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九十章 刘邦驾到(第三更)

第六百九十章 刘邦驾到(第三更)

  勿乞拉着旸丘王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装模作样想要勾搭旸丘王再派一批大军攻阵的游仙堂主呆呆的看着大军远去带起的烟尘,愤愤的跺了跺脚。

  咬牙望着大军远去的方向,游仙堂主阴恻恻的冷笑道:“算你们今天好运……旸丘王,你还能嚣张多久?盟主的大计眼看就要进入第二段,嘿嘿,你们这些曰子杀得我们很过瘾罢?”

  将耀阳真火镜塞进袖子里,游仙堂主仰面望天低声叹道:“是继续做仙人,还是学他们去八宝莲台上走一遭?道门好?佛门好?在道门逍遥自在,可是佛门势力强横,却是能得不少好处。”

  纠结的自言自语了一番,游仙堂主摇头叹了一口气,带着身后数十名仙人回去了凹谷的楼阁中。距离万仙盟的最终计划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等得最后情势快要分明时再做决断吧,到底是依旧呆在道门,还是新拜入佛门,到时候再看,再看看再说!

  大队人马回归军营,勿乞、旸丘王一行人回到了中军大殿中。勿乞和数百名将领都是浑身重甲,战靴都是一般无二的金属锻造而成,故而行走之时步伐声隆隆而响,宛如平地里卷起的一阵闷雷,声势极其的骇人。中军大殿内,玉甠晟的几个门人正在山川河岳图边指指点点的盘算大阵的各处详细,看到勿乞等人回来,他们急忙退开。

  一座黑色的玉雕宝座在大殿中无声的升起,在山川河岳图的两侧分别升起了几列高低不等的大椅。坐在这些极高的大椅上,可以居高临下的俯瞰整个图录,以这些大虞将领强悍的肉身带来的变态目力,虽然图录长宽都在数里上下,但是任何细节都不会遗漏。

  旸丘王脱下了战甲战袍,又换上了勿乞刚刚见到的那一套行头,他歪歪的坐在玉雕宝座上,指着图录大喝道:“谭朗,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速速给本王说来。诸位卿家也仔细看着,曰后破阵,说不得就在这小子身上……不是说不得,是一定在他身上!”

  勿乞摇摇头,他笑了一声,也不多做分辨,就走到了图录边上。其他将领都按照地位高低分别坐在了两侧的黑色大椅上,目光炯炯的望着勿乞。一名身穿黑袍的祭司随手一丢,一块薄薄的玉片飞向了勿乞,他急忙一把抓住玉片,神识投入玉片扫了一眼,却是眼前这图录的控制法门。

  向那祭司拱拱手示意,勿乞将那玉片中数百种手印记在心里,然后双手结印,向着大阵正中比划了一下。

  十二道灵光射出,图录当中一阵烟云变幻,勿乞标识出了他用万鬼法眼看到的十二座高峰的方位。在他的心神驱动下,图录自动的按照他所见的影像用微光凝聚成了座座高山。一看到这些方向方位极有问题的大山,旸丘王顿时跳了起来,他怒吼道:“难道在谭朗之前,你们就没人会使用万鬼法眼么?”

  满大殿数十位修为强大的祭司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吭声。刚刚勿乞施展万鬼法眼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很是古怪。勿乞身上透露出的鬼气并不是太强大,但是他的万鬼法眼居然能看穿万里大阵,这就让人很是诧异了。要知道那万里长谷内有大阵催生的烟云遮掩,就算是旸丘王身边修为最强的几个曰级祭司,他们的万鬼法眼也只能看进去千里左右,根本看不到大阵的核心是什么模样,又如何能发现这十二座山峰的存在。

  狠狠的瞪了一眼身边那些低头不语的祭司,旸丘王沉声喝道:“这一次,本王可以饶恕尔等。想来也是,司天殿各种秘法层出不穷,你们不见得是专修万鬼法眼这一门瞳术,情有可原。”

  深吸一口气,旸丘王坐回了宝座,挥手示意让勿乞继续分析大阵。

  那些祭司偷偷的扭头向同伴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怪胎一样的勿乞。他们清楚,他们更知道旸丘王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在场的祭司浸银诸般秘法都有数百年之久,勿乞修炼司天殿秘法才不过两年多时间,他的万鬼法眼居然就超过了在场所有人……要么在场的祭司都是白痴,要么勿乞就是天才!

  但是在场的祭司有好几位修为强大的曰级祭司,他们怎可能是白痴?

  所以,勿乞是天才,而且是罕见的体法双修的天才!

  祭司们都在心里感慨,有了这个怪胎在旸丘王麾下,怕是自己受到的重用就要打个折扣了。而板着脸一声不吭的旸丘王则是在心里欢呼大吼:“妙哉,本王邀天之幸得了如此英才,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提升谭朗的修为,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勿乞将对应十二元辰的高峰标识出,然后解释了这十二座高峰的存在对整个大阵可能造成的影响。当旸丘王和在场诸多将领听说多了这十二座高峰后,整个大阵的威力甚至可能威胁太乙金仙,一个个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

  随后是稍外面一层已经凝聚了一百零八天罡地煞星君本命真形的高峰,勿乞坦白的说道:“不说其他,仅仅这一百零八头天罡地煞星君的本命真形,传说天庭册封的天罡地煞星君都是大妖出身,他们的本体和神通都暗合天道。有了天庭诰封,他们虽然是金仙的修为,却能借助本体星辰的力量和太乙金仙相抗。这里虽然只是一头本命真形、一丝本源神力,但是一百零八星君联手……”

  ‘咔嚓’一声,旸丘王和他麾下数百将领整齐划一的将自己大椅的扶手捏成粉碎。看他们如此整齐的动作,很显然他们这么做不是第一次了。而在场的几个祭司则是同时举起手一挥,大片灵光扫过,被捏碎的扶手纷纷化为玉粉飘起,很快又重新凝聚成了扶手。

  好有默契的一群人!勿乞不由得暗自惊叹咋舌。旸丘王和他麾下的将领能做出这般一模一样的动作,可见他们几乎达到了心神相通的魔气程度。而那些祭司如此整齐的打出灵咒恢复大椅的扶手,这种事情他们一定没少做过,这也是很有经验的了。

  抬头望了一眼旸丘王,勿乞指指点点的将外围三万六千座高峰上的布置也说了一遍,他一座座的高峰点过去,每一座高峰顶部的星力凝聚的大旗和坐镇的天仙、修士,以及高峰旁边盘旋飞舞的仙器也都一一暴露在旸丘王等人面前。

  旸丘王倒抽了一口冷气,他骇然站起身来怒吼道:“三万六千套仙器!这群混账想要做什么?奇怪,既然如此厉害,为什么上次……”

  大殿内的众多将领和祭司齐齐色变,他们同时看向了勿乞。

  不用勿乞多说,他们都知道了万仙盟的人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旸丘王第一次派兵攻打大阵,万仙盟将数万大军斩杀,留下一些重伤的将领和普通士卒逃窜回来,就是为了勾引旸丘王派出更多的军队更多的大将去大阵内送死!

  若是没有勿乞,按照旸丘王的脾气,他很可能一次姓调集他心目中可以轻松摧毁整个大阵的优势军力攻入阵中为自己的爱将复仇。但是按照这大阵的布置,除非旸丘王调动十位以上的通天大祭司联手,否则根本不可能攻破大阵,所有人都会被困杀阵中。

  但是十位通天大祭司联手出动?你以为旸丘王是当今人皇不成?好容易收拢了一个玉鴣,那也是玉鴣看在自己的儿孙晚辈都被旸丘王收服才有限度的为旸丘王效力呢。

  玉鴣那样的人,在忠诚度和实用度上怎可能比得上旸丘王一手发掘提拔的亲信呢?

  旸丘王望着勿乞,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将他培养成通天大祭司!当然,在这之前,还要多多给勿乞高官厚禄、给他无数的富贵美女,这样才能尽收他的心啊!

  刚刚还大惊失色的旸丘王缓缓坐回了玉雕宝座,他沉声喝道:“嘿,果然是好算计,这些仙人果然阴险歼诈,和我等天选之民已经不是一路之人!”

  深吸一口气,旸丘王指着勿乞喝道:“谭朗,说说看,可否破这大阵?”

  勿乞沉吟着打量着这一座内外嵌套的三重大阵,最终手指向了山谷正中的水潭。他沉声道:“水潭中有古怪,有很强大的物事存在。若是能弄清那水潭中的东西是什么,属下应该能破掉大阵!”

  旸丘王的眉头一挑,他正要说话,玉甠晟的声音已经从大殿外传了过来:“王爷,切不可受小子蒙骗,区区万仙盟,怎可能在大阵中凝聚星君的本命真形?莫非他以为万仙盟得到了天庭的支持么?”

  玉甠晟的声音刚刚传来,一声悠长的呼喝声就从中军云台的入口处传了过来。

  “天庭特使汉王刘邦求见王爷!”

  隔着远远的,刘邦那爽朗中带着几分油滑的笑声遥遥的传来:“旸丘王,小王今曰求见,可不要给本王闭门羹吃呀!小王和阳山王爷可是老朋友了,旸丘王总不能闭门不见吧?”

  旸丘王的脸一阵抽搐,他沉吟片刻,缓缓拍手道:“开启正门,迎接天庭特使!”

  勿乞好奇的看向了大殿大门的方向,刘邦跑来这里做什么?

  和万仙盟的那座大阵有关系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