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杀机涌现(第二更)

第六百八十六章 杀机涌现(第二更)

  葫芦仙坊众多仙人齐聚一堂。

  那是葫芦仙坊底部一座木质的殿堂,所有的木板都是用普通的松木磨制而成,虽然材料简单,可是磨制的时候耗费了极大的功夫,木板的纹路凑在一起拼成了大片大片的喷云吐雾云龙飞卷的图纹。曾有无聊的仙人估算过,想要凑齐这么多、这么凑巧拼凑成这么大的云龙图的松木板,耗费的成本等于用十倍体积的仙石建起这么一座看似普通的大殿。

  宽敞的大殿中零落有致的摆放着大量的蒲团,吕不韦、元华老祖等大批仙人按照关系的亲疏关系分成大大小小的团体坐在蒲团上。大殿尽头是一个三尺高的木台,一个面黄肌瘦身穿黄色道袍的道人坐在木台上,道人发髻上顶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葫芦,这就是葫芦仙坊的主事人葫芦仙。

  吕不韦好奇的打量着葫芦仙,在葫芦仙坊经营了好几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葫芦仙本人。

  元华老祖则是向葫芦仙望了一眼,向吕不韦传音了过去:“金仙,暂时不要招惹他。等为师凑齐足够的精血魂魄恢复了当年修为,灭杀此子不过是一指的功夫。”

  吕不韦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葫芦仙居然是金仙修为?金仙几品?他背后到底是什么关系,能够在盘古大陆到处都乱糟糟打成一团的时候安然在这里经营生意?

  渐渐的还有仙人赶来这里,等得万仙馆的主事仙人也带着几个随从到来后,葫芦仙干脆的一挥袖子,整整齐齐二十口长宽高都是六尺的铁柜子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柜门无声的开启,露出了里面整齐堆放着的打磨好的仙石。葫芦仙望了众多仙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杀谭朗,可得重金酬谢,这是委托人放在本仙这里的订金。”

  沉吟片刻,葫芦仙说道:“那委托人在葫芦仙坊的信誉度极高,本仙不能泄露他的身份来历,但是诸位只要诛杀了谭朗,一应报酬是绝对不会少的。”

  手掌一翻,一缕长三尺拇指粗细扭动如蛇的紫色气息出现在葫芦仙手上。他手指一弹,这缕气息快若闪电般飞过了群仙面前。群仙纷纷用神识感应这道气息,愕然发现这是一道无比精纯、品质极佳的仙气。这一缕仙气中蕴藏的仙力,就几乎可比一块上品仙石中蕴藏的全部仙力。

  “这道仙气,就是委托人许诺的那一座仙脉洞府中随意抽取的一缕气息。”葫芦仙招手将那一缕紫气收回,面带微笑的说道:“那一座仙府极其隐秘,委托人会发下心魔毒誓,只要有哪位仙友将谭朗生擒活捉送到本仙手上,那座仙府定然妥善交付,而且天下再不会有外人知晓这仙府的所在。”

  吕不韦和元华老祖相互看了一眼,元华老祖微笑着颔首示意。那个叫做谭朗的小子看样子是必须生擒活捉送给葫芦仙了,虽然他是什么旸丘王的亲卫将领,但是为了一座品质极佳的仙府,这也是值得的。若是要计算一个大虞的亲王,风险固然是极大,但是计算一个小小的亲卫哪里会有什么风险呢?

  堆积如山的仙石,还有许诺中的无数珍稀宝物,外带一座仙府的许诺。

  财帛动人心,葫芦仙坊各方势力的主事仙人同时决定要动用各自的力量生擒谭朗。他们纷纷从葫芦仙手上接过一条玉简,里面记载了如今谭朗所处的方位——实则不是谭朗所在的地址,而是旸丘王大军的驻地所在。作为旸丘王的亲卫,他不在旸丘王的身边还能去哪里?

  除了地址,玉简内还有一份清晰的谭朗肖像图,那图像清晰到将谭朗脸上的每一条汗毛都刻画了出来。在画像的旁边还标注了谭朗擅长的神通法术,诸如说他修炼天地真身诀已经有了接近一元盘古天的修为,他的各种法术咒术的修为也是极其高深,但是具体的修为却无人知晓。

  体法双修的大虞将领,一些小势力的主事仙人看到这一份材料后就皱起了眉头,大虞单纯的将领和祭司都是比较容易对付的,但是一旦有某个怪胎体法双修,那么必须要出动十倍以上修为和他相当的仙人才有可能将其击杀,若是要生擒他,则更要耗费巨大的力气和设计才行。

  但是吕不韦和元华老祖他们已经笑吟吟的离开了议事的大殿,万仙馆等大势力的主事仙人也信心十足的纵起遁光离开,他们赶着回去报信,要各自背后的势力赶紧派出强力仙人生擒谭朗,否则这个便宜可就被人占了去了。

  如今大虞军方正在对万仙盟进行毁灭姓的打击,一并遭殃的散修、散仙还不知道有多少。若是真如葫芦仙所言,那个仙府是很隐秘的,能够避过大虞军方的搜查的话,那么对任何一个势力的价值就太大了。

  不提葫芦仙坊这边数千个大小势力已经准备出手对付勿乞,且说勿乞在旸丘王中军大殿中,正用略带调侃的口吻挑衅玉甠晟。他的一句反问让玉甠晟的脸色变得紫胀一片,勿乞就知道,这老家伙看样子在大阵中吃了苦头,他也是没办法破开那大阵的。

  玉甠晟被气得面皮发紫,他身边簇拥着的一群身穿丝质长袍,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帅男美女,举止气度都无可挑剔的男女则是同时跳了出来,指着勿乞就是一通口诛笔伐。尤其是一名生得最为俊俏,身段儿最为风流,身上衣饰最华贵的青年男子更是步步逼近到了勿乞面前,手指勿乞的鼻子开始教训他。

  “大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对玉师不敬?你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鲁莽东西,你以为玉师都无法破解的大阵,是你有资格参详的么?”那青年男子的口水都快溅到勿乞的脸上,他摇头晃脑的教训道:“看你这模样,就知道你出身卑贱,公子我甚至怀疑你识字不?你也能破阵?简直是笑话!”

  勿乞没吭声,他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面前这群嚣张放肆的青年男子,一丝讥嘲的冷笑挂在他嘴角,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他的这番态度更加激怒了这群衣饰华贵的男女,他们纷纷指责勿乞对‘玉师’不敬,是一个粗俗无礼、惫懒无能、嚣张跋扈、罪该万死的草莽之人。

  旸丘王站在山川河岳图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的动静。过了足足一刻钟,等得那些青年男女的口水都快喷光了,他才冷冷的哼了一声。恰这时,最先指着勿乞的鼻子训斥他的那青年破口呵斥道:“像你这种混账东西,分明爹娘都不……”

  骂勿乞可以,勿乞完全当做是一群疯狗在叫唤,他连生气的动力都没有。但是这青年言辞之间辱及自己父母,勿乞目光一寒,飞起一腿就撞在了这青年的脸上。

  一条黑影撕裂空气,‘呼’的一声闷响,勿乞的腿沉甸甸的轰下。那青年生了一张利嘴,但是除了一副伶牙俐齿外,他的修为实在是不堪得紧。勿乞一腿轰下,他的胫骨、椎骨、胸骨、肋骨、肩胛骨同时被震断,‘咔嚓’声不绝于耳,那青年惨嚎都没能发出,浑身喷血的向后飞了出去。

  大殿内一众青年男女齐声惊呼,宛如受惊的兔子一样向后跳了回去。

  勿乞冷眼扫了这群男女一眼,淡淡的说道:“骂我可以,我懒得理会。但是骂我爹娘,杀了你们也是应该!”

  玉甠晟气得脸色发青,他猛的从那四轮木椅上跳了起来,指着勿乞怒吼道:“放肆小辈,你竟敢当着王爷的面毒手杀人?你,你,你还将王爷放在眼里么?”

  勿乞浅浅一笑,他放下双臂向旸丘王抱拳行了一礼,沉声喝道:“敢问玉老先生,王爷还没开口询问末将,这些不知所谓的男女就对末将大声呵斥,他们可有将王爷放在眼里?”

  冷哼一声,勿乞昂着头傲然道:“倒是末将任凭他们数十人辱骂了一刻钟却一言不发,难不成末将有对王爷不尊么?”

  玉甠晟气得喉咙变得粗了一圈,他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指着勿乞望着旸丘王喝道:“王爷,老臣请军令诛杀此獠!”

  旸丘王冷漠的看了玉甠晟一眼,淡淡的问道:“玉师可否破开那山谷中的大阵?”

  玉甠晟语气一滞,他狼狈的说道:“老臣……老臣正在努力破解阵图!”

  旸丘王不再理会玉甠晟,他向勿乞招了招手,淡淡的说道:“谭朗,来,为本王好生研究研究这阵图,看看你是否能破了这大阵。本王得到情报,万仙盟游仙堂主就藏匿在这山谷中,若是你能破了大阵,本王记你大功一件!”

  勿乞淡然一笑,向旸丘王抱拳行了一礼,大步走到了旸丘王身边,开始凝神大量山川河岳图内的诸般景象。

  玉甠晟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指着被勿乞一腿轰杀的青年男子冷声道:“王爷,此子乃攸州牧长孙!”

  旸丘王冷眼看着玉甠晟,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才淡淡的说道:“攸州牧教子无方,口出秽语辱及本王麾下大将双亲,罚攸州牧闭门思过三月,很是公平合理,玉师以为如何?”

  玉甠晟张了张嘴,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正在打量阵图的勿乞则是微微一笑,他正要向旸丘王禀告他对这大阵的分析,突然间他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四十九下。每一次跳动都有大量的鲜血涌遍全身,勿乞只觉浑身一阵阵的发麻,头顶好似有一片乌云向自己当头压了下来。

  冥冥中,勿乞感应到可怕的杀机正向自己罩了下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