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九十一 刘邦之泪

第六百九十一 刘邦之泪

  打开中军大殿正门,一路仪门敞开,龙伯国人仪仗两边分列,数百修为强大的龙伯国人加上三千衣甲鲜明的精悍士卒列队迎接,加上那高亢的号角声和沉闷的战鼓声,旸丘王摆出来迎接刘邦的阵势煞是隆重。回想上次两人见面时旸丘王直接就对刘邦下了杀手,勿乞都觉得眼前这一幕宛如梦境。

  不仅仅勿乞觉得眼前的场景有点荒唐不可思议,就连刘邦自己都有点呆呆愣愣的。乘坐在车辇上,被大群美貌仙女簇拥着,被大队天兵天将护卫着的刘邦小心翼翼的望着出门迎接的旸丘王,居然摆出了一副随时拔腿跑路的架势。勿乞甚至看到刘邦的脚下有一片淡淡的白云流转,他甚至都准备好了逃命用的遁术。

  旸丘王带着勿乞等大群将领和祭司迎出中军云台,他一边大步行走,一边低声说道:“不要小看了这人。这厮不是个东西,但是敢小看他的人,已经全部被他坑死!当年父王培植的人曾经和他正面交手过,嘿嘿,父王何等英雄都没有讨一个好去,尔等一定要小心他才是。”

  一边走,旸丘王一边给勿乞他们介绍刘邦身边的几员大将。张良、韩信、萧何,以及一个宛如铁墩子一样守在刘邦身边的樊哙,这四人都是目露精光望着这边,樊哙手背上青筋暴起,显然也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上一次旸丘王和刘邦相见,旸丘王悍然出手杀人,将张良等人击退击伤,后来是刘邦动用了压箱底的本事才将旸丘王逼退,那惨厉的一幕实在是让他们至今还记挂在心。若是旸丘王暴起发难,刘邦若是来不及反应,说不定还真会被他得手击杀,这就由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

  但是今天的旸丘王却是温文尔雅到了极点,他带着淡淡的笑意到了刘邦的车辇前,抱拳向刘邦一揖到地,隆声笑道:“原来是天使驾临,本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汉王可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还请速速进殿,本王准备了上好的酒宴给汉王接风洗尘哩!”

  古怪的笑了几声,旸丘王眯着细长的双眼扫了一眼刘邦身边的众人,淡淡的说道:“唔,听闻汉王欢喜美女,本王这里还给汉王准备了不少绝色妖娆,保证让汉王满意就是。”

  刘邦也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他挺着肚子慢慢的站起来,迈步下了车辇,向旸丘王还了一礼。咧嘴大笑的刘邦热络的和旸丘王握手对视,他微笑颔首道:“有美人儿,那是最好不过了,请啊,请啊,美酒美人儿,小王来对地方了!”

  刘邦没提刚才他大呼小叫的诸如他是旸丘王老爹的老朋友之类的问题,旸丘王也选择姓的忘记了那些话,两人执手相视而笑,宛如一对深情脉脉的青梅竹马的情人那样,笑得无比的纯净,无比的纯洁,他们的笑容只能用完美来形容,真个挑不出丝毫的瑕疵。

  在勿乞眼里,这两个家伙相视傻笑了一通,这才手挽手的向中军大殿走去。旸丘王身边的大群将领和祭司急忙跟在了旸丘王身后,樊哙等人也紧紧的跟在了刘邦身边。

  旸丘王麾下一名身高丈二,块头和樊哙相当,都是那种铁墩子体型的大将看到紧跟在刘邦身边的樊哙,二话不说就一肩膀向樊哙撞了过去。短短两三尺的空间,这大将冲撞时居然带起了‘呜’的一声怪啸,他的肘子更是对准了樊哙的软肋,大有一肘子将樊哙肋骨撞碎的架势。

  韩信眸子里凶光一闪,骤然瞥向了那将领。樊哙则是欢喜的笑了一声,宛如一头发情的狗熊一样横身一拦,同样一肘子向那将领的肘尖撞了过去。

  一声巨响,两人的肘子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两人身上的重甲都是品级极好的防御至宝,樊哙身上的重甲是天庭将作大匠精心锻造的上品天仙器,而旸丘王身边的大将身上的甲胄也都是大虞司天殿的大匠全力打造的极品。两套铠甲内都蕴藏了极强的力量,一撞之下,两件铠甲全力对碰,结果拼了个同归于尽,从两人肘尖部位大片裂痕宛如蜘蛛网一样蔓延开来,铠甲碎片叮叮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两条洪荒野兽一般的猛将对视了一眼,缓缓的向一旁挪动了一步。勿乞看得分明,两人的胳膊半天没放下来,想必刚才一击已经震伤了他们的骨骼和经络。他们的铠甲放出淡淡的毫光,有一部分铠甲宛如流水一样波动起来,将肘尖部位的裂痕修复如初。

  勿乞就正好走在韩信的身边,恰好听到韩信低声的咕哝:“匹夫之勇,值得什么?”

  勿乞下意识的向韩信望了一眼,这可是和自己交过手的人。但是韩信却是很不客气的瞪了勿乞一眼,他的目光如刀,眸子里充满了警告和震慑之意,好似勿乞只要敢再多看他一眼,韩信就会毫不犹豫的对他出手。勿乞微微一笑,这是一个浑身长刺的麻烦人物,迟早有一天勿乞得把他浑身的刺给扒光了才行。

  韩信那凶狠的一眼激怒了勿乞,他开始琢磨着要卢乘风派出得力的情报人员去寻找项羽,一定要让项羽知道刘邦已经来了盘古大陆,知道韩信就在刘邦身边。不知道这些老冤家老对头碰到一起,会迸射出多么精彩的火花。

  翻腾着各种不良的念头,勿乞一行人已经回到了中军大殿。

  大殿内的山川河岳图已经消失无踪,宽敞的大殿中酒席罗列,各种山珍海味堆满了黑玉雕成的条案。大殿正中空出来一块里许方圆的空地,数百名身穿轻纱几乎不能遮盖身体,身形窈窕面容绝美的女仙、女修正浑身战栗的站在那里,一些女修面容抽搐,眼里不时有泪水流下。

  刘邦一进大殿就看到了这些美丽的女修女仙,他的眼睛骤然一亮,欢喜道:“果然都是绝色美女,不知……”

  旸丘王大方的挥了挥手,他淡淡的说道:“这里的女子都是本王剿灭乱党擒获的俘虏,而且还没有被人碰过,全部都是纯洁处子,汉王若是欢喜,要带走她们也行,但是今曰酒宴,她们得先给我等助兴,让本王尽兴了才能跟汉王离开呢。”

  刘邦忙不迭的点头应诺,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这是自然,这是应有之理。如此小王就不客气了,这些美人都是极品,也只有小王这种惜花怜玉之人,才能更好的呵护她们!”

  勿乞望了刘邦一眼,他倒是大言不惭得很。

  酒席已经准备妥当,众人分别按照宾主落座。美酒佳肴香气飘荡,有乐师在大殿角落里鼓乐助兴,数百女修女仙身躯僵硬的在大殿中起舞,虽然她们的脸色难看了一些,动作也和木头人一般,但是那粉嫩的身躯偶尔春光流露,依旧激起了大殿内众人的齐声欢呼。

  猛不丁的,一名看似不过十来岁,修为不过金丹境界的女修身上薄薄的轻纱滑落,变得赤身露体的她尖叫一声,惊恐的蹲在了地上不敢动弹。端坐在宝座上的旸丘王目光一寒,轻轻的哼了一声,他身边侍立的一名黑衣祭司手指轻轻一弹,那女修的身体一僵,头颅突然炸开,血浆洒了一地都是。

  旸丘王端起酒爵,向脸色有点发僵的刘邦微笑道:“这些贱人实在是不懂情趣,她们归附仙道,已经非我大虞子民。如今让她们起舞取乐,而不是让她们去逢迎本王麾下士卒,已经是她们的幸运。居然还敢如此放肆扰了本王贵客的雅兴,岂不是该死么?”

  刘邦扭头看着旸丘王,他缓缓点头道:“果然是该死,这小贱人。不就是露了下身体么?又没有人就地强暴她,干甚这么大呼小叫的?实在是败兴,败兴!可怜啊,可怜,如此娇柔的身躯,还没被人享用,居然就这么死了。”

  长叹一声,刘邦突然眼泪宛如溪水一样淌了下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邦突然嚎啕大哭,哭得眼泪鼻涕滚滚而下,不多时他居然就滚在了地上,一边放声嚎哭一边手舞足蹈宛如疯癫一般。举着酒爵的旸丘王呆呆的看着刘邦,眼珠子瞪得老大,也不知道刘邦到底是发了什么疯。

  大殿内的大虞将领呆呆的看着刘邦,脸上都带着一丝讥嘲的笑容。

  张良等刘邦带来的随从则是低着头,一个个宛如木雕泥胎一样纹丝不动。

  那些起舞的女修女仙则是惊慌的停下了舞蹈,她们不知所措的聚集在一起,不敢发出丝毫异动。她们的生死都掌握在旸丘王手中,一旦她们做出了半点儿不该有的动作,就和刚才那少女一样,她们很快就会变成一具惨不忍睹的尸体。

  旸丘王把玩着酒爵,望着刘邦在那里扭动嚎哭,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他才缓缓问道:“汉王为何悲恸如斯?到底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不如您说出来,让本王和麾下将士开心开心?”

  勿乞一口酒含在嘴里差点没喷了出去,旸丘王说话也太阴损了一些。

  却看到刘邦一骨碌翻身而起坐在了地上,眼泪汪汪的他望着旸丘王哀嚎道:“小王哪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小王只是悲伤民生之艰难,悲伤这几年来无辜惨死的黎民百姓哪!”

  刘邦不顾体面的翻滚着到了旸丘王身边,双手抱住了旸丘王的大腿嚎哭道:“天庭谕旨,天庭所属不得干涉万仙盟与大虞的争端。但是小王向来心软,却见不得生灵涂炭、哀鸿遍野的场景。小王以个人的身份,不是以天庭天使的名分请求王爷……”

  眼泪滚滚而下,刘邦嘶声道:“大虞收兵吧,不能打下去了!”

  勿乞脑袋一晕,好悬没一头栽进面前的汤盆子里。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