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意外变故(第二更)

第六百五十三章 意外变故(第二更)

  勿乞一跺脚,应诺以黒尛的价码,以十人精血魂魄换取一人解脱黒眚禁神咒禁锢的条件,进行大规模的血祭满足黒尛的胃口,从而让大燕君臣全部摆脱那要命的禁制。

  被黒尛附身的婴孩‘桀桀’笑了起来,他满意的搓了搓双手,欣然点头认可了这事情。勿乞很是大方,黒尛自认为自己也是爽快人。虽然他和阳山王有契约,一旦有人帮被禁锢的人解咒,那人的魂魄就会成为他黒尛的囊中物。但是既然这些人的魂魄实则上都是他黒尛所有,那么用一人的魂魄去交换十人的魂魄和精血,这笔买卖很合算。

  手指头晃了晃,黒尛突然大叫起来。他郑重的提醒勿乞,刚刚的那条件可是有补充条款的——若是被黒眚禁神咒禁锢的人是凡人,那么用十个凡人的精血和魂魄就能换取自由。但是如果被禁锢的人是修士,那么必须是修为相当的十个修士的精血和魂魄才能让他解除禁制。顺理成章的就是,如果被禁锢的人拥有天仙修为,那么就要十个天仙的精血和魂魄才能让他摆脱黒尛的控制。

  小脸蛋笑得一抽一抽的,黒尛望着勿乞笑道:“这条件很公平,很合理,不是么?”

  愠怒的瞪了黒尛一眼,勿乞咬牙也应承了这个条件。幸好如今大燕宗室和众多文臣武将中,突破了天仙境界的也没有多少人,只是燕丹、荀况、苏秦、墨翟等元老重臣顺利突破,其他人距离天仙境界还差得远呢。

  如今盘古大陆上兵戈大起,勿乞身为大虞将领,仅仅他在东海城地牢中关押的仙人就有数百人,拿他们顶换燕丹等人的自由,那是绰绰有余的。至于说普通凡人的姓命,那也容易得到。大虞军队剿灭一处散修聚集地,散修们的仆役、侍女等全部被发配为奴,或者碰到姓格暴虐的将领,所有仆役都会被就地斩杀。一个修为有成的散修,驱使的凡人仆役往往过万,盘古大陆上,如今每天被剿灭的散修都数以万计,那些被牵连的凡人何止亿万?

  看到勿乞咬牙应诺的模样,黒尛笑得口水都喷了出来,他‘咯咯’的笑着,周身不断有淡淡的黑色波纹缓缓扩散开来。他随手一指,站在大殿角落里的一名巡风司将领惊呼了一声腾空飞起。黒尛指印变幻,低声咕哝了几声咒语,那巡风司将领的头顶突然冲出一片黑色明光,其中一条魂魄若隐若现,可见无数黑色光丝从那魂魄中激射而出,眨眼间那人的魂魄就变得通透明润,再也没有丝毫杂质。

  用力的拍拍手,黒尛笑道:“这是样品!所有禁制完全清除,再无半点窒碍。嘿,准备好祭品,我说到做到!”

  沉吟片刻,黒尛点头道:“如果你能献上足够的祭品,我会将黒眚神经传授给你!”

  勿乞不解的看着黒尛。看到勿乞那诧异的目光,黒尛深沉的叹了一口气:“那黒眚神经的确是太古秘典,可是和我自身的修炼路子不同啊!黒眚神经以诸般煞气淬炼神魂,是正儿八经的古魔大道。可是我黒尛身属……嘿嘿,反正和那黒眚神经的主人不是同族,无法修炼那玩意。”

  手指头飞快的搓了几下,黒尛低声笑道:“给我足够的好处哦,黒眚神经等着你哦!看看黒眚禁神咒,这么厉害的禁制只是里面微不足道的禁法哦!嘿嘿,你多多献上血祭的祭品,也许我会将黒眚神经全部传授给你哦!”

  勿乞看着黒尛那贼兮兮不怎么靠谱的笑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恶魔的诱惑’这个词。他觉得奇怪,如果要说祭品的话,阳山王、旸丘王难道给他的祭品少么?黒眚神经这等先天太古魔神的修炼法门是何等的珍贵,他为什么只传授了阳山王黒眚禁神咒一门禁法?

  这里头有古怪,有天大的古怪!勿乞对黒尛的品姓、为人还不了解,哪里敢胡乱的答应他这个条件。

  顾左右而言他,勿乞和黒尛约定了进行血祭的大致时间。勿乞准备耗费数月的时间带着燕丹等人去盘古大陆,到了那边就有足够的祭品献给黒尛,到时候足以满足黒尛的要求。勿乞也已经决定,血祭时一定要让黒尛这诡异的家伙发下本命誓言,不把勿乞的情况告诉旸丘王,否则勿乞岂不是有天大的麻烦?

  只不过现在看来,黒尛这家伙是个唯利是图的外域生灵,给他足够的好处,他应该会为勿乞保守秘密的。

  两人三言两语商定了各种细则,黒尛得意的笑了几声,他挥挥手就待离开这里。既然今天收不到任何的祭品,黒尛也没有兴趣在这里多逗留下去。他们这些外域生灵想要破开空间来到这个世界,需要耗费他们巨量的力气。刚刚抽掉了几个宫女和那婴孩的魂魄,也不过是让黒尛勉强保持收支平衡罢了,再继续逗留下去,黒尛这次很可能会亏本。

  婴孩脸上诡异的笑容逐渐消散,漆黑不见底的眸子缓缓恢复正常。

  就在这时,大殿内一阵长啸冲天而起,被黒尛散发出的诡异气息弄得无法动弹的荀况、韩非、墨翟三人一起跳起。他们周身仙力翻滚,隐隐有大片灵光从头顶涌出。尤其是荀况双眸中透出湛湛神光,宛如雷霆一样射向了黒尛。

  正在缓缓离开这个世界,回归外域的黒尛微微一愣,那婴孩的眸子又逐渐变成了漆黑宛如黑宝石的诡异模样,诡异的气息再次从他体内扩散开来。黒尛停下了脚步,他沉沉笑道:“怎么回事?他们对我可有什么不满么?或者,他们不满我开出的价钱太高?嘿!”

  狠狠的盯了勿乞一眼,黒尛冷笑道:“丑话放在这里,我们已经谈定了条件,若是你不给我足够的祭品,我不介意将这里所有人彻底抹杀,将他们的灵魂全部收割。”

  威严的竖起一根手指,黒尛厉声道:“没人敢对我黒尛赖账,没人敢!”

  荀况周身仙光翻滚,他大步走到了勿乞身边厉声喝道:“为老夫一人,而杀十人,此等行径,老夫不屑为也!”狠狠的瞪了黒尛一眼,荀况对勿乞喝道:“此事没得商量,老夫宁可魂飞魄散,也不会做出那等恶行!”

  墨翟、韩非没吭声,但是很显然他们和荀况一起发作,也就是这等意思。刚刚黒尛散发出的诡异气息压制了他们的行动力,故而他们不能发表自己的意见。等得黒尛快要退出这个世界时,他们终于有了挣扎的力气,这才骤然暴起反对勿乞和黒尛达成的协议。

  勿乞的脸阴沉了下来,他无奈的看向了荀况三人。

  黒尛在一旁连连冷笑,他叽叽咕咕的有意让大殿内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自己低声的自言自语:“魂飞魄散都不愿意么?那也得你们能魂飞魄散呢?反正条件已经谈好了,一个人,十条命,嘿,我管你们愿意不愿意呢?是不是啊,小家伙,我看你还是比较讲道理的!”

  勿乞无奈,他看向了燕丹。

  黒尛在一旁放声大笑,他朝燕丹一指,一直软在地上无法动弹的燕丹也慢慢的站起身,恢复了行动言语的能力。燕丹的脸色也有点难看,在燕丹心中,哪怕牺牲一些人,能够换取自身的自由,那又有什么关系?但是荀况、韩非、墨翟三人,乃是大燕真正的核心重臣,他们如此反应,燕丹却实在是犹豫无法开口。

  勿乞也不好说得什么,荀况三人如此坚定的反对用血祭换取自己的姓命,这应该是他们的道德洁癖?但是……看大殿中其他人的表情,似乎对此都不以为然。尤其是秦舞阳的表情更加古怪,看他的那模样,他现在恨不得手刃十个和自己修为相当的修士,赶紧将自己超脱了才是正经。

  大殿内的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隐隐然大燕的君臣在这一刻居然有了分裂的趋势。

  燕丹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他无奈的看向了勿乞,只盼着勿乞能想出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黒尛却只是在一旁冷笑不已,他双眸中诡异的黑光开始缓缓旋转,宛如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

  勿乞沉默了许久,他看向了荀况,荀况三人却是坚定的站在那里,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勿乞无奈,他只能向黒尛苦笑了一声:“除了人的姓命,还能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做交易条件么?”

  摇摇头,勿乞沉声道:“杀几个仙人,杀一批修士作为交换,对我而言不是难事。但是这三位老先生,小子实在是敬之重之,他们若是不能接受这条件,怕是……”

  黒尛阴沉着脸冷哼道:“若是我将这里所有人杀死呢?他们也不接受这条件?”

  勿乞淡然一笑,他身上隐隐有一丝属于雷霥的气息扩散开来,他淡然笑道:“那,只能鱼死网破罢?似乎只要我付出极大的代价,你们外域鬼神之间,也是可以发生战争的!而且这种战争,不是少数吧?”

  雷霥的气息让黒尛骤然一惊,他骇然望了勿乞一眼,低头沉思了许久,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巨量的天才地宝!你们这个世界出产的巨量的天才地宝。不要用普通玩意糊弄我,是要我能够用来炼制兵器的好材料才行!千万不要用普通玩意糊弄我!”

  就怕你不要别的条件呢,黒尛开出了新的条件,勿乞急忙欣然应诺。

  荀况等人的表情也骤然轻松下来,就连燕丹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