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主动请缨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主动请缨

  云台之上,伯云霆的中军大帐巍然屹立。数十条巨型飞舟正从远处飞来,飞舟上运载了堆积如山的米粮、鲜肉、美酒、伤药等补给品,还有三条飞舟上运载了七千名刚刚重新征召后武装起来的退役老兵。

  云台正南方一座插天高峰上,大片迷雾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迷雾中隐隐传出震天的喊杀声和低沉的蟒皮战鼓声。迷雾上空,数千名司天殿祭司正念咒掐诀不断调动狂风驱散迷雾,更有一些祭司在附近勘测地脉,开凿沟渠移走地脉灵气的供应,断绝这座高峰附近的大阵灵气供应。

  但是对这座迷雾大阵造成最大威胁的,还是高悬在空中的九团直径百里的赤红火球。

  烈焰翻滚放出逼人热浪的火球中隐隐可见身高在数十里上下的巨型身影,这些身影都是三头六臂之躯,却生了三支长脚,脚下踏着九头火蛇。这些朦胧的身影低沉的唱着歌谣,可怖的热力从他们体内涌出,组成了这九团威力惊人的小太阳。

  在那九个巨大人影的控制下,无数火力凝聚成粗达丈许的火箭凌空射下。雨点一样的火箭拖着肉眼可见的微光扭曲了空气从高空落下,一旦射入迷雾大阵中,方圆数里的雾气就立刻蒸发殆尽,露出下面大片已经被烧烤得干涸干裂的山川河流。

  时不时的这九个巨大的人影低沉的抱怨几声,云台上伯云霆的中军大营前,九个方圆百丈的祭坛上就有司天殿的祭司宰杀俘虏的仙人和祭司进行血祭。精血和魂魄不断被那火团吸入,这些火团一旦得到精血和魂魄的补充,火光和热力就骤然暴涨一大截,他们射出的火箭威力也就更大了数倍。

  迷雾大阵中,结成了阵势的数万大虞军士正在数百名金甲将领的带领下,和一群长袖飘飘的仙人拼死厮杀。那数百名金甲将领中,达到一元盘古天境界,修为可和金仙相比的大将就有百人之众,而对面和他们抗衡的仙人中,也有数量相当的金仙。

  除了近百位的金仙外,那些应战的仙人中天仙也有数百位,其他的散修诸如元神、元婴、金丹境界的仙人更是几达万人。在这些仙人背后的插天高峰上,还有数量极大的仙人正在布阵催发迷雾笼罩四方虚空,这座高山附近的仙人和散修的数量甚至比伯云霆率领的大军更多了几成。

  很显然这座大山是万仙盟的一个重要据点,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金仙和天仙坐镇,也不可能聚集这么多的散修。而那座迷雾大阵,能够硬生生将伯云霆的中军和自己的前锋大军分隔开来,任凭外围的司天殿祭司用尽手段攻打却始终无法攻破大阵,可见这座大阵也煞是不凡。

  一如大虞军队和仙人们交手常见的局面,大虞的士卒宛如潮水一样结阵冲锋,而仙人们则是法宝齐出,各种飞剑、法宝、灵符、阴雷雨点一样呼啸落下。大虞的士卒顶盔束甲,借助司天殿祭司的符咒保护和仙人们的术法当面硬碰硬,每一次冲击都会有大群士卒被飞剑法宝打飞,有大量的士卒被仙符和阴雷炸伤。

  但是强悍的肉身和精良的铠甲,加上祭司们奇妙的咒法让这些士卒不知道痛苦、不知道害怕、不知道疲累,哪怕胳膊被劈下,身躯被炸碎,只要他们还能行动,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会毫无畏惧的继续向前冲锋。

  迷雾侵蚀着这些大虞战士身上的符咒禁制,滴水穿石、绳锯木断,这支中州的先锋大军已经被困入迷雾大阵一天一夜,他们身上的符咒禁制已经开始削弱。那缠缠绵绵的迷雾不断的渗入他们身上朦胧的光晕中,将他们的禁制防护一层层的削弱。

  骤然间一支冲突在前的百人队伍身上的禁制同时爆出一片强光,他们身上加持的防御禁制被连续的攻击和迷雾的侵袭破解。前方众多仙人中立刻冲出了十几名身穿黑衣,周身鬼气森森的鬼仙。手持白骨幡,小手指上套着一个小巧铜铃铛的黑衣仙人们挥动白骨幡,手指勾动铜铃一阵晃荡,顿时鬼啸声伴着铜铃声激荡而出,那百人队伍的百人尉连同麾下士卒同时大叫一声,七窍中一缕白烟喷出,一头栽倒在地就没了声气。

  黑衣仙人们放声大笑,他们的笑声啾啾宛如鬼啸煞是难听。领军的一名一元盘古天三星境的金甲大将勃然大怒,他趁着这些黑衣仙人冲出队列落单的时候,身形一闪到了这些鬼仙身边,手上长戟荡起绵绵光影向下刺去。**洞穿声煞是刺耳,十几名黑衣仙人惨嚎都来不及发出,浑身起码被戳了七八十个透明的窟窿,尤其是眉心一记重击,就连仙魂都被轰成粉碎。

  那金甲将领还来不及退到军阵中去,三名修为和他相当的金仙呼啸而出,一金一紫一红三道剑光带着森森寒气席卷而下缠住了这金甲大将。随之而出的还有七张长一丈二尺的紫金色仙符,以及数十枚拳头大小闪耀着蒙蒙白芒,那光芒宛如尖刺的阴雷。

  剑光呼啸劈得那金甲大将身上的铠甲‘锵锵’作响,七道灵符封死了这金甲大将身周退身之路,地水火风诸般元力席卷而出,宛如烘炉一样将那大将裹在方圆里许的虚空中胡乱灼烧。数十枚阴雷宛如电光一样逼近那大将,随后同时爆发开来。

  七道仙符将阴雷的爆炸力约束在了那大将身边不足丈许的狭小范围内,阴雷的威力骤然增大了何止十倍?那大将闷哼一声,浑身甲胄碎裂,身上的战袍骤然喷出大片符文化为一道光甲裹住了他的身体,但是光甲也在连续攻击中化为乌有,密密麻麻刺绣了无数符文组成了山川河岳图样的战袍也只是喷出强光勉强阻拦了一下外界的攻击,诸般攻击就同时落在了这金甲大将的身上。

  血肉横飞,筋骨断裂,刚刚还好生生的一个一元盘古天三星天境的大将被炸得**扭曲变形,好狼狈的拖着血淋淋的肉身向后急退。大虞的军阵让开一条通道让他遁入了阵中,刚刚冲回大阵,这大将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左臂断裂,脊椎骨被打成了三段,浑身血肉都被震得松散裂开,鲜血不断从体内喷出。也就是人族的锻体功法极其强悍,肉身比金刚石还要坚固无数倍,换了一个寻常金仙被这样的攻击命中,早就被打成了一片飞灰。饶是如此,这金甲大将冲回军阵后也丧失了行动之力,几个亲兵抢了出来,不断的给他灌入大量的药水药丸,用药膏给他涂满了全身。

  三位金仙联手出击,立刻让一名大虞的大将丧失了战斗力,仙人一方的士气高涨,在后方高山上主持阵法的一名白须金仙放声长笑,他连连喷发掌心雷撼动面前的数十面大旗,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的迷雾大阵当即又起了变化。

  迷雾中水汽逐渐浓郁,五行生克水生木,那迷雾中逐渐有大量绿色的灵气涌出,眨眼间绿色的灵气凝聚成了一根根直径数丈长有里许的青木桩。青色的灵气在青木桩内一阵急骤的摩擦,木桩上立刻喷出了大片青色雷光,震耳欲聋的雷霆声轰然响起,无数雷光裹着数千根木桩劈头盖脸的向军阵轰杀了下去。

  数十队冲杀在外的大虞士卒不及提防大阵突然的变化,巨木当头轰下,雷霆之力四射,好几队士卒被巨木砸翻在地,雷火轰得他们身上的禁制碎裂,铠甲纷纷化为乌有,士卒们惨嚎着被雷火烧成灰烬。

  经过大阵有意的扩大,大虞士卒临终前的惨嚎声传出了大阵,让云台上中军大帐附近的大虞将士听得清清楚楚。云台上众多大虞高级将领听得浑身火气上涌,好些脾气暴躁的将领冲进了大帐,纷纷跪地请战。

  高踞帅案之后的伯云霆阴沉着面孔,冷眼看着这些请战的将领。

  “已经被困了三万前锋大军!你们还想再给那些乱党送战果去么?”

  冷哼一声,伯云霆咬牙道:“这座大阵若是不能破解,谁也不准领军出战!违令者军法从事!”

  勿乞带着一万大军前来伯云霆中军大帐,准备领取兵符令信,重新加入对万仙盟的征战。他将大军留在云台上,正在几个军令官的带领下走进大帐,准备向伯云霆回报自己伤愈归队的事情。

  猛不丁的听到伯云霆的呵斥声,再看看那些请战的将领难看的脸色,以及外面迷雾中传出的尖锐的惨嚎声,勿乞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外面的大阵要说难破,这些大虞的将士还真难破了这大阵,毕竟他们对仙人的阵法了解不多,就连司天殿的那些祭司中,也极少有对仙人的大阵进行专门研究的。

  大虞的军方也好,司天殿的祭司也罢,他们更喜欢用庞然巨力摧毁一切阻碍——一如外面天空中正在喷射烈焰的九颗大火球,这些从外域请来的魔神,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甚至能将那座大山连同那一座大阵都给烧成灰烬,但是他们需要时间!等他们攻破了大阵,那三万前锋军早就死伤殆尽。

  而勿乞呢,外面那座大阵在他看来却到处都是窟窿,无非是五座迷阵和一座五行属姓的雷霆大阵的嵌合大阵,在盗得经的阵法图解中,这座大阵的水准就是普通中品天仙拿来保护洞府的水准。

  眼珠一转,勿乞向伯云霆抱拳行礼,然后隆声请战。

  “大司军,属下谭朗伤愈归来,自请破那大阵!”

  沉吟片刻,勿乞向伯云霆再次行礼道:“属下曾经在剿灭领地中一名散修邀月真人时,从中得到了一卷阵法解析秘要,其中就有外面那座‘五行嵌套震雷迷仙阵’的阵图,破这大阵,属下有十足的把握!”

  伯云霆一惊,然后他狂喜跳了起来,放声大笑:“好,若是你真能破了大阵,诛杀这一群乱党,算你大功一件,我亲自为你请功!”

  勿乞眼睛一眯,当即应诺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