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敌视态度

第六百八十二章 敌视态度

  岷谷州,在大虞州郡体制中和中州地位相当的一品上州,也是中州附近地势地貌最奇特的大州。

  偌大的一个州,除了极少数一些平原和山岭外,九成五以上的土地都是凹陷的低谷。一条又一条巨大的低陷山谷密布岷谷州各处,自东而西、从南到北,无数宛如人类大脑回沟一样的低陷山谷到处都是。

  其中最大的一条凹谷岷谷就占据了岷谷州三成的土地,这一条凹谷面积巨大,已探明的最深处低于海平面七十万里,而更多的更深的凶险谷地,就连大虞的通天大祭司们都没有兴趣去探查明白。传说岷谷是当年化身盘古大陆的盘古大圣的肚脐眼所化,这岷谷根本就没有最深的山谷这个说法,只要你去找,就一定能找到一个比一个更深的山谷。

  岷谷州的州城青谷城就在珉谷的边缘地带一条深不过百里的巨大山谷中。偌大的青谷城方圆万里都是肥沃的开辟成熟的田地,充沛的曰照、浓郁的水汽让这里的物产极其丰富。岷谷州不仅盛产各种喜阴类的灵药,同时也是盘古大陆上各种玉髓、灵石乳等灵物最大的产地。

  自然而然的,万仙盟在这里有这极多的据点。这里的深邃山谷太多,藏身之处太多,而且对修仙之人有助的各种天才地宝极大丰富,就连妖兽、妖灵的产量都是大虞其他大州的百倍以上,所以万仙盟很多仙人、散修都争先恐后的在岷谷州开辟洞府。至于其他不属于万仙盟的散修世家,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安家落户。

  勿乞从青谷城正中的挪移阵中走出时,几名身穿黑袍的军令官已经等在了挪移阵边。验明了勿乞身上的令牌印信等物,几个军令官带着勿乞登上了一架用三头青狮驾车的车辇。控制车辇的祭司轻喝一声,车辇下方腾起薄薄的云雾,托起了车辇和勿乞带来的护卫腾起数十丈高,一路风驰电掣般向城外奔去。

  在车辇上勿乞才有机会仔细的大量青谷城。和大虞其他的城池布局乃至造型都是一模一样,州牧府就在青谷城的正中,司军殿和司天殿分列左右,司刑殿则是在城市的角落里,旁边是建造在地下的地牢。基本上去过任何一个大虞一品大州的州城,来到青谷城后就不会迷路,因为所有的殿堂乃至茅厕的方位都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茅厕的大小规格都没有任何变化。

  青谷城唯一和中宁城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因为地质构造的不同,青谷城附近的山石略带一丝青色,故而整个青谷城看上去绿意盈盈的,比黑漆漆宛如乌云盖顶的中宁城多了几分生气。

  一路飞掠了数百里,在一块儿平坦的草原上,勿乞看到了一座离地百丈悬浮着的云台,上面有大帐、有仪门、有军营、有士卒在艹演,和伯云霆的中军云台相比,这座云台的面积更大了数倍,而且云台正中还有前后三进的小巧殿堂。

  这就是旸丘王的中军行营!在云台的下方,是排列整齐方方正正的大营,一眼望去,黑色的帐篷超过了两万顶,按照大虞军制一顶帐幕居住十名士卒,证明这里的士卒起码在二十万以上。

  在中军行营上空,高空的云层里,数百条巨大的飞舟正在空中游弋巡逻。偶尔有司天殿的祭司腾云驾雾的飞过,不时有乌云鬼影在高空中闪烁。更让勿乞觉得惊奇的就是,偶尔还会有几道方圆百里的淡淡光柱从高空照下,勿乞的身体被光柱覆盖时只觉浑身一紧,隐隐有点点电光从他身上喷出。

  这是一种类似于仙术中的‘太虚水镜窥虚**’之类的神通,光柱所过之处,专门能破解仙术中的隐身咒之类的法术法宝,能够很好的防范敌人斥候混入大营刺探军情。若是有人施展神通法术偷窥大营的动静,这光柱也能做出预警,让随军的司天殿祭司随时应变。

  很不错的神通,但是伯云霆指挥的军队中就不见有人会使用这门神通。或者这是某种强大的法器开启后才有的禁制,但是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证明旸丘王的军队待遇上比中州大军强了一大截。

  勿乞抬头看了看高空,起码整个中州只有三条的玉甲玄龟飞舟他就看到了十二条!从身家上来说,旸丘王二十万大军配备的军械就比得上四个中州所有军队的总和。

  在几个军令官的带领下,勿乞踏上了旸丘王的中军云台。他的护卫被引去了一旁的军营休憩,经过了严密的身份确认后,勿乞终于进入了云台正中的大殿,看到了正在和幕僚们商议作战计划的旸丘王。

  大虞的大殿也好,大帐也好,都喜欢用类似于芥子空间的神通压缩虚空。从外面看上去,旸丘王的这栋大殿长宽不过数十丈,高也只有数丈,但是一进大殿勿乞就发现,这大殿长度超过十里,深也有七里左右,更是高有里许,大殿内没有一根柱子,空荡的空间给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威压。

  大殿左右两侧的墙根下,数百名身穿岩石铠甲的龙伯国人正紧贴着墙壁站定,他们目光开阖之间金光闪烁,身上强横的气息让如今的勿乞都觉得胸口一阵阵的发闷。这些龙伯国人都是极厉害的战士,勿乞甚至怀疑他们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金仙境界!

  大虞亲王的排场果然和地方官不同,伯云霆麾下足以和金仙抗衡的大将也不过百多人,但是旸丘王仅仅拿来当做仪仗队使用的数百个龙伯国人,就个个都有着金仙级的实力。

  大殿的天花板上镶嵌了无数的明珠宝石,明净的宝光照耀下来,照得地板上一座方圆数里的山川地脉图录格外的醒目。立体的山川地脉图正在剧烈的变化着,不时有山川河流从中闪烁,但是最多的还是一处处的深谷,看上去让人头皮发麻的深谷。

  旸丘王下半身套了半截漆黑的裙甲,腰间扎了一条狮蛮带,袒露着上半身,仅仅披挂了一条青铜的护心镜和半截儿肩甲。披头散发的旸丘王看到勿乞走了进来,嘴角微微一扯当做是笑容,伸手向勿乞招了招,沉声道:“谭朗,来,看看这里的地势如何!”

  随手一指点出,地上的山川地脉图一阵光影变幻,露出了一条长万里宽百里左右,形如眼眶,在正中眸子处恰恰有一眼深邃的潭水的山谷。这山谷内石峰林立,满地都是高千丈左右极细极挺拔的石峰,唯独那一眼潭水方圆数百里的地方是一片山清水秀的好景致。潭边的一座小山附近,有大片金砖玉瓦的宫殿楼阁,一应建筑都笼罩在淡淡的紫气当中,当微风吹过仙气升腾果然一派仙家风貌。

  勿乞抱拳应诺一声,大步走到了那山川地脉图前,定睛看向了这一条实际长达万里以上,但是在大殿图录中只有数里长短的山谷。这山川地脉图想来是大虞司军殿制作的专门用来行军作战的利器,只要勿乞将目光投向一座山峰,就会有关于这座山峰的信息神识波动的形式反馈出来。

  仔细打量了这山谷一眼,勿乞若有所地的点了点头,这是一座借助天然地势布置的大阵,而且布阵之人的水准极高,山谷内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峰合计三万六千座,所有石峰都变成了大阵的一个阵眼。这大阵上应星辰,大阵内应该有极其厉害的仙器充当阵基,故而威力极大,不是真正的阵法大师,根本认出这大阵的原理都困难,就不要说破阵的事情了。

  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阵,勿乞缓缓开口道:“这似乎是一座仙人的阵法!”

  旸丘王眉头一扬,欣然看向了勿乞,他正要说话,一旁却突然传来了淡淡的笑声:“既然看出了这是一座仙人的阵法,这位将军是否有办法将其破开啊?若是将军真能像传说中那样破开仙人大阵,王爷是绝对不会吝啬重赏!只不过,将军真的能看懂这大阵的奥秘么?”

  笑声中充满了讥嘲之意,言辞更是对勿乞咄咄逼人。总而言之,开口之人对勿乞充满了恶意。

  勿乞诧然抬头顺着话音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坐在一张四轮木椅上,身穿整洁的白布长袍,腰系黑色丝带,手持一柄鹅毛长扇,披散着头发,仙风道骨大有出尘气息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倒也生得俊秀飘逸,但是他看向勿乞的目光中充满了不以为然的讥嘲和嫉妒的恶意。

  冷笑一声,勿乞向那男子抱拳问道:“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那男子微微一晃扇子,矜持的自重身份没有开口。

  旸丘王看了那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谭朗将军,这位老先生是玉甠晟(yuqingcheng)老先生,是本王的父王建立的玉门学宫之主。”

  玉门学宫?多熟悉的名字?

  玉甠晟?勿乞突然笑了起来,大燕玉家突然兴旺的那一代家主,大燕玉门学宫的创始人,不就是玉甠晟么?这老家伙还没死?勿乞自嘲自己和玉家果然是有着扯不断的缘分,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玉甠晟这样的人物!

  不管玉甠晟为了什么出言向勿乞挑衅,勿乞只是哂然一笑,颔首道:“这么说来,玉老先生能破了这大阵?”

  勿乞一言既出,玉甠晟的面皮就变成了紫红色。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