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当街杀人(第一更,求推荐!)

第六百七十九章 当街杀人(第一更,求推荐!)

  旸丘王的亲兵护卫也分两种。

  其一是专责负责他安全的贴身护卫,这等护卫基本上是脑壳里面都被肌肉塞满的战士,或者脑浆都被鬼神法力取代的祭司,他们除了杀人放火或者在必要的时候做人肉盾牌,除此以外不会其他任何的技能。

  其二就是旸丘王辛辛苦苦搜罗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人才,诸如说专门为他管理财税收入的,专门为他调教猎犬猎鹰的,专门为他训练部属亲卫的,以及勿乞这种,能够在政务和军务上为他出谋划策的人。

  伯仲孚殷勤的带着中州牧府的大小官员将旸丘王一行人送到了府门外,送旸丘王登上车辇时,伯仲孚特别握住勿乞的手,给他好好的说了一番亲热的话,拉拢了一下和勿乞的交情。他压低了声音,特别的对勿乞叮嘱道,只要勿乞东海郡有任何需要他伯仲孚帮忙的地方,尽管提出来就是。

  勿乞丝毫不拘束的接受了伯仲孚的好意。

  他如今的身份已经不同了,身为旸丘王亲自登门招揽的亲卫,实则等于旸丘王门客的身份,他的统属关系已经不在中州,而是直属旸丘王。伯仲孚虽然是堂堂中州牧,还是当今人皇的心腹近臣,但是旸丘王是宗室血脉,是大虞的亲王,在注重血统和传统的大虞,伯仲孚完全没法子和旸丘王相比。

  成为了旸丘王的亲卫,还是专门襄助军务的亲卫,以旸丘王的身份地位,未来只要勿乞稍微立下一点功劳,想要升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和勿乞拉好关系,未来对伯仲孚满门上下也都是极其便利的好事,不过是几句亲热话,又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伯仲孚将旸丘王送上了车辇,一直站在府门口看着旸丘王一行人步入挪移阵,伴随着一道强光消失无踪。旸丘王带着自己的亲信保镖借助挪移阵回去他的军营,勿乞却留在了中宁城,他要等天亮后带领麾下大军赶去和旸丘王的军队会和。旸丘王虽然来得快也走得快,但是勿乞应有的身份铭牌、军伍令牌、公文案卷乃至旸丘王贴身护卫的一应服饰等,也都在中州牧府内发放给了勿乞。

  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旸丘王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自信。他自信勿乞不会拒绝自己的邀请,他自信伯仲孚不可能不将勿乞让给自己,所以他提前预备好了一切,就连发放给勿乞的身份铭牌上都刻好了‘谭朗’这个名字,一应印信公文等,也都准备得妥妥当当,甚至发放给勿乞的一套铠甲和披风,都是异常的合身。

  极度的自信,手段强硬直接,高高在上甚至有点盛气凌人的旸丘王!

  站在街口望着旸丘王的车辇在强光中消失,勿乞不由得笑了起来。跟随旸丘王办事,显然比在中州厮混要强得多。旸丘王的这种个姓若是利用得好了,对勿乞会有很大的帮助。

  浅浅一笑,勿乞向站在府门口的伯仲孚抱拳行了一礼,带着护卫急忙出了城,准备召集军队打点一应后勤物资,赶去旸丘王驻扎的地方和他会和。旸丘王如今正在中州临近的一品大州‘岷谷州’的领地内领军剿灭万仙盟的大小据点,从中州赶去岷谷州,以飞舟的最快速度也要半月之久,这一路的行军和调配工作,都需要勿乞安排下去。

  一夜忙碌,刚刚在中宁城军营中驻扎下来的东海郡一万大军做好了出发的准备。有伯云霆的人情在,中州司军殿为勿乞的一万军队补充了足够五万大军使用的军备军资,更将好些威力强大的战具诸如巨型连弩之类的战具给勿乞破格配发了好几台。

  就连中州玉家当今家主玉炑都得到了消息,巴巴的派人调派了数百名祭司配属给勿乞。得了玉炑送来的这数百祭司的援助,勿乞又只能亲自登门向玉炑致谢,明知道这是玉炑的一份投资,但是毕竟是一份人情。勿乞区区万人大军能有数百祭司随军,这比例已经足够其他的领军将领羡慕了。

  准备好了一切,勿乞将一份地图卷轴交给了黄俍。

  这份地图卷轴也是一件小巧的法器,上面记载了从中州赶去岷谷州和旸丘王大军会和的路线图,可以让黄俍领军去岷谷州加入旸丘王的队伍。毕竟勿乞这支队伍如今并没有军务在身,他们只是正常的调动而已,使用挪移阵赶去岷谷州的成本太高,还是他们自己行军赶路的好。

  尤其是随军的大型飞舟等物件使用挪移阵更是耗费极大,勿乞的这一支万人军队还没必要动用太大的资源。

  倒是勿乞不同,他是旸丘王指名道姓要去身边的亲卫,给了他一个晚上的时间让他整点军队,他必须立刻赶到旸丘王的身边效力,为旸丘王参赞军务,这是半点都耽搁不得的,所以他必须借助挪移阵赶路。

  交代明白了所有事情,亲眼看着黄俍率领的飞舟腾空而起往岷谷州的方向赶去,勿乞这才更换了铠甲和披风,穿上了旸丘王亲卫将领特有的服饰,领了百多个亲兵护卫匆匆进了中宁城,向中州牧府门前的广场赶去。

  因为连番大战的关系,中州也算是进入了战备时期,大街上空荡荡的,少见有居民行走,更多的是全副武装的巡逻队在往来游走。城池四周的箭楼上传来了清脆的梆子声,那是哨兵换岗以及士卒们用早餐的信号。几列车队车轮辚辚的在大道上行进,车辆上装满了大量的金属锭和一些闪耀着夺目光芒的骨骼,这是给司军殿调拨的铸造军械的材料以及为司天殿准备制造骨符的原料。

  路边的商铺酒楼等都开着门,但是并没有多少客人光顾。空荡荡的屋舍内,那些商铺、酒楼的掌柜和伙计一个个呆呆的坐在长凳上,宛如风干的白鹅一样直愣愣的望着从大街上急速走过的勿乞一行人。

  勿乞不由得摇了摇头,大虞和万仙盟的征战若是再持续下去,就算剿灭了万仙盟又怎样?大虞得不偿失,他们受到的损失和打击可不是三五年内能补充回来的。

  要去中州牧府前的广场,就必须经过玉家的宅邸。但是今天巧而又巧的,勿乞带着人从玉家门前经过的时候,玉玅的儿子玉儡,也就是前一阵子刚刚跑去东海郡想要夺取勿乞基业的玉儡正好带着一群护卫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看到勿乞身穿一套威风凛凛的黑色鬼头甲胄走过,玉儡愣了愣,突然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他讥嘲啧指着勿乞笑道:“看,就是这条养不熟的野狗,抱上了玉曷的大腿才混了个小小的东海郡守的职位,现在居然转眼又攀上高枝儿了?嘿,谭朗,你是我们玉家的狗啊!”

  勿乞愠怒,骤然停下了脚步,玉儡则是站在玉家大门口,指着勿乞嘻嘻哈哈的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渐渐的玉儡的话语越来越难听,甚至将勿乞说成了玉曷的男宠,说他是依靠陪玉曷上床,才忽悠了玉曷给了他东海郡的领地云云。

  到了最后,玉儡一时口快,也不顾后果的就大笑道:“这次这小子也是逢迎得旸丘王好,也不知道被人干了多少次屁股,居然就变成旸丘王的亲卫了?嘿嘿,贴身亲卫呀!”跟在玉儡身边的一群护卫仰天长笑,玉儡也发出了高亢的笑声,他那张生得威严肃穆的国字脸,在这一刻居然变得无比的扭曲狰狞。

  勿乞身边的众多亲兵护卫同时上前了几步,就要和玉儡分辨个清楚。主辱臣死,勿乞身边的亲兵护卫都是精挑细选的东海郡土生土长的壮汉。这些憨厚淳朴的汉子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勿乞用恩义训化他们,用金银优抚他们的家人,这些一根筋的汉子就知道一个——勿乞是他们的主子,自家的主子被人如此辱骂,他们若是没有半点反应,他们还能做人么?

  但是刀剑都出鞘半截的亲兵们被勿乞一声呵斥,他们都不甘心的退后了几步。

  勿乞笑着走到了玉儡面前,很是温和的向玉儡抱拳行了一礼:“玉儡大人,我们没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吧?”

  玉儡倨傲的斜睨了勿乞一眼,嗤声冷笑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咱们慢慢的走着瞧,就你这种猪狗一样的人物,只要父亲他腾出手来,你迟早要化为飞灰……”

  血光四溅,骨肉破裂声惊得玉儡身边的众多护卫嘶声惨叫。

  当着玉家门前这么多仆役门房的面,当着玉儡这么多护卫的面,刚刚还满脸是笑的勿乞暴起,一拳击穿了玉儡的胸膛,将他一颗剧烈跳动的心脏生生挖了出来。勿乞怪声怪气的笑了一声,一把撕开玉儡的下巴,将他的心脏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一拳将他半个脑袋拍得稀烂。

  尖锐的鬼啸声从勿乞的掌心喷出,几缕黑烟喷出,玉儡的魂魄被黑烟裹紧,随后一缕绿火喷了出来,玉儡的魂魄发出凄厉的惨嚎声,短短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被烧成灰烬。

  当街杀人!

  在中宁城中心当街杀人!

  在中州司天殿掌权者玉家的门前当街杀人!

  被杀之人是玉家大长老玉玅的亲生儿子玉儡!

  四下里万籁俱静,好似天地间的风都凝滞了下来,只有勿乞指尖上的血液点点滴滴的落下,发出细碎的‘啪啪’声。

  一声尖锐的长啸从玉家宅邸内冲天而起,周身鬼气升腾的玉玅怒吼着冲了出来。

  “谭朗小儿,偿命来!”

  玉玅身形闪烁,他腾空而起足足有数里高,当空一掌向勿乞拍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