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七十七章 论功行赏

第六百七十七章 论功行赏

  燃烧仙魂,仙人情急拼命的绝招。仙魂燃烧后,哪怕杀了敌人顺利逃脱,一生修为也化为流水,只能一道真灵转世重修罢了。但是一旦燃烧仙魂,则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比自己最强的实力更强大十倍的可怖力量,虽然持续的时间最长不过一刻钟时间,那一刻钟足以让燃烧仙魂的仙人毁灭很多事物。

  当勿乞好容易将整座大阵紊乱的灵气平复,消泯了正北、正南两颗灵气炸弹,控制着玉甲玄龟飞舟通过逐渐平歇的火山地带时,伯云霆和百名逃生金仙的战斗已经完结。

  百名金仙被杀得干干净净,他们带走的仙人也被彻底斩杀,但是伯云霆乘坐的玉甲玄龟飞舟外面三重披挂的装甲也被轰得稀烂,飞舟上的祭司也死伤了数百名。幸好玉甲玄龟飞舟的本体没有受到损坏,只要送去良渚的司军殿下辖工场中重新披挂上三重铠甲,依旧是一艘完好无损的飞舟。

  虽然死伤了数百名祭司,但是伯云霆的兴致依旧无比的高昂。一战诛杀百多名金仙,诛杀天仙以千计,更有数万名散修被杀得干干净净,自己一方只是阵亡了数千士卒和数百祭司,这一份战功很是耀目。不要说中州,就是其他各大州也没有这样的战果。

  百多名金仙一举被歼灭!

  金仙可不是地里长的土疙瘩,不是大虞的将领那样可以迅速造就的存在。每一个金仙都是经历了以量劫计算的漫长时间,有大毅力、大恒心、大机缘、大福分,消耗了无法计算的资源,一点点累积上去的幸运儿。金仙,是仙人团体中的主干,是修仙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千人修炼,三百人可得金丹。千位金丹,大致有百人可结元婴。千位元婴,大致数十人可得元神。千位元神,大概十人可得天仙位果。但是一万天仙,大概能有一名金仙成就。而整个外域天境中,金仙和天仙的比例,几乎达到了一比十万的数字!

  天仙何其多也?天仙在仙人这个庞大的体系中,就是最寻常的黎民百姓!而金仙,就是高高在上的贵族!也许有一万名天仙巅峰的存在,其中不见得有一个人能修成金仙!

  一战击杀百多名金仙,这个战果只能用辉煌来形容!按照大虞密探得来的绝密情报,万仙盟的组织极其庞大,但是偌大的万仙盟,所有已知的金仙加在一起也不过八百左右,号称隐仙堂八百隐仙的就是。

  如今一战干掉百多名金仙,六分之一个万仙盟的实力被彻底摧毁!

  以大虞的综合实力,若是双方正面对抗,大虞任何一个一品上州集中全部的军力,都能以雷霆轰顶之势将万仙盟打残、打废。但是万仙盟的上位仙人们极少和大虞的正规军正面相抗,这一次万仙盟居然集中了百多名金仙布下大阵埋伏伯云霆的中军,这实在是令人诧异的事情。

  幸好有勿乞在,他居然轻松的破掉了金仙们布下的大阵,用大阵之力消耗了金仙们的法力,然后伯云霆在外面以逸待劳,预先布下歹毒的禁制将百多个金仙一举剿灭!

  这一战的战报被伯云霆用最快的速度发回了中宁城,得到战报的伯仲孚不敢置信的派出了十八批核查战果的文武官员。等得战果被确定,那些被击杀的金仙的残肢断臂和他们的身份铭牌等物品都被送去了中宁城后,伯仲孚立刻用法阵将战果送去了良渚。

  自大虞和万仙盟开战到现在,万仙盟的仙人就好似地下的老鼠一样,一时间这里蹦跶出来撕咬几口,一时间那里蹦跶出来叫唤几下。盘古大陆广袤无边,万仙盟的仙人总能找到大虞军力的空虚处给大虞下一次狠手。交战数年,大虞军方前后损失的士卒也有近百万人,黎民百姓被戕害的数量更是天文数字,大虞的官员甚至不敢将黎民的损失人口数报告给当今人皇知晓。

  饶是大虞军方强大无比,可是面对找不到摸不着的敌人,大虞军方只能野蛮的四处扫荡。那些盘古大陆土生土长的山精水怪、修炼家族被剿灭了无数,那些倒霉被大虞军队围困的散仙、散修也被杀死了无数,但是万仙盟的核心力量,隐仙堂和大罗堂的那些金仙乃至比金仙更强大的力量,则极少受到过真正的打击。

  这次伯云霆居然一下子干掉了百多个金仙,千多个天仙和数万散修。那些天仙和散修也就罢了,只能算是添头而已,可是百多个金仙啊,这份功劳太大了!伯仲孚忙不迭的为自己的儿子请功,以伯氏一族在良渚的势力,也许伯云霆就能因为这份战功封侯!

  连续九道公文从中宁城发来,伯仲孚下了严令,要伯云霆领着中军返回中宁城。勿乞带来的一万大军不属中军编制,但是因为伯仲孚要求所有在这一场大战中立下功劳的人都去中宁城等候奖赏,故而勿乞也乐得带着大军赶去中宁城。

  有封赏自然是好,而且勿乞正好趁着这机会去中宁城亲自指挥对玉玅的报复行动。虽然罗克敌控制的‘刺’已经弄得玉玅一脉的玉家族人鸡犬不宁,可是仅仅是听罗克敌传来的战报,哪里有自己亲眼看着玉玅的族人血肉横飞来得解恨?

  紧随着伯仲孚的中军大帐,勿乞和其他将领带着麾下士卒,将大小飞舟整整齐齐的排成了行军阵列,一路浩浩荡荡的向中宁城赶去。

  让勿乞等人惊讶的就是,堂堂中州牧伯仲孚居然带着中州的大小官员出城百里迎接伯云霆的大军。而且伯仲孚摆出了堂堂一品州牧的全部仪仗,巨大的漂浮式云台,云台上宏伟的大殿和仪门,三万人的仪仗队伍个个衣甲鲜明,端的是威风凛凛。

  除了伯仲孚自己的仪仗,随他出迎的中州司军殿、司天殿、司刑殿等众多大小官员也都按照自己的品级携带了数量不等的护卫,打着不同的仪仗。这景象真的是隆重盛大,就连自知立下了大功,知道自己肯定有天大好处的伯云霆都吓得浑身一哆嗦,这出迎的规格太离谱了。

  一番热烈的迎接仪式,伯仲孚当场给中军士卒和勿乞带去的一万大军赏赐了巨量的财富,赏下了美酒和牛羊肉食等物。尤其是伯云霆带领的中军中参加了这次大战的将领,更是都得到了军衔的提升,伯仲孚很慷慨很大方的将中宁城附近最为肥沃的数百万亩土地和上面的村镇子民封赏了出去,赏赐给了这些将领。

  唯独让人奇怪的就是,在迎接仪式上,勿乞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赏赐,伯仲孚似乎忽略了是勿乞的努力才破开了大阵的事情。勿乞只觉得满腹的疑惑,但是他注意到了伯仲孚不断向自己点头微笑释放出的善意,故而勿乞一声不吭的藏身在众多将领中,只是等着看伯仲孚到底有什么用意。

  在迎接仪式上,左司天玉玅自然也随着众人一起出迎。

  很显然最近的针对玉玅一脉的玉家晚辈的刺杀让玉玅很是头疼,他的眼睛下面两个眼袋很是醒目,而且他眼眶发黑,显然最近他消耗了不少的精力。看到勿乞的时候,玉玅的眸子里透出的怨毒之气简直能毒死一万头公牛,若非这里是迎接伯云霆凯旋的地方,勿乞毫不怀疑玉玅会再一次亲自出手对付自己。

  向一肚子怨毒之气的玉玅微微一笑,勿乞耸耸肩膀,随着众多将领一起,跟随伯仲孚和伯云霆进了中宁城。刚刚在军营中安顿下来,将麾下的一万士卒安置妥当了,伯仲孚派出的心腹就找到了勿乞,邀请他去中州牧府一行。

  在州牧府内进的偏殿内,勿乞见到了身穿曰常起居长袍,神色间透出一丝疲惫的伯仲孚。

  侧殿内不见伯云霆,除了勿乞,就只有伯仲孚一人。勿乞向伯仲孚行礼之后,就站在了一旁,静静的打量着盘坐在一块黑玉蒲团上,周身隐隐散发出淡淡凉气的伯仲孚。

  曾经远远的看过伯仲孚几次,但是这次勿乞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他。这是一个很雍容的中年人,就连他头上的每一缕发丝的走向,都透着一股子世家门阀大家出身的华贵气度。威严,但是并不气势凌人;温和,但是并不能随意接近;温润如玉,那玉色中又带着一丝凌厉的气息,让人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敬之心。

  一个举止气度近乎完美的大虞世家贵族,不愧是人皇最新任的心腹重臣。

  勿乞低下头,开始盘算伯仲孚叫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伯仲孚也在打量勿乞,但是他并没有将太多的心思放在勿乞身上,他只是用上位者的欣赏目光扫了勿乞一眼,就很直接的开口说道:“这一次能歼灭万仙盟金仙一百四十三人,谭朗将军是首功!”

  勿乞抱拳行礼,笑着谦逊道:“是伯帅指挥得当,又是将士们用命罢了。”

  伯仲孚颔首赞叹道:“居功不骄,很好!”

  沉吟片刻,伯仲孚捻须说道:“你的功劳很大,按理说要将你的功劳送去人皇案前,给你很大的封赏。但是云霆需要一个侯位,这次的功劳如果全部给了他,他封侯是稳妥的!”

  伯仲孚眼皮微微抬了抬,淡淡的望着勿乞说道:“将首功让给云霆吧,依你的出身和如今的官职,人皇能给你的无非是土地、美女、金钱这些罢了,爵位你是没指望的。这些东西,我在中州也能给你!”

  勿乞明白了伯仲孚的意思,他笑着拱手道:“一切都以州牧大人的意思为准。唔,大人给我土地,能否从末将如今的东海郡附近再圈一块地皮出来?金钱是要的,但是美女么,能否换成子民人口?”

  勿乞如此识趣,伯仲孚欣然笑了起来。

  伯仲孚正要答允勿乞的要求,外面步伐声响起,一行人径直闯入了伯仲孚会客的侧殿。

  伯仲孚不由得心生恼怒,谁敢在他会客的时候闯进来?

  但是一看走进来的人,伯仲孚急忙欣然大笑,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