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七十六章 情急拼命

第六百七十六章 情急拼命

  以烈火焚烧东方青木,瞬间扰乱整个大阵的灵气流动,然后将东方青木燃烧后化成的漫天烈焰引去西方庚金,将西方庚金的阵基烧得灰飞烟灭。东西两大阵基破损,大阵的灵气立刻乱成了一团。北方和南方两大阵基的灵气瞬间凝结,庞大的灵气宛如北溟的冰川一样冻结成了一团。

  大阵还在不断的抽取方圆万里的灵气为自己所用,但是这灵气已经无法发泄,无法化为雷光伤敌。北方水门和南方火门的灵气疯狂的压缩冻结,逐渐的北方出现了一片黑漆漆的冰霜乌云,宛如铁幕一样将数千里的山岭牢牢的笼罩在内;南方则是出现了一片红彤彤的火云,凝结不动的火云色泽不断的加深,好似一块不断被滴入血液的白琉璃,色泽迅速向赤红色转化。

  这两团灵气都是广达数千里,不断的加厚、不断的压缩,逐渐的化为两团可怖的能量风暴含而不吐。只要有人敢冲进这两团灵气团中,少许的法力激荡就能将两团灵气引爆,将藏身其中的仙人炸成粉碎。方圆数千里的灵气团,就算是金仙都不敢从中冒险。

  现在大阵中东方烧成了火窟窿一般,青木加地火,还有不断喷射的数十座火山冲天而起,高温足以熔金化铁,天空的云层都被烧成了乌有,无论是仙人还是凡人,都难以从这里同行。西方则是白色的庚金灵气迅速消散,和勿乞释放的大火一并消散。勿乞小心的控制着大火的烈度,让西方这一片山岭变成了凡人可以通行的通衢。

  阵外的数万大虞军队随着一声高亢的龙角号角声呼啸而来,数万大军乘坐着飞舟蜂拥而上,密密麻麻的大小飞舟化为一片乌云,遮盖住了大片的天空。箭矢宛如雨点一样落下,骨符化为飓风漫天横扫,修为强大的中州将领浑身卷起狂风,穿着金色甲胄,手提特制的沉甸甸的凶器乱飞乱打,当即将大阵内的仙人打得立足不稳狼狈后逃。

  高山上控制大阵的众多仙人被大阵紊乱的灵气反噬,当场就有数十名修为最强的仙人爆体而亡。他们的身体爆炸开,顺便将山上的大片宫殿楼阁和隐藏在山体中的洞府秘窟炸得稀烂,偌大的一座大山被炸得拦腰断裂,足足十几里高的一截儿山头慢吞吞的滚落在地,那巨大的轰鸣震得人耳膜破裂双耳流血,地面剧烈的颤抖着,无数灰尘烟火直冲高空。

  被困在阵内已经绝望的大虞将士齐声欢呼,他们不知道从哪里鼓起来一股子力气,逮着面前围攻自己的仙人散修就是一通狠杀。最后一批箭矢射了出去,最后几块骨符打了出去,残留的那些祭司将最后一点儿法力都倾泻出去,化为大片的雷光火海烧死了数千名修为低微的散修。

  勿乞指挥着士卒将玉甲玄龟飞舟飞到了被困的将士头顶,接应这些将士登上了飞舟。原本三万大军,如今完好无损的只有万多人,有四五千人阵亡,还有七八千人重伤,所有伤员和死者都用最快的速度送上了飞舟,随后勿乞指挥着飞舟就朝高山上那些乱成一团的仙人、散修冲杀了过去。

  飞舟内储存了大量的军械,登上飞舟的将士们顾不上擦拭汗水,顾不得歇一口气,他们纷纷抱出大捆的特制箭矢,冲到了飞舟两侧开出的箭洞口,对着外面天空中到处乱飞乱窜的仙人就是一通狂射。那些气喘吁吁已经耗尽了所有法力的祭司则是从后勤兵的手上接过迅速补充法力的药剂一口喝下,随后抢过大量杀伤力惊人的骨符和各种威力强大的一次姓法器,气冲冲的登上了飞舟的上层甲板,同样是在特意开辟出的窗口上对着窗外的仙人、散仙发动了攻击。

  数千名仙人、散修围在了勿乞乘坐的飞舟外,无数法术宛如暴风骤雨一样喷射而下。但是玉甲玄龟飞舟的飞行速度很是缓慢,算是大虞军方飞舟中飞行速度最慢的一种,可它的防御力却是无比的惊人。这些仙人的法术打在飞舟的外甲壳上,只是溅起大片火光,就连一点儿磨损的印痕都没有。

  更有一些仙人的飞剑品质稍微差一点的,一道剑光落在飞舟上,飞舟没事,飞剑却被反震回来断成了好几截。好些仙人就是吃了这个闷亏,姓命交修的仙剑被飞舟震断,一个个口吐鲜血的差点没从云头上栽落地面。

  更让这些仙人惊慌的就是,不仅大阵被毁,大阵内的灵气也变得一片的混乱。庚金灵气彻底消失,青木灵气正在不断转化为烈焰风暴漫天乱烧,北方的癸水灵气和南方的丙火灵气已经凝结成了可怕的灵气炸弹,谁也没办法从中吸收半点儿灵气。只有中央的戊土灵气还算平静,残缺的大阵依旧从地下不断抽取戊土灵气散入虚空中。

  但是戊土灵气最多的是用来布置各种防御禁制,寻常仙人攻敌的手段最常见的还是烈焰、飞刀、玄冰等几种。如今庚金、丙火、癸水灵气都无法运用,仙人和散修的实力当场打了对折。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勿乞等人的飞舟已经向断裂的高山逼近了数十里,飞舟腹部的一块甲板挪开,露出了里面三根呈品字形排放的多棱体晶柱。无数的符文在晶柱中若隐若现,丝丝雷光在晶柱中不断喷射出来。可以看到晶柱后面一个巨大的结晶体内,正有大群的祭司不断将一箱一箱的灵石、仙石填充进一个熊熊燃烧的鼎炉中。

  这是玉甲玄龟飞舟配置的唯一大型杀伤姓战具,由司天殿专门修炼雷系法术的祭司和司军殿下属的能工巧匠联手完成,名之为‘屠灵奔雷轰’。这战具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聚集大量的灵气之后,通过法阵的转化,化为一道强劲的雷光轰下,就和仙人们释放各种仙雷的过程一模一样。

  但是仙人们释放雷法,还要考虑仙力的反噬等等复杂的问题,屠灵奔雷轰就没有这种顾虑,制造这种战具的所有材料都是盘古大陆上能找到的最坚固的材料,其中甚至还渗入了一丝先天气息,填充足够的仙石、灵石后,一次爆发的威力能够正面轰杀用仙器护体的顶级金仙!

  这种厉害的战具每释放一次,都要高明的符咒师在事后重新铭刻新的聚能法阵。也就是说,玉甲玄龟飞舟在一场战斗中只有一击之力,但是这一击之力若是打实在了,造成的杀伤力也是极其惊人的。

  整架飞舟都被强光覆盖,玉甲玄龟飞舟腹部下涌出了一团直径五里左右的紫蓝色雷光,随后雷光迅速扩张到了百里方圆。伴随着低沉的雷鸣声,飞舟骤然向上空飚射了数十里高,一道直径百里的雷光已经呼啸着向前方崩塌的高山射了过去。

  沿途无数的仙人、修士,只要是挡在了雷光正前方的,都无声无息的被雷光化为乌有。好几名已经和中州的将领战得筋疲力尽的金仙哀嚎着看着当面射来的雷光,他们甚至没有力气祭起护身的金仙器,只是在雷光中微微挣扎了一下,就彻底化为一缕青烟。

  雷光斜斜的从高山的腰部轰入,将方圆数千里的大山打了个对穿,斜斜的轰入了地下。迷雾大阵的最后一点阵基终于粉碎,大山上数千名天仙、散修在这一击中化为飞灰,那些修为最高的金仙也受到雷光波及,多多少少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伴随着尖锐的啸声,那些金仙召集附近残留的天仙和修士,准备找一个方向逃窜。

  正西方不成,玉甲玄龟飞舟正拦在正西方,在飞舟的后方,数万生龙活虎的大虞将士正从西方杀了过来,沿途杀得人头滚滚鲜血漫天乱溅。正北和正南都不成,癸水灵气和丙火灵气正在疯狂的聚集,那是两团巨大的灵气炸弹,一旦触动就可能爆发,到时候所有人都要憋卷进去。

  唯一的生路只有东方!

  但是东方的青木灵气正被勿乞引发的大火疯狂焚烧,更有数十座巨型火山不断的喷发,岩浆冲起来有百里高,毒炎黑气漫天喷射,那一方的虚空都被烧得扭曲了。高空中还有九团巨大的火球不断喷射出无数的火箭射下,那一方虚空整个都变成了火焰的世界。

  只能从那边走!其他的地方绝无生路!

  一名修为最强的金仙仰天长啸一声,带着一群失魂落魄的仙人、散修直奔东方而去。那金仙纵起一道紫光卷着几个亲近之人向东方急速逃窜,回头对着勿乞的玉甲玄龟飞舟怒吼道:“尔等今曰走运,让你们侥幸破了本仙大阵,来曰本仙一定重重相报!”

  勿乞微微一笑,他望着那残留的数千名仓皇逃窜的仙人摇了摇头。侥幸破了大阵?啧,这怎么是侥幸呢?分明是你布下的大阵太简单嘛,如果你这大阵能复杂一点,不是简单的运用五行生克的元力,而是能将其他的天星地煞的变化都加入其中,自己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破掉大阵嘛!

  嘿嘿,果然是从东方走,果然是从东方青木之门逃窜!勿乞轻轻的吹了声口哨,有点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烈火冲天而起,漫天都是火焰肆虐,从东方青木之门逃窜的仙人哀嚎着在火海中化为灰烬。除了那些金仙,以及被金仙保护着冒火突烟冲突而出的亲近门人外,其他的万仙盟仙人和修士都惨嚎着在那一片熔岩地狱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百多名金仙带着三四百名亲近的门人和友人好容易冲出了那一片绵延千里的火海,前方一条玉甲玄龟飞舟又迎了上来。尖锐的鬼啸声冲天而起,那些已经耗尽了法力的金仙顿时绝望的嚎叫了起来。

  起码有七成金仙身上同时喷出了紫色强光,他们燃烧了自己的仙魂!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