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七十章 黄俍发威(第四更)

第六百七十章 黄俍发威(第四更)

  东方大洋水雾之中,万应老龙王……不,东海龙王敖广带着几条老龙和显圣灵君,外加鲶蛟和一群万仙星残留的山精水怪藏在浓郁的水雾内,眉头紧锁的看着远处海角上的争斗。

  玄甲八方不动阵已经被明笠和尚打得支离破碎,好几条飞舟被明笠和尚硬生生从青色龟甲中扯了出来,飞舟上的士卒被明笠和尚用洪钟般的梵唱声震得昏迷不醒。飞舟慢吞吞的漂浮在半空中,随着天风慢吞吞的胡乱飘动。明笠和尚桀桀怪笑着,挥动木鱼和木鱼锤拼命的击打剩下的几条飞舟勉强组成的大阵,打得漫天都是巨响回荡,打得光雨四溅祥光四射。

  勿乞‘钦封’的东海龙王皱紧了眉头,有点犹豫是否要带着麾下的虾兵蟹将出去救助黄俍等人。毕竟黄俍和那万余士卒是东海郡的部署,是勿乞的直属军力。但是这些龙王和水妖可都是妖修,如今大虞正是和万仙盟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如果让人知道东海郡隐藏着这么一批妖修,对勿乞可算不上好事。

  正在犹豫的时候,剩下几条飞舟组成的玄甲八方不动阵终于被明笠和尚轰碎。耗费了好几个时辰,就连那纯金铸造的木鱼都轰得坑坑洼洼的到处是凹痕,明笠和尚终于攻破了大阵,将十二条飞舟拆碎了开来。长长的青铜锁链断裂,胡乱的拖拽在飞舟的两侧,看上去就好似死鱼的鱼须子一样垂了下来,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万余名士卒和数十名祭司都被明笠和尚用梵唱声震晕过去,现在飞舟上唯一清醒的人,只有曾经的海州代理大司军,如今的东海郡领军大将兼勿乞的传令兵或者副官角色的黄俍。

  胆小、好色、贪财又油滑世故的黄俍手持一柄长刀,哆哆嗦嗦的站在飞舟船头望着脚踏白云悬浮在自己面前的明笠和尚,只觉小腹一阵阵的锁紧,一股浓烈的尿意直冲脑门,他双腿紧紧的夹住了双腿之间的那一块肉,好容易才没有当场出丑。

  强行镇定的望着明笠和尚,黄俍用变调的嗓音干嚎道:“你,你要明白,袭击我大虞将领,是死罪!”

  明笠和尚温和的一笑,他将木鱼和木鱼锤放在了船头,双手温和的按在了黄俍的肩膀上:“我佛慈悲,贫僧双手从不沾染血腥,怎算是袭击你们?贫僧只是在传道而已,贫僧只是在寻找有缘人,贫僧只是在超度芸芸众生,这是积累大功德的好事啊!”

  宛如琉璃一样色泽的佛光缓缓顺着黄俍的肩膀流遍他全身,明笠和尚温和的对着黄俍微笑,他眼角眉梢,尽带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慈善意味。黄俍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他有一种回到了母胎中,安详宁静无忧无虑的感觉。他觉得眼前的明笠和尚就是他最亲近最亲密的人,他应该服从明笠和尚的任何命令才是。

  差一点儿黄俍就会跟着明笠和尚口诵佛号了,但是骤然间黄俍眼前浮现了勿乞的面容,他突然想到了勿乞种种心狠手辣的事情,想起了勿乞坚决果断从不留情的手段。黄俍打了个寒战,手上长刀突然劈风刺出,长刀直刺明笠和尚的小腹。

  眼看黄俍就要落入自己彀中,成为自己忠心不二的信徒,明笠和尚面带微笑的连连点头,心中警惕已经消散了九成九。猛不丁的黄俍暴起发难,刀锋都刺入了明笠和尚的小腹三厘深,明笠和尚这才反应过来,他怒吼一声,身体向后急退,反手一拳就轰向了黄俍的脑袋。

  拳风带起一声天龙长吟,明笠和尚的这一拳是佛门有命的八部天龙神通之一的‘天龙镇魔十八散手’之一的龙吟拳,一拳击出,修炼到极限时有百龙之力。这门神通的威力绝不在仙人的锻体法术和人族的各种锻体法门之下,是佛门那些有慧根、有资质、有毅力的护法罗汉才会修炼的炼魔神通。

  明笠和尚的修为没有那么高,但是他这一拳也有三龙之力,足以将寻常天仙的身体打成粉碎。黄俍这点儿修为最多有寻常的天龙一龙之力,碰到明笠和尚这一拳也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是慑于勿乞的凶威,黄俍居然突然起了拼命的心思。凶悍绝伦的黄俍龇牙咧嘴的瞪着猩红的双眼,根本不理会当面砸下的那一拳,而是竭尽全力挥出长刀,继续向明笠和尚的小腹捅去。大量紫气不断的涌入黄俍体内,黄俍身体内的血液翻滚,五脏震颤,肌肉骨骼都充斥着一股子亡命之徒特有的凶煞热力。

  在那一瞬间,黄俍居然忘记了生死,忘记了富贵荣辱,忘记了他其实是一个胆小油滑的人,忘记了他藏在自家后院的数十名美女和堆积在地下库房的大量金银珠宝,忘记了自己可能被人打得血肉横飞的可怕场景。他只是咬紧牙关,全身精气神都凝聚在那一刀上面,周身血气被抽得干干净净,全部注入了手上长刀。

  在那一瞬间,黄俍的身体突然成了一个黑洞,盘古大陆上的紫气迅速向他涌了过去,在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起码有相当于黄俍这辈子吸收过的所有紫气一百倍分量的紫气融入了他身体,迅速融入他的每一个细胞。黄俍的身体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嘣’声,他停滞了起码十年没有存进的修为在那一瞬间飙升了百倍,径直从相当于三十五品天仙的实力飙升到了二十七品天仙左右。

  换言之,黄俍从太始盘古天一星天境直接提升到了三星境界。

  长刀骤然变得朦朦胧胧的,只有一抹刀影无声无息的刺出,干净利落的刺进了明笠和尚的小腹。一尺半的刀体没入了明笠和尚的身体,淡金色的鲜血顺着刀身上的血槽飞射而出,‘簌簌’的风啸声隐隐传来,眨眼间起码有十几斤鲜血喷了出来。

  一声闷响,明笠和尚的龙吟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黄俍的面门上。黄俍的鼻梁骨坍塌,鲜血喷射而出,可怕的拳劲将黄俍的脑袋打得向后一仰,他的颈骨‘咔嚓’一声断成了十几断,脖子上的神经和血管都被这一拳带来的可怕力量震断。

  黄俍眼前一黑,一切意识骤然丧失。但是无量紫气正在不断融入他的身体,他断裂的神经、血管、骨骼迅速痊愈,而且比刚才还更坚韧了数倍。黄俍的眼前骤然一亮,无边杀意在他心头直冲了上来,他握着刀柄狠狠的一转,然后用力向下一划拉,就听得‘咔嚓’一声,明笠和尚一声惨嚎传来,黄俍居然给他来了个大开膛,明笠和尚小腹内什么牛黄马宝的零碎全喷了出来。

  “嘿嘿,老子今天总算是个爷们!”黄俍被明笠和尚身上喷出的鲜血溅了一脸都是,他咬牙怒吼道:“秃驴,老子今天也算是一个爷们!”

  鲜血满脸的黄俍宛如受伤的野狼一样嚎叫着,他丢下长刀,团身扑向了明笠和尚,张开血肉模糊的大嘴狠狠一口咬在了明笠和尚的脖子上。白生生的大牙一合,‘咔嚓’一声,明笠和尚脖子上的动脉血管被黄俍一口咬断,大量鲜血飞射而出,被黄俍生生吸入了嘴里。

  明笠和尚痛得嘶声惨叫,他本是九品的金身罗汉,在多宝自在佛座下也是地位崇高最受宠信的那种得意门人,故而才会让他担任多宝自在佛一脉这次在盘古大陆的传教使者。在明笠和尚看来,拾掇区区一个海州的大虞官员和军队只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他居然在黄俍这个不起眼的蝼蚁身上翻了船。

  剧痛传来,鲜血不断喷出。每一滴鲜血都蕴藏了极其强大的佛力,每一滴鲜血都是明笠和尚辛辛苦苦熬炼罗汉金身用巨量的信仰之力和自身佛力凝聚而成。被劈开的肚皮在喷血,大动脉在喷血,随着鲜血的喷出,明笠和尚只觉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一阵阵的发软。

  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明笠和尚乱了章法,双拳不断轰击黄俍的身体,打得黄俍身上骨骼寸寸碎裂、打得他五脏六腑都炸成了肉酱、打得黄俍浑身稀烂宛如一口破肉口袋。

  但是人族战士最可怕的特姓就在这里,除非魂魄被击毁,除非他们的头颅被砍下,否则他们脚踏盘古大陆,就极难杀死他们!黄俍破烂不堪的身体疯狂的吸收不断涌来的紫气,他的身体破了又修复、碎了又愈合,任凭明笠和尚如何捶打他,始终无法真正掐灭他的生机。

  明笠和尚也是乱了阵脚,以他的修为和神通,随意一声佛号就能震碎黄俍的魂魄,随便一掌就能将黄俍的脑袋扯下来。只要他随意出手,就能彻底的抹杀黄俍。但是明笠和尚却根本忘记了要如何对付人族的战士,他居然和黄俍比拼起了蛮力,他们两人宛如两条发狂的野狗一样纠缠在了一起。

  黄俍在明笠和尚的身上乱抓、乱撕、乱啃,明笠和尚同样在黄俍的身上乱打、乱锤、乱咬,两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声,鲜血、碎肉不断从他们身上喷出,那情势看上去好生狰狞。

  骤然间,一缕黑色火焰从虚空中喷出,伴随着一声龙吟,勿乞怪笑着从那焚毁的虚空处蹦了出来。

  一跳出那掌心佛国,勿乞就感应到了黄俍骤然变得强大了百倍的气息,他骇然向黄俍望了过去,不由得挑起了大拇指:“这家伙,今天可真算是一个爷们!”

  嘴里还叼着一条人腿在啃的敖不尊也是惊讶的看向了黄俍,半条人腿从他大张的嘴边掉了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