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九十二章 绝密情报

第六百九十二章 绝密情报

  勿乞脑袋里嗡嗡一阵乱响,刘邦痛哭流涕的哀求旸丘王收兵?而且是以个人的名义?他见不得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所以用个人的名义想要让旸丘王收兵?他刘邦什么时候变成了守护天使一样的爱心人士了?

  自家老爹被人威胁要剁了做成肉羹,他还要分一杯羹的货色,他会怜悯大虞和万仙盟大战时被无辜波及的那些黎民百姓?好吧,就算刘邦他这两千多年来曰曰参禅拜佛变成了真正的慈悲爱心人士,他至于表现得这么强烈么?不顾身份体面的在地上翻滚嚎哭?这不是农村泼妇才有的手段?

  有阴谋,这货一定有阴谋。勿乞死死的盯着刘邦,目光不离他的面孔,不敢忽略他的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这家伙一定有阴谋,而且是冲着旸丘王来的。如果这阴谋真的是针对旸丘王而来,那么勿乞很可能被波及到,勿乞怎能让刘邦的如意算盘得逞?

  刘邦两条腿耷拉在身后,双手抱着旸丘王的大腿,抬起头深情款款的对旸丘王说道:“方才王爷杀了那美人儿,虽然只是杀她一人,小王却好似看到了无数黎民在战火中哀嚎丧身!王爷可否知道,大虞和万仙盟厮杀这几年来,已经有多少无辜百姓丧命了么?”

  旸丘王眯着眼睛没吭声,有多少百姓丧命了?怕是大虞官方没有一个官员能回答这个问题。大虞可没有什么户籍制度,只是每十年有地方官对地方上的户口进行一次大致的统计,但是这种统计也只是在大城市周边的城镇和村庄内进行,至于那些荒郊野外的野村或者刚刚开辟出来的土地上建立的村镇,就天知道里面有多少人。

  和万仙盟交战数年,误伤而死的大虞子民肯定很多,但是具体有多少?

  旸丘王摇了摇头,他只是大致记得有数百座大型城池被万仙盟彻底夷平,有数千座中小型城池被万仙盟的魔道仙人攻破,里面的所有子民都被掳掠了生魂炼制成了魔器。至于那些中小城镇被毁掉了多少,他不关心,他从来没把这些小事情放在心上。

  大虞的子民多了去了,简直比天空的星辰还要多了数亿倍,谁会在乎些许黎民的伤亡?

  摇了摇头,旸丘王抓着刘邦的肩膀将他丢回了他的坐席,无比厌恶的望了一眼刘邦留在自己衣袍上的眼泪和鼻涕以及一大滩水晶晶的口水。气恼的旸丘王微微一跺脚,那一大块衣衫化为飞灰飘落,他这才淡淡的说道:“汉王此行,莫非就是要和本王说这些废话?”

  刘邦一骨碌跳了起来,他一边泪如雨下,一边厉声呵斥道:“如何是废话?这关系着无数苍生的死活!”

  勿乞摇了摇头,刘邦的这本领可真不错,一边说话放声大喝,一边还能不断的流眼泪,这一心二用的本领,真亏他怎么调剂得了自己的身体。哂然一笑,勿乞扭头看向了张良等人。张良、萧何正低头喝酒,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酒杯上;韩信正眯着眼睛打量旸丘王麾下的大将,勿乞觉得韩信的目光宛如变态的外科医生正在打量解剖对象,他的目光里有一种让人不安的,宛如凝结的火焰那样冷静的疯狂。

  至于樊哙,他看似很单纯的在大口大口的吃肉喝酒,一对不大的眼珠子不时扫过那些僵立在大殿当中不敢动弹的女修身体,但是偶尔他眸子一翻,几道阴寒的凶光扫过大殿各处的侍卫,从他身上肌肉的跳动方式来看,他似乎做好了随时暴起杀人夺门而出的准备。

  果然没一个善茬!勿乞冷哼了一声,他当着众人的面,从战袍袖子里掏出了几块黑色的骨头,锋利的指甲在骨头上乱抠了一阵,将骨头打磨成了五个小人。他微笑着向韩信点头致意,然后将五个小人一排儿放在了桌案上,小心的割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小人儿胸口画上了古怪的符箓。

  张良、萧何、韩信、樊哙脸色微微一变,韩信、樊哙同时挺直了身体。

  坐在勿乞身旁的几个重甲将领则是赞赏的向勿乞点了点头,他们也直起了腰身,握住了身边的兵器。因为勿乞这看似不起眼的小动作,大殿内突然变得煞气腾腾。

  旸丘王居高临下的看清了众人的动作,他微微点头一笑,扭头看向了刘邦:“你不是这种人!”

  刘邦眼泪汪汪的看着旸丘王,他颔首道:“我就是这种人!小王真的见不得……”

  旸丘王竖起了一根手指,他冷笑道:“不要演戏了,给本王说实话,你为何而来?”

  冷冷的一笑,旸丘王沉声道:“不给本王说清楚你来的用意,本王不介意将你们全部斩杀于此。嘿嘿,昔曰鸿门宴你刘邦能顺利脱身,那是项羽那厮太蠢!刘邦啊刘邦,你可认为,本王是项羽那样刚愎自用的蠢物么?”

  勿乞手指轻轻弹动面前的小人儿,淡淡的笑道:“王爷法眼如炬,属下也觉得这叫刘邦的人演戏演得过头了。唔,王爷,不如我们干脆将他们杀了就是,抽出生魂拷问他们的来意不就成了么?属下正好试试最近研习的那些咒法是否真的有用哩!”

  旸丘王很是赞许的看了勿乞一眼,他正要说话,刚刚怒气冲冲的赶来中军大殿找勿乞的麻烦,但是一直没轮到他表现的玉甠晟已经站起身来。带着一丝高傲的不屑,玉甠晟瞥了勿乞一眼,背着手神色雍容的说道:“王爷,汉王毕竟是天庭特使,如何能杀得?不管汉王有何等用意,请他仔细分说就罢了。”

  深吸一口气,玉甠晟指着勿乞冷笑道:“谭朗,你身为王爷亲卫,却如此胡作非为公然威胁天使,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还不速速将那五个傀儡法人给毁了!”

  勿乞眯着眼笑着,只是不吭声。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还不是旸丘王么?刚刚刘邦将鼻涕眼泪抹在旸丘王身上时,旸丘王都恨不得一拳打死刘邦了,你玉甠晟怎么也是玉门学宫之主,堂堂大燕第一代大编撰,莫非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手指轻弹五个傀儡小人,勿乞笑吟吟望了玉甠晟一眼,突然他指尖一缕黑气冲出,没入了其中一个傀儡的身体。张良突然闷哼一声,他脸上一片黑气大盛,眨眼间他的面门就变成了漆黑一片,好似能从毛孔中滴出黑色的血浆来。张良怒叱一声,急匆匆服下一颗仙丹护住心脉,然后抖手一道星芒向勿乞射了过来。

  勿乞身边的一员大将狂笑一声,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块厚有一尺二寸的大盾牌挡在了勿乞面前,星芒打在盾牌上,只是溅起了大片云烟,却没能在盾牌上留下半点儿痕迹。星芒激射而回,众人才看清那星芒是一枚指甲大小形如弯月的小巧飞刀。

  萧何、韩信、樊哙同时暴起,但是大殿内旸丘王属下众多,数百将领和祭司,加上大殿墙根下侍立的数百龙伯国人纷纷围了上来,将几个人团团围困在当中,哪里容得他们动手?大殿上空也有大片的符箓逐一亮起,可怕的压力从高空落下,压制得萧何等人动弹不得。

  玉甠晟脸色一阵青白不定,他看着勿乞低声呵斥道:“简直……简直胆大妄为到极点!你要王爷背上不义之名么?”

  旸丘王没吭声,勿乞冷然望着玉甠晟喝道:“什么不义之名?谭朗只知道,山林中的野兽只有杀了敌人才能活下去,才能占有最广袤的猎场!刘邦此人明显是歼诈之辈,不顾身份大声恸哭,显然有阴谋计算王爷。身为王爷幕僚,玉老先生不思应对之策,反而肘子往外翻帮外人说话,嘿嘿,你就很有‘义’么?”

  刘邦的眼泪神奇的消失不见,他好奇的看着勿乞颔首道:“此子对小王倒是了解颇深!啧,旸丘王麾下多了你这么一个不讲道理就出手的角色,以后旸丘王就更难对付啦!”

  嘿嘿一阵怪啸,刘邦转向旸丘王拱手道:“绝密情报一个,不知道旸丘王愿意用什么代价交换?”

  旸丘王面色纹丝不动的沉声说道:“你先说,本王看看价值几何!”

  苦笑一声,刘邦低声骂道:“本来小王想要做一份悲天悯人的模样,顺水推舟的说要结束这一场大战,消泯战火造福黎民百姓,故而出卖万仙盟主的最新动向将他坑死作数。但是王爷居然不上当,小王也没办法啦!”

  摇头晃脑的叹息了一阵,刘邦坦白的说道:“小王提供万仙盟主未来一个月的动向,王爷赶紧调人将他宰了,空出万仙盟主在天庭的为,小王正好安插自己的人手进去,王爷觉得这个交易如何?”

  刘邦不再哭泣,不再演戏,他骨子里的那股子无赖劲顿时让所有人都有点吃不消,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身为天庭天使,天庭钦封的汉王,他居然公然买凶杀人。

  手指轻弹条案,旸丘王冷声道:“本王要知道万仙盟主在天庭具体的职司!”

  刘邦干净利落的说道:“万仙盟主‘鼎钧仙人’,掌天庭五成的丹坊,势力庞大。其门人弟子众多,大弟子‘鹿篷大帅’,掌天河八部水军之一;二弟子‘火徳仙君’,掌天庭钧天火部五方大军之一;三弟子‘大悟仙’,乃大天帝殿前司金吾大将,麾下有大天帝随侍亲军十二万!”

  大殿内惊呼声四起,旸丘王眸子一阵闪烁,咬牙道:“难怪万仙盟壮大如此之快,难怪天庭对万仙盟态度如何含糊……嘿,此事……”

  勿乞皱起了眉头,刘邦的用意,真的这么简单?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