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八十章 重创玉玅

第六百八十章 重创玉玅

  凌空跃起的玉玅几乎连他上辈子吃奶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竭尽全力的一掌轰向了勿乞。

  虽然没来得及借助鬼神的力量,但是以玉玅这么多年和鬼神交往流通得来的法力,他这全力一掌也有着和十八品金仙相近的实力。方圆数丈的一轮黑色掌影带着凄厉的鬼啸声当头扑下,掌心当中隐隐有一轮符咒虚影闪烁,这是玉玅经过残酷的血祭后,从外域鬼神那里得来的‘御鬼印’。

  一掌击下,活人化鬼,御鬼印立刻将杀死之人的魂魄拘禁禁锢,成为任凭玉玅驱策的鬼仆。玉玅双眸喷火的望着勿乞,他一定要将勿乞的魂魄禁锢在无边阴火中曰夜折磨,让他永生永世都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中。

  不知道为什么,玉玅第一次看到勿乞就觉得浑身不痛快,他就恨不得一掌拍死勿乞。结果勿乞果然给他找了天大的麻烦,他居然帮助玉曷那废物小子夺去了海州的大权!而海州的大权,在玉玅心中是内定给自己一个宠爱的亲孙子的,结果居然便宜了玉曷!

  这也就罢了,争夺海州大权的时候,勿乞居然让玉玅丢人现眼到了那种程度,他连续三掌没能打死勿乞,这已经成了整个玉家的笑话。随后玉玅的徒弟、儿子暗自下手报复勿乞,结果却是玉玅的徒弟和儿子都被玉槐的强力反击打得魂飞魄散,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让玉玅如何不心痛?

  仅仅是死了儿子和徒弟也就罢了,玉玅派人刺杀‘重伤卧床’的勿乞,居然没能杀死他!在勿乞被邪灵琴脑的情况下,刺客居然没能杀死勿乞!派出去接管东海郡大权的玉儡弄了个灰头灰脸的溜回了中宁城!

  玉儡丢脸也就算了,接踵而来的残酷报复,让玉玅损失了大量的族人,他的孙儿、孙女之流被击杀了数十人,这让玉玅心痛得差点没晕了过去。随后是他这一脉众多长老的产业都受到了暴风骤雨一样的打击,大量店铺被焚毁掠夺,损失惨重得差点让玉玅破产!

  不用卜算之术,玉玅知道这一切都和勿乞有关,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玉玅自认为他做人还是很成功的,他的人际关系还是很好的,除了一个勿乞,根本没人和他有这样的仇怨!

  昨晚上听说勿乞被旸丘王招为亲兵护卫,听说玉炑一大早的就眼巴巴的派人送去了数百名司天殿的祭司任凭勿乞指派使用,玉玅心中的怨毒之火就更加旺盛!

  憋了一肚皮的火气,一大早起身后,玉玅正在和身边的几个亲近心腹商量怎么报复勿乞的事情,骤然间他心脏一阵剧烈的跳动,他最喜欢的儿子玉儡居然就在玉家的大门口被人击杀!父子血脉相连,玉玅那一刻浑身血气膨胀,突如其来的心痛差点没让他晕死过去。

  眼看着手上还粘着自己爱子心头热血的勿乞,玉玅怒吼出声,用全部的力量向勿乞发出了一掌。

  管你是谁的亲卫,管你是不是玉炑全力收买的前途光明的年轻俊彦,管你是不是刚刚卖了一个天大的人情给伯仲孚,杀,一定要杀了你!玉玅悬浮在虚空中放声怪笑,他一掌拍出后,立刻双手结了印诀,嘴里咒语念念有声,准备借用鬼神的力量将勿乞挫骨扬灰。

  望着头顶压下来的歹毒掌印,勿乞低沉笑道:“反应倒是挺快,毕竟父子炼心啊!”

  勿乞深知司天殿祭司的厉害,更是知道这些祭司的局限之处。当他们借来了鬼神的力量,他们就有资格和天庭的太乙金仙相抗衡,但是在他们没有借来鬼神之力时,他们的实力也无非寻常罢了。

  玉玅借用鬼神之力时,他能有接近金仙巅峰的实力!但是现在他仓促发出的一掌,无非是无限接近十八品金仙的实力!区区十八品金仙么?勿乞如今的修为也已经迈上了那个门槛,无论是他的肉身还是法力神通,他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金仙境界!

  甚至还不止这些,在明笠和尚的佛国中,接受了三百护法天龙的**锤炼,勿乞的肉身已经足以和金仙级的体修仙人抗衡!他如今的肉身,是实实在在的金仙级的强横**。

  仰天长啸一声,周身紫气升腾,更有大片鬼气森森的灰色雾气从紫气中喷出。勿乞腾空而起,张开嘴将玉玅拍出的掌印一口吞了下去。芥子世界剧烈的震荡起来,大片混沌灵气冲天而起,将那灰蒙蒙的掌印裹在了无边的混沌灵气中,开始逐步的消化削弱。

  这就是凝结了芥子世界的好处。用勿乞的肉身硬抗这一掌是能扛下来的,但是他势必也要受伤。但是用芥子世界去吸收消化这一掌,用一方小世界的力量去对抗一人之力,勿乞就轻松了许多。

  一口吞下了玉玅的攻击,在目瞪口呆的玉玅惊恐的目光中,勿乞身边的鬼气中突然凝聚了数十条和勿乞生得一般无二的人影。这些人或者放声大笑、或者疯狂恸哭、或者嘻嘻哈哈的在地上打滚、或者手持利刀相互劈砍不休。勿乞的真身就混入了这一片鬼气虚影中,再也无人能捕捉到他的身形。

  玉家大宅中,起码有五十名月级祭司同时祭出了强大的骨符,诸般雷霆火焰金刀冰风之类的攻击腾空而起扑向了勿乞,那些鬼气中的虚影被打得粉碎,但是任凭他们打碎多少虚影,每碎裂一个虚影就有两个或者更多的影子闪现,随灭随生,根本无法将其彻底诛灭。

  勿乞‘嗤嗤’阴笑,他放出大片蜃气将整个玉家大宅裹在了里面,无边幻影迭出,让那些玉家的祭司再也无法准确的攻击自己。他自己真身则是冲到了玉玅身前,劈手一拳轰在了玉玅的脸上。

  这一拳勿乞用尽了全力,措手不及的玉玅惨嚎一声被他一拳打飞。奈何玉玅身上很有几件护身的灵物,勿乞的拳头刚刚将玉玅的鼻梁骨打得粉碎塌陷,一块灵符就跳上了玉玅的头顶,大片灵光化为一套朦胧的法袍裹住了玉玅周身,勿乞的拳劲顿时被那法袍吸收了九成以上,玉玅并没受到真正致命的伤害。

  这就是大虞祭司的护身法宝和仙人仙器之间的差距,大虞祭司的护身法宝虽然威力强大不弱于仙器,但是在发动之时总有些许迟延,尤其是那些主动护主的骨符之类,发动速度更加缓慢。故而大虞祭司在和仙人作战之前,一定要提前将所有的法器都准备妥当,否则一个不慎就有殒命之危。

  而玉玅出来得仓促,满肚子都是为自己儿子报仇的念头,他哪里来得及催发自己身上的法器?

  好容易一块主动护主的骨符护住了玉玅的面门,没让他被勿乞毁容,但是勿乞的打击接踵而来。拳打脚踢、头顶肘撞,更有大片鬼火腾空而起化为森森鬼爪对着玉玅乱抓乱啃,在勿乞低沉有力的咒语声中,各种歹毒的诅咒法术雨点一样向玉玅落下,打得玉玅好不狼狈。

  一时间玉玅双眼通红,这是勿乞的鬼眸咒要吞噬玉玅的双眼。

  一时间玉玅的下身剧痛,这是勿乞的断阳咒呀腐蚀玉玅的阳物。

  一时间玉玅五脏六腑同时酸麻不已,这是勿乞的腐脏咒正在腐蚀他的内脏。

  各种恶毒的咒术不断轰出,幸好玉玅毕竟是自身的老祭司,他各种咒法都有涉猎,在勿乞暴风骤雨般攻击中,玉玅仓促的挡住了勿乞的拳脚攻击,同时不断口诵咒语抵挡勿乞的咒术。玉玅身上佩戴的好几样玉佩玉环玉戒指之类的法器发出淡淡的毫光,正在削弱勿乞对玉玅的攻势。

  眼看玉玅就要借助经验扳回这一局,勿乞心中一急,他厉声喝道:“雷霥,出来,有好处给你!”

  玉家大宅上空,一个寻常人无法感知到的巨大空间裂口突然出现,雷霥的投影用最快的速度降临。雷霥的嘴唇快速的蠕动着,似乎正在咀嚼什么东西,同时他还不断的打着饱嗝,很显然万仙星上的血祭他还没有消化干净呢。

  “唔,有什么好处?唔,又有好处了?你这小子办事麻利,我很欢喜啊!”雷霥一出现就呵呵大笑起来。

  玉玅的脸色一时间苍白如纸简直和鬼没有什么两样,他惊恐的望着高空中若隐若现的雷霥,嘶声尖叫道:“鬼蛸,鬼蛸大人救我!我一定准备大量血祭给你!”

  在玉玅念诵咒语嘶声惨嚎之时,勿乞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给雷霥交换好了条件,随后朝玉玅轻轻一指。

  雷霥嘿然一声冷笑,一掌重重的向下拍下,巨掌上雷光缠绕,宛如无数怒龙在咆哮扭动。

  眼看雷霥一掌就要拍死玉玅,尖叫连连的玉玅也终于用巨量的血祭为条件,说服了他供奉的祖神鬼蛸出手救他。一条瘦骨嶙峋上面带着丝丝破烂皮肉的手臂从玉玅身边的虚空探出,和雷霥的大手狠狠的硬碰了一击。

  一声巨响,玉家大宅内数十栋大殿轰然塌陷。

  雷霥怒吼一声,一把抓着那条大手,就紧随着那大手窜进了那大手出现的空间通道中,显然雷霥没能击杀玉玅,他直接去找鬼蛸的麻烦去了。而玉玅却是一声惨嚎,两大鬼神交手,虽然没能杀死他,可是他身上所有的玉佩之类的法器轰然粉碎,巨大的震荡将他脆弱的身体也打成了重伤。

  勿乞衣领上一条黑光激射而出,敖不尊张开大嘴,狠狠一口啃在玉玅的身上,将他的两条大腿‘咔嚓’一下啃得干干净净。

  勿乞冷哼一声,他正要趁势冲上去击杀玉玅,斜刺里一道玄光突然冲了上来。

  玉炑拦在了勿乞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勿乞连连颔首道:“谭朗将军,看在老夫的面上,放过我玉家的大长老吧!”

  勿乞一愣,捏紧的拳头再也无法轰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