  这些宫女的魂魄被黑雾抽空,实则已经是一个死人。但是她们的身体确确实实还活着,依旧是温暖馨香,依旧是好生生的几个美人儿。可是她们徒有**活着,魂魄早就不知去向。

  敖不尊缩小到三寸长短,宛如蚯蚓一样趴在勿乞肩膀上,缩小到绿豆大小的紫心砚在他嘴里突进吐出的,两颗贼兮兮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望着面前的黑雾。他低声咕哝着,自言自语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个只有一个月左右的婴孩从倒地不起的宫女怀中飘了起来,他身上的襁褓被黑雾腐蚀,眨眼间化为片片腐朽的灰尘飘落。赤身露体的婴孩双眸中透出诡秘的邪光,他的瞳孔缓缓扩张开,也就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球变成了漆黑一片。这诡异的眸子盯着勿乞上下打量,勿乞也不由得只觉一股寒气从脚下冲起,浑身顿时冰冷一片。

  唯恐这婴孩做出什么伤害众人的举动来,勿乞食指喷出大片流水一样的黑色灵光,凝结成数千枚蚂蚁大小的黑色符文附着在大殿众人身上。这些太古符文能驱散一切邪灵魔头,是上古修士用来护养自身元神不受外魔侵袭的大神通。

  那婴孩‘啾啾’诡笑起来,他轻轻的举起白嫩嫩的双手,慢条斯理的拍掌赞叹道:“很久很久没见到这种原滋原味的太古符文了。现在那些人族的祭司,他们用的都是什么破烂玩意?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不肯学,非要学那些被他们改头换面的不入流玩意!”

  轻叹了一声,这婴孩摇头道:“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啊!倒是你这娃娃很有趣,你居然得到了正统的太古符文的传承!宏大古朴,一字断生,一字断死,一字破虚空,一字成世界,这种原滋原味的太古符文,才是上古那些人对抗先天神灵的大道。现在的那些符箓符咒,真是懒得说他们!”

  这婴孩的声音细嫩娇柔,宛如刚出生的小猫在喵呜叫唤。但是刚刚出生一个月的婴孩如此老气横秋的说话,这等诡异的场景让大殿内众人无不毛骨悚然。勿乞也是心中一阵打鼓,他拉着鄣乐公主的小手,将她护在了自己身后,然后上前一步逼近了这婴孩,沉声喝道:“外域魔神黒尛?”

  这婴孩手一招,燕丹面前的那壶美酒飞到了他手中。小小的人儿凑着壶嘴喝了一口酒,很是享受的吧嗒了一下酒气,这才不冷不热的说道:“是我,我就是黒尛。你想解开黒眚禁神咒是吧?”

  沉默了一阵,勿乞颔首道:“是!黒眚禁神咒是你传给阳山王的?”

  慢条斯理的将酒壶中的美酒喝得干干净净,黒尛随手将酒壶丢在地上砸了个粉碎。伸了一个懒腰,黒尛悬浮在空中,盘起双腿舒舒服服的坐在了一片黑雾上,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勿乞笑道:“是我传授给他的,黒眚禁神咒嘛,这是我传出去的秘法。”

  勿乞望着黒尛,咬牙问道:“我用解咒之法解咒,你为何要这般做?”

  黒尛一脸无辜的望着勿乞,他撇着小嘴唇抱怨道:“我做什么了?”

  怒视黒尛,勿乞沉声道:“你为何降临这里,为何侵占这孩子的肉身,为何夺走那些宫女的姓命,为何不让我将这禁制解开?”

  鄣乐公主背后五彩神光喷出老高,骤然化为五柄剑影在她背后急速飞旋。剑影旋动,大殿内顿时响起了一片刺耳的剑鸣声。鄣乐公主双眸中神光闪烁,死死的盯着黒尛,大有一言不合就立刻出手斩人的架势。

  诧异的看了鄣乐公主一眼,黒尛惊叹道:“妙啊,居然是一个觉醒了太古神灵血脉的半神?哎哟,还是生得这么俊俏的姑娘?啧啧,若是被那些老东西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存在,他们还不会为了你打破头么?你这种半神之躯,还是自我觉醒血脉的半神之躯,啊呀呀,居然还凝结了先天神魂!抢手的宝贝啊,他们的儿子、孙子,正缺少这样的好炉鼎孕育后代呢!”

  勿乞脸色一沉,他咬牙喝道:“黒尛,回答我的问题。若是再胡说八道,休要怪我不客气!”

  黒尛斜睨了勿乞一眼,摊开小手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是一片好心,没事不要让你身边这女人胡乱出示她的力量。若是被盘古大陆上那几个如今太古神灵一脉的头目知道这丫头的情况,嘿嘿,东方青帝、北方黑帝、西方白帝肯定会派出无数属下来抢这丫头。”

  勿乞冷眼望着黒尛,双眸中雷光闪烁不定,四周天地灵气呼啸着冲入他体内,在他眸子里被天谴之眼迅速转化为杀伤力惊人的雷霆。黒尛的脸色微微一沉,他若有所思的望了望勿乞的双眼,摇头叹息道:“不要生气嘛,我们好好说!你若是再生气,我转身就走,转手就把这丫头的情报卖出去,到时候你们被人满天下的追杀,可不要怪我!”

  双眼中雷光骤然收敛,勿乞笑呵呵的向黒尛拱了拱手:“前辈何须这样?有话,我们好好说嘛!”

  眯了眯眼睛,黒尛望着勿乞的笑脸,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摇头苦笑道:“倒霉,碰到个难对付的小娃娃!啧,你可比阳山王那群木头桩子难对付多了!好吧,我们开诚布公的说话吧!”

  沉吟了片刻,黒尛扳动着手指向勿乞计算了起来。

  黒眚禁神咒是黒尛在阳山王某次血祭后传授给他的禁法,这禁法得自太古洪荒之时,是黒尛在某次太古量劫之后,在众多太古大能的战场上拣到的一门奇门修炼法诀中的一小部分。那门名之为《黒眚神经》的修炼秘法专门注重先天神魂的淬炼,其中秘法诡异莫测、威力大得惊人。但是《黒眚神经》和黒尛自己的修炼路子完全是两条路,黒尛尝试着修炼了黒眚神经,结果差点就变成了神经病!

  故而黒眚神经就变成了黒尛的私家典藏,在阳山王给黒尛一次姓献祭了三千修为有成的天仙,让黒尛的力量极大的增长了一大截,又给黒尛献上了巨量的天才地宝,让黒尛锻造了一件本命魔兵,在外域世界顺利击杀了一个积年的老对头之后,黒尛将黒眚禁神咒当做赏赐传授给了阳山王。

  这门黒眚禁神咒玄妙复杂,一旦被他所制,就极难破解。

  在阳山王得到黒眚禁神咒传承的时候,阳山王和黒尛约定,一旦有人破解黒眚禁神咒,那么那人的魂魄就将作为祭品献给黒尛!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使用过黒眚禁神咒的解咒秘法,故而这次勿乞刚刚念咒掐诀想要解开那婴孩魂魄上的禁制,感应到咒法气息的黒尛立刻循着气息降临。

  “不能怪我,这是阳山王和我定下的鬼神契约!”黒尛扳着手指头笑道:“这些年来,被他用黒眚禁神咒禁制的人起码有数百万人!嘿嘿,那些人又有无数的子孙后代,若是他们的魂魄全部被我收割,那么我的实力起码能暴涨一倍有余!”

  深吸了一口气,黒尛笑着对勿乞说道:“坦白的说,阳山王他根本就不可能释放那些被他禁制的人。但是他不能保证黒眚禁神咒的解咒之法不外泄,所以他才和我缔结了契约,凡是被禁制的人,一旦有人为他们解禁,那么被禁制的人的魂魄就是我的祭品!”

  听到这里,燕丹等人不由得同时在心里怒骂了一声。脾气暴躁的樊於期更是破口大骂,疯狂的问候起阳山王的祖宗十八代。

  黒尛斜睨了樊於期一眼,他冷笑道:“骂吧,骂吧,骂得越开心越好!阳山王的十八代祖宗,很可能就是你们这些人的数千代之前的祖先!嘿嘿,你们都是人类,人类都源于盘古大陆,良渚大虞,是人族的始祖治所。你们只管骂,骂自己的祖先嘛,骂得越动听越好!”

  樊於期死死一咬牙,紧紧的闭上了嘴。黒尛笑得前俯后仰的,差点没从黑云上滚了下来。

  勿乞无奈何的和燕丹交换了一个眼色,他苦笑道:“那么,您要怎么样,才能让我帮他们解开禁制?”

  勿乞刚刚为那婴孩解咒,黒尛立刻就循着气息赶到,勿乞敢确定,黒眚禁神咒肯定被黒尛动了手脚,也许所有被禁锢的人的生死实则一直掌握在黒尛手中!所有被黒眚禁神咒禁锢的人,他们在黒尛心中都是肥得流油的大肥羊,故而一有人开始解咒,他就立刻赶来收割灵魂!

  这个恶棍!

  勿乞在肚皮里破口大骂!

  黒尛左看看,右看看,他沉吟许久,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望向了勿乞。

  “这个简单!一个人的魂魄,你拿十个人进行血祭来交换就成!”

  黒尛笑着打出了手势:“我不管你们和阳山王的恩怨,一条魂魄十个人,这个价码,很公平!”

  勿乞死死的咬了一下牙,燕丹等人则是面色骤然一变!

  大燕上下无数宗室和世家门阀的族人,总人数何止百万?这样的血祭,得杀死多少人才行?

  却见勿乞一咬牙,重重的一跺脚,当场就应诺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