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掌中佛国

第六百六十七章 掌中佛国

  不守信诺的死秃驴!该死的嫪毐,连自己的徒弟都调教不好?或者说嫪毐晕了头,攀上了妙心仙子那条线,仗着有妙应宫主撑腰,就敢动别的念头了?

  勿乞翻腾着无数的念头,阴沉着一张脸,带着沉沉杀气从郡守府冲出。东海郡高价购买的十二条大型飞舟腾空而起,每条飞舟都装载了一千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连东海郡司天殿里的数十名祭司也都登上了飞舟,随着周身阴风缠绕脚下黑云弥漫的勿乞朝梵唱声传来的方向冲杀而去。

  就在东海郡的正东边,在一个突入海里大概有十几里的小崖角上,一个肥头大耳生得珠圆玉润,周身都是凝固的猪油一样细腻柔滑的白净肉皮,嘴唇红润好似少女,双眸闪耀宛如宝珠,长长的耳垂耷拉在腰间,敞胸露怀,下身扎了一条黄色僧裤,上半身披了一件僧袍,脚踏绿色长草编成的草鞋的大和尚,正稳稳当当的盘坐在一块儿礁石上。

  一尊方圆三尺纯金铸造的木鱼稳稳的放在身边,这大和尚手持一柄长一张拳头粗细的木鱼锤,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木鱼。这木鱼锤是用纯银锻造,一击下去,木鱼上火星四溅,高亢嘹亮的木鱼声轰然四散,震得数里外的勿乞等人都双耳发痛。

  越是逼近这大和尚,木鱼声就越发的刺耳,到了距离他不过里许的地方,木鱼声已经化为轰然雷霆,震得飞舟上黄俍以下的众多战士立足不稳。那大和尚笑吟吟的看着气势汹汹冲杀而来的勿乞等人,慢条斯理的敲打着木鱼,一字一句的念诵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每一字喷出,大和尚的嘴里都会有一朵金光灿灿的莲花被浓密的赤色火焰包裹着急速喷出,所谓口灿金莲莫过如此。在那金莲花蕊中,恰恰有拳头大小的八个大字载波载浮,不断放出万丈金光。那金光倒也不刺眼,但是越靠近这和尚,金光就越发好似锋利的刀子一样,割得人浑身发痛。

  勿乞勃然怒道:“哪里来的秃子在这里胡说八道?给我滚出东海郡!”

  东海郡是勿乞的起家之地,勿乞就好似领地观念极强的野兽,谁敢侵入他的地盘,他一定会全力反击。而且勿乞知道宗教这玩意有多么的可怕,尤其是有着真正强大力量的佛门修士制成的宗教,一旦他们的手伸入了东海郡,以后东海郡的子民、军队、官员,他们到底是听这些和尚的,还是听他勿乞的?

  绝对不允许佛门弟子来东海郡发展,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这是勿乞和血疯子谈妥当的条件!

  眼看这和尚居然堂而皇之的在这里动用佛门禅法吸纳信徒,勿乞恨不得一拳打破他的脑袋,哪里会给他好脸色看?哪里会用好言语对付他?勿乞心中愠怒到了极点,血疯子是小如意逍遥天境如意欢喜佛座下的传教使者,他应该能掌控这些四处招揽信徒的和尚,为什么会突然有一个大和尚跑来东海郡捣乱?

  那大和尚看着勿乞突然咧嘴一笑,他温和的说道:“这位大人想来就是这一方领土的主官罢?大人不如也如我佛门从此脱离轮回之苦,岂不是快乐?”

  不等勿乞开口,大和尚眉开眼笑的说道:“我佛门广大,三千大道可以成道。你要金山银海,我佛门有;你要美人如玉,我佛门有;你要生杀予夺的权势,我佛门有;你要风流富贵,我佛门也有。总而言之,只要入我佛门,一切应有尽有,大人和身后的万人大军,不如都皈依我佛罢?”

  勿乞冷哼一声,他举起右手,高声喝了一声‘弩’。

  十二条飞舟呈半圆形包围了这大和尚,无数硬弩对准了大和尚。士卒们在硬弩上扣上了特制的专门用来对付强大修士的咒文骨箭,那数十名祭司忙不迭的捏碎骨符,为万余名士卒加持上各种禁制防护。

  勿乞唯恐这些强弩的威力不够,他喃喃念诵了几声咒语,咬破指尖狠狠一甩,一溜儿血珠激射而出,化为数千个细小的符箓附着在了那些弩箭的箭头上。凄厉的鬼啸声响起,这些符箓一贴在箭头上就立刻化为黑烟牢牢的印在了箭头上。原本黯淡的骨骼制造的箭头好似融化的蜡烛一样扭曲了起来,箭头居然略微带上了一丝独角鬼头的痕迹。

  那大和尚惊愕的看了勿乞一眼,他双眸如电扫过勿乞高大挺拔的身躯,惊呼道:“你怎会符咒之术?看你的体型,应该是修炼了那蛮力功法才对?”

  大和尚的惊呼刚刚响起,数千支箭矢伴随着刺耳的弓弦嘎嘣声铺天盖地般射了出来,呼啸的箭雨笼罩了大和尚的身体。箭矢的密度太大,高速飞行的箭矢和箭矢之间卷起了湍急的空气涡流,发出了凄厉悠长宛如鬼啸的破空声。

  呵呵一声憨笑,那和尚头顶上九颗戒疤喷出大片金色佛光,凝聚成无数拳头大小的牟尼宝珠漫天乱打。‘噼噼啪啪’一通乱响,数千支箭矢被宝珠撞得扭曲断折,箭矢炸开喷出大片黑烟邪气,更有大片的火光爆出,雷光水汽冲天而起,地水火风各种力量不断从箭矢中喷出。

  “佛渡有缘人!”大和尚一本正经的望着勿乞笑道:“可惜,大人你不是有缘人,你身后的诸位,才是贫僧的有缘人啊!”

  手掌一翻,两团金色莲花从掌心喷出,大和尚怪笑一声,掌心莲花对着勿乞一罩,一股极大的吸力涌出,两道金光裹住了勿乞,将他连同他衣领子上攀着的敖不尊一起吸了进去。金色莲花向内一合,化为一片氤氲金光悬浮在那大和尚面前。胖大的和尚憨憨的笑了几声,对目瞪口呆的黄俍一行人笑道:“诸位施主是贫僧的有缘人,来,让贫僧给诸位讲讲佛门妙法,给你们开通一下前世宿慧!”

  得意的大笑了几声,大和尚摇头晃脑的说道:“诸位有缘的施主记住了,贫僧是大自在欢乐天境多宝自在佛座下传教使者明笠。施主们呵,进了我佛门,你们是千求千应,万呼万准,终身无忧哩!”

  黄俍哆哆嗦嗦的看着大和尚,鼓起勇气举起了右手:“列阵,玄甲八方不动阵!”

  玄甲八方不动阵,人族战士常用的防御阵法,必须依托大型战具才能施展。循着黄俍的命令,十二条飞舟向内一合,中间四条按照四象方位、外面八条按照八卦方位分别锁定了各自位置。飞舟两侧的船舷甲板缓缓掀起,无数青铜锁链从甲板内喷出,相互勾结串联成了一片浓密的大网。

  飞舟内响起了低沉的嗡嗡声,青铜锁链上喷出了黯淡的青光,青光逐渐强盛,将十二条飞舟覆盖在了里面。东海郡仅有的数十名祭司飞身而起,按照方位打出了大把骨符,控制了玄甲八方不动阵的真是变化。随着这些祭司低沉的咒语声,青色的光晕逐渐凝成了一个厚重的巨型龟甲,上面的八卦纹路清晰可见,龟甲上到处都密布着清晰的符文,每一座符文都隐隐勾勒成了一座大山的模样。

  “有趣,有趣!诸位施主的缘分还差一点点火候啊!”明笠和尚笑了起来,他卷起袖子,大咧咧的说道:“那,就让贫僧给诸位施主好生的加一把火候,让诸位施主知道什么叫做缘分罢!”

  左手拎起那巨大的木鱼,右手拎着粗大的木鱼锤,明笠和尚脚踏一团白云,慢吞吞的飞到了玄甲八方不动阵旁。耷拉着嘴角向站在飞舟船头上坐镇指挥的黄俍笑了笑,明笠和尚举起了那纯金锻造的木鱼,荡起大片金色佛光,宛如一颗金色的流星,狠狠的撞在了青色的龟甲上。

  一击之下,大片祥光流云向四周扩散开,十二条飞舟组成的大阵被明笠和尚一击打飞十几里远,飞舟上的士卒立足不稳,纷纷踉跄着摔倒在甲板上。控制大阵的数十名祭司闷哼一声,他们七窍中同时流出鲜血,他们结成指印的手掌宛如被雷霆轰击一样弹开,电光在他们指尖上迸射,烧得他们的指头一片焦糊。

  黄俍怪叫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反击、反击’!随着黄俍的咆哮声,士卒们纷纷站起身来,艹纵飞舟对明笠和尚发动了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道道光流,无数箭矢,大片的标枪对着明笠和尚飞射了过去。

  外面闹得一团糟的时候,被吸入金色莲花的勿乞,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很是神奇的地方。

  虚空中没有曰月,但是有明光普照亮如白昼。瑞气祥云之中,视线所及的地方都是大片明净的清澈见底的清水。这水宛如酥油一样粘稠,散发出淡淡的馨香。清水中生满了白色莲花,微风吹过,莲花轻轻的舞动,淡淡香气扑面而来。

  不远处有一座大山矗立在无边清水之中。

  这座山高有千里左右,方圆有十万里上下,山势雄浑宛如一尊卧虎盘踞天地之间。山上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寺院,这些寺院都是用金砖铸成,在明光的照耀下放出淡淡的金霞紫气。

  有一百零八道白气横贯这大山上空,隐隐梵唱声不断从那无数寺院中传出。

  在山间宽敞的石阶道路上,大队大队身穿僧衣的男僧女尼正手持香烛缓慢行走,一路走一路高呼‘大慈大悲普照周天多宝自在佛’的佛号。他们每长颂一声佛号,都有大片肉眼不能见的信念之力腾空而起,钻入高空一百零八道白气中。

  敖不尊从勿乞的衣领上抬起头,低声骂了一句粗口。

  “乐子大了,这是那些秃驴中的高手炼制的芥子虚空,小千世界,也就是他们所谓的掌中佛国!”

  一沙一世界,一界三千佛,掌中佛国,佛门最玄妙的也是压箱底的大神通!

  能修炼出掌中佛国的,起码都是金身菩萨级的存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